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原創小品劇本大賽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電影劇本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datingch.com
                      代寫年會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劇本
                      黨慶國慶單位廉潔題材搞笑感人小
                      公司生產安全題材搞笑感人小品《
                      工程施工現場安全管理搞笑小品劇
                      交通安全宣傳題材搞笑小品劇本《
                      電力生產安全題材情景劇本《老員
                      生態養殖基地小品劇本(致富經)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醫患關系超感人正能量小品 5-25
                      幸福是奮斗出來的音樂劇劇 5-24
                      最新爆笑軍人部隊八一建軍 5-23
                      最新關于父親節的小品劇本 5-22
                      禁止濫辦酒席的小品,濫辦酒 5-14
                      一個充愛心滿正能量的小品 5-13
                      銀行營銷案例情景劇,銀行產 5-11
                      最新最感人的母親節小品劇 5-9
                      農歷五月初五端午節喜劇小 5-8
                      有關學校后勤的情景劇劇本 5-5
                      醫院感人舞臺情景劇表演劇 4-24
                      宣傳銀行的小品劇本,銀行營 4-21
                      鄉鎮扶貧辦主任扶貧干部小 4-18
                      有關校園不良現象的小品劇 4-17
                      適合銀行行慶快板詞,適合銀 4-16
                      學校校園后勤音樂劇劇本《 4-16
                      搞笑校園小品劇本,校園搞笑 4-15
                      婆媳之間小品臺詞,婆媳關系 4-13
                      7月7日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 4-10
                      與建黨建國有關的小品(老享 4-8
                      6月26日國際禁毒日小品劇本 4-4
                      校園欺凌相關小品劇本,拒絕 4-3
                      校園欺凌小品,校園欺凌小品 4-3
                      黨員干部救災感人音樂劇劇 4-2
                      6月25日全國土地日小品劇本 4-1
                      寺院寺廟小品,祈福消災法會 3-30
                      有關改革開放的小品,改革開 3-29
                      紅色題材小品,紅色主題小品 3-29
                      發生在小區裝修影響居民的 3-28
                      公務員題材詩朗誦,公務員朗 3-27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電影劇本 > 科幻電影劇本 > 霧喜山莊
                       
                      授權級別:普通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電影劇本-科幻電影劇本   會員:gqxinyongh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19/4/6 1:57:43     最新修改:2019/4/8 9:12:37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datingch.com 
                      霧喜山莊
                      作者:鐵掌無敵左冷禪
                      中國國際劇本網電影劇本創作室專業創作各種電影劇本、微電影劇本。 QQ:719251535
                      代寫小品

                      霧喜山莊

                      1、 內景 浴室內 夜

                      三歲小薛騰光著屁股站在浴缸內,身旁媽媽幫助薛騰洗澡,小薛騰一直在反抗,媽媽拿著花灑試著水溫。薛騰總是大喊大叫。

                      薛騰:我不要我不要不要洗澡!

                      媽媽:乖,都好幾天沒洗了,成小臟孩了,騰騰乖,聽話啊

                      薛騰: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洗,就是不洗。

                      媽媽:再不聽話媽媽生氣啦。

                      薛騰:我就不洗不要洗不要洗。

                      花灑水溫剛合適,媽媽先用水淋在自己手上再往薛騰身上慢慢的淋水,薛騰還是一直鬧著,一直躲著水往身上來,媽媽一臉的無奈,可媽媽剛要往薛騰身上用花灑時,也就是薛騰反抗最激烈喊聲最大時異變突起,一股無名的黃色火焰從薛騰身上冒起來,直接充斥了整個浴室,震碎了玻璃火焰從浴室門口沖出點燃了走廊。

                       

                      2、外景 別墅門口 夜

                      別墅大火,燃燒已過半,門口已經被火包圍進不去人,消防隊還在外面焦急的架設著救火設備,遠遠的拉起了警戒線,警戒線外一群人正在圍著看風景,不時的還有人用手機拍著,一個戴眼鏡的中年人被一位民警攔在警戒線外。

                      薛盛林焦急著:警察同志警察同志,讓我過去讓我過去啊。

                      民警一邊看向失火的別墅一邊看著周圍的人:你是干什么的,沒看著救火呢,別搗亂啊

                      薛盛林:這是我家啊,你讓我過去

                      民警楞了楞:真是你家?

                      薛盛林堅定的點了點頭。

                      民警一手搭在薛盛林胳膊上,一邊急忙用對講機喊著:0101,房主在這里房主在這里。

                      就在這時,一長串哈哈的小孩子的笑聲從別墅里傳出。

                      不管是消防員還是民警還是圍觀的群眾都集體石化在當場,只見大門好像是被什么東西從里面砸了出來,一個臟臟的光屁股的小孩用手拉拽著拖把頭還在燒著的拖把從門口往大門外跑,一邊跑還一邊大笑,薛母一臉無奈的從門口跟著跑出來。

                      對比薛騰的一邊跑還笑的非常燦爛的樣子。

                       

                      3、

                      青島晚報特寫頭條“三歲男孩玩火燒毀千萬別墅”,附上薛騰燦爛的笑容的,眼睛上打了馬賽克,但是依然看的出是薛騰被媽媽追的那一刻!

                       

                      4、內景 臥室內 日

                      五歲的薛騰好奇的哈著玻璃上的冰花,房間外面不知道什么一聲爆響,嚇了薛騰一哆嗦,玻璃被燒了個窟窿,薛騰好奇的把頭伸進窗戶外面,一看下面深不見底的樓房,急忙拉著長音大喊:媽媽

                       

                      5、內景 客廳 夜

                      六歲的薛騰在家試著新衣服,爸爸不知道背后,看著電視大呼一聲好球,嚇了薛騰一跳,薛騰頓時灰頭土臉還燒光了自己的衣服哭喪著朝著媽媽拉著長音喊:媽媽

                       

                      6、內景 廁所間 日

                      七歲的薛騰正在學校衛生間使勁拉屎,老式的大排沖水聲嘩啦一聲嚇得薛騰一使勁把手里攥著的手紙全燒了,薛騰看著化成灰燼的紙一臉懵逼大喊:我的紙啊。

                       

                      7、 外景 娛樂園 日

                      八歲薛騰和媽媽一起逛娛樂園,跟著媽媽一邊仔細的舔著冰激凌,一群小朋友從身邊跑過不小心撞了薛騰一下,薛騰一個趔趄,冰激凌全化成水了,薛騰大喊:我的冰激凌啊

                       

                      8、 內景 客廳 日

                      十一歲的時候小薛騰手里玩弄著蹦跳的火苗,小薛騰認真的看著手里蹦跳的火苗,父母鄭重的告誡小薛騰千萬不要在別人面前展示自己的能力,小薛騰認真的點著頭,鏡頭拉長直到薛騰21歲的認真模樣(拉長到009)

                       

                      9、內景 考場 日

                      薛騰一臉認真的拿起試卷彈了一下滿臉興奮嘀咕一聲完美。蹭的站起來,收拾起筆和試卷交卷,此時考試才過去一個多小時,監考老師莫名奇妙的看了看表,考場內的學生也羨慕的看著薛騰急忙走出考場的背景。

                       

                      10、外景 學校自行車車棚 日

                      薛騰正在開著自行車鎖,一個可愛的女生跑到薛騰面前,拍了薛騰一下。

                      薛騰轉過頭看了一眼繼續開鎖。

                      鮑曉青撅著嘴說:薛騰,我就知道你又提前交卷了,每次你都這樣,不好好考試。

                      薛騰正了正車子站直了,把車子靠在身上,雙手托住鮑曉青的臉蛋摸起來,好似檢查是不是用了面具。

                      鮑曉青急忙把薛騰的手推開:薛騰,你干嘛,討厭!

                      薛騰看著鮑曉青說道:還真是你啊,誒,我還以為那誰呢,不摸摸你的臉我都不敢確認是你。

                      鮑曉青:討厭。大熱天的誰閑的沒事化那么濃的狀冒充別人啊。

                      薛騰:那可不好說,你們那么無聊。

                      鮑曉青:誰無聊了,這是技術懂不懂,化妝技術。

                      薛騰:找我什么事啊,我要回家吃飯了。

                      鮑曉青:就知道吃,給個豬似的,你那么早交卷不好好考試是不是餓的的!

                      薛騰哈哈一笑:我那是不好好考嗎,我那是不會,其他的又不會,我坐那干嘛,寫完會的就走唄。

                      鮑曉青一邊跟著一邊說道:誰讓你不好好復習的?都沒見你自習過?

                      薛騰:哎呦大小姐,你看著我這黑眼圈,昨天自習到很晚的。一晚上看完兩本書你說我容易嘛

                      鮑曉青走到岔路口向女生宿舍那邊走去:行啦,就你理由多,嗯。。。明天上午我回家,你送我啊,別忘了。

                      薛騰看著鮑曉青的背影楞了一下喊道:哎,我說小不點,明天不是放暑假了嘛。

                      鮑曉青沒有轉頭

                      薛騰大喊:嘿,明天上午幾點啊

                      看著鮑曉青消失在宿舍里薛騰抱怨的說道:嘿 這死丫頭

                       

                      11、外景 學校門口 日

                      薛騰騎著自行車出門口給路過的同學打招呼,學校門警假裝著想要攔車

                      門警低聲故意吼道:薛騰,你下來,校內不準騎車給你說多少遍了。

                      薛騰一臉笑故意搖著車頭:張哥張哥,沒閘沒閘,撞著了撞著了。

                      薛騰一下子沖出了校門口回頭打了個招呼:張哥,走了啊

                      門警無奈的笑了笑搖著頭:早晚逮著你小子!

                       

                      12、外景 小吃街 日

                      向叔慢慢的在小吃街上走著,走到一個攤位前一邊掏著錢包一邊說道:老板,給我兩個肉夾饃,老板忙活著弄著爐子一邊說道:好的,稍等會啊

                      薛騰騎車進了小吃街,頓時感覺一股莫名奇妙的感覺,很舒服的感覺,一時忘記了車速,正好走在肉夾饃旁邊不遠,騎上了一條限速帶,打了個趔趄,口中念叨一句:我靠,過了減速帶搖了搖頭繼續往前騎。

                      肉夾饃老板正要從爐子里夾餅出來,一股小火從火爐里冒了出來,老板急忙閃身,躲了過去,向叔注意了這個細節,急忙向四周看去,然后定在薛騰不遠的背影上。

                      老板將兩個肉夾饃包好送到了向叔手上,笑呵呵的找了錢。向叔收下零錢不經意的問了老板一句

                      向叔:老板,剛才騎車路過的小伙子是哪的?

                      老板一邊收拾著一邊說道:那個小伙子啊,天天打這過,旁邊這工大的。

                      向叔:謝謝老板啊,

                      向叔剛要走,老板急忙說道:我說,你要找這個學校的人你得快點,明天就暑假了。

                      向叔點了點頭連忙再次感謝。

                       

                      13、內景 客廳  日

                      薛騰開門進屋換上拖鞋喊道:媽,我回來了。

                      藤阿美從廚房里探出頭來笑著問道:乖兒子,考完試了,趕緊洗洗,過會吃飯了。

                      薛騰進屋扔下筆和準考證就去了廚房,捏著肉片就往嘴里送。

                      藤阿美看了一眼打了薛騰一下:洗手了嘛

                      薛騰一邊吃著一邊往客廳走隨意的往沙發上一靠打開電視就看。

                      藤阿美又從廚房探出頭來問道:昨天睡那么晚,你不去睡會,下午不是還有考試呢嗎?

