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原創小品劇本大賽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電影劇本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datingch.com
                      代寫年會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劇本
                      禁毒宣傳題材相聲劇本《禁毒宣傳
                      黨慶國慶演出干部廉政搞笑小品《
                      婚宴酒店服務宣傳題材搞笑小品《
                      以珍惜美好生活為主題的小品(致富
                      子女幫父母找對象搞笑小品劇本(雙
                      禁止濫辦酒席的小品,濫辦酒席小品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禁止濫辦酒席的小品,濫辦酒 5-14
                      一個充愛心滿正能量的小品 5-13
                      銀行營銷案例情景劇,銀行產 5-11
                      最新最感人的母親節小品劇 5-9
                      農歷五月初五端午節喜劇小 5-8
                      有關學校后勤的情景劇劇本 5-5
                      醫院感人舞臺情景劇表演劇 4-24
                      宣傳銀行的小品劇本,銀行營 4-21
                      鄉鎮扶貧辦主任扶貧干部小 4-18
                      有關校園不良現象的小品劇 4-17
                      適合銀行行慶快板詞,適合銀 4-16
                      學校校園后勤音樂劇劇本《 4-16
                      搞笑校園小品劇本,校園搞笑 4-15
                      婆媳之間小品臺詞,婆媳關系 4-13
                      7月7日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 4-10
                      與建黨建國有關的小品(老享 4-8
                      6月26日國際禁毒日小品劇本 4-4
                      校園欺凌相關小品劇本,拒絕 4-3
                      校園欺凌小品,校園欺凌小品 4-3
                      黨員干部救災感人音樂劇劇 4-2
                      6月25日全國土地日小品劇本 4-1
                      寺院寺廟小品,祈福消災法會 3-30
                      有關改革開放的小品,改革開 3-29
                      紅色題材小品,紅色主題小品 3-29
                      發生在小區裝修影響居民的 3-28
                      公務員題材詩朗誦,公務員朗 3-27
                      婦產科醫生超感人小劇本品 3-26
                      關于家風的情景劇劇本,關于 3-25
                      6月6日全國愛眼日小品劇本 3-23
                      6月5日世界環境日正能量小 3-22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電影劇本 > 古裝電影劇本 > 阿貍
                       
                      授權級別:獨家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電影劇本-古裝電影劇本   會員:targan5209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19/4/6 23:27:37     最新修改:2019/4/8 9:17:30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datingch.com 
                      阿貍
                      作者:佚名
                      中國國際劇本網電影劇本創作室專業創作各種電影劇本、微電影劇本。 QQ:719251535
                      代寫小品

                      阿 貍

                       

                      1 女媧廟

                      廟內女媧石像莊嚴慈祥。

                      石像下一將軍的背影,剛剛經過大戰,身上多處刀傷,頭發散亂,看不見面容,面對石像沉思著。

                      門外一梁兵,也是多處傷痕,神情慌張的跑了進來,躬身施禮。

                       

                      梁兵

                      將軍,燕軍已到山口!

                      將軍并為轉身。

                       

                      將軍

                      我們還有多少人!

                       

                      梁兵

                      不足百人。

                       

                      將軍一聲長嘆,仿佛大勢已去。

                       

                      將軍

                      傳我的令,都散了吧!

                       

                      梁兵

                      將軍…這…。

                       

                      將軍

                      都逃命去吧!

                       

                      梁兵跪地行大禮,起身離去。

                      將軍一直面對女媧石像,深思片刻,寶劍出竅,一把斷劍在月光下寒光閃爍,自刎,血液噴濺在女媧石像上。女媧莊嚴慈祥。

                       

                       

                      2 邊郡

                      山坳里的邊郡,火光沖天,梁兵四處逃竄,燕軍在后緊追,邊郡里慘遭屠戮,喊殺聲、哭叫聲不絕于耳,房屋被點著,村民死走逃亡,很多梁兵被燕軍劫殺,遠處隱約傳來嬰兒的啼哭聲。

                       

                       

                      3 民屋

                      被點燃的民屋內,一個嬰兒躺在搖籃之中哭喊,不時有燃燒的斷木從屋頂掉落下來。

                       

                       

                      4 邊郡

                      薛姓夫婦帶著10歲的兒子四處躲藏,兒子一直扭頭回望遠處被火焰吞噬的家。

                      前方一小撮梁兵迎面而來,身后跟著大隊的燕軍,夫婦二人急忙把10歲男童藏在旁邊的竹筐里,自己卻無處躲藏,梁兵已到眼前,抓住夫婦擋在身前,飛來的箭羽扎滿夫婦全身,梁兵扔下夫婦尸體繼續逃竄,追趕而來的燕軍踩踏著夫婦的尸體而過。

                      竹筐中的男童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驚慌、悲痛,不敢出聲。

                       

                       

                      5 民屋

                      伴著啼哭聲,一雙長滿棕毛的手伸向嬰兒,搖籃中的嬰兒睜大了清澈的眼睛,破涕為笑,隨著鏡頭推進,瞳孔占滿了整個畫面。

                       

                       

                      6 山寨大廳

                      充滿畫面的瞳孔漸漸推遠,只見阿貍冷峻的臉上沾染了幾滴血跡,眼神依舊清澈,只是多了幾分凌厲,一身獸皮與粗布縫成的衣服,顯得狂放粗野,腳下倒著幾個山匪的尸體。

                      十幾個山匪兇神惡煞死死盯著阿貍,手持刀斧躍躍欲試,一旁的柱子上捆綁著一年輕男子,雖然已經蓬頭垢面,可看得出家境富裕。

                       

                      山匪頭目

                      分你一份,如何?

                       

                      等了片刻,阿貍并未動心,山匪頭目大手一揮,十幾個山匪一擁而上,廝殺在一起,阿貍出手全無套路,可速度極快,招招很辣,直奔要害,與其說山匪們在與一女子搏殺,不如說一只野獸在狩獵這十幾個男人。

                      片刻后山匪們倒地斃命,阿貍也有些疲憊。

                      山匪頭目跪在地上,磕頭如搗蒜。

                       

                      山匪頭目

                      女俠饒命!女俠繞命!我也是迫不得已,為了有口飯吃才出此下策,求女俠饒命!

                       

                      見山匪頭目已經全無敵意,阿貍轉身來到被綁的青年身邊。

                      青年男子被剛才發生的一切嚇得呆傻。

                      山匪頭目見阿貍背對自己,跪地哀求的神情變得惡毒,后腰掏出匕首直接向阿貍刺去。

                      背后惡風襲來,匕首已刺到身后,阿貍轉身握住匕首,鮮血順著指縫流到地面。

                      山匪偷襲不成轉身想跑,被阿貍一把撕碎了喉嚨。

                       

                       

                      7 山寨門外

                      青年男子站在阿貍身邊,瑟瑟發抖,阿貍用布條纏繞著手上的傷口。

                       

                      阿貍

                      回家吧。

                       

                      青年男子拼命向遠方跑走。

                       

                       

                      8 山中小路

                      小路上前行,阿貍仿佛聽到了什么在從耳邊飄過,停住腳步仔細聽了聽,后又繼續前行。

                       

                       

                      9 樹林內

                      樹林之中,阿貍趴在灌木后,猶如老練的狐貍,順手撿起一個石子,一點一點的接近前方的野兔。

                      阿貍突然加速猛竄出去,野兔被驚跑,阿貍飛身向野兔右邊撲去,同時把石子扔向野兔左邊,石子打在樹上發出聲響,野兔被驚嚇的向右轉向,直接落到了阿貍的手中。

                      樹后有響動,一只灰熊緩慢進入視野,與阿貍對視了一眼,走進了樹林深處。

                       

                       

                      10 野山坡       

                      蜿蜒的小路,把開滿了野花的山坡一分為二,阿貍拿著野兔,走在路上腳步輕快。

                       

                       

                      11 山中瀑布

                      一條瀑布飛流直下,在清澈的池水中,阿貍望著自己的倒影,頭上插滿了各種顏色的花朵,冷峻的臉上露出孩童般的笑容。

                      放下手中的野兔,寬衣解帶,侵泡在池水中。

                       

                       

                      12 邊郡空鏡頭

                      俯瞰山坳里的邊郡,幾十戶人家,炊煙裊裊。

                       

                       

                      13 邊郡街巷

                      一條小街,有買有賣,人生嘈雜。

                       

                      老婦人(畫外音)

                      老騙子,還我雞。

                       

                      算命瞎子(畫外音)

                      早就吃了,你讓我怎么還你。

                       

                      一根鐵棍深深扎入地下,上面掛著黑色幢幡,幡上繡著四個金色的大字:“天機算盡”。

                      幡下的算命瞎子一臉囧樣,從斑白的頭發可看出已經年近六十,一身破舊的道袍滿是補丁,與一老婦人隔桌而坐。

                      老婦人滿臉的怒火,不依不饒。

                       

                      老婦人

                      我不管,反正你得還我。

                       

                      算命瞎子

                      肯定是你家媳婦沒按我說的做,這你不能怪我。

                       

                      老婦人身邊的竹筐里裝滿了野菜,伸手摸索出一片非常老舊竹板,上面是用雞血畫的道符,已經有些看不清,扔到桌上。

                       

                      老婦人

                      你這破玩應,回家我就放媳婦枕下,一直都沒動過,你說保我家是男娃,結果呢,生的是女娃,還是一對,你說這事怎么算。

                       

                      算命瞎子

                      誒呀!好事成雙啊,你家這倆女娃,可不簡單,我掐指一算…。

                       

                      老婦人

                      我呸!你個老騙子,喪盡天良,你不得好死。

                       

                      伸手抓起野菜,扔的算命瞎子滿身都是,老婦人氣憤的離去。

                      算命瞎子滿臉堆笑,仿佛已經習慣了。

                       

                      算命瞎子

                      把人救下了?

                       

                      阿貍坐在桌前,看著被野菜砸過的算命瞎子。

                       

                      阿貍

                      救下了。

                       

                      算命瞎子

                      時光如流水呀,記得第一次見你,你還是個孩子,連話都不會說。

                       

                      算命瞎子一邊嘟囔,一邊把裝滿錢幣的口袋拿在桌上,倒出一半,把錢袋里的另一半給了阿貍。

                       

                      算命瞎子

                      (一臉猥瑣)

                      老規矩哈,這一半我幫你存著。

                       

                      急忙把桌子上的錢幣滑進自己的口袋里。

                       

                      算命瞎子

                      還有個差事,你要不要做,酬金要豐厚很多。

                       

                      阿貍不語。

                       

                      算命瞎子

                      也好也好,你也有些日子沒回去,錢用完了隨時來找我。

                       

                       

                      14 油鋪

                      鋪內擺滿了大大小小的油罐子。

                       

                      阿貍

                      燈油。

                       

                      油鋪老板是個中年胖子,伸手拿過一小罐燈油遞給阿貍,阿貍拿著燈油出了油鋪。

                      老板低頭擦著油罐上的灰塵,阿貍重新進入油鋪,抓一把錢幣放到桌案上,扭頭出了油鋪,老板看著桌案上的錢幣。

                       

                      油鋪老板

                      (自言自語)

                      你又給多了!

                       

                       

                      15 酒鋪

                      酒鋪里擺滿了大大小小的酒罐子。

                      酒鋪老板五十歲出頭,額頭上的傷痕藏在皺紋里若隱若現,已經把自己喝的臉通紅。

                      阿貍走進酒鋪,隨手抓出一把錢幣放在到桌上,拿起一罐酒就走。

                       

                      酒鋪老板

                      等等!

                       

                      老板拿出一個皮制的水袋,里面裝滿了酒水,放到桌子上。

                       

                      酒鋪老板

                      用這個方便。

                       

                      阿貍拿著水袋出了酒鋪。

                       

                       

                      16 女媧廟前

                       

                      阿貍走過女媧廟前,女媧莊嚴慈祥。

                       

                       

                      17 竹海

                      夕陽西下,天色漸漸暗淡下來,竹海里一片死寂,阿貍站住仔細傾聽周圍,沒有半點聲音,加快腳步。

                      穿過竹海是一片空地,一個竹屋坐落在空地中央。

                      來到竹屋門口,阿貍露出甜笑,放下燈油和腰間的野兔,進了竹屋,又快速跑出竹屋,環顧四周,空空如也。

                      阿貍神情開始慌張,四處尋找,向竹林深處走去,四處都是折斷的竹子,越往竹林深處,斷竹就越多。

                      一塊紅布碎片,掛在斷竹上,阿貍拿到鼻尖聞了聞,收在腰間。

                      繼續前行,直到眼前的一大片竹子全部被整齊的壓倒。

                      阿貍仰面長嘯,嘶吼聲中帶著野獸的聲音。

                      俯瞰竹海中被整齊壓倒的竹子,形成一個巨碗,阿貍站在句碗之中,顯得十分渺小。

                       

                       

                      18 竹屋

                      簡陋的竹屋里一盞青燈,阿貍拿起桌子上一堆散亂的竹針,伸手去拿竹笛,停頓片刻,轉而拿起了旁邊野獸牙齒做成的匕首,整理了下腰間水袋。

                      吹滅油燈。

                       

                       

                      19竹海

                      阿貍在竹海中飛速穿梭。

                       

                       

                      20 邊郡街邊

                       

                      集市上有買有賣,人生嘈雜,算命瞎子與阿貍隔桌而坐。

                       

                      算命瞎子

                      這么快就用完了?

                       

                      阿貍

                      (急躁)

                      附近可有生人出沒?

                       

                      算命瞎子

                      我一個老瞎子,又怎會知道這些!

                       

                      阿貍坐立不安。

                       

                      算命瞎子

                      出了什么事?

                       

                      阿貍

                      它不見了。

                       

                      算命瞎子

                      說不定在哪喝醉了,又或者…;哎誰又能管得了它。

                       

                      阿貍

                      我這心里亂的很。

                       

                      算命瞎子

                      它又不是第一次不見,不都過些日子就回來了,不必大驚小怪。

                       

                      阿貍

                      竹林有外人進過。

                       

                      老瞎子眉頭一皺,思量片刻,伸手把生鐵的幢幡拔出地面,放倒在腳邊。

                       

                      算命瞎子

                      你先別急,與我在此等候一個人。

                       

                       

                      21 山間大道

                      八輛馬車在大道上緩慢行駛,上面拉著八個被黑布蓋住的鐵籠,一群黑衣武士周圍護送。

                       

                       

                      22 邊郡街邊

                      一個光頭漢子來到算命瞎子身邊,花白的胡須,與算命瞎子年紀相仿,確身材壯碩皮膚黝黑顯得異常勇猛,不費吹灰之力拿起幢幡,就深深插進土里。

                       

                      光頭漢子

                      你找我啊。

                       

                      算命瞎子

                      這幾日可有生人在附近出沒?

