全國原創小品劇本大賽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電影劇本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datingch.com
                      代寫年會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劇本
                      交通安全宣傳題材搞笑小品劇本《
                      電力生產安全題材情景劇本《老員
                      生態養殖基地小品劇本(致富經)
                      回家鄉創業發生的故事話劇劇本(雙
                      醫患關系超感人正能量小品(不一樣
                      企業幫扶小品,責任與擔當小品劇本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醫患關系超感人正能量小品 5-25
                      幸福是奮斗出來的音樂劇劇 5-24
                      最新爆笑軍人部隊八一建軍 5-23
                      最新關于父親節的小品劇本 5-22
                      禁止濫辦酒席的小品,濫辦酒 5-14
                      一個充愛心滿正能量的小品 5-13
                      銀行營銷案例情景劇,銀行產 5-11
                      最新最感人的母親節小品劇 5-9
                      農歷五月初五端午節喜劇小 5-8
                      有關學校后勤的情景劇劇本 5-5
                      醫院感人舞臺情景劇表演劇 4-24
                      宣傳銀行的小品劇本,銀行營 4-21
                      鄉鎮扶貧辦主任扶貧干部小 4-18
                      有關校園不良現象的小品劇 4-17
                      適合銀行行慶快板詞,適合銀 4-16
                      學校校園后勤音樂劇劇本《 4-16
                      搞笑校園小品劇本,校園搞笑 4-15
                      婆媳之間小品臺詞,婆媳關系 4-13
                      7月7日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 4-10
                      與建黨建國有關的小品(老享 4-8
                      6月26日國際禁毒日小品劇本 4-4
                      校園欺凌相關小品劇本,拒絕 4-3
                      校園欺凌小品,校園欺凌小品 4-3
                      黨員干部救災感人音樂劇劇 4-2
                      6月25日全國土地日小品劇本 4-1
                      寺院寺廟小品,祈福消災法會 3-30
                      有關改革開放的小品,改革開 3-29
                      紅色題材小品,紅色主題小品 3-29
                      發生在小區裝修影響居民的 3-28
                      公務員題材詩朗誦,公務員朗 3-27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電影劇本 > 古裝電影劇本 > 撿了個寶
                       
                      授權級別:普通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電影劇本-古裝電影劇本   會員:喬戈戈v1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19/4/12 12:08:28     最新修改:2019/4/12 16:45:47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datingch.com 
                      撿了個寶
                      作者:喬戈戈
                      中國國際劇本網電影劇本創作室專業創作各種電影劇本、微電影劇本。 QQ:719251535
                      代寫小品
                          (淡入)

                          內景  僅有一張破床的房間(房間一)  白天

                          房間幾乎漆黑,僅有一絲光亮,光線通過一個饅頭大小的通風口照進來。秦蕭宇,二十多歲,身著淺色衣物,躺在破舊的床上,翹著二郎腿,雙臂交叉放在頭下當作枕頭。

                          “開門!保ó嬐庖簦

                          (開鎖聲)

                          房門打開,房間一下子亮了許多。

                          松祺(老大)走進來,看著躺在床上的秦蕭宇。

                          “看你待著還挺舒服的嘛!

                          (停頓)

                          “喲,還挺沉得住氣!

                          (停頓)

                          松祺轉身,面對門口的人。

                          “好好看住他,什么時候開口了再給飯吃!”(喝道)

                          松祺退出房間。

                          內景  過道  白天

                          包集低頭鎖門。許向東站得筆直,在門的另一側。松祺又叮囑一遍。

                          “看好了!”

                          內景  房間一  白天

                          秦蕭宇從床上坐起。在房間里踱步。走到墻邊,敲了敲通風口下面的墻壁。

                          又開始踱步。

                          停住。從衣上使勁拉下一塊布條來。

                          一只手攥住布條。一只手摸兜。眼睛四處尋找,盯住一塊小石頭。

                          秦蕭宇(輕聲)

                          “還缺根筆!

                          摸兜的那只手停住,捏住一個細長的硬物。嘴角上揚。

                          秦蕭宇(輕聲)

                          “哈哈,萬物具備!

                          抽出筆,用舌頭舔了舔。把布條鋪在床上,蹲在床邊。

                          書寫。

                          秦蕭宇(輕聲)

                          “還好不是穿的深色衣服!

                          撿起地上的小石塊,用布條將它包裹起來。

                          走到通風口下,又往后退了幾步,試圖將布條扔出去。

                          連續三次,都撞在了墻上。

                          “干什么!保ó嬐庖簦

                          秦蕭宇

                          “鑿墻出去唄!”

                          “哈哈,哈哈......”(畫外音)

                          秦蕭宇又扔一次,成功。

                          外景  街道上  白天

                          松祺和包集兩人靠著墻。

                          突然一團東西從他倆頭頂飛出。

                          包集(看松祺)

                          “老大,你果然料事如神!”

                          松祺撿起布條,展開。

                          松祺(讀字)

                          “請交給河西包傻,感激不盡。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他日定當回報!

                          包集

                          “哈哈。老大,你太聰明了!

                          松祺

                          ”今、下,呃,一堆看不懂的話,還有畫!

                          包集(看了一眼布條)

                          ”這是什么意思?讀不通啊!

                          松祺

                          ”看來我們得去會會這個包傻了!

                          包集

                          “老大,你說真有人叫這個名字嗎?會不會使詐?”

                          松祺

                          “去看看再說!

                          內景  破舊廳堂  凌晨

                          四個人。

                          松祺身后跟著三個人。秦蕭宇走被押在后面兩人中間,手被綁在身后。

                          松祺

                          “搜身!”

                          包集在秦蕭宇身上摸來摸去。

                          幾兩銀子被搜出。包集把銀子交給了松祺。

                          松祺

                          ”關起來!”

                          松祺走出房間,后面兩人跟著出來。

                          秦蕭宇

                          “行行好,給松個綁唄。反正我這樣也跑不出去!

                          松祺轉身看了一眼。

                          對包集點點頭,包集上前給秦蕭宇解開了繩子。

                          三人走出去,關上了門。

                          (鎖門聲)(畫外音)

                          外景  街道  白天

                          包集攔住一個老伯。

                          包集

                          ”老頭,這附近有叫‘包傻’的嗎?“

                          老伯(用手指著右前方)

                          ”那個雜貨鋪有個姑娘叫‘包傻’!

                          松祺

                          ”謝謝你,老伯!

                          松祺從兜里掏出一塊碎銀,放在了老伯手中。

                          松祺和包集向雜貨鋪走去。

                          包集

                          “包傻!

                          包傻

                          “誰?”

                          松祺(示意包集)

                          ”帶走,帶走!

                          包傻

                          ”光天化日,想干什么?!“

                          松祺掏出布條,遞給包傻。

                          包傻(接過)

                          ”這是什么?“

                          松祺

                          ”這就得問你了。人家還等著你救命呢。走不走?“

                          包傻盯著布條。被包集拉著走。

                          包傻

                          ”干什么,干什么!“

                          包集

                          ”你朋友等著你救命呢,你救還是不救?“

                          包傻

                          ”我哪有什么朋友?“

                          松祺

                          ”那可真就怪了!

                          包集仍舊拉著包傻往外走。

                          包傻

                          ”放手,放手,我跟你們走行了吧,別拉拉扯扯的,像什么樣!“

                          松祺

                          ”松手松手!

                          包集

                          ”包姑娘,請吧!

                          內景  房間(二)  白天

                          房間空空如也。

                          包傻

                          “我朋友呢?”

                          松祺(丟出布條)

                          “看看這是什么意思!

                          包傻

                          “我都說了我不知道什么意思!

                          松祺

                          “知不知道你說了可不算?什么時候知道了再放你走!

                          (轉向包集,擺手)

                          “關門關門!

                          松祺和包集兩人退出房間,鎖上了門。

                          (畫外音)

                          “等她敲門了再來叫我!

                          包傻(嘀咕)

                          “今、下——鴨?!鴨蛋?下鴨蛋?什么意思?天吶!

                          (停頓)

                          “河、好、等——這又是什么?畫的那么爛,還偏要畫畫。圓圓的,是銀幣的意思嗎?五十,嗯,難得難得,出現一個詞語。五十,著(zhe),還是著(zhao)?云、應、速!

                          (停頓)

                          “今下鴨河好等幣五十著云應速!

                          “今下鴨河好等幣五十著云應速!

                          “今下鴨河好等幣五十著云應速!

                          “今天下午,鴨和河,能是什么?”

                          “鴨子,游,對對對,游河,游河。今天下午游河。然后,好?好了?不好不好,我餓了!保ǘ亲庸竟窘,包傻摸了摸肚子)

                          “到底是哪路朋友,竟這樣坑我?”

                          “我安安分分,也沒得罪過誰呀!

                          “咚咚咚”(包傻用力敲門)

                          “啥事?”(畫外音)

                          包傻

                          “我很餓!

                          “不管,快告訴我們那段話什么意思,馬上給你吃飯!保ó嬐庖簦

                          包傻(委屈)

                          “我看不懂啊!

                          “看不懂就不要吃飯!”(畫外音)

                          包傻

                          “切!”

                          外景  街道  傍晚

                          一輪圓月,天色漸晚。松祺和嚴玉兩人慢悠悠走在路上,邊剔著牙。

                          嚴玉

                          “你說那小丫頭能行嗎?”

                          松祺

                          “行不行也得行啊!

                          嚴玉

                          “這父母也有意思,起個這樣的名字。保準是個傻子。哈哈!

                          松祺也大笑。

                          嚴玉

                          “沒想我們如今還得靠個傻子!

                          松祺

                          “我看這姑娘精著呢。膽子也大!

                          內景  房間(二)  白天

                          包傻坐在地上。

                          “嗯,好,不吃就不吃!

                          將布條鋪平放到地上。

                          “今天下午游河,河的話,旁邊有條花嫁河;、好,有什么關系?”

                          (停頓)

                          “花好月圓,月圓!”

                          “今天下午游河,等月圓。所以要在哪里等。這畫的是錢幣的意思嗎?有孔,有孔的話,游河,那是橋咯。等在橋下?”

                          “五十,五十是暗號?五——十——五——”

                          包傻從地上撿起幾塊小石頭,往門上砸去。

                          內景  走道  日

                          暖洋洋的陽光正好照在包集身上,包集昏昏欲睡。

                          “咚——”

                          包集一個激靈,清醒過來。

                          包集

                          “姑娘,說了沒飯吃,你砸門也沒有用啊!

                          轉 房間(二)

                          包傻

                          “我不要飯,我要紙跟筆。我要寫下來!

                          轉  走道

                          包集(向許向東投去目光,許向東看守在房間(一)外面)

                          “老許,怎么辦?老大沒吩咐我們給這些東西啊。能給嗎?”

                          許向東

                          “你去問老大啊。老大不是說了敲門就叫他嗎?”

                          包集

                          “可是我得在這看著。走不開啊。要不你去?”

                          許向東

                          “你傻呀,我不也要看人嗎?你去吧,我幫你看一會兒,你快點回來!

                          包集

                          “你怎么不去?”

                          許向東

                          “誰的人誰去!

                          包集

                          “行行行。好生看著,跑了你可就完了!

                          (說完,包集趕緊溜了。)

                          許向東

                          “瞧你那啥樣!

                          內景  房間(三)  日

                          (“咚咚”,包集敲門,然后推門進去。)

                          嚴玉

                          “不叫你看人嗎?你怎么跑來了?難道那傻姑娘知道了?”

                          包集

                          “沒有,她說她要紙筆!

                          松祺

                          “給她就是。她沒有揭開暗號就不要來打擾我!

                          包集

                          “知道了,老大。那個,紙和筆!

                          松祺從桌上抽出一支筆,沾了些墨,抽了兩張紙,一并丟給了包集。

                          包集拿著東西趕緊出了房間,奔回看管的房間外,從門縫里把筆和紙丟進去。

                          內景  房間(二)  日

                          包傻換了個姿勢坐在地上?吹郊埞P,趕緊拿過來。

                          包傻

                          “謝了啊,大哥!

                          外面沒吭聲。

                          包傻在紙上寫下“五”和“十”。

                          天色漸暗。

                          “咕——!

                          包傻(嘟噥)

                          “哎呀,肚子這么餓,怎么想問題嘛!

                          包傻起身,敲門。

                          “解開了?”(畫外音)

                          包傻

                          “我餓得沒有力氣了,哪里還能解開這亂七八糟的話?”

                          (畫外音)

                          “等你解開了才能吃飯!

                          包傻

                          “餓暈了,沒法想!

                          “咚咚咚......”(包傻不停敲門。)

                          內景  走道  傍晚

                          包集(面向許向東)

                          “怎么辦,許大哥?”

                          許向東

                          “去問老大!

                          包集

                          “老大讓我不要打擾他。要不——你去?”

                          許向東

                          “想都不要想!

                          包集

                          “可剛剛我去過了,輪到你了!

                          許向東不理睬。

                          包集

                          “好吧好吧,我去,你一個人看好!

                          內景  房間(三)  傍晚

                          包集

                          “老大!

                          松祺

                          “好消息?”

                          包集搖頭。

                          松祺

                          “又怎么了?”

                          包集

                          “姑娘說要吃飯,餓壞了腦子不能用!

                          松祺

                          “給她一點吃的!

                          包集

                          “我們沒有吃的了!

                          松祺(從荷包里掏出幾個碎銀——荷包是從秦蕭宇身上搜來的那個。)

                          “去買幾個饅頭。你跟向東也買點吃的!

                          內景  走道  夜

                          許向東

                          “這趟怎么去這么久?”