                      薛騰盯著電視換著節目還一邊吃著零食也沒轉頭說道:不困,你兒子三天三夜不睡覺都行。

                      藤阿美也沒說什么繼續進廚房忙活著,過一會出來一看薛騰已經睡著了,還傻笑的吧唧著嘴。

                       

                      14、內景 客廳 日

                      藤阿美細心的給兒子擦著口水一邊拍著薛騰道:兒子 起來了 吃完飯再睡,兒子

                      薛騰睜開蓬松的眼睛,不好意思的哦了一聲。

                       

                      15、內景 飯廳 日

                      薛盛林已經正襟危坐在飯桌上開始喝著小酒吃著菜,看了剛洗了一把臉的薛騰也沒說話。

                      薛騰走進飯廳叫了一聲爸就坐下拿起筷子。

                      薛騰一邊吃著菜一邊說道:爸,今天發生一件怪事啊

                      薛盛林看了薛騰一眼,也沒問繼續聽著。

                      薛騰繼續吃一邊用筷子比劃著:今天中午從學校出來,剛開始還好好的,忽然就感覺特別涼涼的,在太陽底下,您說怪不怪。

                      藤阿美給薛騰夾著菜問道:太陽底下怎么會涼涼的,今天三十八度,又是大太陽的。

                      薛騰也奇怪:我也不知道,繼續說道:就一下,一下子就消失了。

                      薛盛林思考了一會兒說道:這沒什么,沒準誰的空調屋開門把冷風帶出來了。

                      薛騰歪了下腦袋想了想:有道理,嗯,還是老爸聰明

                      薛盛林繼續說道:今天考的怎么樣?

                      薛騰這下牛了起來:嘿 一個小時不到我就交卷了,厲害吧!

                      薛盛林把正要夾菜的筷子一放冷聲道:臭小子,又不好好考!

                      藤阿美急忙護著薛騰說道:早交卷怎么是不好好考了,證明我兒子寫的快,下午還有考試呢,兒子 好好吃飯

                      薛盛林也是無奈:哼 上學期掛四科,我看你這學期掛幾科

                      藤阿美無所謂的說道:愛掛幾科就幾科,掛了補考過了不就行了嘛,還多學一遍呢,是吧兒子

                      薛騰豎起大拇指對藤阿美噘著嘴說道:嗯 還是老媽厲害,目光長遠。

                      薛盛林看著這倆母子也是無奈。

                      藤阿美看著薛盛林說道:店里沒什么事吧。

                      薛盛林將杯中酒一飲而盡:嗯,沒什么事,淡季,沒什么人。

                      藤阿美:也挺好,趁著沒事多休息休息。

                      薛盛林:還是管管你的好兒子吧,別暑假又去惹事。

                      藤阿美:咱兒子才不會瞎胡鬧呢,是吧兒子

                      薛騰:那是!

                       

                      16、內景 臥室 日

                      薛騰躺在床上,床頭的柜子上放著一家的合影還有薛騰自己的照片,門后也是自己打打的夸張的照片。

                      薛騰手上把玩著兩串小火苗,靜靜地看著,仿佛思考著什么。

                      門外突然藤阿美敲了敲門說道:兒子,玩歸玩,你別再把房子燒了,要不你爸又要生氣了。

                      薛騰瞬間熄滅了小火苗喊道:知道了。

                      說完蒙著毯子就去睡覺了。

                       

                      17、外景 學校門口 日

                      向叔還是在小吃街上一個小吃攤上等著,時不時的看一下學校門口。

                      薛騰又騎著破自行車出了校門,還是笑哈哈的,向叔注意到薛騰的自行車,立即起身去攔截薛騰。

                      向叔:小伙子小伙子,停一停停一停。

                      薛騰頓時又感覺一股涼意急忙剎車:嘿,大爺,什么事啊

                      向叔笑呼呼的說道:小伙子能不能借一步說話啊。

                      薛騰猶豫了一下四周看了看說道:借借借一步啊,好好好啊,那咱往前走。

                      向叔客氣的說道:好好,走。

                      向叔:你是工大的學生?

                      薛騰:是啊,大二了。

                      向叔:你對這一帶熟不熟?

                      薛騰還是繼續看著周圍,看是不是誰把空調門打開了。

                      薛騰:熟啊,這周圍都熟,在這有好多年了。

                      向叔偷偷的拿出打火機,故意指著側前方的一個高大建筑問道:那個最高的建筑是哪里?

                      薛騰順著向叔指著的方向看了看說道:哦,那里啊,那是人民廣場商業大樓。

                      薛騰剛要轉頭,只見向叔把打火機靠近了薛騰的臉龐,薛騰剛一轉頭,向叔就打開了打火機,頓時嚇了薛騰一跳,火機的火勢猛的升了一大節。

                      薛騰猛的后退一步大聲問道:嘿,大爺,干嘛耍我啊。

                      向叔又打了兩次火機,火勢還是一點點。

                      向叔笑呵呵的問道:小伙子,來來,別介意,借一步說話。

                      薛騰:大爺,還來,不借不借,您有什么事趕緊說啊,沒事我就走了啊。

                      向叔:小伙子,這次是真的有事,來來來,給你看一樣東西。

                      薛騰:大叔,別鬧好不好,我是學生,沒錢買東西。

                      向叔急忙向四周看了看,拉著薛騰走上一個角落,看四下無人,搭上薛騰的肩膀說道:小伙子,你誤會了,這個東西不用買。

                      說著伸出了另一只手,展在薛騰面前,只見手上拿著一只枯枝,枯枝迅速的發綠長出葉子又開了一朵玉蘭花出來。

                      薛騰瞪大眼睛看著這不可思議的一幕問道:大爺,您這是搞的哪一出啊。

                      向叔笑了笑捋著胡須說道:小伙子,明人不說暗話,我知道你會玩火,咱倆是同道中人。

                      薛騰想了一會兒說道:大爺,您這魔術我見過,什么同道中人啊,我哪會玩火啊。嘿嘿

                      向叔:小伙子,再不承認我揍你了啊

                      薛騰:嘿嘿,大爺,你敢,我報警了啊。

                      向叔:開個玩笑,小伙子,你叫什么?

                      薛騰:薛騰

                      向叔捋著胡須自言自語道:薛騰薛騰,有意思,薛騰啊,能不能帶我見一下你的父母,你爸姓薛,你媽姓藤對不對?

                      薛騰:嘿,這你也猜得到,你真厲害!

                      向叔:你爸媽和我是老相識了,不信你打個電話問問,我姓向。

                      薛騰:不用了,我家離這不遠,直接走回去唄。

                      向叔:那感情好,走。

                      薛騰:向大爺。。。

                      向叔:別,你爸比我大一歲,叫叔就行。

                      薛騰:你真認識我爸媽?

                      向叔:薛盛林藤阿美對不對,從小就認識。

                      薛騰:那向叔給我說說你們這些特異功能人的事唄。

                      向叔:你爸媽沒給你說過嗎?

                      薛騰:我爸媽也會?

                      向叔:等見了你爸媽再說吧。

                      薛騰:先給我說說唄

                      向叔也不說話一直往前走。

                       

                      18 內景 客廳 日

                      薛騰剛進屋

                      薛騰:媽,我回來了。

                      藤阿美從屋內走了出來,指著后面的向叔說道:你是天召?

                      向叔:阿美,好久不見啊

                      藤阿美:你怎么來了,快快快先坐先坐,我這就給盛林打電話,兒子,給你向叔倒茶。

                      藤阿美立即拿起電話去打電話。

                      薛騰:向叔,你們是多少年不見了,我還沒看見我媽那么激動過。

                      向叔:不長不長,二十三四年吧

                      薛騰:向叔,您真幽默,您喝茶。

                      藤阿美:天召,盛林馬上回來,你是怎么和我兒子遇上的啊。

                      向叔:這事說來也巧,上午在他們學校門口吃肉夾饃,覺得不太對勁,還以為有莊子里的人出來了呢,沒想到是他,下午就找到他了。

                      藤阿美:孩子中午回來說大太陽下感覺涼了一下,我猜應該是那個時候

                      向叔:嗯,應該就是那個時候

                      藤阿美:怎么無緣無故的你要釋放氣息呢?

                      向叔:說來話長啊。等盛林回來再說。

                      藤阿美:盛林應該回來了,他就在不遠的店里。

                      這時候敲門聲響了起來。薛騰開的門。

                      薛騰:爸

                      薛盛林:天召

                      向叔:盛林哥

                      薛盛林和向叔手緊緊的抱了一下。

                      徐盛林招呼向叔坐下,看了看薛騰。

                      薛盛林:小騰,你沒事就出去玩吧,等晚上吃飯你再回來。

                      薛騰看了看藤阿美

                      藤阿美:去吧,兒子,聽你爸的。

                      薛騰不高興的出了門。

                       

                      19、內景 客廳 日

                      三人坐好位置。

                      向叔:你們什么都沒告訴他。

                      薛盛林藤阿美同時點了點頭

                      薛盛林:不想再摻和五系的事,當年我們離開莊子就不想兒子也摻和進來。

                      向叔:明白,不過我看你兒子天賦很高,確實可惜了。

                      薛盛林哈哈一笑:我兒子嘛,三歲就把我好不容易買的別墅燒了。

                      藤阿美也是抿嘴一笑。

                      藤阿美:說正事吧,看來莊子有麻煩了。

                      薛盛林看了看向叔。

                      向叔:說來話長,二十多年前你們走了之后,你三叔外出任務不知什么原因也出了意外,這樣火系就只有你二叔撐著門面,由于火系一脈勢微,沒了火系的制衡,金系就逐漸掌了權,其實這樣沒什么大不了的,但好景不長,十五年前,金系一脈有一個青年叫俞常青的,產生了一種仿磁能力,可以吸收金系一脈對金屬性的親和力壯大自己,不出一年害了不少子弟,尤其是金系一脈損失慘重,俞常青當時就有了接近長老的實力,被發現時就逃出了莊子,這幾年我們一直再追捕他,但一直未果,可近三年又出了變故,俞常青在外面拉了一批人,也不知道在哪找的,都是些修煉金屬性的,現在專門對霧喜山莊的人下手,現在的俞常青實力已經超過了長老,具體的實力應該更厲害,現在不僅可以吸收金系的,其他四脈也有涉獵,我出來一是調查此事,想些辦法。二來是找找社會上有沒有其他天賦比較好的孩子。

                      薛盛林:吸收親和力?

                      藤阿美:那豈不是小騰也比較危險。

                      滕阿美剛要拿出手機。

                      向叔:沒事兒,俞常青不在這個城市,在大庭廣眾之下也不敢明目張膽的動手。

                      藤阿美這才坐下。

                      向叔對著薛盛林說道:俞常青只對一些孩子下手,據我們分析,如果靈活的運用精神力控制了對元素的親和力,俞常青是沒辦法動手的。

                      薛盛林:被吸收了親和力的孩子都怎么樣了?

                      向叔:被吸收的孩子對元素的親和力下降的很厲害,大多數幾乎和普通人沒什么差別。

                      薛盛林:確實是很奇異的能力,那部門怎么說。

                      向叔:部門說最好我們自己解決,部門處理容易公開化,導致更大的麻煩。

                      薛盛林:莊子那么多高手,處理起來也那么麻煩嗎?

                      向叔:這事兒確實不好處理,俞常青做事老辣,只有這幾年才逐步有了一些行蹤,之前根本找不到,現在以他的實力,沒個三五人想留下他很難,再說這動靜肯定不會小,這是上面所不允許的。

                      薛盛林:現在莊子怎么考慮的。

                      向叔:暫時還沒有辦法。外出的孩子都有專門的人接送,暫時先保證莊子里的人安全再說。

                      薛盛林沉思了一會兒

                      薛盛林:阿美,你去多買點菜,好多年沒見了,晚上好好喝一頓

                      藤阿美招呼著出了門。

                       

                      20、外景 小區鍛煉區  日

                      薛騰一個人坐在石凳上,看四下無人,竄動著火苗思考著,鮑曉青的電話打了進來。

                      薛騰:誒,小美女,交完卷啦,考的怎么樣?