                       

                      光頭漢子

                      生人…,鳥不拉屎的地方,誰會來這;哦對,好像外邊來了幾個獵戶。  

                       

                      算命瞎子

                      獵戶?

                       

                      光頭漢子

                      打了些野雞兔子什么的,就走了。

                       

                      算命瞎子

                      你沒看錯?

                       

                      光頭漢子

                      我又不瞎!

                       

                      算命瞎子

                      你個死禿子,可見有人進過竹林?

                       

                      光頭漢子

                      沒注意。

                       

                      算命瞎子安慰阿貍。

                       

                      算命瞎子

                      應該是你想多了,幾個獵戶還不足為慮。

                       

                      阿貍

                      去哪能尋到他們的蹤跡。

                       

                      光頭漢子

                      由此往東七天的路程,是條大道,行腳的,買賣的都在那里路過,你去那沒準能打聽到什么消息。

                       

                      阿貍起身要走。

                       

                      算命瞎子

                      也好,出去看看也好。孩子,天下之大,最毒莫過于人心,凡事不可輕信,遇事要多留個心眼。

                       

                       

                      23 山間小橋

                      山間飛鳥亂鳴,小橋之下,溪水潺潺,橋尾一棵大樹生的茂密。

                      阿貍腳步急促走過小橋,來到樹下,陽光透過樹葉,把凌亂的影子打在阿貍身上。

                      停住腳步,感覺異常莫名,橋下的流水聲音,飛鳥的鳴叫,風吹樹葉的聲音全部消失,整個世界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原本腳下的樹葉紛紛飄起,重新回到樹枝上,遠處青山仿佛也有了些變化。

                      一只飛鳥從頭上飛過,一聲鳴叫,世界恢復了正常,流水繼續順勢而下的聲音,風吹過的聲音,只是頭頂的大樹比之前更加的茂密,已經沒有縫隙可以讓陽光穿過。

                      阿貍沒去多想,繼續快步前行。

                       

                       

                      24 梁國大殿

                      大殿之上,王座空空,眾大臣側立在殿中。

                       

                      內官

                      大王身體有恙,都回了吧。

                       

                      眾大臣紛紛退出大殿,一個大臣湊近老相國。

                       

                      大臣

                      相國,大王已經半月不朝,究竟患了什么病疾。

                       

                      老相國

                      大王早有頭疾,只是不長發作,近些日子頭疼的越發厲害了。

                       

                      大臣

                      可找到方法醫治。

                       

                      老相國

                      哎!始終無法根除啊。

                       

                      二人緩步走出大殿。

                       

                       

                      25 大道旁草棚 日                                                                                

                      一條大道直通南北,路上行人熙熙攘攘。一座草棚坐落在大道的一側,草棚外拴著的馬匹在吃著草料,草棚內坐滿了來往歇腳的行人。

                       

                       

                      26 草棚

                      大娘在給各桌添水,拿干糧。

                      二十多歲的南宮羽悠閑的喝著水,和三個侍衛打扮的人圍坐一桌,身前一把寶劍放在桌上,劍鞘上鑲嵌了一顆名貴的寶石,顯得格外貴重。

                      梁國幾個兵卒圍坐一桌,顯得有些疲憊。

                      燕國幾個兵卒圍坐在旁邊,大口喝著碗里的水。

                      還有一些零散的行人。

                      阿貍滿面塵灰,來到草棚,獨自坐在一桌,觀察著喝水的人們和外邊來往的行人,大娘過來倒上一碗清水。

                      見一女子單獨外出,草棚里的人都投來異樣的眼光。

                      燕兵頭目端起碗大口喝完,對著對面的梁兵。

                       

                      燕兵頭目

                      聽說你們梁國有人重金懸賞奇珍異獸,可有此事?

                       

                      梁兵頭目

                      嗯,我要是不當值,我也去抓大獸去,酬金豐厚,夠我花一陣子。

                       

                      燕兵頭目

                      我這邊要是有,給你弄過去,咱倆賞金對半分,你說咋樣。

                       

                      梁兵頭目

                      你這是通敵賣國,不怕被砍腦袋,你就這么干。

                       

                      燕兵頭目

                      哈哈哈哈,玩笑話,別當真。

                      阿貍聽著兩國士兵的談話,察覺到另一側的南宮羽一直注視著自己。

                      一老一小兩個獵戶走進草棚,大娘給到上水。

                       

                      老獵戶

                      再給拿些干糧,餓壞了。

                       

                      大娘

                      好好,稍等片刻。

                       

                      小獵戶

                      要不咱也深山里走走,萬一弄一只大的咱不也發財了。

                       

                      老獵戶

                      你以為我不想?哪那么好抓,弄不好大獸沒抓住,咱爺倆在丟了性命。

                       

                      阿貍起身坐到獵戶這一桌,南宮羽一直觀察阿貍。

                       

                      阿貍

                      抓什么大獸?

                       

                      小獵戶

                      什么大獸都行,越罕見越值錢。

                       

                      老獵戶

                      姑娘也是獵戶?

                       

                      阿貍

                      不是。

                       

                      老獵戶

                      (略帶斥責)

                      這都是男人的事,你一個女人瞎打聽什么。

                       

                      此時的阿貍面部顯得猙獰,眼露兇光。

                      老獵戶看著阿貍有些忌憚。

                       

                      老獵戶

                      我,我是說,可千萬別冒險呀,自打放出懸賞的消息,不知道多少獵戶死在山里。

                       

                      阿貍

                      可有抓到?

                       

                      小獵戶

                      剛剛在路上還遇見了,整整八輛馬車拉的都是大獸。

                       

                      阿貍

                      哪個方向?

                       

                      小獵戶

                      往南,去都城領賞去了。

                       

                      阿貍起身離開草棚。

                       

                      大娘

                      你還沒給錢呢!

                       

                       

                      27 大道

                      南宮羽騎在馬上,三個貼身侍衛牽著馬。

                       

                      南宮羽

                      你們先回。

                       

                      三個侍衛躬身施禮。南宮羽騎馬離開。

                       

                       

                       

                      28 野外

                      靜夜,月光之下,一堆篝火已經快要熄滅,阿貍匍匐在深草里觀察,十幾個黑衣武士躺在地上各自睡去,馬匹拴在樹上,八輛馬車上面八個鐵籠,全部用黑布遮蓋著。

                      趁著夜色,悄悄潛到鐵籠邊,掀起黑布的一角,透過月光隱約可見一只巨角雄鹿臥在籠子里。

                      來到另一個鐵籠邊,小心翼翼掀起黑布,一只棕熊呆呆的看著自己。

                      來到下一個鐵籠,剛要掀起黑布。

                       

                      金童

                      你在找什么。

                       

                      阿貍一驚,回身看去,金童就站在身后不遠處,揚手幾發竹針打出,打在金童身上發出清脆的聲音,金童毫發無損。

                      阿貍速度極快跑向遠處,金童在后追趕。

                      跑出有些距離,阿貍站穩又打出幾發竹針,金童同樣毫發無損,阿貍十分不解。

                       

                      金童

                      找死!

                       

                      二人纏斗一起,阿貍揮動匕首招招很辣,可匕首扎在金童身上,猶如扎在鐵板上,金童毫發無損。

                      熟睡的黑衣武士也都趕來,把阿貍圍在中央。

                      耳旁響起馬蹄聲,一匹快馬穿過黑衣武士的包圍,阿貍被拉上馬背,狂奔而去。

                      望著快馬消失在夜色下,金童并為追趕。

                       

                       

                      29 野外大樹下

                      篝火邊,阿貍緊握著腰間的獸牙匕首,南宮羽撿來幾根干枝加到火上,見阿貍緊盯著自己身邊的寶劍,就把寶劍放到了阿貍身邊。

                       

                      南宮羽

                      是我救了你,你不會恩將仇報吧。

                       

                      見南宮羽并沒有惡意。

                       

                      阿貍

                      你為什么救我。

                       

                      南宮羽

                      見一女子落難,又怎能不救。

                       

                      阿貍

                      在草棚見過你,你在有意跟著我。

                       

                      南宮羽

                      想聽真話?

                       

                      阿貍

                      說!

                       

                      南宮羽

                      方才對姑娘一見傾心,不知你看在下如何。

                       

                      阿貍

                      再敢胡說,我割了你的舌頭。

                       

                      南宮羽

                      是你讓我說的。

                       

                      南宮羽滿不在乎的撥弄著篝火。

                      阿貍抓著匕首的手松開,轉而取下腰間的水袋喝了一口,南宮羽也感到口渴,湊到身邊,搶過水袋也喝上一口,又噴了出來。

                       

                      南宮羽

                      你這是酒!

                       

                      伴隨著南宮羽一陣的咳嗽聲,阿貍緊張的神情緩和了下來,反而覺得好笑。南宮羽也哈哈大笑了起來。

                       

                      南宮羽

                      你這女子,有趣哈哈哈。

                       

                      阿貍拿回水袋又大口喝著。

                       

                      南宮羽

                      剛剛那個可不是普通人,你和他有仇?

                       

                      阿貍

                      沒有。

                       

                      南宮羽

                      無冤無仇,還都招招致命。

                       

                      阿貍不語,抬頭望向星空。

                       

                      切換至天亮

                      南宮羽緩緩睜開雙眼,天已大亮,篝火已經熄滅,起身環顧四周,馬還在,阿貍已不在。

                       

                       

                      30 山間大道

                      黑衣人押運著八輛馬車在大道上前行,金童跟在車隊后。

                      前方隱約可見梁國都城。

                       

                       

                      31 梁國都城

                      梁國都城全貌空鏡頭。

                       

                       

                      32 大院門口

                      靜夜,月亮高掛,照亮著高高的院墻,一隊黑衣巡兵在大院門口走過。

                      兩個黑衣守衛站在門口一左一右。

                       

                      守衛甲

                      拿著,我去個方便。

                       

                      守衛甲把自己的劍遞給守衛乙。

                       

                      守衛乙

                      你不剛去過嗎,咋還去。

                       

                      守衛甲

                      水喝多了。

                       

                      守衛甲走到對面寬衣解帶方便。

                       

                      守衛乙

                      你啥水喝多了,我看你這是病,得治。

                       

                      守衛甲

                      哎,你不懂。

                       

                      守衛甲方便完,系緊腰帶準備回去,感覺身邊的暗處不對,走進仔細查看,隱隱看見一雙眼睛盯著他,剛想大叫,被拽到暗處,扭斷了脖子,尸體倒地。

                      守衛乙仿佛聽到了聲音,仔細向街對面暗處看著。

                       

                      插入畫面

                      一隊黑衣巡兵向門口走去。

                       

                      畫面切回

                      守衛乙向前走了兩步,隱約看到守衛甲躺在地上,倒吸了一口冷氣,剛想大叫,阿貍一發竹針打過,正中守衛乙的咽喉。

                       

                      插入畫面

                      黑衣巡兵就快到大院門口

                       

                      畫面切回

                      守衛乙倒地的一剎那,阿貍飛身沖了過去,用力把尸體立起,一手抓住腰,一手抓著后腦,躲在尸體背后站在門口。

                       

                      數十人的巡邏兵在大院門口一個一個的走過。

                      黑衣巡兵走遠后,阿貍拖著守衛乙的尸體進了院門。

                       

                       

                      33 院內郎道

                      尸體放倒在地,把院門重新關好,沿著朗道向院內走去。

                       

                       

                      34 大院內

                      大院內空空蕩蕩,幾個黑布蓋著的鐵籠,擺放在大院中央。

                      阿貍急忙上前掀開黑布,鐵籠是空的,去看另一個鐵籠,還是空的。

                       

                       

                      35 大院門口

                      又一隊黑衣巡兵從門前走過,領頭的發現院門沒人把手,停止巡邏,上前查看。

                       

                       

                      36 大院內

                      阿貍一口氣把所有黑布全部拽到地上,全部都是空的。

                      劊猛背著巨劍出現在出現在阿貍身后,阿貍感覺到身后有隱約的殺意。

                       

                      劊猛

                      打車隊進城你就一直跟著。

                       

                      阿貍轉身,正面劊猛。

                       

                      阿貍

                      藏哪了?

                       

                      劊猛

                      聽我一句,打消你的念頭,我就當沒見過你。

                       

                      阿貍

                      (憤怒)

                      你把獸猿藏哪了?

                       

                      聽到獸猿兩個字,劊猛稍顯意外。

                       

                      劊猛

                      獸猿?

                       

                      阿貍

                      還我獸猿!

                       

                      阿貍把手握向腰間的匕首,剛想沖向劊猛,黑衣巡兵沖到了院內。

                      阿貍眼看沖進來的巡兵太多,狠狠看了一眼劊猛,扭頭像廊道沖去,巡兵上前阻攔,阿里揮動手中的匕首展開廝殺。

                      劊猛只是看著,并沒有上前動手的意思。

                       

                       

                      37 院內狼道 夜                                                                                      

                      廊道里站滿了黑衣巡兵,阿貍如野獸般兇猛,一番搏殺,沖出院門。

                       

                       

                      38 民巷

                       

                      阿貍在民巷里躲避追殺,弓箭手拉弓搭箭,箭羽在身邊飛過,更多的黑衣巡兵聞訊趕來,阿貍在巷子里左拐右拐,盡力甩開后面的追兵。

                       

                       

                      39 將軍府院墻外

                      阿貍拐出民巷,面前一顆歪樹緊挨著院墻。

                       

                       

                      40 將軍府院中

                      管家王伯與阿貍四目相對,相在院中,院外火把通明,雜亂的腳步聲從院外跑過。

                      南宮羽從屋內走出一怔,看見阿貍站在院中,后肩上扎著一只箭羽。

                      阿貍也看到了南宮羽。

                       

                       

                      41 將軍府屋內

                      書房內,燈光稍暗,阿貍臉色慘白,南宮羽在身后用匕首小心翼翼的切割著扎在阿貍后肩上的箭梗。

                      阿貍伸手取下腰間的酒袋,大口喝著酒。

                      咔的一聲,箭梗斷開,南宮羽拿過酒袋,把酒灑在箭梗上。

                       

                      南宮羽

                      忍著點!

                       

                      用力在箭梗后一拍,箭頭帶著半支箭梗穿過肩頭,從肩膀前飛出,深深的扎在墻上,箭頭上帶著倒刺。

                      阿貍大口穿著氣,忍著疼痛一聲沒吭,汗水流滿額頭。

                      一個婢女來到身前,手里端著藥瓶,南宮羽把被血濕透的衣服小心的拔開,漏出被箭貫穿的傷口。

                       

                      南宮羽

                      在忍忍!