                          包集走到許向東面前,從懷里掏出了幾個包子,放到他手上。

                          許向東

                          “原來去買吃的了!

                          包集又走到旁邊的房間門口,打開門鎖,開了個小縫,將包好的包子遞進去。

                          包集

                          “快點吃完,好解暗號!

                          包傻瞟了一眼。

                          “我不吃包子!

                          包集

                          “你咋這么挑食呢,早知道給你買饅頭了!

                          包傻

                          “我不吃包子!

                          包集

                          “包子又怎么得罪你了?”

                          包傻

                          “我姓包,怎么能吃包子呢?”

                          包集

                          “怎么就不能吃包子呢?”

                          包傻

                          “我把姓氏吃掉了,就沒有包姓了!

                          包集

                          “我就吃了,我姓包,我也還好好的,有什么關系?”

                          包傻

                          “你把本性都吃掉了,怪不得這么壞,把我一個無辜的弱女子關在這里,還不給飯吃!保ㄑb哭)

                          包集(站到門口)

                          “我就受不了姑娘哭,老許,怎么辦?”

                          許向東

                          “隨她哭去唄!

                          包集

                          “你這人怎么這么鐵石心腸?”

                          許向東

                          “那你問問人家想吃啥,去給她買唄!

                          包集

                          “你想吃什么?”

                          包傻

                          “我要吃烤鴨!

                          包集

                          “烤鴨?!姑娘你胃口真不小!

                          包傻(開始裝哭)

                          “要餓死了,餓死了,啊啊啊.....”

                          包集

                          “停,我給你買?墒俏业腻X不夠,你身上有錢嗎?”

                          包傻

                          “沒有!

                          包集

                          “沒有錢,怎么買?”

                          包傻

                          “去找有錢的人要啊!

                          包集

                          “不行!”

                          包傻(裝哭)

                          “啊啊啊……”

                          包集把包子放在包傻的旁邊,踱步到門口,鎖上門。

                          “哎,算了,算我怕你了。我去找老大,如果他不給錢給你買,你也只能餓著了!

                          內景  房間(三)  夜

                          松祺和嚴玉二人各自找一地歪著睡著了。

                          包集(輕聲,害怕)

                          “老大!

                          沒有回應。

                          包集(聲音大一點)

                          “老大!

                          沒有回應

                          包集(手推松祺)

                          “老大!

                          松祺晃了晃腦袋。

                          “咋?”

                          包集

                          “姑娘要吃烤鴨!

                          松祺

                          “吃什么?!”

                          包集(輕聲)

                          “烤鴨!

                          松祺

                          “沒有!

                          包集

                          “她一直哭著喊著要吃烤鴨。怎么辦?”

                          松祺

                          “她要吃你就給?當這里是什么?”

                          包集

                          “那她一直哭怎么辦?”

                          松祺

                          “讓她哭。滾!”

                          包集縮著身子趕緊跑走了。

                          包集一溜煙跑到街上,用剛剛剩下的錢買了兩個饅頭。也只夠買兩個饅頭了。

                          內景  房間(二)  夜

                          包傻靠在了墻邊,包子還放在原來的位置,沒有動。

                          包集(把剛買的熱騰騰的饅頭遞到包傻面前)

                          “我去問過了,老大不給錢的。這是饅頭,你就將就一下吧!

                          包傻(接過饅頭)

                          “謝謝!

                          包傻(又撿起身旁的包子,遞給了包集)

                          “你自己也沒吃吧。這包子放了一會了,可能冷了,你也將就一下。我剛剛說的不吃包子的事是我瞎編的,你就當個笑話聽聽就罷。我不吃包子是因為我小時候留下的陰影,跟我姓包沒什么關系!保ㄎ⑿Γ

                          (包集看著包傻,從她手上接過了包子,轉身出房間,淚水差一點流出來。)

                          包傻剛啃了一口饅頭。

                          松祺和嚴玉沖進來。

                          松祺

                          “包傻,你是不是在耍我們?!我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包傻

                          “我哪敢?我這不是餓了嗎,實在是想不動了。這下剛吃到饅頭,馬上就有力氣了。放心,我會盡快解除謎底的!

                          松祺

                          “最好如此。再給你一個小時,F在是九點三刻,到十點三刻要么取謎底,要么取你性命!

                          嚴玉跟在松祺后面出了房間。房間又被鎖上。

                          包傻一邊啃著饅頭,一邊盯著紙上的“五”和“十”。

                          包傻(聲音忽低忽高,偶爾停頓)

                          “五是十的一半,一半,十,半個十,十點半?有可能。那就十點半。然后是著,zhe還是zhao還是……zhao的話,點著,云,云是點不著,所以不可能,云,暈,點著,熏暈,有點意思了。應速,我猜就是應速來救我。哈哈,聰明如我。果真這有情有義的包子還是很有用的!

                          包傻激動地重重砸門。

                          “這下子我真解出來了!

                          包集

                          “我去叫老大來!

                          內景  房間(三)  夜

                          嚴玉

                          “馬上快十點半了,只剩一刻鐘了,要是那傻姑娘解不開,你還真要殺了她啊!

                          松祺

                          “我不過是;K!

                          嚴玉

                          “那要真不行,你打算怎么做?”

                          (包集推門進來)

                          包集(上氣不接下氣)

                          “老大,有了有了!

                          松祺

                          “有什么?”

                          包集

                          “姑娘說知道暗號了!

                          松祺(站起)

                          “走!

                          嚴玉

                          “果然嚇一嚇還是有用的!

                          內景  走道  夜

                          房間(二)門外,包集趕忙從兜里掏出鑰匙,松祺和嚴玉等在一旁。

                          “吧嗒——”一串鑰匙掉在了地上。

                          松祺

                          “關鍵時刻掉鏈子,快撿起來,開門!

                          包集趕緊撿起鑰匙,找到對的那把,手抖抖索索開門。

                          內景  房間(二)  夜

                          松祺

                          “快說!

                          包傻

                          “今天下午游河。等月圓,在橋下,十點半,熏暈,應速救我出來!

                          嚴玉

                          “十點半,現在就是十點半呀!

                          四人一起倒下。

                          內景  干凈房間  日

                          包傻躺在床上,旁邊桌上擺著茶水。秦蕭宇坐在旁邊的凳子上,看她。

                          包傻醒來,睜眼?匆娗厥捰,趕緊坐起來,拉了被子,包住自己。

                          包傻

                          “你是誰?我在哪?你想干嘛?”

                          秦蕭宇

                          “我應該先回答哪個問題?”

                          包傻

                          “所有!

                          秦蕭宇

                          “我不是誰,我叫秦蕭宇,這是我家,我不想干嘛!

                          包傻

                          “我怎么會在這里?”

                          秦蕭宇

                          “姑娘,你可把我嚇死了,我們差點就出不來了!

                          包傻

                          “什么意思?我們有什么關系?我認識你嗎?”

                          秦蕭宇

                          “姑娘,你很喜歡一下子問三個問題!保ǹ窗笛凵昂,我一一回答。首先說說,我就隨便寫寫的一段話,只是為了拖延時間,好讓朋友來救我,你倒好,還像模像樣解了出來,誤打誤撞就猜中了我們的計劃。你知道我在你隔壁那個心就怦怦跳,真的要被你嚇死。還好你晚了一點點!

                          包傻聽著,臉色早變了。秦蕭宇一個人自顧自地講個不停。

                          包傻

                          “是你。你為什么要害我?我跟你有仇嗎?”

                          秦蕭宇

                          “還有這件事,我也想說說,你說你咋取個這名字。我真的只是隨便編了一個名字,我怎么也沒想到會有人叫這樣的名字,包傻,什么樣的父母能給孩子取這樣的名字?”

                          包傻

                          “你自己莫名其妙害了一個無辜的人,還滿口數落別人的不是。我叫包傻怎么了,我父母給我取這個名字怎么了,跟你有什么關系?你侮辱我也就罷了,憑什么也侮辱我的父母?你這種人就是個混蛋!”

                          包傻從床上下來,穿上鞋子,起身就走。

                          秦蕭宇(才反應自己說話太過分)

                          “對不起對不起。是我錯了。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包姑娘,請原諒我這張臭嘴,我真的無心的!

                          包傻理也不理,徑直出了門。

                          秦蕭宇十分懺愧,剛想追出去,卻不見了姑娘的蹤影。

                          秦蕭宇

                          “哎,都怪我這張臭嘴!

                          (停頓)

                          “對了,河西!

                          秦蕭宇蹲到狗狗面前,放了一點吃的。

                          秦蕭宇(摸著狗狗)

                          “誰能想到會有人取這樣的名字,丟個破布條,也不過是想轉移他們視線,拖延拖延時間,也沒想到還能害到人家姑娘,還是這么個有味道的姑娘!

                          狗狗叫喚了兩聲。

                          秦蕭宇

                          “阿諾,我知道你最懂我,你說我應不應該去找她?”

                          狗狗又叫了兩聲。

                          秦蕭宇

                          “好,我懂了!

                          說完,就蹭地站起來,出了門。

                          外景  河西  日

                          秦蕭宇像只無頭蒼蠅,四處張望尋找包傻,順便在路上買了一只烤鴨。

                          秦蕭宇(拉住旁邊的一位老伯問道)

                          “請問,這里有沒有一個叫‘包傻’的姑娘?”

                          老伯

                          “有的。誒,這兩天怎么找她的人這么多?”

                          秦蕭宇

                          “我是他朋友,不知道她住在哪。我打算去看看他!

                          老伯(看著秦蕭宇手中提溜的烤鴨,摸了摸胡子)

                          “就在那前面!保ㄓ檬种钢患忆佔樱

                          秦蕭宇(從兜里掏出幾塊碎銀,放在老伯手里)

                          “老伯,買一點酒喝!

                          秦蕭宇一溜煙跑了,老伯還站在原地,看著手中的銀兩。

                          “這小伙子真不錯,也不知道包傻是哪來的福氣!

                          大娘(悄然走進,聽見了老伯的話)

                          “要我說,包傻這丫頭也好得很!

                          老伯

                          “這話也是沒錯!

                          內景  店鋪  日

                          店鋪里坐著一個三十來歲的姑娘。

                          秦蕭宇

                          “姑娘,請問包傻在嗎?”

                          楊月娥

                          “誰是姑娘?姑娘可不在這兒!

                          秦蕭宇

                          “大姐,包傻在嗎?”

                          楊月娥

                          “不在。你是哪位?”

                          秦蕭宇

                          “我是他朋友,找她有事!

                          楊月娥

                          “朋友?沒聽說她有相好的啊!

                          秦蕭宇

                          “她在嗎?”

                          楊月娥

                          “我說你這年紀輕輕的,咋這么啰嗦呢。不是說了不在嗎!

                          秦蕭宇

                          “那她在哪里?”

                          楊月娥

                          “我怎么知道,腿長在她身上!

                          秦蕭宇

                          “那你知道她什么時候回來嗎?”

                          楊月娥

                          “不知道!

                          (剛巧,包傻從側門進來。)

                          楊月娥

                          “這不回來了嗎,包子,這人說來找你的。我先回去啦!

                          包傻(看了一眼秦蕭宇,又沖楊月娥說道)

                          “姐,你先回去吧。哎,等一下!保ㄕf著,從秦蕭宇手中拿過那只打包好的烤鴨)

                          “姐,這你拿回去,跟姐夫孩子一起吃!

                          楊月娥

                          “那謝謝了啊,包子。我真得走了,我得回去做飯了,你們兩慢慢聊啊!

                          楊月娥離開。

                          包傻(對秦蕭宇)

                          “你來干嘛?我認識你嗎?”

                          秦蕭宇

                          “你不認識我,搶我的烤鴨干什么?”

                          包傻

                          “你不是要送給我的嗎?”

                          秦蕭宇

                          “那萬一我不是送給你的呢!

                          包傻

                          “看你住的那么好,應該不差這點買鴨子的錢吧!

                          秦蕭宇

                          “好,那是送給你的。你干啥送給別人?”

                          包傻

                          “我不愛吃那玩意!

                          秦蕭宇

                          “那你昨天一直嚷嚷吃烤鴨!

                          包傻

                          “我高興!

                          秦蕭宇

                          “算了。這次來是鄭重跟你道歉的。本來想借烤鴨表達我的歉意的,結果……”

                          (看了眼包傻)

                          “我錯了,包姑娘!保ǖ皖^認錯)

                          包傻

                          “算了,本姑娘大量,不跟你計較!

                          秦蕭宇

                          “謝謝姑娘!保ㄗ饕荆

                          包傻

                          “別整這么文縐縐的,看你這樣子,也不像個讀書人!

                          秦蕭宇

                          “姑娘,瞧你說的這話。哎,是,我不是個讀書人,讀不了那個!

                          包傻

                          “那我建議你,還是回去多讀讀書!

                          秦蕭宇

                          “好,你說什么就是什么!

                          包傻

                          “好,那再見!

                          秦蕭宇

                          “怎么就‘再見’了呢?我還沒說完呢!

                          包傻

                          “不是說了要回家好好讀書去嗎?”

                          秦蕭宇

                          “你是認真的嗎?”

                          包傻

                          “我像愛開玩笑的人嗎?”

                          秦蕭宇

                          “那我真就走了。別想我啊!

                          包傻

                          “快走吧!

                          秦蕭宇便走了,一步三回頭。

                          包傻(嘟噥)

                          “油嘴滑舌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不然也不能被別人抓起來,不知道是什么危險人物呢!