                      。。。

                      薛騰:少來,上次你的一般是一等獎學金,我的一般就是掛兩科,上上次你的不好也是一等獎學金,我的不好就是掛四科。

                      。。。。

                      薛騰:今天真不行,家里來了客人了,等開學吧。哎,明天早飯倒是行,不過我得睡到自然醒,早飯也得是午飯啦,哈哈哈哈

                      。。。。

                      薛騰:好好,上午十一點的火車嘛。。。

                      。。。。。

                      忽然有一個人走了過來,薛騰立即收起了火苗。

                      薛騰有些緊張的掛斷了電話。

                      路人甲:哎,小騰啊,剛才玩的什么,變魔術呢

                      薛騰:呵呵呵,二大爺,玩的火機。

                      說著薛騰掏出了一個透明的小火機。

                      路人甲撓了撓腦袋,仿佛思考什么。

                      薛騰;二大爺,家里還有事我先走了啊。

                      路人甲還是回想著剛才的一幕,自言自語的。

                       

                      21、內景 飯廳   夜

                      上好了飯菜,四人坐定。

                      薛盛林:小騰,既然你向叔找到了你,也許這就是天意,我們這個世界的事情也就不瞞著你了,我和你媽還有你向叔商量了一下,如果你愿意,這個暑假就跟著你向叔吧,明天就可以跟著你向叔回莊子。你什么意見?

                      薛騰:莊子,什么莊子?

                      向叔:你爸媽從小待的地方,霧喜山莊。

                      薛騰:霧喜山莊?媽,你說我去不去?

                      藤阿美:去吧,反正在家你也是憋著,瞎搗亂。到那邊沒準有好玩的。

                      薛騰:好吧,什么時候出發啊,明天中午我得送同學的。

                      向叔:明天一早就得走,下午才能到。路不好走。

                      薛騰:媽,我問你,兒媳婦重要還是去霧喜山莊重要?

                      藤阿美:當然是兒媳婦重要啦!兒子,談戀愛啦?什么時候帶家里來吃頓飯,學校那么近也方便。

                      薛騰:沒談,這不問問嘛,你兒子那么帥萬一被看上了呢,是吧!

                      薛盛林:胡鬧,就你那掛科的速度,大學畢業都難,誰會看上你小子。

                      向叔:嗯,后天出發也行!正好和你爸多聊聊。

                      滕阿美:兒子,人家女孩子長什么樣啊,有照片沒給媽媽看看。

                      薛盛林看了向叔一眼:不愿去就算了,天召啊,莊子近些年有什么變化還是和世外桃源一樣嘛。

                      向叔:那是,那風景沒得說,一般人還真找不到。最主要的是咱莊子不比外面,每個人都可以隨意施展自己的能力,也不怕別人看到。

                      薛騰:向叔,說好了啊,后天出發啊。

                      薛盛林一臉的無奈。

                       

                      22、外景 馬路上 日

                      薛騰拉著行李箱,身上一個雙肩包。鮑曉青挎著一個小包

                      薛騰:不就是放暑假嘛,你帶那么多東西干嘛

                      鮑曉青:箱子里都是西安的特產。

                      薛騰:帶那么多。

                      鮑曉青:哪里多了,就一點點,回到家都不夠分的。

                      薛騰:那誰也走了。

                      鮑曉青:一早就走了,她說讓我還你一樣東西。

                      薛騰嘿嘿一笑:什么東西

                      鮑曉青伸手在薛騰身上一掐笑道:嗯,就這個。

                      薛騰哎呦一聲。

                      鮑曉青:暑假你去干嘛。

                      薛騰:我爸媽讓我去他們老家,不知道是哪里,說是很漂亮的地方,反正沒事就去看看。

                      鮑曉青滿眼放光:那是哪里啊,遠不遠?

                      薛騰:不知道,說地圖上沒有。

                      鮑曉青不解:哪有那樣的地方。

                      薛騰:我也不知道,挺神秘的吧,你暑假干嘛?

                      鮑曉青:苗苗說想出去旅游,想和我一起,我也想去,回家看看再說。

                      薛騰:出去旅游好啊,去趟大的城市,去鐵嶺看看。

                      鮑曉青:你才去鐵嶺呢

                       

                      23、外景 鄉間路上  日

                      向叔和薛騰正在聊著天

                      薛騰:向叔,給我說說這個這個唄。

                      向叔:五行世界是吧?

                      薛騰:嗯嗯

                      向叔:咱這個五系啊還要追溯到上古時代,五行神聽過吧,就是東方木神句芒、南方火神祝融、西方金神蓐收、北方水神共工、中央土神后土,傳到現在具體怎么樣不知道,但是想要現在推測就是像我們這樣的人,成為我們這樣的人最主要的是兩點:一個是對元素的親和感知力,一個是精神控制力。

                      薛騰認真的聽著。

                      向叔看薛騰認真的聽著繼續說道:世界上有很多特殊的人,比如有人指甲里長出鐵絲,有人被雷電追逐,被劈了很多次。還有特耐低溫的,頭上長角的?

                      薛騰嗯了一聲點了點頭:那個長鐵絲的我在新聞上看過。

                      向叔:這些都是親和力夠了,但是精神力不夠,控制不了。

                      薛騰認真的點著頭

                      向叔:有些人精神力強大但是親和力不夠也不行,這些人只能把精神力用在自身上,一般就是那種氣場很強的,或者說精力旺盛的,還有一些女強人,大多都是這樣。

                      薛騰:那親和力和精神力強不強的怎么判定?

                      向叔點了點頭:這親和力和精神力都是天生的,當然有的人會不知什么情況會爆發性的增長,現在流行叫覺醒,當然大多是隨著年齡的增長也會有所增強,當親和力和精神力結合起來運用自如你就明白了。這些到了莊子里慢慢練不著急。

                      薛騰:向叔,咱這邊國家不管嗎,都是特異功能人士的,發個證書給個證明特權什么的。

                      向叔:國家有專門的機構和我們對接,只要不傷害到國家和普通民眾的人身還財產安全,除了一些必要的保護外,原則上國家是不支持不反對。除了咱這個莊子比較特殊外,我們和大眾都一樣,也得上班吃飯睡覺。

                      薛騰:那咱這莊子是不是也太難走了。國家也不支持一下,單獨開個飛機場高鐵站啥的。

                      向叔:那咱莊子還能安生了啊。是難走了一些,咱這邊原來就是個深山老林子,一方面是為了保護我們這個村莊不讓大眾知道,更重要的是不讓大眾騷擾到,讓我們生活的更方便一些。

                      薛騰:那咱這還得多久到啊。我看前面好像都沒路了。。

                      向叔大呼一聲小心。

                      向叔一手方向盤一手貼住薛騰座椅,保護后排的木質椅子一起變形伸展,上來就包裹住薛騰和向叔兩人,凝結成了三面的防御盾牌保護了薛騰和向叔,車子半邊被砸癟,一只六米多高鐵甲巨熊雙掌砸在車上,幸虧木盾防御住了才沒讓薛騰和向叔受傷,向叔緊接著踹開車門一個翻滾落在了草地上,腳步還未穩住又是雙腿一彈向旁邊跳去,一只五米長兩米高的鐵甲風狼張開巨口咬在向叔滾落的地方,一切都是電光火石之間,薛騰周邊的木盾沒有向叔的控制瞬間被震裂,幸虧巨熊已經攻向了向叔,薛騰渾身一緊一股無名的火焰從周身溢出直接燒毀了整個車身。

                      車中的變故和無名的火焰讓巨熊和風狼頓時一窒,反而給向叔了喘息時間。

                      薛騰從車內爬出滿身火焰的站定在燃燒的車子旁邊,車里的火焰還不停的向薛騰聚集。

                      向叔背靠一顆大叔,單膝跪地,一手撐住樹干一手扶著草地,樹木和周邊的草地所有的植物都仿佛活過來一般向著向叔踴去,不一會兒一只參天滿身木藤的青龍仰天嚎叫了一聲,向叔站在龍身之上,腳踝下都沒在龍身里,雙眼緊盯著巨熊和風狼。

                      巨熊身上的壯漢和風狼并排站立,看向游弋在半空的木龍和滿身火焰的薛騰對視一眼。

                      壯漢大叫:不好,是木長老和火系的家伙,敵不過,走。

                      風狼上的青年也不多說,控制著風狼直接向遠處逃去,巨熊也要逃走,向叔駕馭著青龍直接纏了過來,風狼轉頭一看巨熊和青龍斗在了一塊,稍微頓了一下看了一眼看向他這邊的薛騰,立即飛速逃去。

                      巨熊也知逃不了了,對著青龍一聲巨吼,揮著巨爪砸向青龍肉身,青龍也不示弱,龍爪從側面抓了巨熊一個趔趄,巨漢直接融入巨熊之中和巨龍斗在了一塊,巨熊明顯不敵,前后僅僅十幾個回合,就被巨龍抓壞了肉身。巨汗從巨熊身體里掉了出來,已經渾身是血氣若游絲,巨熊的身體慢慢化成了碎屑撒了一地,向叔也從巨龍身上下來,巨龍慢慢消散。

                      薛騰早就看著目瞪口呆,身上的火焰早已經沒了,衣服破爛渾身也是焦黑。

                      薛騰走到向叔跟前看著在地上的壯漢。

                      向叔向薛騰看了一眼。

                      向叔:你沒事吧。

                      薛騰:沒事,向叔,這是誰啊,怎么偷襲我們。

                      向叔:應該是俞常青的人,看來是找錯人了,不知道想偷襲莊子里的誰。

                      薛騰:這人怎么樣?

                      向叔:我找人處理一下。

                      說著向叔掏出了手機打了一個電話。

                      打完電話向叔走了過來,看向風狼逃亡的方向,心里仿佛一沉,好像思索著什么。

                      等了一會。

                      向叔:走,先不管這個了,有人會來處理,這里離莊子也不是太遠了,咱倆就走過去吧。

                      薛騰也沒猶豫:都聽您的。

                      說著一起繼續往前走,還沒走幾步,就聽著一聲巨響從風狼逃亡的方向傳來,一股黑煙從不遠處冒氣,薛騰和向叔對視一眼,飛速向黑煙處掠去。

                       

                      23、外景 荒野 日

                      一個瘦弱的青年躺在地上,已經死去,周邊焦黑一片,兩邊更是燒毀了一大片。向叔先趕到了地方,看著尸體,想了一會兒,剛打完電話,薛騰才從遠處跑了過來。

                      薛騰:這是怎么了。

                      向叔將電話放入口袋:沒事兒,走吧。

                      說著拉著薛騰向原來的方向走去。

                       

                      24、內景 辦公室  日

                      俞常青吸著雪茄,雙腿放在前面桌子上,另一只手旁邊漂浮著一只金筆不停的上下翻飛靈活自如,前面有四個西裝筆挺的中年人。

                      俞常青:金熊和風狼消失了?

                      張浩:是的,老板,據探查,一個地方木系元素震蕩厲害,也有一點火系元素震蕩,一個地方火系元素爆發的可能性很大。兩處相距兩里多地,相信是金熊被纏住了,風狼逃脫了,但又被攔了下來,奇怪的是這中間還有風狼消失的地方周邊都沒有火系元素爆發的跡象,相信是另一場遭遇,也許是中了埋伏,這是傳過來的照片?

                      屏幕上顯示了風狼死去地點的照片。眾人都看向屏幕,俞常青略有所思。

                      俞常青:火系的,能攔住風狼的速度,中了埋伏,最近火系有外出的嗎?