                       

                      把藥粉倒在前后的傷口處,阿貍的牙齒發出咯吱的聲音,雙拳緊握,暈倒在南宮羽的懷里。

                       

                      南宮羽

                      準備身衣服幫她換上。

                       

                       

                      42 阿貍臥房 清晨

                      婢女端著飯食走進臥房,屋內空空,不見阿貍蹤影。

                       

                       

                      43 將軍府院中 清晨

                      一把木劍在南宮羽手中上下翻飛,寶劍立在旁邊。

                      阿貍換上這一身女人的裝素,活脫一美人胚子,站在遠處看著南宮羽練劍的樣子,不由得出了神。

                      王伯的招呼聲,打破了這份默契。

                       

                      王伯

                      姑娘早啊。

                       

                      南宮羽放下手中的木劍,看向阿貍,被眼前的美麗深深吸引。

                       

                       

                      44 將軍府屋內

                       

                      阿貍與南宮羽相對而坐,王伯端上酒器,放在桌案上。

                       

                      南宮羽

                      你那傷口未愈,還要靜養。

                       

                      阿貍

                      你又救了我一次。

                       

                      南宮羽把酒杯倒滿。

                       

                      南宮羽

                      知道你好酒,這是梁國最好的酒。

                       

                      阿貍一飲而盡。

                       

                      南宮羽

                      不知姑娘芳名。

                       

                      阿貍

                      阿貍。

                       

                      南宮羽

                      阿貍!沒有姓氏?

                       

                      阿貍

                      一個算命的給我起的!

                       

                      南宮羽

                      你是孤兒?

                       

                      阿貍

                      自小跟獸猿在竹林里長大。

                       

                      南宮羽一臉驚奇。

                       

                       

                      45 將軍府院中

                      一名軍中副將,滿臉的風沙,腳步匆忙,跟隨在王伯身后走進院內。

                       

                       

                      46 將軍府屋內

                       

                      南宮羽

                      原來如此!什么事,都要等傷好了再說。

                       

                      南宮羽自飲了一杯。

                      王伯帶著副將來到近前,副將躬身施禮。

                      南宮羽見副將神色凝重,知道有事要說。

                       

                      南宮羽

                      王伯,你先帶阿貍回房休息。

                       

                      王伯攙扶著阿貍離開。

                       

                      副將

                      燕軍果然在往邊塞運送糧草,恐怕是被他說中了。

                       

                      南宮羽愁上眉頭。

                       

                       

                      47 林中

                      兩個獵戶,身背弓箭,在林中四處尋覓。

                       

                      獵戶甲

                      弟妹快生了吧。

                       

                      獵戶乙

                      產婆說就這幾天的事。

                       

                      獵戶甲

                      要不咱往深處走走,給弟妹補補身子。

                       

                      獵戶乙

                      可不敢去,你沒聽說最近有好些個獵戶都失蹤了,沒準是碰著大獸了。

                       

                      獵人甲把獵人乙拉住,二人低下身子向遠處看去,一只鹿在吃食,二人很是興奮,取下背后的弓,準備射殺。

                      一只拿著鐐銬的手出現在樹后,遠遠的看著兩個獵戶。

                       

                       

                      48 云王山山坳中 清晨

                      四處都是懸崖峭壁,鐐銬拖在地上發出沉重的聲音,很多個奴役腳上帶著鐐銬,在地上刨著大坑,遠處幾十個奴役用繩子在拖拽著巨木。

                       

                       

                      49 邊郡

                      透過竹筐,眼看著飛來的箭羽扎滿夫婦全身,梁國士兵扔下夫婦尸體繼續逃竄,追趕而來的燕軍踩踏著夫婦的尸體而過。(同第4場)

                       

                       

                      50 山洞中

                      薛離子在臥榻上猛然驚醒,額頭掛滿汗珠,洞中一盞油燈,光線昏暗,起身望著面前的石壁,驚魂未定。

                      徒弟水嬰來到身邊。

                       

                      水嬰

                      師傅,又做噩夢了!

                       

                      薛離子

                      什么時辰了?

                       

                      水嬰從桌案上到上一碗清水,遞到薛離子手里。

                       

                      水嬰

                      剛過子夜,再睡會吧。

                       

                      薛離子喝下,把空碗遞給水嬰。

                       

                      薛離子

                      不睡了。

                       

                      水嬰

                      最近師父的夢境越發的頻繁了。

                       

                      薛離子

                      叫你們準備的事,怎么樣了。

                       

                      水嬰

                      師弟們在辦。

                       

                      薛離子

                      越快越好,不能在等了。

                       

                      水嬰

                      是,師父。

                       

                       

                      51 將軍府院中

                      副將腳步匆忙。

                       

                       

                      52 將軍府屋內

                      南宮羽和副將滿臉愁容。

                       

                      副將

                      燕軍隊已經開始向邊塞集結。

                       

                      南宮羽

                      多少人馬。

                       

                      副將

                      還不清楚,但從糧草來看,應是我軍兩倍之多。

                       

                      南宮羽

                      估計現在,探子已經進城,你馬上回去,有什么動向,及時派人來報。

                       

                      副將

                      可,可有應對之策。

                       

                      屋頂有聲響,副將抬頭望向屋頂,南宮羽已經竄出屋子。

                       

                       

                      53 將軍府房頂

                      南宮羽直接竄上屋頂,只見阿貍坐在眼前,望著月亮。

                      南宮羽松了口氣,來到阿貍身邊坐下。

                       

                      南宮羽

                      那時我少不更事,偷偷爬上來,看著王伯帶著人滿處尋我,著實好笑。

                       

                      阿貍

                      后來呢。

                       

                      南宮羽

                      之后我竟睡著了,娘親尋了我一夜未眠!父親派人搜遍了整個都城,連大王都被驚動。

                       

                      阿貍

                      就像我找不到獸猿一樣。

                       

                      南宮羽

                      是啊,當知道我躲在屋頂之后。

                       

                      阿貍

                      怎樣?

                       

                      南宮羽

                      罰我在屋頂不準下來,整整兩天不吃不喝。

                       

                      阿貍看著身邊的南宮羽,想象著他年幼時被罰的樣子,不禁笑了出來。

                       

                      南宮羽

                      之后我就再也沒上來過。

                       

                      阿貍扭頭望向月亮。

                       

                      (閃回)

                      54 邊郡酒鋪

                       

                      酒鋪老板(畫外音)

                      站住,你給我站住。

                       

                      十三歲的阿貍抱著一罐酒沖出酒鋪,三十幾歲的酒鋪老板追了出來,阿貍左右閃躲,步伐靈敏輕快,酒鋪老板完全跟不上她的敏捷,只能奮力追趕。

                      算命瞎子正好路過,用耳朵仔細聽著眼前發生的事情。

                      酒鋪老板一個猛撲,阿貍輕快的躲開,老板的腦袋直接撞到了墻上。

                      阿貍抱著酒罐揚長而去。

                      (閃回完)

                       

                      南宮羽

                      哈哈哈,小小年紀就開始偷酒喝!

                       

                      阿貍

                      是它想喝!

                       

                      (閃回)

                      55 邊郡酒鋪

                       

                      酒鋪老板(畫外音)

                      還敢來,看我不教訓你!

                       

                      十三歲的阿貍又抱著一罐酒沖出酒鋪,頭上纏著繃帶的酒鋪老板依舊追了出來,阿貍左右躲閃,老板依舊抓不到阿貍,算命瞎子來到跟前,拿出錢幣付了酒錢,酒鋪老板不在追趕,阿貍見狀很是好奇,看著算命瞎子。

                       

                      56 山頂 清晨

                      天高氣爽,山下的邊郡盡收眼底。

                      山頂空地上,獸猿抱著酒罐,往嘴里倒著,一臉的醉意,時不時回頭看看身后的阿貍和算命瞎子。

                       

                      算命瞎子

                      阿貍。

                       

                      阿貍

                      阿~~姨~~。

                       

                      算命瞎子

                      不對,是阿~貍~。

                       

                      阿貍

                      阿~~吉~~。

                       

                      算命瞎子

                      阿貍~。

                       

                      阿貍

                      阿~~奇~~。

                       

                      算命瞎子

                      不對不對,是阿奇~!

                       

                      算命瞎子意識到自己被帶的念錯了,阿貍指著他不停的大笑,坐在一邊的獸猿扭頭看著阿貍,也興奮的大笑著,邊笑邊往嘴里倒著酒喝。

                      (閃回完)

                       

                      阿貍

                      其實是我一直在照顧它,只希望他沒事。

                       

                      南宮羽聽著阿貍的講述,心里有些不安。

                       

                      南宮羽

                      我已經叫人幫你去找了。

                       

                      阿貍有些意外,心存感激。

                       

                       

                      57 云王山腳下

                      駝背老頭拄著拐杖,身后背著裝滿野菜的竹筐,走在云王山前。

                      身著暴露,身材妖嬈的女人柳紅青,向駝背老頭走來,身后跟著一具死尸,臉上長滿了尸斑,瞳孔灰白,手指上都套著鋒利的鐵鉤,猶如鷹爪一般。

                       

                      柳紅青

                      誒,老東西,這里可是云王山?

                       

                      駝背老頭扭頭看了看身后這女子,滿臉堆笑。

                       

                      駝背老頭

                      沒錯,前邊就是云王山,姑娘可是要進山?

                       

                      柳紅青沒在理會駝背老頭,徑直走向云王山。

                      一陣邪風呼嘯,老瘋子沖到柳紅青面前,速度太快差點撞到一起。

                       

                      柳紅青

                      百草谷的老瘋子,你來這干什么?

                       

                      老瘋子

                      妖女,我還想問你呢。

                       

                      柳紅青

                      天大地大,我在哪礙你什么事。

                       

                      老瘋子

                      我來做什么,你也別多問。

                       

                      索魂鬼

                      都是沖著那神獸來的。

                       

                      聲音陰沉詭異,呼吸帶著刺骨的寒氣。

                      柳紅青和老瘋子一驚,轉身看到一鬼,身材瘦長,皮包骨,眼窩深陷,面帶陰色,手里一把鐵鎖鉤鐮。沒人知道他是什么時候來到身后的。

                      二人不由自主的后移了半步。

                       

                      柳紅青

                      幽冥潭的索魂鬼,你也是為神獸而來?

                       

                      索魂鬼不予理會,走向那帶著鐵爪的死尸,仔細看了看。

                       

                      索魂鬼

                      鐵鷹姬發,你竟然用他做了蠱蟲的宿體,就不怕他那些兄弟找你算賬。

                       

                      柳紅青

                      一群草莽,老娘還不至于怕他們。

                       

                      老瘋子

                      蹊蹺的很!

                       

                      柳紅青

                      你說什么?

                       

                      老瘋子

                      我們三人同時出現在這,不是什么巧合吧。

                       

                      一身紅袍的薛離子已經站在遠處。身旁跟著金童、纏木、水影、冥火、土靈五個徒弟。

                      柳紅青、老瘋子、索魂鬼都感覺到了來自薛離子的殺意。

                       

                      薛離子

                      還是走漏了風聲,神獸的事,你們從何得知?

                       

                      索魂鬼突然想明白了什么。

                       

                      索魂鬼

                      中計了。

                       

                      老瘋子

                      千面羅剎捎口信給我,說神獸在此地。

                       

                      柳紅青

                      這該殺的東西,也這么跟我說的。

                       

                      索魂鬼

                      看來我們,都成了他問路的石子。

                       

                      駝背老頭遠遠的躲在樹林里觀察著,把駝著的背直起,露出一抹兇像。

                      薛離子已經來到了近前。

                       

                      薛離子

                      百草谷的老瘋子,自稱救死扶傷,實則以活人入藥,殘忍至極。

                       

                      老瘋子

                      我來就是想要一點神獸的血,一點,一點就行。

                       

                      薛離子

                      生的一副好面孔,可心比蛇蝎不如的柳紅青。

                       

                      柳紅青

                      用人練出來的蠱,遠遠比不了神獸。

                       

                      薛離子

                      索魂鬼,一項躲在幽冥潭里不問世事,你又是為何?

                       

                      索魂鬼

                      想在看看我那妻兒。

                       

                      老瘋子

                      你那妻小不死了十幾年了嗎!

                       

                      柳紅青

                      是!

                       

                      話音剛落,薛離子眉頭一皺。

                      柳紅青和老瘋子一頭霧水。

                       

                      薛離子

                      柳紅青七年后,死在你鐵鎖鉤鐮之下;同年,老瘋子煉藥走火,中毒暴斃;索魂鬼而后下落不明,既然你們知道神獸的下落,今日就一起上路吧。

                       

                      柳紅青和老瘋子更是不解,索魂鬼聽后恍然大悟。

                       

                      索魂鬼

                      你是從…。

                       

                      話沒說完,薛離子已經動手,與三人打在一起。

                      柳紅青手指舞動,控制著鐵鷹姬發,揮動鐵爪上下翻飛。

                      老瘋子雙手已經全部變成黑色,散發著毒氣,插空偷襲。

                      索魂鬼身形詭異,時前時后捉摸不定,舞動鐵鎖鉤鐮,遠程攻擊。

                      薛離子大袖揮起,猶如刀鋒,可并沒有全力攻擊,打了片刻退出交戰范圍。

                      柳紅青、老瘋子、索魂鬼,有些不明所以,纏木早已來到他們身后,手掐道家手印,口中默念咒語,很多條藤蔓從地面飛速爬像他仨人,老瘋子速度極快,閃向遠處,索魂鬼突然消失的無影無蹤,藤蔓緊緊纏住柳紅青。

                      柳紅青手指舞動,利用鐵鷹姬發想撕段藤蔓,又一些藤蔓撲來,緊緊纏住了鐵鷹姬發,柳紅青五指瞬間緊握,鐵鷹姬發身體爆開,無數只黑色蠱蟲形成一片黑云,把自己圍住,啃食著藤蔓。

                      另一側的冥火,肚子里烈焰滾滾,一口噴出,巨大的火球飛來,柳紅青和他的蠱蟲被火球打中,燒成灰燼。

                      老瘋子眼看不好,拔腿就跑。

                      地面一流塵土飛揚,來到老瘋子腳下,從地下刺出鋼針,老瘋子急忙躲閃,最終還是被鋼針扎穿了腳板,疼痛之下摔倒在地,鋼針不停的從地下刺出,扎穿老瘋子的身體,扎的滿身都是血窟窿,斃命。

                      土靈從地下破土而出,看了看死去的老瘋子,轉身向薛離子走去。

                       

                      薛離子

                      索魂鬼,雖自命為鬼,可并未行索命之事,今日殺你實屬無奈。

                       

                      索魂鬼突然出現在薛離子身后,揮動鉤鐮向其襲來。

                       

                      索魂鬼

                      想成事,就不能手軟。

                       

                      鉤鐮揮到了薛離子咽喉,被金童出手緊緊抓住,另一只手掐住索魂鬼的脖子,舉到半空中。

                                                                                                                   

                      薛離子

                      說的好,改日我為你超度。

                       

                      金童手腕一擰,索魂鬼脖子被掐斷,斃命。

                      師徒六人走向云王山。

                      躲在樹林里的老頭神情惶恐。

                       

                       

                      58 將軍府屋內

                      阿貍裸露著受傷的肩膀,南宮羽端著藥瓶,臉貼得很近,小心翼翼的給傷口上藥,生怕弄疼了阿貍。

                       

                      南宮羽

                      在修養些時日便無大礙。

                       

                      南宮羽幫阿貍把衣服重新蓋住肩膀。

                       

                      王伯帶著一山民走了進來。

                       

                      王伯

                      將軍,阿貍姑娘,今日在街巷上聽此人說起獸猿,就把他帶回來了。

                       

                      山民一聽是將軍,跪倒在地,行大禮。

                       

                      山民

                      草民,拜見將軍,拜見將軍夫人。

                       

                      南宮羽差點沒樂出來,阿貍臉一紅。

                       

                      南宮羽

                      獸猿是怎么回事?起來說話。

                       

                      山民起身回答。

                       

                      山民

                      回將軍,前些日子小人隨妻小回了趟娘家,當地人都說有野人出沒,一身棕毛,速度飛快,有天晚上那野人又來,這下是看的真真切切,是一只像人一樣直立行走猿,當地的獵戶都說,以前從未見過,真是稀罕之物。

                       

                      阿貍

                      然后呢?