                          內景  房間(二)  夜

                          一群人四仰八叉躺在地上,房間的門關著。

                          包集醒過來。揉了揉眼睛。房間太黑,沒有一絲光亮。包集坐起身來,手不小心推到了旁邊的人。

                          包集(縮回手)

                          “呀,還有人啊。這是哪?”

                          眼睛逐漸適應了黑暗,能看見一點景象了。

                          包集(推了推身旁的人)

                          “老大,老大,快醒醒?煨研!

                          松祺(睜開眼睛,什么也沒看見)

                          “這是哪?怎么這么黑?”

                          包集

                          “好像是關那姑娘的屋子。我去找根蠟燭!

                          包集去推門,沒有推開。

                          包集

                          “老大,好像被鎖了!

                          松祺

                          “這下有意思了,自己被鎖在自己的房間里?烊ピ议_!”

                          松祺最后一聲特別大聲,驚醒了其余的人。

                          被驚醒的那幾個人同時說話。

                          “這是哪?”

                          “怎么這么黑?”

                          “什么情況?”

                          “怎么了?”

                          松祺

                          “都起來。去把門撞開!

                          (黑夜-->白天)

                          內景  店鋪  早上

                          秦蕭宇出現在店鋪門前。

                          包傻剛送走一波客人,記好賬,抬頭便看見了秦蕭宇。

                          包傻(輕聲)

                          “我的天,他怎么又來了?”

                          秦蕭宇(往包傻走去)

                          “我知道,你說,他怎么又來了?”

                          包傻

                          “你又來干什么?”

                          秦蕭宇

                          “跟你談合作!

                          包傻

                          “合作?合作什么?”

                          秦蕭宇

                          “我有一張藏寶圖。你幫我解開,我就分你二成!

                          包傻

                          “沒興趣。誰知道你的那藏寶圖是從哪里弄來的。估計跟人家綁架你有關吧!

                          秦蕭宇

                          “有關是有關,可這藏寶圖確實是我自己的,他們想從我這里搶走!

                          包傻

                          “這都是你的一面之詞!

                          秦蕭宇(從懷里掏出藏寶圖和一封信,把信遞給包傻)

                          “這兩個都是我爹留給我的,先給你看這封信,是我爹寫的!

                          包傻

                          “看別人的信不合適吧!

                          秦蕭宇

                          “我都同意你看了,就沒什么不合適的了!

                          包傻(接過信并展開)

                          “好!

                          讀信(默讀)

                          “兒子,我給你留了點東西,按著另外那張圖去找,希望你能好好利用它!馗辍

                          包傻

                          “你爹叫秦戈?你怎么能證明這是他的筆跡?”

                          秦蕭宇

                          “我爹其實叫秦弋,他一般寫的潦草看起來就像秦戈。證明的話,我家里有很多他的書信,你都可以拿來比對?次矣袥]有騙你!

                          包傻

                          “改天吧,我現在可沒空!

                          秦蕭宇

                          “所以你是答應跟我合作了?”

                          包傻

                          “得先確認了筆跡!

                          秦蕭宇

                          “好好好,今天下午你有空嗎?”

                          包傻

                          “這么急嗎?”

                          秦蕭宇

                          “你也知道,我都被綁架了,好不容易逃出來。誰知道他們下次什么時候行動!

                          包傻

                          “行。下午吧!

                          (停頓)

                          “那你的東西,別人怎么會盯上了你?”

                          秦蕭宇

                          “還不是因為話多。也就說了一回。那天跟朋友在外面喝酒。酒喝多了,話有點多。就跟朋友剃了那么一嘴,誰知道就被別人聽了去!

                          包傻

                          “你怎么確定不是你朋友?”

                          秦蕭宇

                          “我們感情很好的。從小混在一起,到現在,二十年了。而且上次也是我那朋友救我們出來的!

                          包傻

                          “哦。那就這樣吧!

                          秦蕭宇

                          “我吃過午飯來找你!

                          包傻

                          “你在外面等我就行。不然別人老說閑話!

                          秦蕭宇

                          “行!

                          內景  秦宅客廳  日

                          秦蕭宇歡快地哼著小調回到家。小玉剛好在廳堂插花。

                          小玉

                          “少爺,這是有啥事這么開心啊!

                          秦蕭宇

                          “哈哈。對了,小玉,告訴廚房晚上弄得好的!

                          小玉

                          “少爺,有客人來嗎?”

                          秦蕭宇

                          “是呀,貴客!

                          小玉

                          “好的,少爺,我這就去吩咐廚房!

                          秦蕭宇

                          “等等,告訴他們都弄點姑娘愛吃的!

                          小玉

                          “少爺,這是有情況了。好的,一定安排好!

                          秦蕭宇

                          “去吧去吧。我去書房找點東西,如果有人找我就在書房!

                          小玉

                          “是,少爺!

                          內景  秦宅書房  日

                          秦蕭宇在書房里四處翻找。從各處書信里抽出了幾封,放在書桌上。

                          外景  街道  日

                          秦蕭宇看見包傻從店鋪出來,遠遠地就迎上去。

                          秦蕭宇

                          “終于出來啦!

                          包傻

                          “走吧!

                          秦蕭宇拉起包傻的手腕就要往前走。包傻立即抽出自己的手。

                          包傻

                          “干啥呢?”

                          秦蕭宇

                          “我錯了,我一時激動就沒了分寸,請原諒我!

                          包傻

                          “離我三尺遠!

                          秦蕭宇

                          “那說話不都聽不見了嗎?”

                          包傻

                          “那就別說話了!

                          秦蕭宇看包傻翻了個白眼,便閉嘴不言語。

                          兩個人保持著三尺的間距,一前一后走到了秦宅。

                          站在宅子前,秦蕭宇長嘆一氣:

                          “還好這距離不遠,不然我就要憋死了!

                          包傻

                          “果然真能有人不說話會死呢。東西準備好了嗎?”

                          秦蕭宇

                          “當然,這邊請!保ㄗ鳌垺謩。)

                          內景  秦宅書房  日

                          秦蕭宇從書桌上拿起一沓書信。

                          秦蕭宇

                          “請坐!保ㄖ钢赃叺牡首樱斑@些是我找到的我爹的親筆書信!保▽乓灰徽归_放在包傻面前。)

                          包傻坐下看信。

                          包傻

                          “還真的是,你爹這么奇怪,為啥把自己名字寫錯?”

                          秦蕭宇

                          “我也不懂啊!

                          包傻

                          “好,我答應幫你,我也不需要什么分成!

                          秦蕭宇

                          “啊,那我怎么好意思?我應該怎么報答你呢?”

                          包傻

                          “等我能幫到你再說。萬一我也幫不了呢?”

                          秦蕭宇

                          “那也要報答你啊,不然我——”

                          包傻

                          “你好啰嗦。以后再說吧。反正我也沒什么事,不耽誤!

                          秦蕭宇

                          “好吧,那以后再說,但我一定要補償你的!

                          包傻

                          “把你的藏寶圖拿出來我看看!

                          秦蕭宇從懷里掏出一張疊的整整齊齊的紙,遞給包傻。

                          包傻

                          “你怎么這么相信我?你就不怕我是來騙你的?”

                          秦蕭宇

                          “沒關系啊,被你騙我也樂意!

                          剛好小玉姑娘端著茶水進來,秦蕭宇正對著她。小玉默默笑了笑,秦蕭宇臉有點紅。秦蕭宇將臉轉到一旁。

                          小玉(將茶水放在桌上,擺好茶杯,并倒好茶。)

                          “姑娘請喝茶!

                          包傻(看著小玉,微笑。)

                          “謝謝你!

                          小玉

                          “姑娘,我叫小玉。有什么事直接叫我就好!

                          包傻

                          “好的,謝謝你!

                          小玉

                          “姑娘,別客氣!保ㄞD向秦蕭宇)“少爺,你需要點什么嗎?”

                          秦蕭宇

                          “不用不用,你先去忙吧!

                          小玉便出去了。

                          包傻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又放下。

                          “這是什么?”

                          包傻把紙鋪在桌子上,紙上畫了一條曲折的線:

                          秦蕭宇

                          “我表示看不懂,好像是北斗七星!

                          包傻

                          “北斗七星是什么?我看倒是很像勺子!

                          秦蕭宇(倒吸一口涼氣)

                          “7顆星星連起來的一條線!

                          包傻

                          “可是確實很像勺子啊!

                          秦蕭宇想反駁,又閉上嘴。

                          包傻

                          “你看啊!

                          秦蕭宇

                          “我都看了很多遍了—”(雖然很不情愿,還是被包傻拉著看了一眼)(頓。

                          包傻

                          “是不是很像?”

                          秦蕭宇

                          “我知道了,是勺子。小時候我和我爹一起做過一個勺子!

                          包傻

                          “在哪?”

                          秦蕭宇

                          “我忘記放在哪里了,因為勺子當時是沒做成功,會漏水,所以就沒有用過!

                          包傻

                          “小時候的東西,你們都存放在哪里?”

                          秦蕭宇

                          “我房間里有個大箱子專門存放以前的東西!

                          包傻

                          “去看看。說不定在箱子里!

                          秦蕭宇(點頭。走在前面帶路)

                          “這邊!

                          內景  秦少臥室  夜

                          秦蕭宇打開房間的柜子,推開一堆衣服,將一個箱子端出來放在地上。箱子鎖上了。

                          包傻

                          “這里都是啥寶貝,還鎖上了!

                          秦蕭宇

                          “這你就不懂了,這里面滿滿都是回憶,很珍貴的!

                          包傻

                          “好好好,是我不懂?齑蜷_吧!

                          秦蕭宇

                          “我想說,鑰匙丟了!

                          包傻(聲音較大)

                          “秦蕭宇,你自己玩吧。我可沒心情陪你找這找那。我得走了!

                          秦蕭宇

                          “行,這鑰匙我自己找。別激動。你看天色已晚,先吃了晚飯,我送你回去!保ǹ窗的樕白,吃飯、吃飯!保ㄍ浦低鶑d堂走)

                          內景  秦宅廳堂  夜

                          桌上擺好了飯菜,滿滿一桌,還冒著熱氣。小玉和一個丫鬟雨朵站在桌旁。秦蕭宇朝她兩擺擺手,兩個姑娘便退下了。

                          秦蕭宇領著包傻坐下。

                          秦蕭宇

                          “看看這些你喜歡嗎?嘗嘗合不合口味!

                          包傻

                          “真浪費,我們兩個人怎么吃得掉?”

                          秦蕭宇

                          “我也不知道你愛吃什么,所以就多準備了點!

                          包傻(起身,指了幾道菜)

                          “把這幾個端去給你們家那些姑娘吃吧。太多了!

                          秦蕭宇

                          “好!保ㄞD過身子,喊道)“小玉!

                          小玉應聲就出現了,帶著剛剛那個丫鬟。

                          秦蕭宇

                          “你們把這幾道菜端去吃!

                          小玉

                          “少爺,這,不太合適吧!

                          包傻

                          “沒啥不合適的,你們快端去吃,不然就涼了,不好了!保ㄕf著就自己動起手來)

                          小玉

                          “姑娘,你放著,我們來!保▽τ甓涫疽猓

                          包傻

                          “這就對了嘛!

                          秦蕭宇看著包傻,眼神更溫柔了。

                          小玉和雨朵端了幾盤菜走了。

                          雨朵湊到小玉耳邊:“姑娘對我們真好!

                          小玉笑。

                          外景  秦宅院子  夜

                          吃完飯,包傻準備回家。

                          秦蕭宇

                          “要不你晚上就住在我這里吧,客房都已經收拾好了!

                          包傻

                          “不合適!保ㄕZ氣堅定)

                          秦蕭宇

                          “行,聽你的!那我送你回去!保ㄇ厥捰顪蕚浣熊嚪颍

                          包傻

                          “我喜歡走一走!

                          秦蕭宇

                          “那走著!

                          四個黑影偷偷跟在兩人后面。

                          外景  包家門外  夜

                          院墻有點脫落,門把手也壞了半邊。

                          秦蕭宇四下打量房屋。

                          包傻

                          “嘿嘿嘿,看夠沒?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很破舊了,我知道!

                          秦蕭宇

                          “我可以叫人過來修葺一下!保R上又加一句)“如果你需要!

                          包傻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來。好吧,我要進去了,你回去吧,路上小心!

                          秦蕭宇

                          “明天見!

                          包傻

                          “明天不用來接我!

                          秦蕭宇

                          “你不會不來了吧?”

                          包傻

                          “放心,我說話算數!

                          秦蕭宇

                          “好,明天見。你先進去吧!

                          包傻推開門進去了。

                          幾個黑影從四周沖上來,圍住了秦蕭宇。

                          秦蕭宇

                          “又來這套?上次睡得不夠好是嗎?”

                          松祺

                          “走吧!保ɡ洗笾噶艘粋方向)

                          秦蕭宇

                          “看來我得找幾個打手了!

                          松祺

                          “現在晚了,別啰嗦,快走!

                          秦蕭宇

                          “哎,我說要不你們給我做打手吧,管吃管住,總比你們現在這樣吃了上頓兒沒下頓兒的好!

                          嚴玉

                          “你說什么?!”

                          秦蕭宇

                          “我可是認真的,要不先去我家看一看,環境如何,再做決定!

                          包集和老許兩人對視一眼,有些心動。

                          秦蕭宇

                          “放心,我不會克扣工錢的,每月底結!

                          包集

                          “老大,我看挺好的,要不我們就去看看情況!

                          許向東

                          “老大,我覺得可行!

                          嚴玉

                          “你可別聽他們的!

                          秦蕭宇

                          “有酒~有肉~”

                          包集

                          “老大——”

                          松祺瞪了一眼包集。

                          秦蕭宇

                          “我家里的那些姑娘長得都很好看又溫柔的哦!