                      張浩:最近外出的只有向天召和呂常兩個長老,向天召昨天還出現在西安,呂常是接土系的一個學生回莊子的,金熊和風狼就是為了抓這個學生在路上設的埋伏。不過遇上了突然回來的向天召,向天召帶了一個火系的人回來。

                      俞常青五只張開,又有四只金筆飛出上下翻飛旋轉

                      俞常青:讓人去查一下向天召在西安的蹤跡。以后土系的也不用抓了!

                      張浩等四人立即應是。

                      俞常青:霧喜山莊的一群老不死的,我看你們還能撐多久,以后會給你們一個大大的驚喜,哈哈哈哈。

                      說著五只金筆火速飛出,精準的插在墻壁的一個圓盤上,圓盤上是圍著一圈的金木水火土五個大字。

                       

                      25、外景 路邊灌木叢前 日

                      向叔拉著薛騰停下,向叔向路前后看了看沒有車過來,單手觸及灌木,灌木瞬間向兩邊長去,露出了一條一人寬的小道,向叔拉著薛騰走進里面,看了看兩邊又讓灌木長齊。繼續往前走。

                       

                      26、外景 空中特寫霧喜山莊所在地的風景 日

                      霧喜山莊坐落于秦嶺深處,四面環山陡壁千刃,風光壯麗,瀑布流水雪山深谷,懸崖古松應有盡有。在山中隱隱約約有個莊子炊煙淼淼,很古老的建筑風格,夾雜著現代的一些風格。

                       

                      27、外景 霧喜山莊牌樓前 日

                      向叔和薛騰站定在樓牌前,看著莊子。

                      莊子里走出兩人,看是向叔急忙小跑了過來齊聲叫了聲向叔。

                      向叔:來,給你們介紹,這是薛騰,薛騰,這兩人是秦文和秦武,也是大學放假剛回來。

                      薛騰和秦文秦武相互認識了一下,一起走進了莊子,不時有人各自忙著同時還給向叔打招呼說:向叔回來了啊

                      向叔也一一回應著。

                       

                      28、外景  馬路上 日

                      向叔帶著薛騰往莊子里面走,向叔故意繞道帶薛騰路過莊子里訓練的地方

                      地方一處水潭前,岸邊燃著的一堆很大的篝火,水面上竹融融控制著水凝聚成了水浪在腳底托著自己不讓自己沉下去,還有幾個青年也一起練習,各自凝聚著不同的東西,或動物或想象的東西。有的相互打斗有的打坐冥想。

                      薛騰:向叔,這是?

                      向叔:別看了,這些啊都是從外面回來的學生,寒暑假啊回來就得在這練習,明兒你也得來。

                      薛騰:我也來?

                      向叔:嗯,也得苦修一個暑假,這是你爸媽要求的。

                      向叔還想再說,只見薛騰傻傻的一直看著竹融融,滿臉的癡呆,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之中,一見鐘情的樣子。

                      向叔:那是竹融融,別看了,走。

                      說著拉著薛騰就往莊子里面走,薛騰還是眼睛盯著竹融融,竹融融仿佛感受到了什么,轉頭向薛騰的方向看了一眼,薛騰頓時傻了。向叔沒辦法只能拽著薛騰往里走。

                       

                      29、外景 小院前  黃昏

                      向叔和薛騰直接進了院子。

                      一個中年婦女羅玉娥在里面忙著收拾屋子。

                      羅:誒,他向叔,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向叔:剛到剛到,老爺子在家呢?

                      羅:在呢,快進快進,這小伙子是?

                      向叔給薛騰介紹:叫二嬸,他是薛騰,盛林和阿美的兒子。

                      羅:哦哦,那么大啦,快進來進來,爸,盛林的兒子來了!

                      薛尚榮從屋內慢慢走出,氣勢很足。后面跟著二兒子。

                      薛尚榮:誰,哦他向叔來了啊,事情辦的怎么樣?

                      向叔:老爺子,先不說這個,您看我把誰帶來了?盛林的兒子。薛騰啊,這是你二爺爺。

                      薛騰:二爺爺!

                      薛尚榮:嗯。

                      向叔:老爺子,那這孩子就交給您了

                      薛向榮:嗯,既然回來了就先好好休息,明天你還得去接一下孩子,莊子里人手不夠。

                      向叔:知道了。

                       

                      30、內景 客廳內 日

                      向叔走后,薛向榮盯著薛騰有一會兒,也不說話,給了薛騰很大的壓力,客廳里又來了叔叔嬸嬸等一撥人。薛向榮單手一揮,一只火狼直撲薛騰:接著。

                      薛騰努力雙手接住,可是瞬間火狼消散,化成一團火焰纏繞在薛騰的手上。

                      薛向榮眉頭一皺接著說道:親和力不錯,控制力差點,明天開始隨你小叔到湖邊去多練練,有沒有問題?

                      薛騰看了看小叔薛盛季點了點頭:沒問題。

                      薛向榮:那做好吃苦的準備,盛季帶他安排一下,過會一起吃飯。

                      薛盛季:好的,爸

                       

                      31、內景  大廳內 日

                      薛盛季帶著薛騰走出大廳,薛向榮深邃的眼眸里回想起薛盛林的身影,

                      薛向榮嘆息道:要是盛林在的話,他小叔。。。哎!

                       

                      32、外景  走廊 日

                      薛盛季帶著薛騰在一個走廊里走著

                      薛盛季:小騰,看咱家的院子怎么樣?

                      薛騰打量著四周:很古樸啊,像是北京的四合院。

                      薛盛季:古樸,那倒是,咱這個院子可有八百多年的歷史了。

                      薛騰驚訝的合不攏嘴:八百多年,那不得成吉思汗的時候了。

                      薛盛季:呦,歷史還不錯啊,說道咱這莊子確實是元朝的時候遷過來的,五脈的祖上都是宋朝的官,不過宋朝過于腐敗,元朝又施暴政,五脈的人一合計,得嘞,咱不玩了,然后咱們祖上和其他四系的老祖帶著各脈的人還有附屬家族的人一起到這里,你來時看到這四周的山了吧,現在是三面,其實原來是四面,險峻的爬都爬不了,據說也是祖上費了很大的力氣才建成的。

                      薛騰仔細的聽著滿臉的欽佩還有點懷疑。

                      薛盛季:怎么不信啊,等你看看秦家的厲害你就明白了。

                      薛騰:那五脈的人就一直在這待著嗎?

                      薛盛季笑了笑:說起這個就有意思了。

                      薛盛季:祖上在這待了小四百年,想著元朝再怎么強大也沒什么底蘊,三四百年也總得嗝屁了吧,就派人到外面看了看,結果一看,每個人都是娃娃腦袋,就是清朝的小辮子,和現在電視上的不一樣,那些都是瞎扯,就留銅錢那么大一小撮的頭發,很難看的。

                      薛騰:這個我知道。

                      薛盛季:后來一打聽才知道已經到了清朝順治時候了,元朝滅了兩百多年了,合計著元朝一百年都沒撐過去,明朝給生生的隱居過去了。祖上的人又一合計,這清朝也是蠻人,咱就不出去了,等到了差不多一百年的時候祖上覺得清朝差不多也得玩完的時候又派人出去了,結果剛出去不知怎么了就被大炮炸回來了,祖上就決定再等三百年。

                      薛騰:那然后呢?

                      薛盛季:然后沒等三百年就有人越過了這山來到了莊子,說什么人口普查,已經建國十幾年了,那時候和外面接洽的還是咱祖爺爺。后來咱這五系山莊就變成了霧喜山莊。

                      有專門的部門與莊子接觸。

                      薛盛季抱起雙拳對著四周拜了拜:祖先莫怪祖先莫怪,開個玩笑。

                      薛騰:那咱莊子有多少人?

                      薛盛季:具體我也不知道,差不多三萬多人吧

                      薛騰:那么多人,莊子看著沒那么大啊。

                      薛盛季:是沒那么大,山谷里有五個這樣的莊子,你得往里面走還能見到,當時每脈建了一個,原來是各住各的,后來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沒那么講究了,你娶過來我嫁過去的,什么屬族啊也都沒有了,都沾親帶故的。

                       

                      33、外景 古宅前 日

                      薛盛季帶著薛騰站在門口。

                      薛盛季掏出鑰匙開開門

                      薛盛季:這個是你爸小時候住的房子,你就住這屋吧,你先休息休息,過會叫你一起吃飯。

                      薛騰:謝謝小叔。

                      薛盛季:謝什么謝,都是一家人。好了我先走了

                      薛騰:小叔慢走

                      薛盛季朝后揮了揮手。

                       

                      34、內景 屋內  日

                      薛騰打量著房間,屋內打掃的很干凈,床鋪什么的都是新的,薛騰看了看老式的照片,有薛盛林的還有其他叔伯長輩的,都是一些年輕的照片?戳思依锕艠愕募揖吆完愒O,從窗戶又看了看外面美麗的景致。微笑著躺在了床上。

                       

                      35、外景 湖邊馬路上 日

                      正在往火堆那邊走

                      薛盛季:小騰,五脈對元素的修煉基本是一致的,第一步,感受周邊的五行元素,能感受多廣就感受多廣。你看。。

                      此時火堆上的火焰隨著薛盛季的手勢不斷的搖曳。

                      薛盛季:這就是我能感受到的距離。

                      薛騰看著火堆點了點頭。。

                      薛盛季:緊接著你看到的就是第二步,操控自己所感受的元素,隨之自己的精神移動,當這些都熟練了就到了第三步,操控著這些元素凝結成自己所希望的元素形態。

                      說著薛盛季單手一揮,火堆上的火焰忽然朝著薛盛季撲來,在薛盛季手上凝結成了一只小的火狼。

                      兩人走著走著就到了火堆旁席地坐下。

                      薛騰的眼睛一下子就盯在了還在聯系的竹融融的身上。

                      薛盛季也沒注意繼續說道:隨著親和力和精神力的增長與熟練運用,操縱的元素力量就會越來越多,所形成的。。。

                      薛盛季頓時語塞。

                      薛騰眼睛直勾勾的看著竹融融,手中不自覺的把身邊火堆的火焰吸收到自己手中,在手邊化成了竹融融的身形,雖然不是那么穩定,只有一米多高,但是隱隱約約可以看出是竹融融的身影,甚至腳下的浪花都若隱若現。

                      一個少年走了過來大呼一聲:嘿,竹融融哎

                      聽到這個少年大叫的人一起看向這邊,更是幾個人走了過來,竹融融也被這一聲驚動以為是誰叫她也轉過來頭,這一轉頭,襯托著竹融融身邊消散的水滴和十點鐘的太陽,這一下更讓薛騰不能自已,手上的火焰竹融融更是擴大了一分。

                      這時候視線正好被擋住了薛騰怎么推也推不開,這才從自己世界中走了出來,火焰竹融融瞬間消散,把薛騰的袖子都點燃了,薛騰急忙去撲滅袖子上的火焰。環視一周發現周圍的人都在看他。

                      薛盛季:這是薛騰,薛老的孫子,大家都認識一下。

                      薛騰向四周報以微笑,周圍的人也紛紛打招呼。

                      薛盛季:等晚上有時間你們再好好認識,都散了吧,好好練習你們的。去吧。

                      薛騰對著薛盛季報以歉意的微笑。

                      薛盛季無奈的搖了搖頭。

                      薛盛季站起身來,走到了三個火堆中央,對著薛騰說道:看好了,什么時候你能做到這樣,再開始凝聚火焰。

                      說完,三個火堆同時往上冒氣,在薛盛季的頭頂形成了一個火焰龍卷直沖云霄。

                      薛騰驚訝的合不攏嘴。

                      薛盛季化開火龍卷,走出了圈外,把薛騰推了進去。

                      薛騰猶猶豫豫的閉上眼睛感受周邊的火元素,但是只是讓火焰有輕微的晃動。

                       

                      36、外景 湖邊 日

                      薛老和向老并排而立,看到了薛騰化形的一幕對視一眼。

                      向老:這孩子天賦不錯。

                      薛老:嗯,是不錯

                      向老:怎么看著好像從來沒練習過。

                      薛老:沒關系,現在練還不晚。呵呵。用不了多久薛家又會出一個戰將!