                       

                      山民

                      之后那猿跑進深山,再沒見過。

                       

                      南宮羽

                      下去吧。王伯,賞!

                       

                      王伯

                      是!

                       

                      王伯帶著山民出了房間。

                       

                      南宮羽

                      看來獸猿…。

                       

                      見阿貍滿臉的疑惑。

                       

                      南宮羽

                      阿貍,阿貍?

                       

                      阿貍這才緩過神來,南宮羽沒在接茬說下去。

                       

                      南宮羽

                      今日天氣不錯,我陪你出去走走,可好!

                       

                       

                      59 街巷

                      街上熙熙攘攘,有買有賣,南宮羽和阿貍走在街巷,這看看那看看。

                      幾個孩童在面前跑過,嘴里不停唱著歌謠。

                       

                      孩童

                      守邊塞,保大梁。

                      驅燕狗,殺燕王。

                      山河依舊在,

                      百姓踏歌行。

                      將軍斷劍死,

                      忠義永流芳。

                       

                      南宮羽看著跑遠的孩童,好像回想起什么。

                      不知不覺來到一個賣銅鏡的商販前,拿起一面銅鏡,二人都從鏡子中望著對方。

                      見阿貍十分喜歡,南宮羽拿出錢幣遞給商販。

                      鏡中可見一身紅袍的人影在巷子深處一閃而過,阿貍猛然回頭,在人縫中尋找紅袍之人,扔下銅鏡飛奔而去,跑到巷口環顧四周,不見紅袍人的蹤影。

                      南宮羽急忙趕來。

                       

                      南宮羽

                      阿貍,你這是怎么了?

                       

                      阿貍不語,四處張望,侍衛來到南宮羽身邊。

                       

                      侍衛

                      找到了。

                       

                      阿貍收回視線,急迫的看著南宮羽。

                       

                       

                      60 碧水湖上

                      竹排劃破如鏡的水面,侍衛撐篙用力推動著竹排,南宮羽和阿貍站在竹排上,天高云淡,遠處青山起伏,湖中心是一座小島。

                       

                       

                      61 獸苑門外

                      獸苑門口站著四名身穿黑衣守衛,看到來了生人,一名守衛急忙上前攔阻。

                       

                      黑衣守衛

                      什么人?

                       

                      其他三個黑衣守衛也都上前,怒目而視。

                       

                      黑衣守衛

                      這不是你們來的地方,趕緊走。

                       

                      話音剛落,侍衛的劍已經放在了黑衣守衛的肩頭。

                       

                      黑衣守衛

                      這…你們。

                       

                      侍衛

                      這是我梁國的大將軍。

                       

                      黑衣守衛惶恐,全都跪下,不知所措,阿貍有些意外的看著南宮羽。

                       

                      南宮羽

                      里面是什么。

                       

                      黑衣守衛

                      回將軍,里面都是些猛獸。

                       

                      沒等南宮羽在開口詢問,阿貍已經奪門而入,沖進獸苑。

                       

                       

                      62 獸苑內

                      阿貍沖進屋內,只見纏木在一個巨大的煉丹爐前擺弄著,丹爐里面滾滾烈焰照亮了整個屋子,旁邊一張桌案,上面擺放著八個裝滿血液的碗。

                       

                      隨后南宮羽和侍衛也來到眼前,纏木見侍衛手提寶劍,嚇得向后退了兩步。

                       

                      纏木

                      你們這是…。

                       

                      南宮羽給侍衛使了個眼色,侍衛收起寶劍。

                       

                      侍衛

                      這是南宮將軍。

                       

                      纏木好像并不感到意外,躬身施禮。

                       

                      纏木

                      將軍,有禮了。

                       

                      阿貍來到桌前,用手指觸碰了下碗里的血液,情緒激動。

                       

                      阿貍

                      還是溫的,你把獸猿藏哪了?

                       

                      纏木

                      姑娘的話,我怎么聽不懂。

                       

                      南宮羽

                      你在做什么?

                       

                      纏木

                      自然是煉丹。

                       

                      南宮羽

                      用什么煉丹?

                       

                      纏木

                      猛獸的鮮血,藥性剛猛,可去百病。

                       

                      南宮羽

                      猛獸何在?

                       

                      纏木

                      就在里面,將軍想看?

                       

                      南宮羽

                      帶路。

                       

                      纏木

                      將軍請。

                       

                      纏木在前引路,穿過后門,經過一條廊道,來到另一扇上了鎖的門,纏木打開鐵鎖,推門而入。

                      一盆炭火在中央,隱約照亮空曠的大屋子,四周擺放著八個鐵籠,全部都被黑布蓋著,鐵籠后邊一片漆黑,空洞深邃。

                      阿貍站在八個鐵籠中間,南宮羽和侍衛也跟了進來。

                      阿貍來到一個鐵籠前,緩緩撤下黑布,一只通體黝黑的黑豹沖著阿貍迎面撲來,被鐵籠攔下,利爪從身前劃過,阿貍并未驚慌,只是南宮羽嚇得急忙擋在阿貍身前。

                      阿貍來到下一個鐵籠前,撤下黑布,鐵籠上交織著鐵絲網,一只巨蟒盤繞。

                      撤下第三個黑布,一只白虎撲在鐵籠上,一聲虎嘯。

                      快速撤下所有黑布,棕熊、狼、巨角雄鹿、巨鷹、鋼鬃野豬,每個身上不同的地方都有被割破的痕跡,唯獨沒有獸猿。

                       

                      南宮羽

                      這些猛獸,從何而來?

                       

                      纏木

                      重金懸賞,抓來的。

                       

                      南宮羽

                      都在這了?

                       

                      纏木

                      一共就捉了八個,都在這了。

                       

                      南宮羽看得出阿貍懸著的心放了下來,自己也輕松了學多。

                       

                       

                      63 碧水湖上

                      侍衛撐篙用力推動著竹排離開小島。

                       

                      南宮羽

                      一直駐守邊塞,從未像現在,一覽這大好的美景。

                       

                      阿貍

                      確實很美。

                       

                      南宮羽

                      更何況今日有你相伴!

                       

                      阿貍

                      那就留在這里,不去什么邊塞。

                       

                      南宮羽

                      哈哈哈哈,說的好,如果我肯放下一切,陪我隱居于此,你可愿意!

                       

                      阿貍不語。

                       

                      南宮羽

                      阿貍,你一直與獸猿相伴,可緣分總有盡頭,它畢竟是野獸,與人不同,總歸要回到山野,無拘無束。就像那山民所說,它現在很好。

                       

                      阿貍

                      真的像你說的一樣,我也就放心了。

                       

                      阿貍抬頭望向遠處高山,南宮羽順著方向望去。

                       

                      南宮羽

                      那是云王山,梁國最高的山。

                       

                       

                      64 山間大道

                      大道上,行人寥寥,四十出頭光頭漢子把鐵棍拖在地上,劃過地面,發出沉重的聲音,四十出頭的算命瞎子隨著聲音在后緊隨。

                       

                      光頭漢子

                      (自言自語)

                      啥也看不見,事兒還挺多!

                       

                      算命瞎子

                      死禿子,嘮叨什么呢。

                       

                      光頭漢子

                      我跟你說啊,要不是我心地善良,樂于助人,我才懶得管你,踏踏實實騙點錢不好嗎,這世道多不太平,萬一碰著個劫道的怎么辦,你說我是跑還是不跑,我一跑,你死定了,我不跑,陪你一起死!

                       

                      算命瞎子

                      你在不閉嘴,我現在就踢死你。

                       

                      光頭漢子

                      話說回來,你那龜骨真的管用?

                       

                      算命瞎子

                      我也是頭一次見它異動,當年師傅說龜骨震動必有神獸出沒。

                       

                      光頭漢子

                      也不知是福是禍。

                       

                       

                      65 街道

                      街道上熙熙攘攘,阿貍走在前邊,腳步輕快,活潑了許多。南宮羽緊跟在后,可見臉上的喜悅。

                      王伯一路小跑來到南宮羽身前。

                       

                      王伯

                      將軍,讓我好找啊。

                       

                      南宮羽稍顯意外。

                       

                      南宮羽

                      王伯,你這是…。

                       

                      王伯喘著粗氣。

                       

                      王伯

                      大,大王有請。

                       

                      南宮羽

                      阿貍,你先隨王伯回府,我去去就回。

                       

                      阿貍微笑點頭,南宮羽轉身離開。

                      阿貍站在原地,沉默良久,從腰中取出那一小塊紅布,內心掙扎著,一陣微風吹過,紅布從指尖隨風飄走,想從新拾回,又停住腳步。

                       

                      王伯

                      阿貍姑娘,我們回去吧。

                       

                      阿貍跟著王伯回府,又回頭望向紅布飄走的方向。

                      遠處一身紅袍的薛離子,身后跟著徒弟纏木一閃而過,消失在街角,阿貍心頭一震。

                       

                       

                      66 王宮大殿

                      梁王坐在王位上,雖然年過半百,可看上去像個受了驚嚇的孩子,一只腳不停的抖動,劊猛站在一側,守著大王的安全。

                      相國、南宮羽、眾大臣分別左右。

                       

                      梁王

                      燕王滅我之心不死!這,這可如何是好。

                       

                      大臣甲

                      不如,派人去探探口風,看看燕王究竟想要什么。

                       

                      大臣乙

                      十七年前燕王來犯,意圖就是要吞并我大梁,老將軍拼死一戰,才保我十七年的太平,如今燕軍勢大,又怎會議合!

                       

                      老相國偷瞄了一眼南宮羽。

                      南宮羽低頭不語,若有所思。

                       

                      相國假裝咳嗽了兩聲,南宮羽才緩過神來。

                       

                      南宮羽

                      大王…。

                       

                      大王和眾臣一直等著南宮羽把話說完,殿里鴉雀無聲!一陣沉默過后。

                       

                      南宮羽

                      南宮羽愿拼死一戰。

                       

                      老相國看著南宮羽,不明所以。

                       

                      梁王

                      好!將軍忠勇有嘉,可燕軍數倍于我,可有勝算?

                       

                      南宮羽不語,眾大臣一片嘩然。

                      老相國對著南宮羽長嘆一聲,嘆息中充滿了埋怨和不理解。

                       

                      相國

                      大王,有一人,可破燕軍。

                       

                      梁王

                      哦?相國所說何人?

                       

                      相國

                      薛離子,此人就在殿外。

                       

                      梁王

                      醫好孤家頭疾之人?

                       

                      相國

                      正是。

                       

                      梁王

                      你是想讓孤家用丹藥毒死燕王?

                       

                      相國

                      大王!這都什么時候了,還有心玩笑!

                       

                      梁王

                      兩軍交戰,你叫他有什么用啊。

                       

                      梁王來回踱步,滿身的焦急。

                       

                      相國

                      喚他上來,一問便知。

                       

                      梁王

                      好好,快叫他上來。

                       

                      薛離子邁步走入殿中,躬身施禮。

                       

                      薛離子

                      薛離子,拜見大王!

                       

                      梁王

                      醫我頭疾的丹藥,可是你所煉制?

                       

                      薛離子

                      正是!

                       

                      梁王

                      果真有奇效,頭疾在沒犯過。如今燕王大舉來犯,你可有退兵之策?

                       

                      薛離子

                      只需在多等幾日!

                       

                      梁王

                      哦?薛先生的意思是?

                       

                      殿外一片打斗聲,一個兵卒從殿外直接飛入大殿之上,摔倒在地。

                      阿貍快步進了大殿,數十名兵卒從殿外蜂擁而入,把阿貍團團圍住。

                      薛離子閃身到大殿一邊。

                      老相國與眾大臣嚇得直向后挪動身體。

                      劊猛看到阿貍,很是意外,擋在梁王身側,注視著阿貍的一舉一動。

                      薛離子穩如泰山,仔細端詳著眼前的女子。

                      南宮羽驚慌。

                       

                      南宮羽

                      阿貍,你這是干什么?

                       

                      南宮羽急忙跪在殿上。

                       

                      南宮羽

                      大王恕罪,此女名叫阿貍,是臣下的家客,鄉野村婦不知禮數,沖撞了大王,還請大王開恩。

                       

                      梁王大手一揮,沖進來的士兵全都退出大殿。阿貍看著跪下的南宮羽,又看向王殿之上的梁王。

                       

                      南宮羽

                      這是大王,你還不趕快跪下,跪下呀。

                       

                      阿貍并沒有跪下的意思,仔細打量著殿上每一個人,看了看受到驚嚇的相國和眾大臣,目光轉像殿上梁王,當看到劊猛眉頭一皺,目光掃到薛離子停了下來,看到薛離子一身紅袍,二目圓睜,巨劍武士看到阿貍的眼神,不由得手伸向背后,握住劍柄。

                      阿貍速度極快沖向薛離子,見阿貍來勢洶洶,肥大的衣袖一擺,阿貍躲閃,身后的柱子上被氣流打出一道深深印痕,再次沖向薛離子,二人纏斗在一起。

                      阿貍攻擊兇猛猶如野獸,薛離子閃轉騰挪,透著股邪氣。

                      梁王看到薛離子有著這樣伸手,顯露出之前沒有的老成,而后又迅速歸于常態。

                       

                      南宮羽

                      阿貍!住手!住手!