                          沒有人回應,各自思忖著。

                          秦蕭宇

                          “要不今晚去我們歇息一晚,明天再做決定!

                          嚴玉

                          “要是你跑了我們上哪找你去?”

                          秦蕭宇

                          “要是不放心,就留兩個人守在我房門外不就好了,總不能我還穿墻跑了吧!

                          (一一打量了四人的眼色)

                          “那就這樣吧,我家也到了,進還是不進?”

                          (安靜)

                          松祺

                          “我們考慮考慮!

                          秦蕭宇

                          “那進來考慮吧!

                          包集首先跟著秦蕭宇進了院子。

                          老許看了一眼松祺,松祺微微點了頭,一行幾人全部進去了。

                          秦蕭宇(在一間客房面前停住,推開門)

                          “你們今晚就住這里吧,兩張床,兩個人睡,兩個人監視,正好!

                          (繼續走,到另外一個房間)

                          “這是我的臥室,今晚我就睡在這里。好了,各位,我先睡了,你們慢慢考慮!保ㄟM了屋,隨手關上了門)

                          剩下四個人,站在門外,松祺被其余三個人盯著,卻沒有注意到。還在想著剛剛進門時無意間看到的那個姑娘。

                          包集

                          “老大!

                          松祺(回過神來)

                          “你們兩先守著,我和嚴玉先睡覺,你們下半夜來叫我們,換守!

                          說罷,松祺同嚴玉兩人朝剛剛看過的房間走去。

                          半夜,包集和老許兩人強撐著沉重的眼皮。

                          許向東

                          “時間差不多了吧!

                          包集

                          “我去叫他們!

                          內景  客房  夜

                          包集推了推躺著的松祺。

                          包集

                          “老大,醒醒!

                          松祺沒有動。

                          包集又重重推了一下。

                          松祺

                          “別煩我。老子還沒睡過這么舒服的床!”

                          包集不敢再推,又困得睜不開眼,擠在老大的床上,干脆也躺下了。

                          許久,老許都沒見人回來。

                          許向東不耐煩,也朝那房間走去。

                          打開房門,只見三個人都躺在床上,呼嚕聲此起彼伏。把嚴玉往一邊推了推,和衣躺下。

                          (黑)

                          (天色漸漸亮起來)

                          秦蕭宇起床穿衣。小玉、雨朵等人在旁服侍著。

                          秦蕭宇

                          “小玉,那幾個人怎么樣了?”

                          小玉

                          “少爺,那幾個人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呢。四仰八叉的,你去看看,好玩著呢!

                          秦蕭宇

                          “我就不看了。你待會去把他們叫醒,洗把臉,帶他們來廳堂見我!

                          小玉

                          “好的,少爺!

                          秦蕭宇

                          “對了,也給他們準備一點早飯!

                          外景  客房門外  日

                          小玉和一個男丁立在客房門外。

                          小玉

                          “你去把那幾個人叫醒!

                          那男丁推開門進去,喊道

                          “起床了起床了”(畫外音)

                          四個人睡眼惺忪,出了房間。

                          松祺又見到昨晚看見的那個姑娘。躲在那三個人的身后,揉了揉眼睛,用衣袖擦了擦臉。

                          小玉

                          “快去洗把臉,少爺要見你們!

                          內景  秦宅廳堂  日

                          秦蕭宇坐在桌前吃飯。小玉帶著四個人進來。

                          秦蕭宇

                          “喲,各位昨晚睡得還好嗎?”

                          包集(搶著回答)

                          “非常好!

                          秦蕭宇(看松祺)

                          “考慮的怎么樣?”

                          松祺

                          “先試試!

                          秦蕭宇

                          “好,那就這么定了!保_小玉)“小玉,那以后這幾個人就歸你管了,有啥活就安排他們!

                          秦蕭宇離開了廳堂。

                          松祺盯著小玉,一動不動。

                          小玉

                          “你們先吃了早飯,才能有力氣。今天可有很多活要干呢!

                          四人急忙忙吃早飯。

                          “待會呢,你們就先把你們睡得狗窩似得房間好好擦洗一番。你們以后就不睡在這房里,有另外安排的房間。床小一點,但一個人睡也是足夠的了。我們這里是四個人睡一個房間,你們剛好四個人,就安排你們睡一屋了。但是呢,你們和其他人也要搞好關系,以后也好相處!保ㄍnD)

                          “好啦,先這樣,去打掃屋子吧!

                          小玉轉身離去。

                          松祺盯著小玉漸行漸遠的背影,臉上還掛著一絲笑意。

                          “老大!卑屏艘幌滤伸。

                          松祺(眼睛才從那消失不見的背影移開,看向別處)

                          “開始干活呀!”

                          包集

                          “小玉長得真俊!

                          松祺(瞪眼)

                          “小玉也是你能叫的嗎?”

                          包集

                          “喲喲喲,不能不能,我錯了!

                          松祺

                          “干活!”

                          內景  秦宅客房  日

                          嚴玉(倚在門邊)

                          “松,你甘心就這樣嗎,做一個奴隸?”

                          松祺看他一眼并沒有回答。

                          包集

                          “我覺得挺好的,這里的人看起來都挺好的呀!

                          嚴玉

                          “你才見過幾個人,又見過幾面?你怕不是被人家姑娘的美貌給招了魂去了吧!

                          包集

                          “你這人就是不知足!

                          許向東

                          “我也覺得還可以吧,總比之前風餐露宿的好呀!

                          包集

                          “拿正經的錢,心里也踏實!

                          嚴玉(作勢要動手)

                          “你什么意思?”

                          許向東(拉住嚴玉)

                          “你別聽他的,他說的話傻里傻氣的,別和他計較!

                          嚴玉從老許手中掙脫,自己往院子走了。

                          松祺

                          “行!氣走一個。你能把他的活也干了嗎?”

                          包集

                          “干就干!”(拿起身邊的掃帚重重地掃起地來)

                          許向東

                          “老大,你干啥?”

                          松祺

                          “我應該干什么?”

                          許向東

                          “你歇著、歇著,我也干兩份!

                          松祺

                          “行,我去打點水來!保I著桶走開了。)

                          許向東

                          “包子,看來以后這些活都得我們兩人干了!

                          包集不說話,還在生悶氣、低著頭掃地。

                          許向東

                          “你別給人家地掃壞了。你賠得起嗎?”

                          聽見這話,包集把掃帚一扔,又去擦桌子了。

                          許向東

                          “得,你還沒完了!

                          內景  秦宅書房  夜

                          房里亮著燈光,秦蕭宇在書房踱步。

                          秦蕭宇(自言自語)

                          “怎么這時候還沒來?不會不來了吧?”

                          (敲門聲)

                          小玉

                          “少爺,包姑娘來了,我帶她進來嗎?”

                          秦蕭宇趕忙上前打開了門,說道:

                          “進來進來!

                          (包傻進了屋)

                          秦蕭宇

                          “包姑娘——”(被打斷)

                          包傻

                          “哎呀,別這樣叫我,聽著都難受!

                          秦蕭宇

                          “那怎么稱呼你?”

                          包傻

                          “叫我名字,或者像別人那樣,叫我‘包子’!

                          秦蕭宇

                          “不成,這屋里已經有個‘包子’了。我給你取個”(停頓)

                          “傻子!

                          包傻

                          “你說你是不是過分了啊!

                          秦蕭宇

                          “是是是。過分了過分了,還請傻姑娘見諒!

                          包傻

                          “秦蕭宇,你還沒完沒了了是吧?!還找不找寶藏了?”

                          秦蕭宇

                          “我真的錯了!保〒u了搖包傻的袖子)

                          包傻

                          “還有,別動手動腳的!

                          秦蕭宇(放開包傻的衣服)

                          “遵命!”

                          包傻

                          “你的鎖開開了嗎?”

                          秦蕭宇

                          “砸開了!

                          包傻

                          “東西呢?”

                          秦蕭宇拿起桌上的一個勺子。

                          “這就是我小時候做的那個勺子,漏水的!

                          包傻

                          “你干嘛老強調‘漏水’?”

                          秦蕭宇

                          “我強調了嗎?”

                          包傻

                          “看著也沒什么特別的啊。也沒有刻字、沒有圖案!

                          秦蕭宇

                          “難道不是勺子?”

                          包傻

                          “除了會漏水,就沒啥特別的?那你們干嘛不丟掉重新做一個新的?”

                          秦蕭宇

                          “我爹說,要珍惜自己的勞動成果,而且留著它也算是對自己的一個提醒:做事一定不能馬虎了事!

                          包傻

                          “提醒到你了嗎?”

                          秦蕭宇

                          “好像我早就忘了這事,要不是因為找它,也想不起來這些了!

                          包傻

                          “愧疚不?”

                          秦蕭宇拿著勺子,盯著它看了許久。

                          秦蕭宇

                          “還真想我爹了!保ㄑ劬ξ⒓t)

                          包傻手足無措。

                          包傻

                          “要不我先回去?”

                          秦蕭宇

                          “對不起,我......”

                          包傻

                          “沒事,我理解!

                          秦蕭宇

                          “那我送你吧!

                          包傻搖頭

                          “我自己就可以!

                          包傻打開書房門。

                          剛好包集、老許從旁邊走過。

                          包傻嚇得又關上了門。

                          “什么情況?”

                          秦蕭宇(笑)

                          “原來你也有害怕的時候?哈哈”

                          包傻

                          “他兩怎么在這里?”

                          秦蕭宇

                          “不只他兩,還有兩個呢!

                          (看著包傻一臉的不理解,又接著解釋道:)

                          “現在他們是我宅里的人了,他們現在給我做事了!

                          包傻

                          “你是不是傻?把這么危險的人放在自己身邊?!”

                          秦蕭宇

                          “最危險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包傻

                          “我是名字傻,你是人傻!

                          秦蕭宇

                          “要不我讓他兩送你回去?”

                          包傻

                          “算了算了。我自己走!

                          秦蕭宇

                          “看玩笑呢。走吧,我送你!

                          秦蕭宇又把關上的門重新打開。

                          包集還在外面。

                          包集

                          “秦少爺,我可以跟包姑娘所句話嗎?”

                          包傻

                          “說啥?”

                          包集

                          “包姑娘,謝謝你!

                          包傻

                          “謝我什么?又不是我給你活干、收留你?你不是應該謝謝秦少爺、而不是我嗎?”

                          包集

                          “對。我忘記謝謝秦少爺了!保ㄞD向秦蕭宇)”謝謝你,秦少爺,謝謝你收留我們!保ㄓ置嫦虬担鞍媚,謝謝你教我好好做人!

                          包傻才想起之前說過的話,對包集的態度也認真起來

                          “你有姐姐嗎?”

                          包集(搖頭)

                          “我家里就剩我一個人了。我沒有姐姐,爹娘幾年前也都過世了!

                          包傻

                          “以后,你要是不介意的話,就叫我‘姐姐’吧!

                          包集(感動)

                          “真的嗎?!太好了。我有姐姐了,太好了。謝謝你,謝謝你!

                          包傻

                          “叫我什么呢?我怎么沒聽見!

                          包集

                          “姐!”

                          包傻

                          “以后我兩就相依為命了,弟弟!

                          包集

                          “姐!

                          包傻

                          “別傻站著了,去忙你自己的去吧?蓜e跟他們學壞了!

                          包集

                          “好的,姐。我明白!

                          秦蕭宇看著明明笑得很快樂的包傻,心里卻對她心疼起來。

                          外景  街道  夜

                          秦蕭宇和包傻肩并肩走著。

                          秦蕭宇

                          “你沒有家人嗎?”

                          包傻

                          “沒有啊,我從小是被姑姑照看長大的,但姑姑身體一直不好,在我很小的時候她就過世了!

                          秦蕭宇

                          “那后來誰照顧你?”

                          包傻

                          “我自己照顧自己!

                          秦蕭宇

                          “以后我來照顧你!

                          包傻

                          “我跟你無親無故的,你干嘛照顧我?”

                          秦蕭宇

                          “我,我......”

                          包傻

                          “你什么你?我現在過得挺好的,也不用人照顧。我看倒是你才需要人照顧呢!

                          秦蕭宇

                          “那你照顧我吧!保ㄇ孛摽诙觯

                          包傻(臉微微泛紅,但月光不夠明亮,也看不出來)

                          “多大的人了。好好照顧自己吧!保ㄕf話的時候,包傻是對著地面的)

                          秦蕭宇

                          “哈哈,我說什么呢!

                          (到達包傻的住處)

                          包傻

                          “那我回去了!

                          秦蕭宇(有點后悔剛剛脫口而出的話)

                          “明天,你還來嗎?”

                          包傻

                          “去,我還要去看我弟弟呢!

                          秦蕭宇(又開心起來)

                          “好,我等你。早點休息!

                          包傻

                          “你路上小心!

                          包傻(準備推門,又轉身。)

                          “對了,你那個勺子是用什么裝著的?“

                          秦蕭宇

                          ”一個盒子!

                          包傻

                          ”什么樣的盒子?盒子呢?“

                          秦蕭宇

                          ”很重要嗎?“

                          包傻

                          “可能是個線索!

                          秦蕭宇

                          “啊,我扔掉了!

                          包傻

                          “你怎么那么喜歡扔東西呢?說不定有線索呢!

                          秦蕭宇

                          “我特意檢查了,盒子里什么都沒有,就隨手丟了!

                          包傻

                          “哎——算了!保ㄍ崎T進去)

                          外景  走廊  日

                          松祺和包集檢查著各個房間的門窗。松祺看到書房門邊有個盒子,撿了起來。

                          包集

                          “老大,你在地上找什么?”