                      說著薛老招手讓薛盛季過來,耳語了幾句。

                       

                      37、外景 湖邊 日

                      薛盛季看著薛騰費勁的模樣走近了說了幾句話,薛騰看了薛盛季一眼,隨后單手對著一個火堆,

                      火焰不斷的朝著自己胳膊上凝聚,這是練習怎么樣才能讓火焰不會燒到自己和身上的衣服,薛騰引起的火焰不管從距離上還是量上都很多,但是就是容易燒到衣服,薛老爺子一直在旁邊看著一次又一次讓薛騰練習。薛騰不停的拍打著火的衣服,瞬間吸引了周邊幾個同樣火系的小孩,圍著討論著哈哈一直笑。

                      薛騰不管不顧的繼續練習。

                      薛盛季:笑什么笑,你們小時候不也這樣嗎?趕緊散了散了,再不好好練等著回家挨揍。

                      幾個小孩頓時散開各自練習,不過時不時的還有小孩看向薛騰這邊。

                       

                      38、外景 湖邊 日

                      薛騰頓時臉都有些害臊了,尤其是感受到竹融融投來的目光,閉上眼睛感受著周邊的火元素。黑暗中感受到周邊星星點點的火元素逐步的跳躍出來,慢慢的精神與之融合,睜開眼睛,一個火球凝聚在自己手上,卻不知道此時已經天黑了。薛騰雙手一拍,火焰四散在周身環繞卻已經不會燒到自己身上。薛盛季身前一只火鴉不停的跳躍,這時感受到薛騰的異樣,睜開了眼睛看了看薛騰,點了點頭。

                      練習的日子枯燥無味,秦文秦武首先認識的薛騰年齡又相仿,自然三人走的最近很快成了朋友。

                       

                      39、外景 湖邊 日

                      各系一些不大的小孩修煉元素控制的場景

                      竹融融腳踩浪花,手躡蘭花,一個水柱在身前逐漸凝聚成一只天鵝,不停的拍打著翅膀,另一人坐在岸邊,雙手貼在水面上,湖里被里面水系的人制造的波浪奇怪的繞開了這人,相反的有波浪自動的從這人手上形成對沖著這些的浪花。

                       

                      40、外景 湖邊 日

                      這人坐在石頭之上,一只手扶在前面摞起的石頭,前方數塊形狀不同大小不一的石頭,很不規則的羅列在一起,搖搖晃晃仿佛隨時都要坍塌,頭上的細汗密密麻麻眉頭緊皺緊閉雙眼,表示著非常的認真。

                       

                      41、外景 湖邊 日

                      這人坐在樹邊,數只藤條從樹上掉下纏住胳膊,直接把人吊了起來,上上下下,而纏在身上的藤條越來越多,很快就把人湮沒了。另一人坐在樹上,雙手合十,屁股下的樹干一個凸起迅速長出了一個長長的樹條,新葉。

                       

                      42、外景 湖邊 日

                      兩人一起相對而立,兩人抬著兩根鋼條,鋼條一會兒纏繞一會兒松開,一會兒往前一會兒往后,另個人雙手中間一只鋼珠盤旋,鋼珠掉在地上,一臉失望,拿起來又放在手間,不一會又掉落了下來,循環往復。

                       

                      43、外景 山間 日

                      竹融融秦文秦武帶著薛騰瀏覽山莊

                      路過了瀑布路過了參天的大樹,欣賞了山崖上不知道怎么弄上去的奇異建筑,路過了孤獨山峰上孤立的小房子,一些特殊的奇景。

                      四人有說有笑,薛騰時不時的往竹融融身邊靠。竹融融則有意無意的避開薛騰。

                      竹融融抱怨道:有什么好看的,非得耽誤我們修煉的時間。

                      薛騰:嘿嘿,第一次來嘛,辛苦你了

                      竹融融也不答話順便又避開了薛騰。

                       

                      46、外景 山頂 日

                      四人一行越爬越高,逐漸爬上了中間的陡峭的山峰。

                      薛騰震驚的看著四周的風景,山脈環繞,三峰插云,五個零星的山莊圍繞在中間的山峰。

                      秦文指著一個方向說道:北邊離那個大湖近一點的是水莊,牌樓那邊原來是火莊,那邊是土莊,那邊最閃的金莊,那邊是土莊。

                       

                      47、外景 日 

                      山莊都是隱隱約約,水莊上的瓦片波光粼粼,火莊的紅磚清晰可見,土莊則厚實無比,木莊則根本看不清楚,金莊則金光閃閃,五個山莊各有特色。

                       

                      48、外景 山頂  日 

                      薛騰:真是太漂亮了。

                      秦文:據說牌樓前面原來也有一座山,還是我爺爺和太爺爺一起移開的,為此爺爺精神力消耗太大,整整休息了一年多才恢復過來。

                      薛騰疑惑的說道:怎么休息那么久?

                      秦文:每個人的精神力都有極限,超過了使用的極限后果會很嚴重,甚至會死的。

                      薛騰繼續看著四周的山脈和景致,雄心萬丈。

                      竹融融:看過了吧,看過了就走吧,耽誤修煉呢

                      薛騰無奈,戀戀不舍的下了山。

                       

                      49、外景 湖邊 日

                      薛騰等人正在專注著練習,薛騰已經開始凝聚三堆火的火焰往上升了,可是一聲強烈的聲響從遠方傳來,俞老,竹老,薛老等人皆從各自的狀態中走出,或走出房間或睜開眼睛,或凝神思考。薛騰等人也楞在原地。

                      向老俞老帶著薛家老二秦家的護送小隊直接趕去事發點支援,其他人皆待命。

                      只見兩輛吉普承載著多人飛速出莊子。

                       

                      50、外景 半山腰  日

                      向老早已經化成青龍和薛盛林化成的火鳳和俞常青化成的雙頭惡龍斗(金系和土系)在一塊,惡龍體型巨大,強壯的臂膀來回幾下就打的向老丟盔棄甲,向老逐漸不敵,火鳳也不占優勢,俞常青囂張至極。土系的秦叔化成的土人與張浩的金熊斗在一塊,其他的系的也都在一塊,多數一對一,甚至一對二。

                      俞常青:哈哈哈哈,盛林哥,既然退出了這個圈子何必摻和進來呢?上次和向天召埋伏我手下的就是你吧。

                      薛盛林護住向老一臉鐵青的看著俞常青。

                      俞常青:雖然火克金,但是你的火對我沒用,哈哈哈哈。

                      說著俞常青又撲向薛盛林,薛盛林化成的火鳳只能勉強抵住,藤阿美看到這一幕一翅膀擊退對面的金人,飛速過來支援薛盛林,可是沒飛多遠又被金人的錘子攔住去路。

                       

                      51、外景 半山腰 日

                      俞常青從高往遠處看有人來支援果斷下達命令撤退,薛盛林阻止了想要去追擊的眾人,帶著剩余的幾個學生與來人會和。眾人默不作聲。

                       

                      52、外景 莊子門口 日

                      各位長老都到齊了,看著回來的幾位,下面的人議論紛紛,薛騰也和他們一起張望,看到薛盛林滕阿美馬上過去打招呼,向老發聲讓大家都回去各忙各的吧,這樣大家才就此散去。

                       

                      53、外景 議事大廳內 日 

                      各位長老在首位,薛盛林等二代在下手,還有幾人受傷纏著繃帶。

                      俞老:俞常青的實力到底到了什么程度。

                      薛盛林:就俞常青的金屬性能力就已經不在俞老之下,甚至還要強一些,自身又有不弱于秦大哥的土屬性能力,我和天召一起一點機會都沒有。而且我懷疑他還有其他屬性能力,但是強弱不好判斷。

                      長老了門聽了向老對俞常青實力的描述默不作聲。

                      向老:沒想到俞常青成長到了這個地步,如果再不阻止他,我們霧喜山莊就麻煩了。

                      各位長老和二代人都滿臉凝重。

                       

                      54、外景 湖邊 日 

                      薛騰等人正在休息

                      薛騰:哪個俞常青是怎么回事?

                      秦文:俞常青是十五年前叛逃出莊子的,聽說他有一種能力,可以吸收我們對元素的親和感知力,只有我們這種還不能用精神力熟練運用這種感知力才有效,所以俞常青到處在抓我們外出的子弟。

                      薛騰略微思考了一下:俞常青現在那么厲害了嗎?

                      秦武:莊子里看現在好像單打獨斗肯定都不是他的對手,聽說向老和你爸聯手都沒打過他。

                      薛騰:那一起上不行嗎?

                      秦文:嗨,抓了十多年了還沒抓住,況且現在又那么厲害,精的給猴似的。

                      說著秦文凝結成了一只小猴子形狀在手上,沒堅持一會就又化成了顆粒。

                      薛騰:嘿,你這猴子有意思哎,金絲猴!

                      秦文:什么金絲猴,這是金剛,大猩猩。

                      秦武:我說像猴子吧,你還不信。

                      薛騰:你再來一次,把外面燒黑了就像猩猩了。

                      秦文:還是算了吧。

                      薛騰:秦武,你來。

                      秦武:好啊

                      說著秦武凝聚成了一只石頭人,有半米多高。薛騰立即控制著火焰燒著了石人。

                      秦武:哈哈,再燒紅點就成火焰石人啦!

                      薛騰:好像外國有個稱呼叫炎魔,就是巖漿狀態下的石頭人。

                      秦武:炎魔,這名字霸氣!

                       

                      55、內景 老宅子 晚上

                      薛騰和薛盛林藤阿美在老宅子里吃飯。

                      薛騰:爸,那俞常青現在有多厲害了?

                      薛盛林喝著小酒心事重重:不知道,昨天展示的程度來看還不是他的極限,至少四系聯合才能和他斗上一斗,要想消滅他或許需要更多人。

                      薛騰:那把他引出來圍殺他啊,他就一個人,霧喜山莊那么多叔伯爺爺在,應該不是難事啊。

                      薛盛林:莊子里也許有內鬼,莊子四周也不知道哪里都被監視著,俞常青又不是傻子,以前就有對他的行動,不過都失敗了,現在實力那么強,更難了。

                      薛騰:那就沒有辦法了嗎?

                      藤阿美:兒子,這些你先不用管,長老們還有叔伯們會想辦法的,你們好好訓練就好,至少莊子里是安全的。

                       

                      56、內景 床上 夜

                      薛騰睜著眼睛看著天花板,腦中浮現白天還有晚上關于俞常青的事情。這時候電話響了,鮑曉青的信息。

                      薛騰眼睛一亮和鮑曉青聊了起來。

                       

                      57、外景 湖邊 日 

                      薛騰正在訓練,就聽到了藤阿美在遠處叫他

                      藤阿美:你同學來電話了,趕緊回來。

                      薛騰立即套上T恤朝藤阿美跑去。

                      薛騰:你說我同學能進來嗎?

                      藤阿美:一般人進不來,兒媳婦能進來。

                      薛騰:什么兒媳婦啊,我倆同學,不能讓她們知道莊子里的事情還得。

                      藤阿美:嗨,你這孩子,怎么還倆了,莊子里也只能娶一個啊。

                      薛騰:媽,都說了是我同學,不是女朋友。

                      藤阿美:你去回電話,我去管你爸要鑰匙去。

                      薛騰:好的。

                      薛騰沖進了屋子里打起了電話

                      薛騰:曉青你到哪了?