                       

                      追打片刻,未分勝負,阿貍回到南宮羽身邊兇狠的看著薛離子。

                       

                      阿貍

                      是你抓走了獸猿。

                       

                      南宮羽

                      不得無理。

                       

                      阿貍

                      他抓走了獸猿。

                       

                      梁王

                      薛先生,這位阿貍說的獸猿是怎么回事。

                       

                      薛離子

                      我并不認識這位姑娘,更不知道她在說什么。

                       

                      梁王

                      (指向薛離子)

                      阿貍姑娘,你可認得他?

                       

                      阿貍

                      不認得。

                       

                      梁王

                      你親眼見到他抓走了獸猿?

                       

                      阿貍搖了搖頭。

                       

                      梁王

                      這叫孤家如何信你。

                       

                      阿貍

                      他身上有獸猿的氣息,我聞的到!

                       

                      南宮羽

                      阿貍,不可亂說。

                       

                      梁王

                      看來是一場誤會,南宮將軍,不如你先帶這位姑娘回去,好生安撫這位姑娘。

                       

                      南宮羽躬身施禮,抓住阿貍的手臂向殿外走去,阿貍掙扎幾下,也就隨著南宮羽出了大殿。

                       

                       

                      67 街巷

                      南宮羽走在前邊,阿貍跟在身后。

                       

                      南宮羽

                      今日你險些闖下大禍,你知道嗎?

                       

                      阿貍

                      就是他抓走了獸猿,我認得他的味道。

                       

                      南宮羽

                      那是什么地方,那是梁國大殿,萬一大王要是怪罪下來,我也保不住你。

                       

                       南宮羽稍顯激動。

                       

                      南宮羽

                      今日的事情可不敢在發生了。

                       

                      不見阿貍回應,南宮羽回身,阿貍已經不見。

                       

                       

                      68 相國府門外

                      老相國和薛離子交談片刻,隨后施已禮節老相國進了相國府。

                      薛離子離去,身后跟著徒弟纏木。

                       

                       

                      69 樹林邊

                      薛離子和纏木走進了樹林。

                       

                       

                      70 樹林內

                      薛離子走進樹林深處停下腳步,徒弟纏木不見蹤影,阿貍躲在樹后偷偷觀察。

                      薛離子繼續前行,阿貍剛想跟上,地面上許多樹枝藤蔓向阿貍竄來,阿貍急忙躲閃,更多的藤蔓襲來,阿貍已經顧不上薛離子,只能快速向后躲閃,避免被纏住。

                      幾次差點被纏死,阿貍拼全力掙脫,片刻過后,藤蔓紛紛退去,林子里一片寂靜,薛離子已經不見人影。

                      阿貍一直向前尋找,跑出樹林,放眼望去空無一人,遠處就是云王山。

                       

                       

                      71 相國府門外

                      阿貍望著相國府大門。

                       

                       

                      72 相國府院中

                      很大的院子,擺滿了各種奇花異草,一座奇石搭成的小山坐落在院中。

                      幾只仙鶴在院中來回走的悠閑,兩只開屏的孔雀爭相斗艷,幾只梅花小鹿圍著假山里跑跳著。

                      兩個女婢端著酒器從假山旁走過。

                       

                      婢女甲

                      相國今天臉色不大好。

                       

                      婢女乙

                      來了不知道什么人,咱還是小心伺候吧。

                       

                      婢女甲

                      小鹿都喂過了吧。

                       

                      婢女乙

                      都喂過了。

                       

                      婢女甲

                      還有籠子的,那可是相國的心肝!

                       

                      婢女乙

                      姐姐放心,都喂過啦!

                       

                      兩婢女過后,阿貍從假山的角落走出。

                       

                       

                      73 相國府屋內

                      屋里燈火通明,雕梁畫柱,盡顯奢華,一黑布遮蓋的鐵籠擺放子屋子中間,走近鐵籠把上面的黑布掀起,里滿是一只通體火紅的狐貍,蜷縮在鐵籠里,阿貍看著狐貍,狐貍也看著阿貍。

                      隱約有聲音傳來。

                       

                      老相國

                      (畫外音)

                      這都什么時候了,你竟然還…。

                       

                      阿貍順著聲音繞到一扇屏風外。

                       

                      老相國

                      (畫外音)

                      是你想把他舉薦給大王,說此人能掐會算,如今件件都被他說中,可見神獸之事不虛。

                       

                      大戰在即,那神獸是保我大梁唯一的希望,闖進殿上那女子,盡快除掉,萬一出了叉子,你就是我大梁的罪人。

                       

                      阿貍有些意外,身子不自覺的向后挪了半步,正好碰到燭臺,發出聲響。屏風另一邊也一片寂靜。

                      突然一只斷劍穿透屏風橫在眼前,阿貍一驚,斷劍撤回,一只眼睛從窟窿里向外看著。阿貍已經不見蹤影。

                       

                       

                      74 山間小路

                      二人身披黑色斗篷,巨大的帽兜遮住臉,身后跟著數十名黑衣武士,快馬急奔。

                       

                       

                      75 山洞里

                      地上散亂著許多鐐銬,數十個奴役的尸體赤裸著上身,頭朝下懸掛著,身上沒了血色,幾滴鮮血順著指尖滑落到地面,可見地面有木桶擺放過的痕跡。

                       

                       

                      76 云王山山坳中

                      二人來到山坳中一高處,黑色帽兜摘下,劊猛站在大王身側,望向山坳中。

                      山坳之中,被火把照的通明,獸猿坐在原地一動不動,全身棕色的毛發,只有兩耳的毛發是白色。

                      八根巨高巨大的圓柱子、遠遠圍繞在獸猿周圍,每根圓木上都用血畫滿了道家的符咒。

                      薛離子來到獸猿身后,可見三根銀針插在后頸里。

                      慢慢抽出一個銀針,獸猿一聲哀鳴,四肢抖動。

                      小心抽出第二個銀針,獸猿緩緩站起身來。

                      薛離子拔出第三個銀針,急忙跑遠,來到一根柱下,事先擺放好的血桶里裝著一根巨大的毛筆,噙滿了鮮血,提筆在圓木上畫下了最后一筆。

                      獸猿仰天長嘯,兩耳白色的毛發毛開始擴向全身,獸猿越變越大,大到已經與身邊巨木等高,全身棕色的毛發已經變成了白色。

                      獸猿變成了神獸。

                      神獸想逃出八根巨木,血符發出閃電包住了巨木,巨木之間也都被閃電連在一起,形成一層電網在擊打著神獸,神獸一次次的向外沖去,又一次次的撤回,一聲聲的嘶吼,一直被困在原地,受著電擊之苦。

                      山頂上的梁王看著眼前的一幕,驚訝不已。

                      薛離子來到梁王身邊。

                       

                      梁王

                      此為何物?

                       

                      薛離子

                      回大王,此物名為狌,是上古的神獸。

                      梁王

                      (略顯激動)

                      何,何時能為我所用?

                       

                      薛離子

                      等到它筋疲力盡之時,我在趁虛而入,以金針入腦,到時我想…,大王想怎么樣,就怎么樣。

                       

                       

                      77 相國府屋內

                      黑布被掀起,鐵籠被打開,里面空空如也,相國看著鐵籠一臉怒意,身旁的兩個婢女瑟瑟發抖。

                       

                       

                      78 野外

                      阿貍看著通體火紅的狐貍奔向遠方。

                       

                       

                      79 王宮后殿

                      梁王把薛離子拉到身前。

                       

                      梁王

                      薛先生若能助我一舉踏平燕國,想要些什么,但說無妨。

                       

                      薛離子

                      謝大王,人嘛無非就是榮華富貴,享樂不盡。

                       

                      梁王

                      孤家答應你。

                       

                      薛離子

                      只是眼下…。

                       

                      梁王

                      可是有難處?

                       

                      薛離子

                      南宮將軍身邊的女子,應該與神獸有些淵源,若不除掉,恐有后患。

                       

                      梁王

                      老將軍為大梁舍了性命,如今又是大戰在即,看得出南宮將軍對那女子有意,孤家不想寒了他的心。

                       

                      薛離子

                      大王,可她萬一…。

                       

                      梁王

                      一屆女子,不足掛齒,薛先生謹慎些便是,一旦大破燕軍,孤家保你想不盡的榮華富貴。

                       

                      薛離子

                      謝大王。

                       

                      薛離子躬身告退。

                      此時的梁王一派老成,眼里滿是心機,面對著木架上的寶劍看了許久,劊猛來到身邊。

                       

                      劊猛

                      大王,派出去的人回來了。

                       

                      梁王

                      都查清楚了?

                       

                      劊猛

                      我國境內姓薛的全都查過,沒有此人,不過北邊的邊郡倒有一人與其同名。

                       

                      梁王

                      哦?

                       

                      劊猛

                      是個剛滿10歲的男童。

                       

                      梁王

                      此人心性難猜,既有控制神獸之能,又怎會把俗世放在眼里,他究竟想要的是什么呢?

                       

                      劊猛

                      大王不放心,我去取他性命。

                       

                      梁王突然拔出寶劍,轉身刺向劊猛,一道寒光閃過,劍尖停在劊猛胸前,劊猛穩如泰山,面不改色。

                       

                      梁王

                      取他性命,現在還不是時候。

                       

                      劊猛不語,梁王收起寶劍。

                       

                      梁王

                      薛離子說的沒錯,那個阿貍確實不能留,別讓外人知道,尤其是南宮將軍。

                       

                      劊猛躬身離開。

                       

                       

                      80 街巷

                      南宮羽心事重重,眉間帶著怒意前行,一個幢幡立在眼前,上寫:“天機算盡”。

                      幢幡下算命瞎子和一個老太太相對而坐。

                       

                      算命瞎子

                      別急別急,慢慢說。

                       

                      老太太

                      大師啊,我跟你說啊。

                       

                      老太太緊張的看了看四周。

                       

                      老太太

                      我家鬧鬼!

                       

                      算命瞎子

                      哦?有這等事!

                       

                      老太太

                      每天晚上都有個女鬼睡在我旁邊,嚇的我整晚都不敢合眼,你給我想想辦法,我該咋辦呀!

                       

                      算命瞎子

                      敢問老人家,家住何處,門朝哪開啊。

                       

                      老太太

                      我家住城外三里坎,坐南朝北!

                       

                      算命瞎子手里一邊掐算,嘴里一邊念叨著什么。

                       

                      算命瞎子

                      不好!

                       

                      老太太嚇得一抖。

                       

                      算命瞎子

                      今年屬大陰之年,陽氣衰!日頭落山,陰在北,鬼門大開,不請自來。兇兆!

                       

                      老太太神情惶恐。

                       

                      老太太

                      大師啊,我該怎么辦呀,咋辦呀!

                       

                      算命瞎子

                      別急,別急,遇到我算你命不該絕。

                       

                      算命瞎子從懷里拿出一塊嶄新的竹板,上面用雞血畫的道符。

                       

                      算命瞎子

                      你買了我這符,掛于門頭,保你什么邪祟之物都進不來。

                       

                      一個女子手里提著一包草藥來到近前。

                       

                      算命瞎子

                      日行一善,算你便宜點,給個…。

                       

                      女子

                      你怎么在這啊,讓我好找!

                       

                      老太太看到女子,大驚失色。

                       

                      老太太

                      鬼呀,鬼呀,大師救我!

                       

                      算命瞎子嚇得直往后躲,差點沒摔倒。

                       

                      女子

                      娘,是我,你親姑娘。

                       

                      老太太仔細看了看女子,突然鎮定下來,看了看四周。

                       

                      老太太

                      翠兒啊,我這是在哪?

                       

                      女子

                      娘,咱不是進城來給你抓藥嗎。

                       

                      老太太

                      哦哦,想起來了,藥都抓好啦?

                       

                      女子

                      都抓好了,這不都在這呢么。(用手提了提藥包)。

                       

                      老太太

                      走,回家,回家。

                       

                      女子

                      可不敢在亂走了…。

                       

                      算命瞎子手里拿著竹板符,表情幾乎石化,女子帶著老太太離去。

                      一旁的南宮羽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一臉怒意對著算命瞎子長出了口氣。

                      算命瞎子用耳朵對著南宮羽。

                       

                      算命瞎子

                      聽得出來,你是遇到事兒了。

                       

                      南宮羽

                      哦!從何得知呀。

                       

                      算命瞎子

                      今年屬大陰之年,陽氣衰!定是有女鬼上門,來來來,我這有道符,掛在…。

                       

                      話還沒說完,南宮羽用劍鞘頂在算命瞎子胸前。

                      算命瞎子感覺不對,閉口不言。

                       

                      南宮羽

                      滿嘴胡言,今日之后再讓我看到你,我要你腦袋。

                       

                      南宮羽說完離去。

                      薛離子從遠處快步而過。

                      算命瞎子從懷里取出龜殼,里面的骨珠連續震動,越是對準薛離子離去的方向,震動的越厲害。老瞎子拔起撞幡,放倒在腳下。

                       

                       

                      81 云王山山坳中

                      朱厭被困在封印之中,保守電擊之苦。

                      薛離子與五名弟子看著痛苦掙扎的朱厭。

                       

                      金童

                      既然大王不肯動手,讓徒兒去吧,以免生出禍端!

                       

                      冥火

                      師兄,我與你同去。

                       

                      一陣冷風吹過,天邊一大片烏云緩緩而來,水影抬頭看了看天,嘴角微微上揚。

                       

                      水影

                      師傅,還是徒兒去吧。

                       

                       

                      82 梁國都城

                      夕陽西下,斜暉灑滿整個都城。

                       

                       

                      83 將軍府屋內

                      南宮羽郁郁寡歡,桌子被掀翻在地,地上凌亂著書簡,酒器,燈盞,寶劍也躺在地上,劍鞘上的寶石已經被摔得碎裂。

                       

                      王伯

                      將軍,將軍,將軍?

                       

                      王伯連叫三聲,南宮羽才緩過神來。

                       

                      王伯

                      你這是怎么了?

                       

                      南宮羽

                      阿貍可在?