                          松祺(把盒子塞進衣服)

                          “我看看有沒有蟲子什么的!

                          包集

                          “老大,你想的真仔細!保ㄍnD)“對了,老大。你還記得我們上次抓的那個姑娘嗎,就是和秦少爺一起抓住的那個!

                          松祺

                          “哦,那個傻姑娘,怎么了?”

                          包集

                          ”她現在是我姐姐了!

                          松祺

                          “怎么就成了你姐姐了?”

                          包集

                          “人家心腸好唄!

                          松祺

                          “哦,你先頂我一會,我去一下茅廁!

                          包集

                          “老大,你又想溜了吧?”

                          松祺沒有回答,就走開了。

                          內景  仆人臥房  日

                          松祺看房間里沒人,趕緊把門關上。掏出盒子,打開,里面什么也沒有。又拿手去摸盒子內部。發現一個夾層,掏出一張折好的紙。松祺將紙展開,發現上面有字和一個花瓣的圖樣。松祺先看了文字內容,又找了紙筆將圖樣臨摹下來。然后又把紙折好放回夾層。關上盒子,又藏進衣服。開門出去。

                          內景  走廊  日

                          松祺剛想把盒子放回原處,剛好秦蕭宇走過來。

                          松祺

                          “少爺,剛剛我們檢查門窗的時候發現了這個盒子。這是你的嗎?”(將盒子遞到秦蕭宇面前)

                          秦蕭宇(接過盒子)

                          “對,是我的。還好被你撿到了,謝謝啊!

                          秦蕭宇拿著盒子進了書房。

                          內景  書房  日

                          秦蕭宇和包傻端坐桌前,面前都擺了茶。

                          秦蕭宇(從衣服兜里掏出一張紙,遞給包傻)

                          “你說的沒錯,盒子里果然有東西,是我疏忽了!

                          包傻接過紙,打開,讀字:

                          “蕭宇,還記得我們一起做勺子的時候我告訴你的話嗎?謹記,不忘初心。做事千萬認真,不能馬虎。但也不要事事追求完美,缺陷也是另一種美!

                          (略停頓)“還有一個圖樣,這是花瓣嗎?”

                          秦蕭宇

                          “是海棠花花瓣!

                          包傻

                          “這次怎么這么肯定?”

                          秦蕭宇

                          “帶你看個東西!

                          包傻跟在秦蕭宇旁邊走著。

                          秦蕭宇

                          “我爹最愛兩樣東西:一是讀書,另外便是他的海棠花了!保ㄍ崎_一扇門)

                          包傻

                          “哇,真美。原來你們秦宅里還有個這么美麗的小園子!

                          秦蕭宇

                          “這是我爹的心愛之物!

                          包傻

                          “你爹留下海棠花瓣的圖案,是想把我們引到這里!

                          秦蕭宇

                          “花盆地下,花盆底下可能有東西!保ㄕf話有點激動)

                          包傻

                          “我怕你要說花盆里面呢!

                          秦蕭宇

                          “我爹那么愛花,怎么舍得動它們!

                          包傻

                          “吖,變聰明了嘛!

                          秦蕭宇

                          “怎么聽著你這話很奇怪呢?”

                          包傻

                          “夸你吖!

                          秦蕭宇

                          “怕是奚落我呢!

                          包傻

                          “我哪敢!

                          兩人邊說著話便一個個檢查花盆底來。

                          秦蕭宇端起一個花盆。

                          包傻

                          “這底下有東西!保ㄕf著,伸手去摸,掏出被壓得平整的布條)

                          包傻打開布條,又一層層打開紙。

                          秦蕭宇

                          “我爹干嘛包那么多層?”

                          包傻

                          “你怎么經不起夸呢?這隔三差五就要澆水的,不多包幾層,這紙不早就碎了嘛?”

                          秦蕭宇

                          “你咋這么聰明呢?”

                          秦蕭宇接過最后一層寫了字的紙,開始讀:

                          “希望你沒有扒土——啥,不看了,拿走拿走!保ò鸭垪l又扔到包傻手上)“我爹真的過分了!

                          包傻

                          “你爹很了解你啊!笨醇垪l,讀字:

                          “蕭宇,幫我好生照看這園子,對待這些花草一定要有耐心,記得時?纯此鼈,它們也是能感受到你的關系和愛護的。蕭宇,知道我為什么這么愛海棠花嗎?這可是我和你娘的定情之花。我們走了,一定要幫我們好生照看著。他日你若是覓得佳偶,也別忘了好好呵護她、關愛她!

                          秦蕭宇臉莫名就紅起來。

                          包傻

                          “你咋臉紅了?”

                          秦蕭宇

                          “切,誰臉紅?太熱了!

                          包傻

                          “熱嗎?”

                          秦蕭宇搶過包傻手上的紙!白吡,回去喝茶吧!

                          包傻

                          “是是是,你是老大,你說了算!

                          包傻跟在秦蕭宇后面滿滿走出園子。

                          內景  書房  傍晚

                          包傻

                          “你爹可真是為你操碎了心。你每天不用做事嗎?“

                          秦蕭宇

                          “做什么事?”

                          包傻

                          “所以你就吃老本嗎?”

                          秦蕭宇

                          “我爹留了一家店鋪給我!

                          包傻

                          “哦!

                          秦蕭宇

                          “線索好像又斷了!

                          包傻

                          “我不覺得,我覺得你爹留給你的所謂‘寶藏’就在他給你留的那些字里!保ㄍnD)“不過也不排除還有更多類似的紙條!

                          秦蕭宇

                          “還有?”

                          包傻

                          “海棠花,還有沒有別的含義,或者別的與海棠花有關的東西?”

                          秦蕭宇

                          “有,荷包。我娘給我爹繡的荷包,上面繡了一朵海棠花!

                          包傻

                          “荷包呢?”

                          秦蕭宇

                          “丟了!

                          包傻

                          “又丟了?!你怎么什么東西都不會好好保管呢?”

                          秦蕭宇

                          “我本來是天天隨身佩戴的?赡苁侵八麄冏ノ夷谴闻獊G了。就是在那之后發現不見了的!

                          包傻

                          “可能里面沒什么。畢竟你每天都用,如果有什么你應該能發現。不過——也不一定!

                          (鏡頭切到書房外)

                          松祺耳朵緊貼著窗戶,嘴角漸漸浮起笑容。

                          內景  仆人吃飯間  夜

                          一群人圍坐在桌旁吃飯飯。

                          許向東

                          ”老大呢,不吃飯嗎?”

                          包集

                          “誰知道去干嘛了。每天都神出鬼沒的,什么活都丟給我們兩個!

                          小玉走過來。

                          小玉

                          “咦,松祺呢?他不吃飯嗎?”

                          包集

                          “哦,老大有點不舒服!

                          小玉

                          “沒事吧?”

                          包集

                          “沒事,睡一覺就好了!

                          小玉

                          “那你們慢吃,不打擾了。今晚早點休息,明早早起有活!

                          包集

                          “好的,小玉姑娘!

                          內景  破舊廳堂  夜

                          松祺點著蠟燭在地上四處尋找。角落有個荷包,上面明顯被人踩過。

                          松祺撿起荷包,拍拍灰塵,上面繡著一朵海棠花。松祺拉開荷包口子,將荷包的內里翻出來,什么也沒有,上面也沒有字或者圖案。

                          松祺(輕聲)

                          “奇怪!

                          松祺將荷包放進衣服。出了屋子。

                          皎白月光照在松祺身上。路上行人稀少。松祺走的很慢。

                          松祺走著走著,又從此衣服里掏出那個荷包?戳艘谎,又將手放下,摸著那個海棠花。

                          突然停下腳步,又抬起那只拿著荷包的手,放到面前。

                          松祺

                          “有字!保ㄗx)“結發為夫妻,恩愛兩不疑!

                          松祺繼續走路。

                          “還挺浪漫。什么時候我也能有個她?”(停頓)

                          “要是能娶到她多好!

                          內景  仆人臥房  清晨

                          許向東出了門,包集還在穿衣,松祺剛從床上坐起。

                          包集

                          “老大,你昨晚做夢了?你夢見誰了?”

                          松祺

                          “沒有!

                          包集

                          “我都聽見了,是不是小玉姑娘?”

                          松祺

                          “別瞎說!

                          包集

                          “我瞎說了嗎?”

                          松祺

                          “趕緊洗漱,就你話多!”

                          松祺穿好衣服,從臥房出來,走到院子里,找了個落葉較多的地方將荷包丟下。

                          外景  山上  日

                          一群人爬山,山不高。

                          包集

                          ”我們一大早來爬山干什么?“

                          小玉

                          ”今天算是我們的半個休息日,這一天我們一般都要來爬山,這還是以前老爺定下的規矩!

                          包集

                          “這么奇怪的規矩?!”

                          小玉

                          “如果你不想爬山,也可以去別的地方。大家都是自由活動,只是我們覺得爬爬山玩一玩也是挺好的,便把這習慣一直延續下來了!

                          包集

                          “挺好挺好,我也覺得爬山挺好!

                          雨朵

                          “我們打算去采點果子。你們可以跟他們一起去抓野雞什么的!

                          說完,小玉挽著雨朵的胳膊朝一個方向走了。

                          包集看了一眼松祺。然后也跟在小玉她們后面。

                          包集

                          “我跟你們一起,我可以爬樹!

                          松祺也跟著小玉他們。

                          包集

                          “老大,你能干什么?”

                          松祺沒有答話。

                          雨朵

                          “他可以看著你爬樹。哈哈!

                          小玉也笑了。

                          包集

                          “算了,小玉姑娘、雨朵姑娘,你們兩就在這平地找個地方歇著吧,我和老大去找點果子來!

                          雨朵

                          “好呀,那我們就不走了!

                          雨朵待著小玉找了片干凈的地方坐下了。

                          包集和松祺兩個人繼續往前走。

                          包集

                          “老大,你看這里的姑娘長得都好看!

                          松祺

                          “你這是看上哪個了?”

                          包集

                          “我看上人家有什么用,也得別人看上我呀!

                          松祺

                          “所以是哪個?”

                          包集

                          “她們都好。我更喜歡雨朵那樣的!

                          松祺(稍稍松了口氣)

                          “挺好的啊!

                          包集

                          “我看的出來,老大,你是不是喜歡小玉?”

                          松祺給了包集一個狠狠的眼神。

                          包集

                          “好,當我沒說!

                          松祺

                          “喜歡人家,就待人家好點,多攢點錢,給人家買點東西!

                          包集

                          “老大,我知道。我現在這不都攢著了嘛!

                          松祺和包集兩人繼續走著。(背影)

                          (鏡頭切至小玉和雨朵處)

                          小玉和雨朵兩人坐在石頭上、背靠著背。

                          雨朵

                          “小玉,我覺得他們那老大長得真帥氣啊!

                          小玉

                          “怎么,對他有意思?”

                          雨朵

                          “沒有,雖然長了張好看的臉,可是他老板著個臉,沒意思,不喜歡!

                          小玉

                          “那你喜歡哪個?”

                          雨朵

                          “沒有啊!

                          小玉

                          “我怎么覺得你對那個包包有意思呢?”

                          雨朵

                          “哪有?”

                          小玉

                          “你說你以前,有男人說要跟咱兩一起,你就不樂意,F在怎么又樂意了?”

                          雨朵

                          “看心情咯!

                          小玉

                          “切,還嘴硬。別說,那個包包人還不錯。你知道嗎,他還跟包姑娘認了姐弟呢。以后包姑娘要是進了秦家,那包包的日子不知多舒服呢!

                          雨朵

                          “是嗎,還有在這回事呢!

                          小玉

                          “是啊,我也是剛巧碰到了、聽見了。我可誰都沒告訴,你也別瞎傳啊!

                          雨朵

                          “放心,我明白的!

                          小玉

                          “包姑娘這人真不錯!

                          雨朵

                          “是啊,對我們可熱情了。只是她爹娘怎么給取了個那樣的名字呢!

                          小玉

                          “確實很奇怪,不過也可能是有什么苦衷呢!

                          外景  秦宅院子  日

                          田伯院中掃著樹葉。他并沒發現荷包。將樹葉和荷包掃在了一起,用一個大袋子裝走了。

                          內景  田伯家中  日

                          大娘坐在桌前縫補,田伯走進來。

                          田伯(一只手放在身后)

                          “老伴,給你看個東西!

                          田伯老伴

                          “什么東西,神神秘秘的?”

                          田伯(將背后的那只手伸出來)

                          “看——”

                          田伯老伴(用手拿起荷包)

                          ”好精致的荷包,這繡的花真好看。就是有點臟了。哪里來的?”

                          田伯

                          “我撿的!

                          田伯老伴

                          “這洗一洗說不定還能賣個好價錢!保ㄓ侄⒅砂匆蝗Γ蔽夷萌ハ匆幌!

                          田伯點點頭。

                          田伯老伴

                          “等等,你從哪里撿的?”

                          田伯

                          “秦宅的院子里,我掃樹葉時撿到的!

                          田伯老伴

                          “不行,那你的趕緊還回去。秦家一直對我們都很體貼,咱不能占這點便宜?旖o人家還回去。萬一對人家很重要呢?”

                          田伯(摸了摸胡子)

                          “行。我還回去。不過你還是先給洗洗,我再送過去!

                          田伯老伴

                          “也對,那我還是先去洗洗!

                          內景  秦宅廳堂  日

                          秦蕭宇坐在桌旁,好像是想事情。

                          田伯進來。

                          田伯

                          “秦少爺!