                      鮑曉青:應該就快到你說的地方了吧,現在已經出了漢中一個小時了,哦,司機師傅說再過半小時就能到楊村路口了。

                      薛騰:那好勒,你讓師傅慢點開,路不太好走,我馬上出發去接你倆。

                      鮑曉青:嗯,那待會兒見。

                      薛騰:好的,待會見。

                       

                      58、內景 車上 日

                      鮑曉青掛斷電話,康苗苗嗔怪的說道:還他爸媽的老家,干嘛那么神秘,直接說地方就是。

                      鮑曉青:好了,馬上就到了,照片不是發給你了嗎,風景確實很美啊。

                      康苗苗:我看是你想見小情郎了。

                      鮑曉青:別瞎說。

                      兩個女孩互相打鬧起來,有說有笑。

                       

                      58、內景 車上 日

                      藤阿美專注著開著車。薛騰四下尋找。終于在樹蔭下站著的鮑曉青和康苗苗。

                      薛騰指著兩人說道:媽,那邊那邊,那倆就是。

                      藤阿美看了指著的方向專心調轉了車頭停在了倆人身邊。薛騰立即就跳下了車。

                      薛騰:曉青苗苗,趕緊上車。說著打開了后車門讓兩人上車

                      鮑曉青和康苗苗想要自己搬行李一把被薛騰推上了車

                      薛騰:我來我來,你們先上車。

                      薛騰把行李搬上了車立即就上了副駕駛。

                      藤阿美:嘿,在家都沒見過你那么勤快過。

                      薛騰嘿嘿一笑:這是我媽,媽,這是我倆同學,這是康苗苗這是鮑曉青。

                      鮑曉青滕阿美:阿姨好。

                      藤阿美:你們好,辛苦你們了。

                      鮑曉青:阿姨,不辛苦不辛苦。

                      藤阿美:聽小騰說你們倆成績都蠻好的,你們有時間要多幫幫小騰啊。

                      鮑曉青:薛騰很聰明的,一學就會,我們都覺得他是故意考不好的。

                      薛騰:媽,別說考試了。

                      藤阿美:好好好

                      薛騰轉頭看向鮑曉青:曉青,東西都帶了吧。

                      鮑曉青:嗯,帶了。

                      薛騰:那過會兒你們可得露一手啊。

                      康苗苗:什么亂七八糟的,你們倆說的什么啊。

                      薛騰和鮑曉青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59、外景  路上 日

                      藤阿美 薛騰 鮑曉青 康苗苗 四人走在路上

                      鮑曉青 康苗苗滿臉興奮,看著古色古香的地方非常羨慕好奇。

                      四周的人都看著這一組人。

                      康苗苗拉著鮑曉青小聲說道:曉青,他們怎么都那么這種眼光看著我們?

                      鮑曉青也看了看四周的人群又看了看薛騰,拉了拉薛騰的衣角。

                      藤阿美轉過頭來說:不用奇怪,我們莊子很久很久沒來過外人了。是很久很久哦

                      鮑曉青意味深長的看著薛騰一眼。

                       

                      60、內景 臥室 日

                      薛騰,秦武在旁邊著急著看著,康苗苗和鮑曉青在秦文的頭上忙活著。

                      秦武:為什么不是我啊

                      薛騰:別鬧,剛才不說了嘛,身材差太多了。

                      秦武恨恨的拍了拍肚子。

                      薛騰:還要多久?

                      鮑曉青:別著急,還要十分鐘就好了。

                      這時只聽外面薛盛林的喊聲:薛騰薛騰,你小子在哪?

                      薛騰:你們先忙啊,我去擋一會兒。

                      秦武:我也去!

                      說著薛騰和秦武出門而去,鮑曉青和康苗苗專心的在秦文頭上描繪著。

                       

                      61、內景 客廳 日

                      薛盛林坐下聽著薛騰說話。

                      薛盛林:主意倒是個主意,點子雖然不香但總算是個點子。

                      薛騰:嘿嘿,爸,反正二爺爺他們也沒什么好辦法,試試唄。

                      薛盛林猶豫再三:你們先弄著,我去找你二爺爺。

                      薛騰看著薛盛林離去,拉著秦武就往自己屋里帶。

                       

                      62、內景 薛騰臥室 日

                      薛騰一推開門就緊緊盯著化好妝的秦文。

                      秦武:我的個乖乖,哥,要不是早知道是你,真以為是向爺爺了呢。

                      這時候薛盛林帶著薛老來到了屋子里。

                      薛老眼睛一亮:向老,你怎么在這。

                      秦文:薛爺爺,我是秦文。

                      薛老看了一眼薛盛林又看看秦文:人皮面具。

                      薛騰康苗苗鮑曉青都抿嘴的笑,不敢大聲。

                      薛騰:二爺爺,這是我兩個同學給他化的妝。

                      薛老不可置信,圍著秦文走了一圈。

                      薛老:好好。盛林啊,好好招待這倆孩子,我去找向老。秦文,你就待在屋里,哪里都不許去聽見沒,走出這個房門小心我打斷你的腿。

                      秦文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

                      薛老:哦,盛林,好吃好喝都給他送過來,你親自送。

                      薛盛林:聽您的二叔。

                       

                      63、內景 臥室 日

                      薛老走后

                      薛盛林:都聽見你們薛爺爺的話了吧,秦武,回去把你哥的東西都弄來,這兩天先在這待著,小騰啊,帶著你倆同學先去好好吃上一頓,休息休息。

                      薛騰:好的。

                      薛盛林意味深長的看了鮑曉青和康苗苗一眼就走了。秦文向秦武交代了一些事情,秦武也跟著出去了。

                      薛騰:辛苦你們倆了。

                      鮑曉青:不辛苦

                      康苗苗:怎么不辛苦,趕了一路,來了就讓干活。

                      薛騰:走走,帶你去吃莊子里的特色山味。

                      康苗苗: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薛騰,小心你得非典啊你。

                      薛騰:不是野生的,放養的。不信帶你去看。

                      鮑曉青:看了更吃不下了她。

                      康苗苗:呦呦呦,你們開始夫唱婦隨了啊,欺負我是不是。

                      薛騰:哈哈,要不你唱我隨。

                      康苗苗:討厭!

                      鮑曉青也打了薛騰一下,三人走出了屋子。

                       

                      64、內景 臥室 日

                      薛騰 秦文 秦武 三人帶著耳機正在打著游戲。

                      薛老向老俞老秦老竹老五人隨著薛盛林一起走進了屋子,只見秦文蹲坐在凳子上對著屏幕喊:頂住頂住,我去包抄

                      面色緊張,幾人一起圍上了秦文上下打量,薛騰秦武看到了瞬間站了起來。

                      秦文:哎哎,你們怎么不打了啊。

                      頓時也看到了幾人,站起身來喊了一聲:爺爺。

                      秦老:嗯,向老頭,再叫一聲聽聽。

                      向老指著秦文厲聲道:閉嘴。

                      嚇了秦文一條也沒開口,幾位老人莞爾一笑。

                      向老撇了秦老一眼,走到秦文跟前:嗯,不錯不錯,有九分像。

                      秦文:向爺爺

                      向老眼瞅著秦文,脫掉了自己的外套遞給了秦文:穿上。

                      秦文哦了一聲穿上了向老的外套。

                      竹老盯了一會兒說道:還是差點什么。

                      說話間用手戳了秦文腰間,秦文吃癢彎了一下身。

                      竹老頓時說道:嗯,這才對。

                      薛老等人也捋著胡子點頭稱是。

                      薛老:你們繼續玩吧,走,哥幾個,去客廳喝茶。盛林你去把秦老大,不凡,常勝還有志國一起叫過來吧。

                      薛盛林:好的。

                      長老們走后,秦文下意識著摸了摸胸口。三人對視一眼又開始玩起了游戲。

                       

                      052楊村路口 日

                      車前,藤阿美從車里拿出了兩個盒子分別塞在了鮑曉青和康苗苗手里。

                      薛騰正在從后備箱往另一輛車上倒騰行李。

                      藤阿美:這些你們就收下,你們幫了那么大的忙,也沒讓你們玩好,還忙一整天,應該的。

                      鮑曉青:阿姨,您不要這樣,就是一點小忙而已。

                      康苗苗也堅定的點頭。

                      藤阿美:哎呀,聽阿姨的,趕緊拿著,不然阿姨生氣了啊。

                      薛騰這時弄好了行李說道:你們就拿著吧,莊子有福利,一出新的都有人送來一批,老頭們又不會用,你們就當土特產吧

                      藤阿美:這話倒是不假,老頭們確實不會用。

                      兩人只好收下。

                      說著藤阿美又從包里拿出了一個紙袋硬塞到鮑曉青手里說道:聽阿姨的,為了配合莊子,你們暫時還不能回家,這個你們拿著,去到處走走,玩上一周兩周的都行,暑假嘛,大學生到處旅旅游看看也聽好的,如果不是莊子有事,真想讓小騰和你們一起。

                      薛騰急忙笑著說道:嘿嘿,那什么,等莊子的事情忙完我給你們打電話。

                      藤阿美:天也不早了,這時候還能到市里住下,走吧。

                      鮑曉青:阿姨,薛騰 那我們走啦

                      說著倆人上了車,在車里給薛騰藤阿美打了招呼就離去了。

                       

                      65、外景 車前 日

                      藤阿美看著離去的車說道:倆女孩都不錯,你媽都喜歡。

                      薛騰:走吧,媽。

                      說著一起上了車往回走去。

                       

                      66、內景 豪華樓層里 日

                      張浩:老板,霧喜山莊出來一隊人,據調查目的地是西北的一處戈壁,聽說是為了歷練,這是這隊人的名單.

                      說著張浩遞上了一張紙。

                      俞常青看了深思:六人保護七人,大行動啊。莊子里有什么其他狀況嗎?

                      張浩:前段時間來了兩個女孩,是薛盛林兒子薛騰的同學,不過待了一天就被趕走了。

                      俞常青:莊子是不能接待外人,這點進莊子之前就會給他說的,這兩個女孩是干嘛的。

                      張浩:都是薛騰的同學,但是不是一個專業,據說關系比較好,兩人是藤阿美送出來的,后來倆人又一起去了洛陽,看著像是旅游。老板,是不是要抓過來問問。

                      俞常青想了想擺手說道:不用,也許是我多想了。

                      張浩:有一個奇怪的事情,自從這隊人出了莊子,莊子里的三位長老就聚集在一起好像是商量著什么,具體還不知道。

                      俞常青:還能商量什么,怎么對付我唄。繼續打探,密切關注這隊人的動向,隨時向我報告。

                      張浩:是。

                       

                      67、外景 沙漠 日

                      薛騰和秦武爬在沙灘上休息

                      薛騰:你怎么了?

                      秦武表情難受沒有回答,但是捂著肚子。

                      薛騰:肚子不舒服,便秘啦?

                      秦武嗯了一聲

                      薛騰拿出一個礦泉水瓶子,裝了點沙子馬上倒了過來,沙子被卡在瓶口

                      薛騰:看見沒?

                      秦武:怎么了?

                      薛騰拍了拍瓶子底部,沙子流了出來。

                      秦武:沒明白

                      薛騰:一個道理嘛,從上往下拍拍腦袋不就下來了。

                      秦武:我靠,那還不拍傻了啊

                      薛騰用手指戳了秦武腋下,秦武笑著閃了一下。

                      薛騰:看見沒,別人戳會癢自己戳就不會,還有別人放屁是不是覺得很臭,自己的屁是不是沒感覺啊

                      秦武點了點頭。

                      薛騰:自己拍自己怎么會傻呢,是不是?