                       

                      王伯

                      還沒回來。

                       

                       

                      84 將軍府院中

                      阿貍神情疲憊走進院中,王伯腳步急促,端著摔壞的酒器和寶劍從書房走出。

                      見到阿貍,急忙低頭走過。

                      見王伯的神情有些奇怪,看見寶劍也在王伯手中,并沒在意,直覺讓阿貍眼神又看向寶劍。

                       

                      阿貍

                      王伯。

                       

                      王伯停住腳步,阿貍拿過寶劍,仔細看著上面碎裂的寶石。

                       

                      (閃回 第43場)

                      一把木劍在南宮羽手中上下翻飛,寶劍立在旁邊。

                       

                      (閃回 第28場)

                      幾個孩童在面前跑過,嘴里不停唱著歌謠。

                       

                      孩童

                      山河依舊在,

                      百姓踏歌行。

                      將軍斷劍死,

                      忠義永流芳。

                      (閃回完)

                       

                      阿貍慢慢將寶劍出竅,直到拔出了這把斷劍。

                      阿貍神情傷感。

                       

                      王伯

                      將軍還在等著你。

                       

                      寶劍入鞘,歸還王伯。

                       

                      85 將軍府屋內

                      桌上擺著酒器,南宮羽稍顯醉意與阿貍相對而坐。

                       

                      南宮羽

                      那一年,燕軍大舉來犯,父親率軍拼死一戰,保住了大梁,自己卻沒能回來!娘親告訴我,南宮家的男兒要保家衛國為己任,要學父親一樣。沒過多久娘親郁郁而終!這些年我請命駐守邊塞,時刻不忘娘親教誨。

                       

                      直到那日在草棚遇見了你。

                       

                      一項冷峻的阿貍,此時眼窩里卻也濕潤了。

                      王伯端上新酒放在阿貍身前,頭也不抬,匆忙離去。

                      南宮羽拿起新酒只給阿貍斟滿,自己杯中是滿著的。

                       

                      南宮羽

                      酒是好東西,能叫人忘記煩惱,只管今朝。

                       

                      阿貍望著自己眼前的酒水,心里已經明白了。

                       

                      阿貍

                      當真要我喝!

                       

                      南宮羽

                      就為你我相識一場吧!

                       

                      南宮羽舉起酒杯!阿貍看著自己杯中的酒,沉吟片刻。

                       

                      阿貍

                      有個人曾對我說,世間最毒的莫過于人心!今日借你的酒,嘗一嘗這人心!

                       

                      南宮羽舉杯的手開始顫抖,但也強壓著自己心中的痛。

                      阿貍一口喝下杯中酒。

                      在外邊偷聽的王伯一聲哀嘆!

                       

                      南宮羽

                      你都知道了!

                       

                      阿貍

                      獸猿在哪?

                       

                      南宮羽

                      云王山。

                       

                      阿貍起身就走。

                       

                      南宮羽

                      獸猿就那么重要嗎?

                       

                       

                      86 將軍府院中

                      來到院中,胸口一陣疼痛,腰間取下酒袋,一口氣喝光里面所有的酒,疼痛減輕了些許,走向臥房。

                       

                       

                      87 阿貍臥房

                      華美的衣服規整的放在床上,阿貍重新換回那身獸皮與粗布拼成的衣服,拿起獸牙匕首,酒袋掛在腰間。

                       

                       

                      88 將軍府院中

                      阿貍向書房的方向看了看,轉身離去。

                       

                       

                      89 民巷 陰轉雨

                      微弱的月光照亮整條巷子,阿貍快步前行,只覺得心口劇痛,用手猛烈錘擊自己心口,直到一口吐出所有的酒和些許鮮血。

                      阿貍站在原地,三晃兩晃,用力吸氣,眨著眼睛使自己清醒,終于身體不再晃動,重新恢復狀態,繼續前行。

                       

                       

                      90 將軍府屋內

                      南宮羽呆楞的坐著,王伯低頭收拾著桌子上的酒器。

                       

                      南宮羽

                      我這樣做,錯了嗎!

                       

                      王伯

                      將軍一心為大梁,將軍沒錯。

                       

                      王伯隨手從懷里逃出一小藥瓶,放在桌案上,端著酒器轉身離去,快要走出書房時停住腳步。

                       

                      王伯

                      可阿貍姑娘,又何錯之有!

                       

                      王伯走出書房。

                      南宮羽望著眼前這一小藥瓶。

                       

                       

                      91 民巷

                      一陣冷風吹過,烏云遮住了月光,巷子兩側屋頂,黑衣武士跟著阿貍,阿貍不予理會,徑直前行,直到被眼前的劊猛擋住去路。

                      一道閃電劃過半空,房頂黑衣武士全部沖向阿貍,廝殺在一起,片刻后全部斃命。

                      劊猛拔出背后的巨劍,一把粗糙、厚重、并不鋒利的劍,劍上明顯可見許多砍殺過的痕跡,劊猛把劍拖在地上,緩步向阿貍走來,地上被劃出深深的溝壑。

                       

                      劊猛

                      一介女流,我本不想殺你,眼下大王要你性命,就由不得我了。

                       

                      巨劍帶著風聲已經到了阿貍身前,阿貍及時閃躲,避過攻擊。劊猛出招剛猛無比,碰到物體無不粉碎,阿貍閃轉騰挪,以靈巧化解剛猛,躲避猶如矯健的狐貍,攻擊又像猛獸出籠。

                      水影出現在遠處,看著阿貍與劊猛纏斗,又抬頭看了看天,一滴雨水打在臉上,水影嘴角上揚,笑的可愛。

                      大雨傾盆,阿貍抓住一線空襲出擊,劊猛斃命。

                      阿貍大口喘著粗氣,水影向阿貍走來,在雨水中時隱時現,南宮羽出現在巷子另一端,看見阿貍身后的水影時隱時現,最后徹底消失在雨中。

                      南宮羽大步跑向阿貍,阿貍也看見了南宮羽。

                      南宮羽

                      (大喊)

                      小心背后,小心背后!

                       

                      雨水的聲音蓋住了大喊聲,只見南宮羽向自己跑來,卻聽不見他在喊什么。

                      南宮羽沖到近前,水影出現在阿貍背后,雨水形成的刀對著阿貍刺來,南宮雨抓住阿貍拽到身后,想接住水影這致命一擊,畢竟遲緩了半步,水刀扎入南宮羽腹部。

                      水影見刺殺阿貍失敗,重新隱形于雨中,阿貍急忙把南宮羽攙扶在地上,水影又一次偷襲,阿貍雖反應及時,可也被劃破了手臂。

                      就在這大雨之中,水影時隱時現一次一次的偷襲,阿貍已經幾處傷痕。

                      水影又一次出現在眼前,衣袖一揮,原本墜落的雨滴猶如子彈一般飛向阿貍,阿貍同樣一把竹針打出,穿破襲來的雨滴,狠狠的釘在了水影的身上和腿上,水影倒在地上。

                      阿貍急忙來到南宮羽身邊,南宮羽手中拿著藥瓶。

                       

                      南宮羽

                      解藥!

                       

                      阿貍

                      我沒事!

                       

                      南宮羽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阿貍把南宮羽緊緊抱在懷里。

                      水影拖著受傷的身體,偷偷向巷子深處逃去,鮮血隨著雨水灑在路上。

                      南宮羽捂著自己的傷口

                       

                      南宮羽

                      去吧,把白猿救出來,我這點傷,還死不了。

                       

                      阿貍

                      為什么,你可以不必…。

                       

                      南宮羽

                      想為自己活一次。

                       

                      隱約聽見王伯的呼喚聲。

                      王伯

                      將軍…將軍…。                                    

                       

                      阿貍望向水影逃走的方向。

                       

                       

                      92 另一條民巷

                      水影加快逃走的腳步,重新隱形在雨中,血跡隨著行蹤流淌在地上。

                      黑影閃過,水影的尸體倒在雨中,一道閃電照亮阿貍的背影,手中拎著水影的人頭。

                       

                       

                      93 山洞中

                      薛離子深睡中,眼球快速轉動。

                       

                      (閃回,同第四場)

                      薛姓夫婦帶著10歲的兒子四處躲藏,兒子一直扭頭回望遠處被火焰吞噬的家。

                      (閃回完)

                       

                      薛離子猛然驚醒,土靈來到身邊,遞上一碗水。

                       

                      土靈

                      師父,喝水。

                       

                      薛離子

                      你師姐還沒回來?

                       

                      土靈

                      還沒。

                       

                      薛離子隱約感覺到了危險。

                       

                       

                      94 樹林中

                      十幾個黑衣武士躲在樹林中,監視著山腳下的一切,隱約傳來一聲野獸的嘶鳴。

                       

                      黑衣武士甲

                      山里到底藏著什么東西。

                       

                      黑衣武士乙

                      你管他是什么,讓你守著就守著,別瞎問。

                       

                      黑衣武士甲

                      說的好像你知道似的。

                       

                      黑衣武士乙

                      我當然知道。

                       

                      黑衣武士甲

                      ?你真知道?

                       

                      黑衣武士乙

                      山里住了個老妖精,半夜就來抓您啦。哈哈哈哈。

                       

                      黑衣武士甲

                      去一邊去。

                       

                      武士頭目走了過來。

                       

                      黑衣武士頭目

                      少廢話,都給我看好了,要是有一個人從這進去,咱們都得掉腦袋。

                       

                      樹林深處有響動,武士頭目和甲乙悄悄上前查看,來到一顆大樹前,甲乙分左右包抄過去,樹后一只野兔受到驚嚇,跑遠。

                      一組阿貍偷襲擊殺黑衣武士的鏡頭

                       

                      黑衣武士

                      頭,沒事。

                       

                      武士甲乙從樹后轉回,十幾個武士全部斃命,二人相視一眼,阿貍出現在二人身后。

                       

                       

                      95 云王山腳下

                      阿貍來到山腳下,前方就是進山的路,遠處一溜塵土從地上激起,速度飛快,沖著阿貍而來,轉眼到了阿貍腳下,鋒利的鐵釘從地面不停的刺出,阿貍快速閃躲,找準機會,一腳踢斷了鐵針,地下沒了動靜。

                      野獸的嘶鳴從山坳中傳來,阿貍扭頭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金童就站在前方。

                       

                      金童

                      看來師妹這次失手了。

                       

                      阿貍怒不可遏,沖向金童,金童向一側挪動兩步,身后的冥火已經吸滿了肚皮,火球脫口而出沖向阿貍,阿貍急忙閃身躲過,一個又一個火球撲面而來,阿貍左躲右閃后,甩手向冥火打出一把竹針,被金童用身體擋住,發出金屬碰撞的聲音,阿貍抽出腰間的匕首與金童纏斗一處,匕首上下揮舞招招致命,可金童身體刀槍不入,毫發無損。

                      阿貍有些疲憊,跳出戰斗范圍,另謀他策。

                      纏木出現在身后,手掐道家手印,口中不停念著咒語,許多藤蔓襲來,阿貍只能盡力躲開藤蔓的襲擊,一雙手崩出地面,緊緊抓住阿貍的腳,阿貍無法移動,藤蔓襲來,死死的把阿貍纏住。

                       

                      金童

                      這回我看你怎么辦。

                       

                      此時冥火肚皮已經吸的滿滿,滾滾烈焰在圓滾的肚皮里,對準阿貍一口噴出巨大的火球。

                      阿貍命懸一線。

                      一根鐵棍帶著風聲,狠狠的掄在纏木后背,鮮血噴出,纏木倒地斃命。

                      纏在阿貍身上的藤蔓也都退去,此時火球已經飛向阿貍。

                      阿貍雖掙脫束縛,可雙腳還被緊緊抓住,無法閃躲,就在火球飛到眼前,阿貍一把抓入地下,把土靈從土里崩拽出來,擋在身前,火焰瞬間炸開,土靈被燒成焦炭。

                      眼看纏木和土靈雙雙斃命,金童幾近瘋狂,撕碎了衣服,露出結實的肌肉,直奔阿貍而去,光頭漢子手持鐵棍攔住金童,金童刀槍不入,光頭漢子鐵棍生猛,二人戰在一起。

                      冥火也如瘋了一般,一個火球接一個火球的噴像阿貍。

                      在他們打斗之間,算命瞎子獨自走進云王山中。

                      失去了金童的保護,阿貍幾個閃身就沖到了冥火身邊,冥火滾滾烈焰在腹中沒等噴出,便被阿貍在身后捂住了嘴巴,想要掙脫確被死死纏住身體,眼見肚皮越來越大,里面的火焰把肚皮燒的越來越紅,馬上就要爆出,阿貍把冥火的頭對準正在交戰的金童,松開手,一口火球噴出,金童被火焰燒成黑炭。

                      而后阿貍扭斷了冥火的脖子。        

                      阿貍準備向山坳中去,被光頭漢子一根鐵棍攔住。

                       

                       

                      96 云王山山坳中

                      巨大的神獸癱坐在八柱封印之中,昏睡的狀態。

                      薛離子手拿一根粗長金針,上面刻滿了符咒,對準神獸頭頂剛要刺入。

                      算命瞎子來到山坳中。

                      薛離子看到算命瞎子非常意外。

                       

                      薛離子

                      師父?

                       

                      算命瞎子止步在封印之外,耳朵對著薛離子的方向。

                       

                      薛離子

                      真是沒想到!

                       

                      算命瞎子

                      你…在跟我說話?

                       

                      薛離子

                      這里就你我二人。

                       

                      算命瞎子

                      那神獸何在?

                       

                      薛離子

                      就在我腳下。

                       

                      阿貍和光頭漢子一左一右,也來到老瞎子身邊。

                      光頭漢子看著前邊的龐然大物,驚訝的嘴都合不上。

                      阿貍心急如焚,沖向八柱封印,卻被電網攔住,全身劇痛后被彈了回來。

                      算命瞎子轉向身旁的光頭漢子,一副責怪的表情。

                       

                      光頭漢子

                      這姑娘說認得你,還說是來救什么獸猿。

                       

                      阿貍再一次沖向封印,又被彈了回來。

                       

                      算命瞎子

                      上面可有血符?

                       

                      光頭漢子

                      有,八根柱子,都他媽畫滿了。

                       

                      算命瞎子

                      姑娘,別白費力氣了。

                       

                      阿貍站回算命瞎子身邊。

                       

                      阿貍

                      叫我阿貍。

                       

                      算命瞎子

                      阿貍…,這也算名字!

                       

                      阿貍

                      你給我起的。

                       

                      算命瞎子尷尬的深思片刻。

                       

                      算命瞎子

                      你叫我師父!

                       

                      薛離子

                      幾日后你在邊郡救了個男童,后收他為徒,就是我。

                       

                      算命瞎子

                      (恍然大悟)

                      陰陽逆轉!

                       

                      薛離子

                      顛倒乾坤。

                       

                      算命瞎子

                      你竟然懂得此術!

                       

                      薛離子

                      師祖的書簡上寫的明白,此神獸可重返過去, 讓怎么也我沒想到的是,(看了看阿貍)神獸把她也帶了回來。

                       

                      光頭漢子

                      我咋聽不懂?

                       

                      算命瞎子

                      費這么大力氣,又是為何?

                       

                      薛離子

                      燕梁大戰,我親眼看著雙親慘死!