                          秦蕭宇

                          “田伯,您怎么來了?”

                          田伯

                          “我昨天來這邊掃樹葉的時候撿到了這個荷包,想問是不是少爺的!

                          秦蕭宇(站起,拿過荷包)

                          “是我的是我的,我一直在找它呢,太好了太好了,謝謝您,田伯,多虧您撿到了!保ㄓ置嗣砂疤锊,您快坐。小玉——“

                          小玉姑娘進來。

                          秦蕭宇

                          “小玉,裝兩只烤鴨過來,給田伯帶著!

                          田伯(起身)

                          “秦少爺,你太客氣了,不用的!

                          秦蕭宇(扶田伯坐下)

                          “田伯,您別客氣,帶回去給孫兒吃。我還有事,要出去一趟,您坐一會,休息一下!保ㄞD向小玉)“好好招待田伯!

                          秦蕭宇快走著出了門。

                          小玉

                          “田伯,您先坐一會,我去后面拿烤鴨!

                          田伯

                          “好,謝謝小玉姑娘!

                          小玉姑娘走開。

                          田伯

                          “老伴說的沒錯,秦少爺人太好了。真是慚愧啊我!

                          外景  街道  日

                          包傻正從店鋪里出來,抬頭剛好看見了秦蕭宇。

                          包傻

                          “你怎么來了?”

                          秦蕭宇(掏出荷包)

                          “看——”

                          包傻

                          “怎么找到了?”

                          秦蕭宇得意地笑。

                          包傻

                          “這次又是在哪找到的?”

                          秦蕭宇

                          “樹葉里!

                          包傻等他繼續說下去。

                          秦蕭宇

                          “被我家掃樹葉的老伯撿到了,還好老伯給我換回來了,要是別人撿到,說不定會怎么樣呢!

                          包傻仔細檢查著荷包。

                          秦蕭宇

                          “還是等會再研究吧,你好好看路!

                          包傻剛好被石頭絆了一跤。便把荷包還給了秦蕭宇。

                          秦蕭宇

                          “撲哧——看我說什么!

                          內景  秦宅書房  日

                          秦蕭宇和包傻兩人坐著。

                          包傻

                          “你娘手真巧耶,你看看這花繡的真好看!

                          秦蕭宇

                          “那當然了!

                          包傻

                          “這荷包里面什么也沒有,也不像有夾層的樣子!

                          秦蕭宇

                          “我說的吧,沒東西!

                          包傻

                          “這荷包上還有一行小字!保ㄗx字)“結發為夫妻,恩愛兩不疑!薄澳愕隳锖芏鲪!

                          秦蕭宇

                          “嗯!

                          包傻

                          “這大概又是你爹留給你的另一句話!

                          秦蕭宇

                          “結發為夫妻,恩愛兩不疑?”

                          包傻

                          “你傻啊,你爹是叫你珍惜——”

                          秦蕭宇

                          “珍惜什么?”(停頓)“哦,愛情!”

                          秦蕭宇突然有點臉紅。

                          秦蕭宇(臉轉向門口)

                          “小玉這茶水怎么還沒端上來呢?”

                          (鏡頭切向門外)

                          小玉面帶著笑容,手上端著茶水。

                          (鏡頭切回房內)

                          “哼-哼-”秦蕭宇清了清嗓子。

                          包傻

                          “這下線索又斷了。我真好奇你爹給你留下的是什么東西。你爹還有什么特別珍惜的東西嗎?”

                          秦蕭宇

                          “他愛我娘、愛花、愛書,沒了!

                          包傻

                          “不,至少還有一樣——愛你!保掳停八钥赡芫索在你身上!

                          秦蕭宇

                          “我?我身上有什么?”

                          包傻

                          “你自己找找!

                          秦蕭宇在自己身上摸起來。

                          包傻

                          “哎哎哎,別惡心了,你自己關上房門自己摸好了,還要當著我的面摸,惡心不?”

                          秦蕭宇

                          “真不是找呢嗎。不對,在我身上,我肯定早就發現了。所以不在我身上,那線索又在我身上,是什么呢?”

                          包傻

                          “你一個人沒給自己繞暈吧?”

                          秦蕭宇

                          “怎么會?!你一定要耍我你才開心是吧?”

                          包傻

                          “是啊是啊。怎么著?”

                          秦蕭宇

                          “不怎么著,您開心就好!

                          包傻

                          “對了,你爹臨終前有沒有給你什么,或者跟你說了什么?”

                          秦蕭宇

                          “就給了我那個圖啊!保酝nD)“說的話,就是囑咐我要好好的、把店鋪打理好、不要玩心太大、要珍惜身邊的朋友、待人真誠友善,差不多就這些吧!

                          包傻掰著手指、輕聲跟在秦蕭宇后面重復了一遍。

                          內景  仆人臥房  夜

                          松祺抱著個大箱子,進了屋,把箱子放在桌上,趕緊拴上了門。點上蠟燭。

                          松祺砸開了鎖,打開了箱子,將里面的東西一件件翻出來。有毛筆有布料有勺子,還有一些書信,亂七八糟的。

                          松祺

                          “垃圾,全是些沒用的東西!

                          松祺找了塊布,將箱子里面翻出來的東西都打包在里面,收進一個放置物品的舊箱子里,上面用衣服蓋住。

                          外面有人的說話聲。松祺把輕聲將門拴打開。

                          包集推門進來。

                          包集(看見桌上的箱子)

                          “老大,哪來的箱子?干什么的?”

                          松祺

                          “我剛在路上撿到的!

                          包集

                          “這么精致的箱子,誰會扔掉?”

                          松祺

                          “人家可能不缺這么個箱子!

                          包集

                          “也有道理。那你打算怎么處理?”

                          松祺

                          “你把它賣掉,我們五五分,怎么樣?”

                          包集

                          “這箱子里有東西嗎?”

                          松祺

                          “我看了,啥都沒有!

                          包集隨手打開了箱子,確實空無一物。

                          松祺

                          “怎么樣?”

                          包集

                          “妥了,包在我身上!

                          外景  秦宅院內  日

                          松祺站在一棵樹旁。小玉從一旁經過。

                          松祺

                          “小玉姑娘!

                          小玉回頭,看見了松祺,轉過身面對他。

                          小玉

                          “松祺啊,怎么了?”

                          松祺(將右手抬起,張開手心——一支簪子)

                          “小玉姑娘,送給你。昨天我在街上閑逛的時候看見了這支簪子,感覺很適合你,就買下來了!

                          小玉

                          “這個,真的很好看,不過我不能收,很謝謝你,松祺,真的......”

                          松祺將簪子直接放到小玉手中,轉身就走開了。

                          小玉

                          “喂——”

                          包集剛好看到這一幕,走到小玉身邊。

                          包集

                          “小玉姑娘,你就收下吧,老大的一點心意嘛!

                          小玉

                          “不合適吧?”

                          包集

                          “合適合適,老大這也是第一次送姑娘禮物,你就給個面子收下吧!

                          小玉

                          “可是,還是不太合適吧!

                          包集

                          “小玉姑娘,你還不明白老大的心意嗎?”

                          小玉

                          “我——”

                          包集

                          “老大這個人挺好的,我們跟他相處久了,多少對他還是了解的,小玉姑娘你真的可以考慮一下!

                          小玉的耳朵越來越紅。

                          包集

                          “小玉姑娘,那我先不打擾你了,我去做事了!

                          包集離開。

                          小玉一個人還站在原地,端詳著手中的簪子,口中念念有詞,“真的對我有意 ?應該是,不然突然送我簪子干什么?而且包集不也說了嗎?所以是真的?墒撬约菏裁匆矝]說啊!

                          秦蕭宇門外進來。

                          秦蕭宇

                          “小玉,你一個人在著嘀咕什么呢?”

                          小玉被嚇到。立馬把簪子收起來。

                          小玉

                          “少爺,沒什么!

                          秦蕭宇

                          “那幾個人沒給你搗亂吧?”

                          小玉

                          “沒有,都挺好的!

                          秦蕭宇

                          “那就好。別在院子里站著了,快進屋吧,天要涼了,別凍著了!

                          小玉

                          “知道了,少爺!

                          內景  秦蕭宇臥室  夜

                          秦蕭宇在房間內四處翻找,甚至把所有衣服都翻了一遍。屋子里一團亂。

                          秦蕭宇

                          “我這個爹也真有意思,有什么不能只說嗎?非要我一頓好找?哎——”(坐下)“算了,睡覺!

                          (天漸明亮)

                          內景  秦蕭宇臥室  日

                          秦蕭宇躺在床上,半張臉被被子蓋住。

                          “咚咚!保ㄇ瞄T聲)

                          秦蕭宇翻了個身。

                          “咚咚!保ㄇ瞄T聲,聲音漸大)

                          小玉(畫外音)

                          “少爺,包姑娘來了!

                          包傻(畫外音)

                          “都幾點了,還不起床?!”(伴有敲門聲)

                          秦蕭宇一個激靈,從床上起來,披了件衣服,揉了揉眼睛,捋了捋頭發,瞟了一眼鏡子,才開了門。

                          包傻

                          “我的天,你這屋子是進賊了嗎?你是和賊斗爭了一晚上,所以白天起不來嗎?”

                          秦蕭宇

                          “我這不是找東西來著?”

                          包傻

                          “我的天,我真的佩服你了!

                          秦蕭宇

                          “你又是取笑我了吧?”

                          包傻

                          “知道就好!

                          秦蕭宇

                          “你先去書房坐一會,我收拾一下就來找你!保ㄞD向小玉)“小玉,你帶她去書房,陪她一會,我一會就過去;哦,對了,叫幾個人來幫我把房間收拾一下!

                          包傻翻了一個白眼,和小玉一起出去了。

                          秦蕭宇關上房門,換衣服。

                          秦蕭宇

                          “我怎么睡的這么死呢?這么狼狽的樣子都給她看到了,還沖我翻白眼了,哎——我怎么就睡過頭了呢?”

                          “咚咚!保ㄇ瞄T聲)

                          雨朵(畫外音)

                          “少爺,需要幫忙嗎?”

                          秦蕭宇

                          “快進來,幫我梳頭!

                          內景  書房  日

                          書房的門開著,包傻和小玉坐在桌旁說說笑笑。見秦蕭宇進屋,小玉趕緊站起,包傻又翻了個白眼,拉著小玉坐下。

                          小玉

                          “少爺!

                          秦蕭宇

                          “坐吧!

                          小玉

                          “我先出去了!

                          包傻

                          “我們不是聊的挺開心的嘛,別走啊。我不想跟這個邋邋遢遢的人在一個屋里待著!

                          小玉

                          “包姑娘,你誤會了,少爺向來都很整潔的,今天是個意外!

                          包傻

                          “是么,怎么就這么巧被我撞到了?”

                          小玉

                          “我說的是真的!

                          包傻(看著小玉的眼睛)

                          “真的?”

                          小玉點點頭。

                          包傻

                          “好吧。我相信你不會騙我!

                          小玉

                          “那我先出去了!保ǹ戳丝窗,又看了看秦蕭宇)

                          秦蕭宇微微點頭。

                          小玉出去,從外面關上了門。

                          包傻

                          “干嘛不說話?”

                          秦蕭宇

                          “你這不是生氣了嗎,我哪敢隨便說話呀,別招你更生氣了!

                          包傻

                          “我生氣了嗎?我哪里生氣了?”

                          秦蕭宇

                          “沒有生氣沒有生氣!

                          包傻不言語。

                          秦蕭宇

                          “今天確實是讓你見笑了,我昨天晚上找了一晚上,睡的太晚,也沒來得及整理,確實是顯得邋遢了點!

                          包傻撇了撇嘴。

                          秦蕭宇

                          “我這確實也是頭一回這樣。我保證我以后不會再這么邋遢了!

                          包傻

                          “切,我們什么關系啊,你跟我保證什么。你邋不邋遢跟我有什么關系?”

                          秦蕭宇

                          “我是真的很愛整潔的!

                          包傻

                          “行了行了,聊正事吧。我昨晚回去想了一下,我想再看一眼你爹留給你的那張字條!

                          秦蕭宇(從懷里掏出一塊疊得整整齊齊的紙)

                          “給!

                          包傻(接過)

                          “隨身攜帶?”

                          秦蕭宇

                          “我覺得這會是最重要的線索,所以都隨身帶著!

                          包傻(看著紙條)

                          “你說你爹為什么要把好好的‘弋’寫成‘戈’呢?你不覺得很奇怪嗎?”

                          秦蕭宇

                          “我爹沒有說過他為什么要這樣寫!

                          包傻

                          “他是一直這樣簽名的嗎?”

                          秦蕭宇(點頭)

                          “我看過他寫的名字都是這樣的!

                          包傻

                          “我覺得你爹是很嚴謹的人,他肯定不是隨便寫寫,他這樣寫肯定有他的原因!

                          秦蕭宇點頭。

                          包傻

                          “他是從小就這樣寫名字嗎?你有沒有你爹以前的書信什么的?”

                          秦蕭宇

                          “書信應該有,我爹的書信都在這書房里!

                          包傻

                          “你找找看!

                          秦蕭宇

                          “一起唄。這么多東西呢!

                          包傻

                          “不合適。我怎么能隨便翻你爹的東西呢?”

                          秦蕭宇

                          “沒事的。我爹堂堂正正的,沒什么見不得人的秘密!

                          包傻

                          “還是算了。你自己找吧。我坐在旁邊看看書!

                          秦蕭宇

                          “行!保ㄍnD)“聽你的!