                      秦武:好像有點道理。

                      薛騰轉頭悶笑,薛盛林在外面不遠處也不說話,看了看時間轉頭看向薛騰和秦武這邊。

                      薛騰和秦武只好又開始練習起來。

                       

                      68、外景 戈壁的一個高處 日

                      兩人拿著望遠鏡望著薛騰所在的地方,此時薛騰和秦武正在分別在薛盛林和秦家老大的指導下進行著訓練,薛騰手上的火不斷的凝聚成型,歪歪扭扭。秦武費力的控制著兩米多高的石頭人在走動。其他人圍坐一個小圈,向老好像說著什么。

                      兩人對望一眼慢慢退出了所在的地方,坐車離去

                       

                      69、內景 房屋內 日

                      俞常青坐在沙發上愜意的品嘗著紅酒,另外三人包括張浩則坐在酒桌前閑聊著。突然門被推開,除了張浩其余兩人急忙起身來到俞常青跟前站定。張浩拿起手機撥了一個電話打了起來。

                      進屋來的白襯衫甲:老板,我們在周圍觀察了兩天,除了那些人之外周圍沒有其他人。方圓二十里內每個路口和重要路段都設置了觀察點,都沒有異動。那些人除了做一些訓練也沒有其他的特別的事情。

                      張浩放下電話走了過來:報告老板,莊子里的長老和中堅也都在,沒什么異動。莊子周圍的監視也沒有什么反常。

                      俞常青晃動著紅酒抿了一口說道:事出反常必有妖,人若反常必有刀。

                      說著俞常青放下酒杯站起身來生硬的說道:這點實力,莊子里是覺得我沒實力吃掉他還是覺得我不敢吃掉他。

                      俞常青眼光一冷轉頭看向張浩等人:繼續監視。

                      張浩和白襯衫甲同時說是。

                       

                      70、外景 沙漠 日

                      薛盛林指導著薛騰練習,薛騰滿頭大汗歪歪扭扭的凝聚著火焰真身,一直不能集中精力。

                      薛騰:爸,你說他們會不會來。

                      薛盛林眉頭緊皺:不知道,反正不會這個時候來,好好訓練。

                      薛騰:那會什么時候來

                      薛盛林:凌晨或者黃昏

                      薛騰沒有說話。

                      薛盛林:這個時候太利于火系一脈,克制金系,夜里太容易逃脫。

                      薛騰:這都五天了,是不是哪里出漏洞了。

                      薛盛林也是一愣神:別想了,集中精力,繼續修練。

                      說著走進了長老們所在的屋里。

                      秦老大看著薛盛林進了屋子也跟著進去了,薛騰和秦武立即停止了修煉湊到了一塊。

                      秦武:這天熱死了,你來這也就算了,干嘛還非逼得我也來這。走走去那邊。

                      薛騰:這里到處都是砂石肯定也適合你啊。

                      秦武大大咧咧的坐下,喝了口水。薛騰則直接躺在了陰涼處。

                       

                      71、外景 莊子里 日 

                      薛盛季在屋子里徘徊,假的向老俞老竹老在一起縮在板凳上。不時的還抓抓癢癢的地方。

                      薛盛季說道:秦文你們三到修煉的地方溜達一圈,看看其他的人,待一會兒再回來,記住裝的像一點。打招呼的點點頭招招手就行,如果有上來說話的就直接只給我和向二叔就行。

                      三人點頭。

                       

                      72、外景 路上 日

                      假的三老弓著腰慢慢的往前走,薛盛季和向二叔跟在側后邊,看著兩邊亦步亦趨,只要是路過的人都給三老打著招呼,三人悄悄的說著話,時不時的伸伸手學著打著招呼。

                      很快就到了湖邊。湖邊依然還是那么熱鬧。

                      此時好幾道目光都時不時的瞥向這邊。

                       

                      73、內景 豪華辦公室   日

                      張浩掛斷電話給俞常青密語了幾句。

                      俞常青意味深長的點了點頭問另一人說道:張偉,那邊準備怎么樣了。

                      張偉:老板,今天早上我親自都試驗了一下,沒有問題。

                      俞常青接著看向另一個人

                      另一個人主動答道:沒有異常。

                      俞常青點了點頭,今天都回去好好休息,明早出發,傍晚動手。

                      四人一起回答:是

                       

                      74、外景 戈壁上 日

                      依然是幾人修煉的場景,相對于前幾天,薛騰進步很快,已經可以控制形成火龍卷,只是不能熟練而已,落日余暉,太陽下降的很快。

                       

                      75、內景 戈壁小屋內 日

                      薛老和秦老同時睜開了眼睛看向了東邊。

                      向老也睜開了眼睛說了句:來了嗎?

                      薛老秦老同時點了點頭,其他的幾位也相繼從站起身來。

                      向老:薛老秦老先去看看,我們先等一等。

                      薛老點了點頭,和秦老一起出去了。

                       

                      76、外景 戈壁外面 黃昏

                      太陽距離地面已經不足一尺,薛騰和秦武還在練習著,不像練習更像玩鬧,薛騰控制著火燒著秦武控制的砂礫,燒了有一會兒才有部分變成了巖漿,薛騰和秦武對視一笑,繼續燒著。

                       

                      77、外景 沙漠 黃昏 

                      薛騰和秦武一起看向遠方,五輛車,一輛轎車四輛有帶著集裝箱的卡車從遠處開了過來,煙塵滾滾。薛老、秦老、薛盛林、 藤阿美 、秦老大 秦老二一起走出了屋子看向遠方。

                       

                      78、外景 沙漠 黃昏

                      俞常青的屬下下來給開了門,俞常青出了車門霸氣的扣上西服扣子,環顧了四周罵道:草,什么破地,還那么熱。

                      俞常青走到近前:哈哈哈哈,看來還是被小看了!

                      薛老和秦老臉色不變。

                      俞常青:老家伙們,就憑你們幾個阻止不了我的。小家伙們呢?

                      這時俞常青的四大金剛也下了車,每人都站在車邊。

                       

                      79、外景 沙漠 黃昏

                      薛老:是嗎

                      此時,向老等人也從屋內走出,穿著年輕人的衣服,竹老單手一揮,一股水從屋內的水箱里沖出直接沖在幾人身上。

                      俞老:你就不能輕點嗎?

                      竹老:抹了那么多東西難受了好幾天,我可不能再忍了。

                      說著幾人露出了原來的面目。

                      俞常青眉頭鎖了一下又舒展開來。

                      俞常青邊往后走邊說著:我想在這里這個時候你們還是不行!

                      俞常青把手放在集裝箱上,集裝箱瞬間四散開來,一只巨大的金屬惡龍盤窩在車上,俞常青對著一群人笑了笑,頓時金屬惡龍抬起了巨大的頭顱,奇特的是巨龍的肩膀的位置還有四個巨大的空洞地方。

                       

                      80、外景 沙漠 黃昏

                      秦武:糟了!

                      薛騰:怎么了?

                      秦武:俞常青造了一個控制的機器,這樣就只需控制局部就可以,精神力的消耗會很少,這樣我們必須速戰速決。

                      薛騰眉頭緊皺

                       

                      81、外景 沙漠 黃昏

                      俞老等人也是眉頭緊皺。

                      張浩等人也是來到了其他的車輛,鉆了進去,瞬時四只巨獸亂七八糟的組合了起來。砸破了集裝箱跳了下來。

                      俞常青:我就不信,這個時候你們能留下我!

                      說著跳上巨獸,巨獸站起來壓起了車頭跳了下來。

                       

                      82、外景 沙漠 黃昏

                      秦老看了竹老一眼苦笑說道:看來被低估了啊。

                      秦老也不猶豫雙手撐地,地面一整晃動,一只巨大的石頭猩猩屁股首先翹起,秦老站在猩猩背上,猩猩巨大的頭顱從地面露出,緊接著是手臂,秦老也跟著到了猩猩的肩膀之上,猩猩仰天咆哮一聲,手臂砸向胸口,緊接著就沖向俞常青。巨擘砸在惡龍的臂膀之上,震蕩出不少石削。

                      薛騰震驚的顫聲道:這才是金剛啊。

                      竹治國和秦家老大往后退出老遠,竹治國指向地面,秦老大點了一下頭,嘴里念念有詞,單手撐在地上,四周地面一陣震動聲響,仿佛被巨錘不停的捶打,土地擠壓到四周,每震動一下,秦家老大身體也隨之下降一段,竹治國也跟著跳了下去,沒有一會兒,就不見了蹤影,一聲聲的震顫從深坑內傳出。不多時,就見一條水龍從深坑中直沖天際。竹老早已經站在了坑邊,單手一揮,水龍就纏繞了自己身上,剩下的確聚集在了空中和四周,老頭眼睛銳利,大量的水隨著隨著一條水龍就沖向俞常青等人,秦老操縱這石猩猩跳開,俞常青也跟著跳開,地面頓時泥濘起來。張浩等人還想躲避,不想秦老二已經控制著土地不停的晃動,水浪和泥土混合,地面泥濘起來,張浩等人操縱巨獸的雙腿都陷入到了地面,難以移動分毫。

                      俞常青也不驚慌,金屬巨爪猛地揮出,震退了秦老,順便側移到張浩附近,只見地面的水浪瞬間流向俞常青。一只碩大的水系頭顱和脖頸從惡龍的另一側長了出來。剛成不久一只土系的頭顱和脖頸從另一側也長了出來。

                      張浩等人趁機從泥濘中奔向高處。

                       

                      83、外景 沙漠 黃昏

                      向叔這時候從屋內走出,手上多了兩個大的袋子,雙手一撒,眾多的種子和樹苗灑向周邊,向叔大喝一聲,眾多的草藤樹木拔地而起,周邊就開始郁郁蔥蔥,向老凝重的看著俞常青,樹藤和草木都開始圍繞著向老,一個巨大的木龍也形成!罢疹櫤媚銈兿蚴!本o接著沖向俞常青。

                      頓時薛老向老秦老竹老圍住了俞常青。

                      薛騰趁機去扶住向叔叫了一聲,可向叔消耗過大已經暈倒,秦武扶住另一邊一起奔向遠處。

                       

                      84、外景 沙漠 黃昏

                      俞老薛盛林藤阿美秦老二并排站在一起

                      俞老:必須盡快,那邊看來堅持不了多久

                      薛盛林等人看著張浩等人,秦老二在后面單手一揚,沙土堆里露出出一排油桶,薛盛林急忙推到,汽油就流了出來。薛盛林看了藤阿美一眼:走

                      隨著火焰的升起,薛盛林藤阿美兩只火鳳沖天而起直接撲向張浩張偉等人,張浩張偉控制的兩只鋼鐵巨熊本能的怕火用臂膀擋了一下順便還后退了兩步;鹧胬p在臂膀之上,可沒有想象的發生鋼鐵融化,或者張浩等人被逼出體外。張浩操縱的鐵熊對著天空嚎叫了一聲不管不顧的沖向俞老,此時俞老身邊根本沒什么金屬的元素,如果被巨熊襲擊非死即傷,俞老也不慌張,秦老二也不化形,熟練的操縱著身前的石塊滾向兩人前方。張浩等四人不管空中的兩只火鳳,直接沖向俞老和秦老二。

                      火鳳每次剛要接近四人之中,就會有另一個巨獸砸向火鳳,火鳳的火焰根本不能融化鋼鐵,實質上的讓巨獸喪失戰斗能力。

                      俞老看火鳳暫時拿四只巨獸沒有辦法,也不猶豫迅速倒退沖向汽車那邊,張浩巨爪一揮震退薛盛林,轉頭就追向俞老,此時的俞老哪有他的速度快,很快就繞過了秦老二,秦老二沒有辦法操縱著土地讓大地一沉,此時的精神力已經消耗了很多,緊接著一只比秦老小很多的猩猩拔地而起,沖向了張浩,張浩腳上一個趔趄,倒在地上,猩猩直接跳在巨熊背上,纏住了巨熊,巨熊反復掙扎也沒掙脫,土屑石屑到處都是。