                       

                      算命瞎子

                      哎!人們總是想著改變什么,而忽略了當下。

                       

                      薛離子

                      如果燕梁都覆滅了,哼!豈不是更好。

                       

                      算命瞎子

                      你既然是我徒弟,應該知道師祖留下的規矩。

                       

                      薛離子

                      不可踏足亂世之紛爭,不可操控神獸為己所用。

                       

                      算命瞎子

                      欺師滅祖!

                       

                      薛離子

                      待我了了心愿,你在罰我不遲。

                       

                      薛離子手持金針,扎進神獸的頭頂,一聲嘶吼,神獸睜開雙眼站立起來,與身旁的八根柱子等高。

                      薛離子用力按下金針,神獸站住不動,毫無反應,此時金針在一點一點的插入神獸頭頂。

                       

                      光頭漢子

                      他,他在針扎那神獸。

                       

                      算命瞎子

                      不好,金針全部入腦,就阻止不了他了。

                       

                      阿貍在一旁焦急萬分,算命瞎子轉身對阿貍。

                       

                      算命瞎子

                      此封印罩門在天。

                       

                      阿貍抬頭看去,山頂一處可直接跳到神獸頭頂。

                       

                      算命瞎子

                      時間不多了。

                       

                      阿貍轉身消失在視野里。

                       

                      算命瞎子

                      死禿子,該你了。

                       

                      光頭漢子

                      我?我能干啥。

                       

                      算命瞎子

                      正北的那根柱子,斷了它,封印即破。

                       

                      光頭漢子看著又粗又高的柱子,一臉的囧樣。

                       

                      光頭漢子

                      來來來,你把眼睛睜開,看看那柱子有多粗!

                       

                       

                      97 峭壁

                      阿貍尋找著到山頂的路,在峭壁下停住腳步,抬頭望去,高聳入云,幾乎沒有坡度,只有一條由下至上的裂痕,和一些勉強能用來攀爬的石凸。

                       

                       

                      98 云王山山坳中

                      光頭漢子拎著鐵棍來到北邊的柱子前。

                      薛離子在按壓著金針,使其快點扎入。

                       

                      薛離子

                      你這是干什么?

                       

                      光頭漢子

                      干什么,破你的封印。

                       

                      光頭漢子掄圓了手中的鐵棍,照柱子猛砸過去,一聲巨響,柱子外皮被擊的粉碎。

                      薛離子被光頭漢子的力道所驚訝,用力按著金針想盡快完成對神獸的控制。

                      隨著一下一下的擊打,光頭漢子的虎口已經被震裂,鮮血沾滿了雙手。

                       

                       

                      99 峭壁

                      峭壁險峻,阿貍手伸進裂縫之中,固定身體,向上攀爬。(整場參照攀巖技巧)

                       

                      插入畫面

                      薛離子用力向下按著金針,光頭漢子一棍一棍擊打著巨木。

                       

                      畫面切回

                      阿貍已經爬到峭壁中央。

                       

                      插入畫面

                      薛離子焦急下按,金針已經所剩不多。木屑迸濺,可還差很多。

                       

                      畫面切回

                      抬頭望去,可見峭壁頂端,阿貍向上一躍,想抓住一塊石凸,一只手沒抓住,差點掉下懸崖。

                       

                       

                      100 云王山山坳中

                      眼看金針就要完全進入神獸頭頂,光頭漢子還子一下一下的擊打著柱子。

                       

                      薛離子

                      神獸是我的了。

                       

                      薛離子咬破自己的手指。

                      阿貍出現在山頂,縱身一躍。

                      薛離子感覺頭上惡風襲來,急忙回頭,阿貍手拿獸牙匕首對著自己落下,薛離子閃身,與阿貍纏斗在朱厭頭頂。

                      薛離子幾次找空隙去按下金針,可都被阿貍的攻擊所阻攔。

                      薛離子被阿貍兇猛逼得步步后退,虛晃一招,跳上山頂,阿貍見薛離子想逃,也跳上山頂追去。

                       

                       

                      101 山頂樹林

                      樹林之中,阿貍追到薛離子身前,一番廝殺,薛離子手掐手印,口中念咒,阿貍見此景知道不好,躲閃到樹后。

                      無數條藤蔓朝著樹后襲去,可阿貍已經不見蹤影,薛離子四處提防。

                      阿貍躲在暗處,緊趴在地上,像猛獸要狩獵一樣,尋找機會致命一擊。

                      薛離子環顧四周沒有阿貍的蹤影,突然聽見左前方有響動,急忙上前,知道這是聲東擊西,而后又突然轉向,衣袖猶如刀鋒一樣向右前方揮去,可左右都不見人影。

                      此時的阿貍已經倒掛在樹上,由上而下撲向薛離子,可沒想到阿貍直接穿過薛離子的身體落在地面上,薛離子身型淡化在空氣里,阿貍十分不解,環顧四周,四周圍滿了薛離子。

                      正在驚訝之際,薛離子已經從四周沖了過來,阿貍盡力抵擋攻擊,擋住的都是幻象,薛離子真身揮動刀鋒一般的衣袖偷襲,阿貍的臉頰上被劃破,鮮血流滿了半邊臉。

                      幻象越來越多,攻擊越來越緊密,阿貍已經全身傷痕,硬撐著。

                      又一輪攻勢兇猛,阿貍發現所有幻象都沒有影子,仔細觀察著所有的薛離子,終于發現了有影子的真身,所有幻象一起沖了過來,薛離子準備致命一擊,終于被阿貍識破,按在地上,瘋狂的報復,薛離子的頭發已經散亂,滿身的傷痕,盡力阻擋著阿貍的攻擊。

                      此時神獸的一聲嘶吼,讓阿貍為之一振,薛離子趁此機會推開阿貍,肚皮迅速吸滿,口中噴出火焰,在地上畫出一道火墻,薛離子重新跑回山坳中。

                       

                       

                      102 云王山山坳中

                      山坳中,被擊斷的柱子倒在神獸身上,形成一條直通頭頂的通道。

                      光頭漢子站在頭頂,用力的向外拔著金針,薛離子由山頂重新跳到神獸頭頂,光頭漢子被偷襲,一口鮮血噴出,被擊飛出去。

                      算命瞎子聽力非凡,對著光頭漢子飛下來的方向,上前接住,光頭漢子重傷。

                       

                      算命瞎子

                      你怎么樣。

                       

                      光頭漢子

                      還死不了。

                       

                      金童沿著柱子來到了神獸頭頂。

                       

                      金童

                      師父,快,我守著你。

                       

                      薛離子重新咬破手指,擠出鮮血。

                       

                      金童

                      師父,你這是為何?

                       

                      薛離子

                      要用自己的血和金針一起入腦,神獸才能聽我的。

                       

                      話音剛落,薛離子察覺到身邊的金童不對,此時匕首已經插入薛離子后腰,鮮血噴濺而出,隨后被一腳踢飛,算命瞎子依舊接住了薛離子。

                       

                      薛離子

                      師父。

                       

                      算命瞎子長嘆一聲。

                       

                      算命瞎子

                      孽緣!

                       

                      金童擦了擦匕首上的血,看著只剩一點在外的金針,滿眼的貪婪和欲望,用匕首割破自己的手指,滴到金針上,舉手準備拍下金針。

                      被趕來的阿貍騎在后背,揮舞著獸牙匕首,一下一下扎在前胸,扎的滿身都是血窟窿,而后被踹下頭頂,掉在地上。

                      奄奄一息的金童,臉上的五官不停的挪動著地方,一會變成駝背老頭,一會變成老瘋子,一會又變成柳紅青,最后五官錯位僵住,千面羅剎斃命。

                      阿貍在頭頂用力的向外拔著金針。

                      薛離子偷偷起身,拖著沉痛的身子,沿著山邊想逃走。

                      阿貍拿著拔出的金針來到光頭漢子身邊。

                       

                      光頭漢子

                      我都傷成這樣了,就讓我歇一會吧。

                       

                      算命瞎子

                      我是沒這力氣,一姑娘家家的,更白扯。

                       

                      光頭漢子一臉無奈,起身拿過金針,雙臂一用力,金針折斷兩半,隨后靠著算命瞎子裝虛弱。

                      一聲沉重的喘息聲,神獸睜開雙眼,八柱封印已破,朱厭接近狂暴,大手一揮,圍在周圍的柱子全部擊飛,一聲嘶吼振的地動山搖。

                      算命瞎子攙扶著光頭漢子,急忙躲在遠處,阿貍看著眼前狂暴的神獸。

                      神獸揮動雙臂,碰到哪里,哪里被擊打的粉碎,碎石亂飛,山壁被震的裂開。

                      神獸看到角落的薛離子,滿眼的怒火,伸出大手向薛離子拍去。

                      此時的阿貍取下腰間已經干癟的水袋,拔下塞子,向下倒著,眼看神獸就要拍死薛離子,一滴酒水從水袋口沿滴下,慢慢的劃過空氣,掉到地面的石子上,摔成了幾瓣。

                      神獸停止了攻擊,鼻子不停的嗅著空氣里飄來的酒香,四處尋找,最終目光鎖定在阿貍手中的水袋上。

                      神獸逐漸開始變小,全身白色的毛發退回到雙耳,最后重新變回了棕色的獸猿,急忙奔到阿貍身前,搶過水袋往嘴里倒著。

                       

                      光頭漢子

                      還真是一物降一物。

                       

                      薛離子看著眼前的一切,心灰意冷,一聲山體摩擦的聲音,抬頭看去,山頂一塊巨石緩緩滑下,薛離子也沒有在躲避的意思,冷靜的看著阿貍,阿貍也看著他,直到巨石砸下。

                       

                       

                      103 王宮大殿

                      梁王拍案而起。

                       

                      梁王

                      什么!

                       

                      殿中跪著黑衣武士。

                      梁王仿佛大勢已去,癱坐在王位上。

                      眾大臣一片嘩然。

                      相國一臉的驚詫,偷偷瞄了瞄南宮羽。

                      南宮羽泰然自若。

                       

                       

                      104 戰場

                      一組梁兵與燕軍搏殺的鏡頭

                       

                       

                      105 女媧廟

                      廟內女媧石像莊嚴慈祥。

                      石像下一將軍的背影,剛剛經過大戰,身上多處刀傷,頭發散亂,看不見面容,面對石像沉思著。

                      門外一梁兵,也是多處傷痕,神情慌張的跑了進來,躬身施禮。

                       

                      梁兵

                      將軍,燕軍已到山口!

                       

                      將軍并為轉身。

                       

                      將軍

                      我們還有多少人!

                       

                      梁兵

                      不足百人。

                       

                      將軍一聲長嘆。

                       

                      將軍

                      傳我的令,都散了吧!

                       

                      梁兵

                      將軍…這…。

                       

                      將軍

                      都逃命去吧!

                       

                      梁兵跪地行大禮,起身離去。

                      將軍一直面對女媧石像,深思片刻,寶劍出竅,一把斷劍在月光下寒光閃爍。(以上同第1場)

                       

                      兵卒重新回到廟里。

                       

                      將軍

                      不是讓你們逃命去嗎。

                       

                      梁兵

                      將軍,有人,有人看見山口出現一只巨獸。把,把燕軍殺的潰不成軍。

                       

                      將軍回身看著兵卒,散亂的頭發里可清晰的看清南宮羽哀傷的臉。

                       

                      梁兵

                      那巨獸的肩上,還站著個女子。

                       

                       

                      106 民屋

                      薛姓男子(同第4場薛姓夫婦)匆忙進了屋子。

                       

                      薛姓男子

                      女媧娘娘顯靈啦,孩他娘,咱得救啦。

                       

                      孩他娘

                      你說啥?你再說一遍?

                       

                      薛姓男子

                      誒呀,我在山頭親眼看見地,女媧娘娘騎著巨獸,大破燕軍,咱得救啦!

                       

                      孩他娘眼含淚花,高興的不知所措,身旁一陣嬰兒啼哭聲。

                       

                      孩他娘

                      去看看你妹妹,娘去準備準備,天亮給女媧娘娘上大貢。

                       

                      十歲男童(薛離子)伸手抱起妹妹,搖籃中的嬰兒(阿貍)睜大了清澈的眼睛,破涕為笑。

                       

                       

                      出字幕:(十八年后)

                                                                                               

                       

                      107 野山坡    

                      風和日麗,開滿了野花的山坡上,已經年滿18歲的嬰兒(阿貍)頭上插滿了野花,手里掐著一大把,還在不停的采摘。

                      遠處一身獵戶打扮的薛離子,手里拎著兩只野兔、幾只野雞迎面走來。

                       

                      獵戶薛離子

                      妹子。

                       

                      嬰兒阿貍

                      哥,打了這么多。

                       

                      獵戶薛離子

                      今天運氣好,剛進山就有收獲,走,回家。

                       

                      嬰兒阿貍

                      我還要多采些,今天可是女媧娘娘顯靈的日子。

                       

                       

                      108 女媧廟

                      石像下一男人的背影,身著華貴,對著女媧石像,背手沉思著。

                      頭上插滿野花的女嬰阿貍,手里捧著一大束野花放到女媧石像前,跪地參拜,雙手合十,祈福著什么。

                      男人側過身來,是年近四十的南宮羽,看著女嬰阿貍的樣貌,驚訝、欣喜、濕潤了眼眶。

                       

                       

                      109 山頂 清晨

                      天高氣爽,遠處群山連綿起伏。

                      山頂空地上,獸猿抱著酒罐往嘴里倒著,一臉的醉意,時不時回頭看看身后的阿貍和算命瞎子。

                      阿貍遠望山底下的邊郡,臉上一道疤痕,年近六十的算命瞎子站在一旁。

                       

                      阿貍

                      有件事情,我一直想問你。

                       

                      算命瞎子

                      你救下了全郡的百姓,也變了你自己的命數,回不去了。

                       

                      阿貍

                      這些年,看著你們老去,為什么我沒有變化。

                       

                      算命瞎子

                      你本就不屬于這里,也許你已和那獸猿一樣,可游歷于光陰之外,看盡萬物變化,不生不滅吧。

                       

                       

                      黑屏(結束)

                       

                       

                       

                       

                       

                       

                       

                       

                       

                       

                       

                       

                      阿 貍

                       

                      1 女媧廟

                      廟內女媧石像莊嚴慈祥。

                      石像下一將軍的背影,剛剛經過大戰,身上多處刀傷,頭發散亂,看不見面容,面對石像沉思著。

                      門外一梁兵,也是多處傷痕,神情慌張的跑了進來,躬身施禮。

                       

                      梁兵

                      將軍,燕軍已到山口!

                      將軍并為轉身。

                       

                      將軍

                      我們還有多少人!

                       

                      梁兵

                      不足百人。

                       

                      將軍一聲長嘆,仿佛大勢已去。

                       

                      將軍

                      傳我的令,都散了吧!