                          包傻

                          “你怎么這兩天有點怪怪的?”

                          秦蕭宇

                          “有嗎?”

                          包傻低頭看書,偶爾抬頭看看秦蕭宇;秦蕭宇翻看著書信,偶爾也看看包傻。

                          秦蕭宇

                          “我找到了,這封簽的是秦弋,你過來看看!

                          包傻(起身,走到秦蕭宇旁邊)

                          “確實,沒有那一撇。還有嗎?”

                          秦蕭宇

                          “我再找找!

                          秦蕭宇又從書卷堆里拿出幾封,一一翻開看了。

                          秦蕭宇

                          “你看,這之前的都是‘秦弋’!

                          包傻

                          “確實!保ㄓ帜闷鹱铋_始那封)“這封信里寫的什么?”

                          秦蕭宇

                          “我再看看!保ㄩ_始讀字)

                          秦蕭宇

                          “沒什么重要的。就說了店鋪里發生的一件事!

                          包傻

                          “那之后那一天是不是就改寫‘秦戈’了?”

                          秦蕭宇(點頭)

                          “對!

                          包傻

                          “那一天發生了什么?”

                          秦蕭宇(翻到后一天的記錄)

                          “我看看!

                          秦蕭宇

                          “我出生了。這天的日期是我生辰!

                          包傻

                          “我可能明白你爹的意思了!

                          秦蕭宇

                          “多了一個我!

                          包傻

                          “對。多了一個牽絆。你看這一撇不就像是被拉住了腿嘴一樣嗎?”

                          秦蕭宇

                          “所以我是拖后腿了嗎?”

                          包傻(拍了一下秦蕭宇的頭)

                          “你是真傻還是假傻?你爹這是愛你啊,為了你連名字都改寫了。所以根本就沒有什么寶藏,最大的寶藏就是你。你看看你爹留下的所有線索,都是跟你有關,都是對你的關心、寄托、期盼。你爹就希望你好好的!

                          秦蕭宇

                          “你再說下去我就要哭了!

                          包傻

                          “行,我不說了。你自己明白就行!

                          (鏡頭切向門外,老大緊貼著門。他生氣地掄了一下拳頭,沒想到打在了門上!斑恕钡囊宦。)

                          (鏡頭切回書房內)

                          包傻

                          “誰?”

                          (沒有動靜)

                          秦蕭宇走到門前,推開門,一個人也沒有。又把門關上了。

                          包傻

                          “跑得真快!

                          秦蕭宇

                          “誰?”

                          包傻

                          “有心之人唄。對了,你之前提到過的你的那個寶箱呢?”

                          秦蕭宇

                          “什么寶箱?”

                          包傻

                          “裝著你回憶的那個!

                          秦蕭宇

                          “箱子不見了!

                          包傻

                          “怎么又不見了?什么時候不見的?”

                          秦蕭宇

                          “不知道什么時候丟的,我昨晚就沒看見了!

                          包傻

                          “估計是被那個有心之人偷走了吧!

                          秦蕭宇

                          “有什么重要的嗎?”

                          包傻

                          “說不定有重要的東西!

                          秦蕭宇

                          “我沒記得我放過什么貴重的東西在里面!

                          包傻

                          “有可能最后的寶藏藏在你那箱子里呢!

                          秦蕭宇

                          “什么意思?還有寶藏?你不是說寶藏是我嗎?”

                          包傻

                          “我確實是你爹的寶藏,但說不定你爹還給你留了別的寶貝呢。而且我剛剛也是故意那么說,我一直懷疑有人跟蹤我們、一直偷聽我們說話。所以也是想讓他放松警惕!

                          秦蕭宇

                          “我怎么沒發現?”

                          包傻

                          “因為你傻唄!

                          秦蕭宇

                          “那現在怎么辦?”

                          包傻

                          “等——”

                          內景  酒樓  夜

                          松祺、嚴玉、包集、許向東四人圍坐在桌旁,桌上擺滿酒菜。

                          包集

                          “你走了這么久,也不給兄弟們帶個信?怎么樣?你現在做什么了?”

                          嚴玉

                          “回家了,給老頭子打下手,準備接管他的米鋪了!

                          包集

                          “原來你家這么有錢呢,那以前還跟我們混在一起,吃了上頓沒下頓的!

                          嚴玉

                          “在家里多沒意思啊,還是跟你們在一起有意思!

                          松祺

                          “兄弟對不住你!

                          嚴玉

                          “你說這話就見外了吧!

                          許向東

                          “來,走一個!

                          四人舉碗,各自干了自己碗里的酒。

                          嚴玉

                          “以后有什么需要,就來嚴記米鋪找我!

                          松祺

                          “來來來,喝——”

                          內景  仆人臥房  夜

                          包集右手攥著一個荷包,左手翻著房間的箱柜。他看見一個包袱,抓了一下。

                          包集

                          “怎么還硬梆梆的,啥東西?老大是不是藏什么好東西了?”

                          包集將手里的荷包抓緊自己兜里,兩手打開了包袱。

                          松祺進屋。

                          包集

                          “老大,你怎么拿著秦少爺的東西?”

                          松祺

                          “那是我撿的!

                          包集

                          “你撿的怎么不還回去?還有,你怎么老能撿到東西?不會上次那只箱子也是秦少爺的吧?”

                          松祺不說話,眼睛看著別處。

                          包集

                          “老大,秦少爺對我們這么好,你怎么可以這樣?”(停頓,看著松祺)“你不會還在想著寶藏的事吧?你不會就是為了寶藏才留在這里的吧?我就說,你怎么會甘心做一個下人!”

                          松祺

                          “你甘心嗎?”

                          包集

                          “我知道你習慣了使喚別人,哪里受得了別人使喚你啊?墒悄阋淳蛣e做!”

                          松祺

                          “我想過了,這是最后一次。不管結果有沒有寶藏,我就做這最后一次!

                          包集

                          “為什么不現在就不做了呢?這里的生活不是挺好的嗎?”

                          松祺

                          “你不懂。我都走到這一步了,我為這個東西也付出了很久,不想現在放棄了!

                          包集

                          “你想想小玉姑娘吧,她要是知道了會怎么想?”

                          松祺不言語。

                          包集

                          “老大,給你三天時間吧,三天后,我就去揭發你!

                          松祺

                          “包集!”

                          包集

                          “怎么,想殺了我?”

                          許向東推門進屋。

                          許向東

                          “咋了,怎么還要殺人了?”

                          松祺

                          “沒事!”

                          包集

                          “老大可能瘋了!

                          許向東

                          “包子,你有點過分了啊!

                          包集

                          “誰過分自己心里有數!

                          松祺摔門而出。

                          許向東

                          “這是什么個情況?到底發生了什么?”

                          包集(和衣躺到床上)

                          “沒事!”

                          許向東

                          “算了,懶得跟你說!

                          外景  山上  日

                          秦蕭宇和包傻兩個人分別坐在一個石塊上。

                          包傻

                          “怎么,箱子還沒回來?”

                          秦蕭宇

                          “箱子還能長腿?”

                          包傻

                          “那之前的東西不都找回來了?”

                          秦蕭宇

                          “那不是意外么!

                          包傻

                          “我覺得沒那么簡單!

                          秦蕭宇

                          “你還覺得松祺有問題呢?”

                          包傻(點頭)

                          “你說他那么一個驕傲的人,怎么甘心給你當個跟班呢?”

                          秦蕭宇

                          “說不定人家也是無奈之舉!

                          包傻

                          “那他可以去別的人家做事,為什么給你做事?”

                          秦蕭宇

                          “也有道理啊。那你覺得他們幾個都有問題嗎?”

                          包傻

                          “不。其他的人也是做慣了跟班,所以也不過是換了個主子而已。而且這個主子能給他們管吃管住,何樂而不為呢?”

                          秦蕭宇

                          “你說你這個小腦袋瓜子整天都在琢磨些啥呢?”

                          包傻

                          “我不琢磨,我只不過是見多了人。不像你,嬌生慣養的,哪知道外面都是些什么人啊!

                          秦蕭宇

                          “那還要感謝你教我看人啊。我倒是沒覺得松祺有什么問題。要不咱倆打個賭,誰輸了就滿足對方一個要求,怎么樣?”

                          包傻

                          “行。輸了可別反悔啊!

                          秦蕭宇

                          “贏得了,也輸得起!

                          (天色漸變)

                          秦蕭宇

                          “咱們回去吧,好像要下雨了!

                          內景  酒館  夜

                          秦蕭宇與林清坐在四方的桌子兩邊。

                          林清

                          “兄弟,最近在忙什么啊,難得才約到你出來喝酒!

                          秦蕭宇

                          “我還不是瞎混混!

                          林清

                          “上次那幫人沒再為難你吧?”

                          秦蕭宇

                          “就這個,我還得感謝你救我出來呢。來,喝一個!

                          (兩人舉杯同飲)

                          林清

                          “對了,上次匆忙,都沒問你那個姑娘是誰?”

                          秦蕭宇

                          “哎呀,當時是被我害得。那時候我們都還不認識呢!

                          林清

                          “什么情況?”

                          秦蕭宇

                          “說來話長了!

                          林清

                          “喝一個,慢慢說,今晚不醉不歸!

                          秦蕭宇

                          “必須的!”

                          (兩人聊著、喝著)

                          林清

                          “你說是啊,怎么還真有這樣的名字。那現在你跟這姑娘怎么樣了?”

                          秦蕭宇

                          “不好說。摸不透!

                          林清

                          “哈哈,女人都這樣。不是說,女人心海底針嘛!

                          秦蕭宇

                          “那你最近怎么樣?有沒有什么情況?”

                          林清

                          “我還就那樣唄!

                          (兩人碰杯)

                          “哈哈——”

                          內景  秦宅院子  日

                          松祺和包集在院子里拉拉扯扯。

                          秦蕭宇經過院子。

                          秦蕭宇

                          “你們兩個在干嘛呢?”

                          松祺

                          ”沒事!

                          包集

                          “少爺,我有事要說!

                          松祺瞪了包集一眼。

                          秦蕭宇

                          “說吧!

                          包集(回瞪了松祺,一把將包裹拉過來)

                          “少爺,這個——”

                          松祺

                          “包集,你——”

                          包集

                          “少爺,我們可以進屋說嗎?這人老打斷我說話!

                          秦蕭宇

                          “行,那去書房吧!

                          秦蕭宇在前面走,包集跟在后面,緊緊攥住手中的包袱。松祺瞪著包集,站在原地。

                          內景  書房  日

                          包集進了書房,隨手把門關上了。

                          包集

                          “少爺,這些東西您看一下!保ㄕf著,將包袱放在桌上,解開。)

                          秦蕭宇

                          “這些東西,你從哪里來的?我都找了好久了!

                          包集

                          “我昨天晚上在院子外面撿到的。這里面有您的名字,是您的東西吧?”

                          秦蕭宇

                          “對,是我的,我找了好久了。你撿到的?!”(有點懷疑)

                          包集

                          “我昨晚睡不著,就在外面逛逛,誰知就看見這么一個包袱放在地上,我就撿起來,一看,有您的名字,就覺得可能是您的東西。擔心是您不小心丟了的,就把它收起來了。今天才拿過來!

                          秦蕭宇

                          “那你和松祺剛剛在爭什么?”

                          包集

                          “我昨晚不小心把這里面的一個瓷器打碎了,就是這個,老大怕你責罰我,本來想替我承擔。不過呢,我覺得一人做事一人當。少爺,我真的不是故意打碎的。我知道,這些東西很貴重,我也賠不起,所以如果您想讓我離開我也接受!

                          秦蕭宇

                          “這樣啊,沒事,這個瓷器不重要,以后你好好做事就行了。再說,有你包姐姐在,我哪敢為了這么點小事就讓你走啊!

                          包集

                          “真的嗎,我不用走嗎?”

                          秦蕭宇

                          “不用,我不但不開除你,還要獎勵你,幫我找到了很重要的東西。謝謝你,包集!

                          秦蕭宇從自己荷包里掏了幾塊碎銀,放到了包集手中。

                          包集

                          “少爺,這我不能接受。您已經對我夠好了!

                          秦蕭宇

                          “拿著吧。以后娶媳婦還要用呢!保ㄇ厥捰钔崎_房門)

                          包集

                          “謝謝秦少爺!

                          外景  院子  日

                          松祺還站在原地。

                          秦蕭宇(面帶笑容)

                          “松祺,我果然沒看錯人!保ㄕf完,就拿著包袱出去了。)

                          松祺一臉茫然。包集也從屋里出來了。

                          松祺

                          “怎么回事?”

                          包集

                          “老大,安心做個跟班吧,別折騰了!

                          松祺

                          “能說明白點嗎?”

                          包集

                          “這個事情到此結束了。我沒揭發你!

                          松祺

                          “包集,謝謝你!

                          包集

                          “老大,我真的希望你以后別這樣了!保ㄕf完,包集離開了院子)

                          松祺看著包集的背影。

                          小玉捧著一堆東西經過院子。

                          小玉

                          “松祺,你傻站著干嘛呢?”

                          松祺趕緊上前。

                          松祺

                          “我來吧!保眠^小玉手里的東西)

                          小玉

                          “謝謝啊!

                          松祺

                          “沒事!

                          小玉

                          “謝謝你的簪子!

                          松祺

                          “你喜歡嗎?”

                          小玉

                          “挺好看的。雨朵說很適合我!

                          松祺

                          “那就好!

                          小玉

                          “謝謝你!保曇魷p弱)

                          松祺

                          “沒事!

                          內景  包傻家中  日

                          包傻在打掃。

                          (敲門聲)“是我!保ó嬐庖簦

                          包傻開了門。

                          包傻

                          “你怎么來了?”