                      薛盛林和藤阿美配合默契纏住了三只巨熊可一時半會也沒辦法,火鳳沖下巨熊避開,然后反擊,往復循環。

                       

                      85、外景 沙漠 黃昏

                      俞老走到皮卡車旁邊掀起蓋在上面的帆布,單手一控,上面的鋼條鐵塊迅速纏繞凝結到俞老周身,一只巨型粗糙的類似旱獺的巨獸身子一番沖向張浩,旱獺體型比巨熊身形還要高大,幾步就來到了張浩身邊,秦老二已經逐漸不敵,剛開始還能纏住,但是畢竟前期消耗過大,土元素的抗性有低,巨熊身形狂甩就把秦老二扔到了一邊,巨熊一掌拍在猩猩臂膀之上,猩猩只能一下砸在地上,好像就要散架一般,剛要抬頭,巨熊的大嘴就咬在猩猩的脖頸之上,一陣搖晃硬生生的把猩猩的頭顱咬了半邊下來,秦老二連連滾動了幾下繞開了巨熊,泥土迅速向臉部集中想要修復,巨熊哪里給這個時間,后退一蹬就撲向秦老二。就在半空,旱獺迅速沖出撞在巨熊身上,直接滾在一起,巨熊向后滾了好遠狼狽不已,但是旱獺身上掉落的鐵削也不少,迅速又纏到了身上。旱獺轉頭看了一眼秦老二,秦老二針扎了幾下也沒起來。

                      此時秦武迅速沖了過來,單手控制著石塊,把秦老二救了出來。

                      秦武:二叔二叔

                      叫了幾聲,秦老二睜開了眼睛微微笑了一下又昏了過去。

                      這時候薛騰也跑了過來,和秦武一起扶起秦老二向遠處跑去。

                      薛騰:秦二叔沒事吧?

                      秦武:沒事,脫力了而已。

                      薛騰轉頭看向那邊說道:不是火克金嗎,那邊怎么回事。

                      秦武也看向那邊:按理說應該是的,不過那些造好的巨獸好像不怕火,我也不知道。

                      薛騰和秦武放下秦二叔和向叔放在一塊照顧好。

                      薛騰略微思考:不怕火,那很可能里面弄了個防火的或者隔熱的東西。

                      秦武:那怎么辦?在這樣下去堅持不了多久的。

                      薛騰看向斗在一起的六人:這邊必須倒下一個人才能打破現在的平衡

                      只見兩只巨熊纏住俞老,兩只時刻盯著天空中游弋的火鳳,順便偷襲一下俞老。

                       

                      86、外景 沙漠 黃昏

                      四老對陣俞常青根本占不了絲毫便宜。

                      俞常青控制著金木水土五只巨型的頭顱和四老激斗的游刃有余,兩只水系的龍頭圍照在金系和木系龍頭兩邊一直盯著飛在空中的薛老,只要薛老一下來就直接沖向薛老,讓薛老沒有絲毫辦法,向老的木龍針對著土系的龍頭,可是一只金系的巨爪讓向老也占不到便宜。秦老簡直是正面硬抗,火爆異常。竹老一直控制著水,一直和俞常青爭取著水,已經非常疲憊。

                       

                      87、外景 沙漠 黃昏

                      秦老大從深坑中爬出,滿身水溝污泥,他看了看兩邊直接來到了薛騰身邊。

                      秦老大蹲下身子看了看向叔和秦老二。

                      秦武;爸,你沒事吧。

                      秦老大:沒事,好好照顧你向叔和二叔。

                      說著就要沖向俞老那邊。立即就被薛騰拉住。

                      薛騰:秦大爺,這樣上去是添油戰術,你消耗那么大扭轉不了局勢的。

                      秦老大停下腳步,,看了看秦老二問道:你有辦法嗎?

                      薛騰說道:只有竹老過來才行。

                      秦老大:好,那我去把竹老換過來。

                      說著秦老大就往秦老那邊的戰圈奔去,一邊跑一邊土塊石頭向自己身上凝結而去,顯示腿再是軀干緊接著就是臂膀頭顱,很快一只大猩猩奔走。

                       

                      88、外景 沙漠 黃昏

                      薛騰拉住秦武:秦武,走,來這邊。

                      秦武也不猶豫跟著薛騰一只跑向幾個油桶那邊。

                      薛騰急忙打開桶蓋:快,都打開,推倒。

                      秦武:好

                      兩人連忙推倒了四個巨大的油桶,油桶嘩嘩直流。

                      這時候竹老駕馭著水龍來向了這邊,竹老在半空停下,薛騰指了指地上的油又指了指張浩等人。竹老略微思考了一下眉頭舒展,說著水龍往地上一卷,少量的水油沙土混合在一起,沖向張浩等人。

                      此時的張浩等人已經占了上風,竹老來到身邊大喊一聲:俞老頭,交給我了,你去那邊。

                      俞老一掌推出順便后退了幾步,看了看空中的竹老,竹老給比了一個手勢。俞老也不猶豫看了薛老那邊一眼也沒走遠就停在不遠處,竹老身體一沖,一股黑色的水柱沖向張浩等人。

                      張浩此時也看出了不妥之處,急忙跳開了幾步,可是后面的三只巨熊沒那么好運直接被沖了一身,張浩還想提醒后面三人一句,可是薛盛林已經沖了下來,一陣火焰直接冒氣,火焰燃燒了全身,燒的三人一直掙扎,跑向遠方,又滾又打,可是火焰一直沒有熄滅。兩只火鳳停在半空,竹老也沒說話,

                      張浩想要上前去救,可是近前幾步卻沒有辦法,不會兒三只巨獸就倒了下來,三人從巨獸中爬了出來,渾身焦黑,還有的成了火人,竹老也不猶豫直接龍身拂過帶起了三人滅了火也弄暈了幾人?床坏萌吮换罨顭。

                      張浩面對四人,看了看還在纏在一起的俞常青,只能舉起了手。

                      俞老上前一步跨上了巨獸,也不猶豫操縱著巨獸直接跑走。

                       

                      89、外景 沙漠 黃昏

                      薛老這邊已經敗績顯現,向老的木龍之身已經被龍爪上的斷刃削了又削,秦老的一條臂膀也被也被削掉還沒完全長成,秦老大對著木系龍頭絲毫沒占到好處,當俞常青剛要撲向已經躺在地上的向老,一輛汽車被俞老扔了過來直接砸在臂膀側面,俞常青一個趔趄向一邊倒了一下,向老趁機從下面逃脫,俞常青轉頭看向撲過來的俞老。

                      俞常青:張浩。

                      俞老:混賬東西。

                      俞常青一愣:二叔,你不要逼我。

                      俞老:誰逼過你。

                      俞常青:二叔,你也看到了,我已經集齊了四系,就已經那么強大了,如果再讓我吸收了火系的力量,我會成為五脈里有史以來最強大的存在。

                      俞老:孽子,就為了這點力量你就要殘害莊子里的族人嗎?

                      俞常青:不就是吸收一點親和力嘛,二叔,你不覺得這些力量給我才是最合適的嗎

                      你也不用再說了,等我再吸收了火屬性的力量,就沒什么可以再阻止我了。

                      俞老氣的說不出話來。

                      向老凝結成了木龍來到俞老身邊。

                      薛老:他已經被力量迷惑了心智,聽不了勸了

                      五老加上薛盛林藤阿美秦老二一起沖向俞常青,不管怎么打都沒辦法。

                      天色漸黑,四周被火焰照的通明,可是向老首先不支被秦老二救了下來,緊接著是薛老,太多的水系對戰使得薛老也開始不支。秦老也在苦苦支撐。

                       

                      90、外景 沙漠 黃昏

                      藤阿美飛到了薛騰身邊,看了看已經空了的油桶,又看了看薛騰秦武

                      藤阿美:再過一會兒,如果還打不敗他,你們倆就帶著他們趕緊走。

                      也沒等薛騰答話就卷起一個油桶沖向戰團。

                      薛騰:怎么辦怎么辦

                      秦武也看著四周的一切。薛騰不停的自言自語。

                      薛騰緊接著就開始背誦起了五行反生原理反克原理:水能生木,水多木漂,木多水漂;木能生火,木多火塞,火多木焚;火能生土,火多土焦,土多火晦;土能生金,土多金埋;金能生水,金多水濁,水多金沉;金能克木,木多金缺;木能克土,土多木折;土能克水,水多土蕩;水能克火,火多水干;火能克金,金多火熄。

                      秦武:他有了四行,就差了火了

                      薛騰:火火火

                      薛騰靈光一閃,抓住秦武說道:他怕火。

                      秦武:當然怕火了。

                      薛騰:不是,其他三系他都吸收了,可唯獨沒有吸收火感知力,不是他沒有機會吸收,是他不敢。

                      秦武:什么意思?

                      薛騰:自古水火不相容,不管怎么樣,水火都不可能在一塊,水火不是陰陽。

                      秦武:那又怎么樣?

                      薛騰:炎魔,炎魔可以。

                      秦武:炎魔?

                      薛騰:炎魔只要抱住他,他就死定了。

                      說著薛騰拉起秦武立即沖向戰圈,邊跑邊喊:炎魔炎魔

                       

                      91、外景 沙漠 黃昏

                      薛盛林俞老等人撇了一眼,藤阿美立即沖了過來,都是非常不理解。

                      藤阿美:趕緊走

                      薛騰:炎魔可以的

                      藤阿美:什么炎魔

                      薛騰化出火焰,秦武也弄出了石人,火焰迅速上身,不一會兒火焰就燃燒了整個石人,一個小小的炎魔形成了。

                      薛騰:只有這樣才能接近他。

                      藤阿美:知道了,趕緊走。

                       

                      92、外景 沙漠 黃昏

                      藤阿美直接沖向了戰圈,沒有和薛盛林在一塊,而是直接火焰纏繞住了秦老二的猩猩身上,秦老二一愣,只見猩猩后退了幾步,不會兒一個火焰猩猩就已經成型,直接就沖向了俞常青,俞常青水系龍頭直接沖在猩猩身上,一股水霧形成可是猩猩步伐不停沖過了龍頭之間抓在俞常青的一條手臂。

                      薛盛林和秦老一愣頓時明白了,也纏繞在了一起。

                      俞常青不管那么多,另一只手臂不停的砸在火焰猩猩之上,俞老替猩猩擋了幾下,終于沒有堅持住被甩了開去,此時,兩只火焰猩猩已經形成。二話不說又沖向了俞常青。

                      俞常青明顯有點慌張,后退了幾步。

                      可是猩猩沖破兩條水龍,抱住了兩只手臂,俞老死死的抱住俞常青的尾巴。

                      俞常青已經顧不得了,木系龍頭不停撕咬沖擊著火焰猩猩,但是很快就燃燒了起來,又增加了火焰的威力。土系撞在上面也只是一點損失而已。

                      很快水木土三系龍頭都消失不見,金系的臂膀也彎曲的厲害漸漸融化。

                      俞常青滿臉死灰的從惡龍身子里滑了出來,緊接著就被俞老拍暈。

                       

                      93、外景 沙漠 黃昏

                      五系的人聚在一塊,面對著即將熄滅的火焰相視一笑,藤阿美抱著薛騰,終于放松了下來。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datingch.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中國國際劇本網電影劇本頻道www.datingch.com/Screenplay只要有文化娛樂活動的地方,就有中國國際劇本網的身影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小品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大記事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多宝娱乐平台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