                          秦蕭宇(將包袱托到包傻面前)

                          “看,東西真的找回來了!

                          包傻

                          “看我怎么說的吧!

                          秦蕭宇

                          “不過你只說對了一半。這事可跟松祺沒關系!

                          包傻

                          “是嗎?又是誰撿到了?”

                          秦蕭宇

                          “你弟弟!

                          包傻

                          “我弟弟?!”

                          秦蕭宇

                          “你這弟弟認得一點都不真誠嘛,這么快就忘了!

                          包傻

                          “我只是奇怪,不是忘記了好嗎!

                          秦蕭宇

                          “好好好。先看看東西吧!保▽し旁谧郎,鋪開)

                          包傻

                          “這些木塊都是什么?”

                          秦蕭宇

                          “小時候刻的印章!

                          包傻(用指尖觸了觸木塊)

                          “你看,”(包傻將指尖伸到秦蕭宇面前)“這一看就是新沾上的印泥!

                          秦蕭宇

                          “這么說,還真是有人別有用心?”

                          包傻

                          “你一直不相信我說的,我能怎么辦?這些印章都是誰的?”

                          秦蕭宇

                          “來,這邊有印泥!

                          包傻一個一個試過去,口中念念有詞。

                          “秦弋,秦氏,秦蕭宇,是還不忘給自己刻一個!

                          秦蕭宇

                          “小時候純粹是為了好玩!

                          包傻

                          “不過你這字刻的還真不錯!

                          秦蕭宇

                          “沒辦法,我爹從小就敦促我好好練字!

                          包傻

                          “怪不得!保ò祵⒛緣K放下,拿起一塊手帕)“你這是收藏了多少布料、手帕?”

                          秦蕭宇

                          “我家里就這些東西多!保闷鹨粔K手帕)“你看這個,這都是我娘親手繡的!

                          包傻

                          “這么多都是她自己繡的嗎?”

                          秦蕭宇點頭。

                          包傻

                          “你家里做什么的?”

                          秦蕭宇

                          “賣布的!

                          包傻

                          “還是第一次聽你說。那誰在管理呢?”

                          秦蕭宇

                          “我啊!

                          包傻

                          “你?!你干什么了?你天天都在找這找那,有空管嗎?”

                          秦蕭宇

                          “那店鋪里有人在的,管事的都是我爹以前的老搭檔,有他們在不就行了?”

                          包傻

                          “你還真是單純?”

                          秦蕭宇

                          “說起這事,那我們就說說我們上次打的賭吧!

                          包傻

                          “說!

                          秦蕭宇

                          “這次這事可跟松祺一點關系也沒有。你看這堆東西是你弟撿回來的吧!

                          包傻

                          “嗯,然后呢?”

                          秦蕭宇

                          “你弟本來不小心打碎了這里的一個瓷器,松祺還擔心我會責怪你弟,還想幫你弟擔責任呢!

                          包傻

                          “是么?”(包傻很是懷疑)

                          秦蕭宇

                          “這次是你輸了吧?”

                          包傻

                          “行,愿賭服輸。想要我做什么?”

                          秦蕭宇

                          “還沒想好。這個要求可以攢到以后在用嗎?”

                          包傻

                          “行。別過分就行!

                          秦蕭宇

                          “不過分不過分!

                          包傻

                          “你有多久沒去店鋪了?”

                          秦蕭宇

                          “我爹去世后只去過一次。大概是三四個月之前了吧!

                          包傻(被嚇到)

                          “我覺得你要不最近抽個空去店里瞧瞧?”

                          秦蕭宇 (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

                          “好,我聽你的。我明天就去!

                          外景  布鋪外  日

                          秦蕭宇站在對街,看著自家的店鋪。幾個伙計在店里打打鬧鬧,有客人上門也沒人主動招呼。秦蕭宇皺了下眉頭,往店里走去。

                          內景  布鋪  日

                          秦蕭宇進店。有個伙計看到了,拉了拉旁邊的人,自己趕緊迎上來。其他的人開始茶桌子、整理布料。

                          伙計甲

                          “少爺,您今天怎么有空來店里?”

                          秦蕭宇四處看了看。

                          伙計甲

                          “少爺,您請坐!保ㄑ凵袷疽饬伺赃叺娜耍

                          那人(伙計乙)便退到后面的屋里去了。

                          秦蕭宇

                          “老余呢?”

                          伙計甲

                          “掌柜的去買茶葉了!

                          秦蕭宇

                          “這么久,茶還沒端上來?”(秦蕭宇提高了聲音)

                          伙計甲

                          “少爺,這不剛開鋪,事情多,還沒顧得上呢!

                          秦蕭宇

                          “我看你們不是鬧得挺開心的嘛,沒見你們忙啊!

                          伙計甲

                          “少爺,剛剛是個意外。我們這就去沏茶!

                          伙計乙端著茶來了。

                          伙計甲

                          “這不,少爺,茶來了!

                          秦蕭宇

                          “算了。沒心情喝茶。你們平時注意點,別在店里打鬧,還有,來客人的時候要熱情一點!

                          伙計甲

                          “少爺,我們知道的!

                          秦蕭宇

                          “你們忙吧,我先走了!

                          伙計甲

                          “少爺,您慢走!

                          秦蕭宇離開了布鋪。

                          幾個伙計又聚到一起。

                          伙計乙

                          “怪了,少爺怎么還想著來這里看看?”

                          伙計丙

                          “就是,還好你聰明,一下子就把他給打發了!

                          伙計甲

                          “別聊了,趕緊做事吧!

                          伙計乙

                          “這掌柜的干嘛去了,整天沒個影兒!

                          伙計丙

                          “給姑娘獻殷情去了!保ㄌ袅讼旅济

                          伙計甲、乙、丙

                          “哈哈!

                          外景  小樹林  日

                          秦蕭宇盤坐在樹底下,包傻正往他走來。

                          包傻

                          “怎么了?今天怎么垂頭喪氣的?”

                          秦蕭宇

                          “我開心懷疑自己了!

                          包傻

                          “怎么了?受什么打擊了?”

                          秦蕭宇

                          “你說,人都不那么真實嗎?”

                          包傻(坐到秦旁邊)

                          “什么?什么意思?”

                          秦蕭宇

                          “我今天去店里了!

                          包傻看著他,等著他繼續說下去。

                          秦蕭宇

                          “我以前跟我爹去店里的時候,他們做事都特別認真?墒俏医裉爝^去一看,竟然在店里閑聊打鬧!

                          包傻

                          “所以才需要管理啊!

                          秦蕭宇

                          “為什么他們不能像我爹在的時候那樣呢?”

                          包傻

                          “秦蕭宇,你的毛病就是你太天真了。不是每個人都能從一而終的。每個人都有好多種樣子,有時是認真的,有時候又是懶散的。人都是有惰性的,而且大家知道你好糊弄,所以才不當回事!

                          秦蕭宇

                          “那我應該怎么做?”

                          包傻

                          “沒事多去店里轉轉。想想你爹過去是怎么管理的!

                          秦蕭宇

                          “你可不可以幫我?”

                          包傻

                          “能幫我一定幫。只是我也不懂管理,我怕也幫不了你什么。這方面還是需要你自己多摸索!

                          秦蕭宇

                          “我回去想想。后天你陪我一起去店里!

                          包傻

                          “行!

                          內景  布鋪  日

                          幾個伙計坐在店里,翹著二郎腿,說說笑笑。秦蕭宇進門就看見地上一堆布頭。

                          伙計甲一眼就看見秦蕭宇進來,趕緊提醒身邊的人,自己趕忙走到秦蕭宇面前。

                          秦蕭宇

                          “你們就是這么糊弄我的嗎?老余呢?怎么天天不見人影!還有你們這地不知道掃一掃嗎?”

                          伙計甲

                          “少爺,我們還沒來得及呢!

                          秦蕭宇

                          “我看你們是整天只知道聊天吧。沒來得及,前天沒來得及說是因為剛開鋪,今天呢?現在可都快中午了!

                          伙計甲

                          “我們早上打掃過了,只是后來又有人來看布、買布,又弄臟了,我們才沒來得及打掃!

                          秦蕭宇

                          “我倒想知道你們有多少個借口!

                          伙計甲

                          “少爺,您得相信我們,我們都是很盡責的!

                          秦蕭宇

                          “怕是你們只會說這些好聽的吧。我問過一遍了,老余呢?”

                          伙計甲

                          “掌柜的有點事情出去了。馬上就能回來!

                          秦蕭宇

                          “好,那我在這里等著!

                          伙計乙端著茶來了,擺在桌上。

                          秦蕭宇端起茶喝了一口,全吐了。

                          秦蕭宇

                          “這是什么茶?怎么是這個味道了?”

                          伙計甲

                          “沒錯啊,這是掌柜的買的呀!

                          秦蕭宇

                          “我爹以前買的茶可不是這個味道!

                          伙計甲

                          “可能茶葉出問題了?”

                          老余摟著一個姑娘往店里走來?匆娏饲厥捰,趕緊打發姑娘走了。

                          老余

                          “少爺,今天怎么有空過來?”

                          秦蕭宇

                          “怕是我再不來,你們要把店給拆了!

                          老余

                          “少爺,您怎么能這么說呢,我們可是一直很盡心盡力的打理著店鋪!

                          包傻走到門外,沒有進去,就在門口聽著。秦蕭宇并沒有看到她。

                          秦蕭宇

                          “夠了,別還想著糊弄我。你說,這茶是怎么回事?”

                          老余

                          “不是好好的嗎?”

                          秦蕭宇

                          “算了,我懶得跟你說。老余,你把剩下的茶葉都包起來,拿過來!崩嫌嗦犞腿チ。

                          秦蕭宇

                          “賬房,拿二兩銀子過來!

                          老余捧著幾包茶葉出來。

                          秦蕭宇

                          “這里有二兩銀子,還有你手上這些茶葉,你都拿走,以后就不用來了!

                          老余

                          “少爺,我錯了,您原諒我,我以后肯定——”

                          秦蕭宇

                          “謝謝了,不用了。你可以走了!

                          老余

                          “少爺,您行行好,看在老爺的面上,您再給我個機會!

                          秦蕭宇

                          “人在做天在看,你自己做事你自己心里有數。好了,別說了,快收拾東西走吧!

                          其他幾個伙計有點擔心了。

                          秦蕭宇

                          “小七,你知道我爹以前在哪里買茶葉的吧!

                          小七

                          “知道的,少爺!

                          秦蕭宇

                          “那行,你現在去買點茶葉回來。其他的人先把店里弄弄整齊、搞搞干凈!

                          小七一人拿著銀兩出了店,其他的伙計全部忙活起來。

                          包傻走進店里。秦蕭宇才看見了她。

                          包傻

                          “干得漂亮哦!

                          秦蕭宇

                          “謝謝,別夸我,我可禁不起你夸!

                          包傻

                          “德性!

                          秦蕭宇

                          “你陪我一起查賬!

                          包傻

                          “不合適吧。我一個外人,看這么重要的東西?”

                          秦蕭宇

                          “對我來說,你早就不是一個外人了!保ǖ椭^)

                          包傻臉有點紅,也低著頭。

                          這時賬房拿著一疊簿子過來。

                          賬房(將其中一部分放在桌上)

                          “少爺,這是老爺走之后的賬簿!保ㄓ职咽稚鲜O碌牟咀臃旁谂赃叄斑@些是之前的賬簿。還有,少爺,這是老爺留給您的信!

                          秦蕭宇(接過信)

                          “怎么之前不給我?”

                          賬房

                          “老爺囑咐過,等您要求查看賬簿的時候再給您!

                          秦蕭宇

                          “好的,我知道了,你去忙吧。有事我再叫你!

                          賬房退下。

                          包傻(托著下巴看著秦蕭宇)

                          “我覺得你爹已經看到他希望看到的東西了!

                          秦蕭宇

                          “我想我也明白我爹的意思了!

                          包傻微微點了點頭。

                          “傻!鼻厥捰罹o緊抱住包傻!拔蚁胛抑懒,我知道我爹留給我的寶藏是什么了。謝謝你!

                          包傻有點不知所措,手懸在半空。

                          “你就是我爹留給我最大的寶藏。包傻,你愿意嫁給我嗎?”

                          包傻

                          “你怎么不讀你爹留給你的信?”

                          秦蕭宇

                          “別岔開話題。嫁不嫁?”

                          包傻

                          “嫁吧!

                          秦蕭宇

                          “看著你好像很委屈的樣子。行,那我也就委屈一下娶了你吧!

                          包傻舉起拳頭打了一下秦蕭宇。秦蕭宇卻把包傻抱得更緊了。

                          (畫外音)

                          “蕭宇,你終于成熟了,F在我可以放心地把這間店鋪交給你了,F在,不知陪伴在你身邊的人是誰。無論如何,都要好好珍惜你們之間的情意。彼此尊重。懂得感恩,懂得愛人!

                          (黑幕)

                          “你知道為什么我爹娘給我取名叫‘包傻’嗎?”(包傻,聲音)

                          “為什么?”(秦蕭宇,聲音)

                          “他們覺得傻人會有傻福。他們就希望我能幸福,其他什么都不重要。秦蕭宇,我現在感覺我真的好幸福!”(包傻,聲音)

                          “傻瓜!保ㄇ厥捰,聲音)

                          (淡出)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datingch.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中國國際劇本網電影劇本頻道www.datingch.com/Screenplay只要有文化娛樂活動的地方,就有中國國際劇本網的身影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小品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大記事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多宝娱乐平台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