                       

                      梁兵

                      將軍…這…。

                       

                      將軍

                      都逃命去吧!

                       

                      梁兵跪地行大禮,起身離去。

                      將軍一直面對女媧石像,深思片刻,寶劍出竅,一把斷劍在月光下寒光閃爍,自刎,血液噴濺在女媧石像上。女媧莊嚴慈祥。

                       

                       

                      2 邊郡

                      山坳里的邊郡,火光沖天,梁兵四處逃竄,燕軍在后緊追,邊郡里慘遭屠戮,喊殺聲、哭叫聲不絕于耳,房屋被點著,村民死走逃亡,很多梁兵被燕軍劫殺,遠處隱約傳來嬰兒的啼哭聲。

                       

                       

                      3 民屋

                      被點燃的民屋內,一個嬰兒躺在搖籃之中哭喊,不時有燃燒的斷木從屋頂掉落下來。

                       

                       

                      4 邊郡

                      薛姓夫婦帶著10歲的兒子四處躲藏,兒子一直扭頭回望遠處被火焰吞噬的家。

                      前方一小撮梁兵迎面而來,身后跟著大隊的燕軍,夫婦二人急忙把10歲男童藏在旁邊的竹筐里,自己卻無處躲藏,梁兵已到眼前,抓住夫婦擋在身前,飛來的箭羽扎滿夫婦全身,梁兵扔下夫婦尸體繼續逃竄,追趕而來的燕軍踩踏著夫婦的尸體而過。

                      竹筐中的男童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驚慌、悲痛,不敢出聲。

                       

                       

                      5 民屋

                      伴著啼哭聲,一雙長滿棕毛的手伸向嬰兒,搖籃中的嬰兒睜大了清澈的眼睛,破涕為笑,隨著鏡頭推進,瞳孔占滿了整個畫面。

                       

                       

                      6 山寨大廳

                      充滿畫面的瞳孔漸漸推遠,只見阿貍冷峻的臉上沾染了幾滴血跡,眼神依舊清澈,只是多了幾分凌厲,一身獸皮與粗布縫成的衣服,顯得狂放粗野,腳下倒著幾個山匪的尸體。

                      十幾個山匪兇神惡煞死死盯著阿貍,手持刀斧躍躍欲試,一旁的柱子上捆綁著一年輕男子,雖然已經蓬頭垢面,可看得出家境富裕。

                       

                      山匪頭目

                      分你一份,如何?

                       

                      等了片刻,阿貍并未動心,山匪頭目大手一揮,十幾個山匪一擁而上,廝殺在一起,阿貍出手全無套路,可速度極快,招招很辣,直奔要害,與其說山匪們在與一女子搏殺,不如說一只野獸在狩獵這十幾個男人。

                      片刻后山匪們倒地斃命,阿貍也有些疲憊。

                      山匪頭目跪在地上,磕頭如搗蒜。

                       

                      山匪頭目

                      女俠饒命!女俠繞命!我也是迫不得已,為了有口飯吃才出此下策,求女俠饒命!

                       

                      見山匪頭目已經全無敵意,阿貍轉身來到被綁的青年身邊。

                      青年男子被剛才發生的一切嚇得呆傻。

                      山匪頭目見阿貍背對自己,跪地哀求的神情變得惡毒,后腰掏出匕首直接向阿貍刺去。

                      背后惡風襲來,匕首已刺到身后,阿貍轉身握住匕首,鮮血順著指縫流到地面。

                      山匪偷襲不成轉身想跑,被阿貍一把撕碎了喉嚨。

                       

                       

                      7 山寨門外

                      青年男子站在阿貍身邊,瑟瑟發抖,阿貍用布條纏繞著手上的傷口。

                       

                      阿貍

                      回家吧。

                       

                      青年男子拼命向遠方跑走。

                       

                       

                      8 山中小路

                      小路上前行,阿貍仿佛聽到了什么在從耳邊飄過,停住腳步仔細聽了聽,后又繼續前行。

                       

                       

                      9 樹林內

                      樹林之中,阿貍趴在灌木后,猶如老練的狐貍,順手撿起一個石子,一點一點的接近前方的野兔。

                      阿貍突然加速猛竄出去,野兔被驚跑,阿貍飛身向野兔右邊撲去,同時把石子扔向野兔左邊,石子打在樹上發出聲響,野兔被驚嚇的向右轉向,直接落到了阿貍的手中。

                      樹后有響動,一只灰熊緩慢進入視野,與阿貍對視了一眼,走進了樹林深處。

                       

                       

                      10 野山坡       

                      蜿蜒的小路,把開滿了野花的山坡一分為二,阿貍拿著野兔,走在路上腳步輕快。

                       

                       

                      11 山中瀑布

                      一條瀑布飛流直下,在清澈的池水中,阿貍望著自己的倒影,頭上插滿了各種顏色的花朵,冷峻的臉上露出孩童般的笑容。

                      放下手中的野兔,寬衣解帶,侵泡在池水中。

                       

                       

                      12 邊郡空鏡頭

                      俯瞰山坳里的邊郡,幾十戶人家,炊煙裊裊。

                       

                       

                      13 邊郡街巷

                      一條小街,有買有賣,人生嘈雜。

                       

                      老婦人(畫外音)

                      老騙子,還我雞。

                       

                      算命瞎子(畫外音)

                      早就吃了,你讓我怎么還你。

                       

                      一根鐵棍深深扎入地下,上面掛著黑色幢幡,幡上繡著四個金色的大字:“天機算盡”。

                      幡下的算命瞎子一臉囧樣,從斑白的頭發可看出已經年近六十,一身破舊的道袍滿是補丁,與一老婦人隔桌而坐。

                      老婦人滿臉的怒火,不依不饒。

                       

                      老婦人

                      我不管,反正你得還我。

                       

                      算命瞎子

                      肯定是你家媳婦沒按我說的做,這你不能怪我。

                       

                      老婦人身邊的竹筐里裝滿了野菜,伸手摸索出一片非常老舊竹板,上面是用雞血畫的道符,已經有些看不清,扔到桌上。

                       

                      老婦人

                      你這破玩應,回家我就放媳婦枕下,一直都沒動過,你說保我家是男娃,結果呢,生的是女娃,還是一對,你說這事怎么算。

                       

                      算命瞎子

                      誒呀!好事成雙啊,你家這倆女娃,可不簡單,我掐指一算…。

                       

                      老婦人

                      我呸!你個老騙子,喪盡天良,你不得好死。

                       

                      伸手抓起野菜,扔的算命瞎子滿身都是,老婦人氣憤的離去。

                      算命瞎子滿臉堆笑,仿佛已經習慣了。

                       

                      算命瞎子

                      把人救下了?

                       

                      阿貍坐在桌前,看著被野菜砸過的算命瞎子。

                       

                      阿貍

                      救下了。

                       

                      算命瞎子

                      時光如流水呀,記得第一次見你,你還是個孩子,連話都不會說。

                       

                      算命瞎子一邊嘟囔,一邊把裝滿錢幣的口袋拿在桌上,倒出一半,把錢袋里的另一半給了阿貍。

                       

                      算命瞎子

                      (一臉猥瑣)

                      老規矩哈,這一半我幫你存著。

                       

                      急忙把桌子上的錢幣滑進自己的口袋里。

                       

                      算命瞎子

                      還有個差事,你要不要做,酬金要豐厚很多。

                       

                      阿貍不語。

                       

                      算命瞎子

                      也好也好,你也有些日子沒回去,錢用完了隨時來找我。

                       

                       

                      14 油鋪

                      鋪內擺滿了大大小小的油罐子。

                       

                      阿貍

                      燈油。

                       

                      油鋪老板是個中年胖子,伸手拿過一小罐燈油遞給阿貍,阿貍拿著燈油出了油鋪。

                      老板低頭擦著油罐上的灰塵,阿貍重新進入油鋪,抓一把錢幣放到桌案上,扭頭出了油鋪,老板看著桌案上的錢幣。

                       

                      油鋪老板

                      (自言自語)

                      你又給多了!

                       

                       

                      15 酒鋪

                      酒鋪里擺滿了大大小小的酒罐子。

                      酒鋪老板五十歲出頭,額頭上的傷痕藏在皺紋里若隱若現,已經把自己喝的臉通紅。

                      阿貍走進酒鋪,隨手抓出一把錢幣放在到桌上,拿起一罐酒就走。

                       

                      酒鋪老板

                      等等!

                       

                      老板拿出一個皮制的水袋,里面裝滿了酒水,放到桌子上。

                       

                      酒鋪老板

                      用這個方便。

                       

                      阿貍拿著水袋出了酒鋪。

                       

                       

                      16 女媧廟前

                       

                      阿貍走過女媧廟前,女媧莊嚴慈祥。

                       

                       

                      17 竹海

                      夕陽西下,天色漸漸暗淡下來,竹海里一片死寂,阿貍站住仔細傾聽周圍,沒有半點聲音,加快腳步。

                      穿過竹海是一片空地,一個竹屋坐落在空地中央。

                      來到竹屋門口,阿貍露出甜笑,放下燈油和腰間的野兔,進了竹屋,又快速跑出竹屋,環顧四周,空空如也。

                      阿貍神情開始慌張,四處尋找,向竹林深處走去,四處都是折斷的竹子,越往竹林深處,斷竹就越多。

                      一塊紅布碎片,掛在斷竹上,阿貍拿到鼻尖聞了聞,收在腰間。

                      繼續前行,直到眼前的一大片竹子全部被整齊的壓倒。

                      阿貍仰面長嘯,嘶吼聲中帶著野獸的聲音。

                      俯瞰竹海中被整齊壓倒的竹子,形成一個巨碗,阿貍站在句碗之中,顯得十分渺小。

                       

                       

                      18 竹屋

                      簡陋的竹屋里一盞青燈,阿貍拿起桌子上一堆散亂的竹針,伸手去拿竹笛,停頓片刻,轉而拿起了旁邊野獸牙齒做成的匕首,整理了下腰間水袋。

                      吹滅油燈。

                       

                       

                      19竹海

                      阿貍在竹海中飛速穿梭。

                       

                       

                      20 邊郡街邊

                       

                      集市上有買有賣,人生嘈雜,算命瞎子與阿貍隔桌而坐。

                       

                      算命瞎子

                      這么快就用完了?

                       

                      阿貍

                      (急躁)

                      附近可有生人出沒?

                       

                      算命瞎子

                      我一個老瞎子,又怎會知道這些!

                       

                      阿貍坐立不安。

                       

                      算命瞎子

                      出了什么事?

                       

                      阿貍

                      它不見了。

                       

                      算命瞎子

                      說不定在哪喝醉了,又或者…;哎誰又能管得了它。

                       

                      阿貍

                      我這心里亂的很。

                       

                      算命瞎子

                      它又不是第一次不見,不都過些日子就回來了,不必大驚小怪。

                       

                      阿貍

                      竹林有外人進過。

                       

                      老瞎子眉頭一皺,思量片刻,伸手把生鐵的幢幡拔出地面,放倒在腳邊。

                       

                      算命瞎子

                      你先別急,與我在此等候一個人。

                       

                       

                      21 山間大道

                      八輛馬車在大道上緩慢行駛,上面拉著八個被黑布蓋住的鐵籠,一群黑衣武士周圍護送。

                       

                       

                      22 邊郡街邊

                      一個光頭漢子來到算命瞎子身邊,花白的胡須,與算命瞎子年紀相仿,確身材壯碩皮膚黝黑顯得異常勇猛,不費吹灰之力拿起幢幡,就深深插進土里。

                       

                      光頭漢子

                      你找我啊。

                       

                      算命瞎子

                      這幾日可有生人在附近出沒?

                       

                      光頭漢子

                      生人…,鳥不拉屎的地方,誰會來這;哦對,好像外邊來了幾個獵戶。  

                       

                      算命瞎子

                      獵戶?

                       

                      光頭漢子

                      打了些野雞兔子什么的,就走了。

                       

                      算命瞎子

                      你沒看錯?

                       

                      光頭漢子

                      我又不瞎!

                       

                      算命瞎子

                      你個死禿子,可見有人進過竹林?

                       

                      光頭漢子

                      沒注意。

                       

                      算命瞎子安慰阿貍。

                       

                      算命瞎子

                      應該是你想多了,幾個獵戶還不足為慮。

                       

                      阿貍

                      去哪能尋到他們的蹤跡。

                       

                      光頭漢子

                      由此往東七天的路程,是條大道,行腳的,買賣的都在那里路過,你去那沒準能打聽到什么消息。

                       

                      阿貍起身要走。

                       

                      算命瞎子

                      也好,出去看看也好。孩子,天下之大,最毒莫過于人心,凡事不可輕信,遇事要多留個心眼。

                       

                       

                      23 山間小橋

                      山間飛鳥亂鳴,小橋之下,溪水潺潺,橋尾一棵大樹生的茂密。

                      阿貍腳步急促走過小橋,來到樹下,陽光透過樹葉,把凌亂的影子打在阿貍身上。

                      停住腳步,感覺異常莫名,橋下的流水聲音,飛鳥的鳴叫,風吹樹葉的聲音全部消失,整個世界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原本腳下的樹葉紛紛飄起,重新回到樹枝上,遠處青山仿佛也有了些變化。

                      一只飛鳥從頭上飛過,一聲鳴叫,世界恢復了正常,流水繼續順勢而下的聲音,風吹過的聲音,只是頭頂的大樹比之前更加的茂密,已經沒有縫隙可以讓陽光穿過。

                      阿貍沒去多想,繼續快步前行。

                       

                       

                      24 梁國大殿

                      大殿之上,王座空空,眾大臣側立在殿中。

                       

                      內官

                      大王身體有恙,都回了吧。

                       

                      眾大臣紛紛退出大殿,一個大臣湊近老相國。

                       

                      大臣

                      相國,大王已經半月不朝,究竟患了什么病疾。

                       

                      老相國

                      大王早有頭疾,只是不長發作,近些日子頭疼的越發厲害了。

                       

                      大臣

                      可找到方法醫治。

                       

                      老相國

                      哎!始終無法根除啊。

                       

                      二人緩步走出大殿。

                       

                       

                      25 大道旁草棚 日                                                                                

                      一條大道直通南北,路上行人熙熙攘攘。一座草棚坐落在大道的一側,草棚外拴著的馬匹在吃著草料,草棚內坐滿了來往歇腳的行人。

                       

                       

                      26 草棚

                      大娘在給各桌添水,拿干糧。

                      二十多歲的南宮羽悠閑的喝著水,和三個侍衛打扮的人圍坐一桌,身前一把寶劍放在桌上,劍鞘上鑲嵌了一顆名貴的寶石,顯得格外貴重。

                      梁國幾個兵卒圍坐一桌,顯得有些疲憊。

                      燕國幾個兵卒圍坐在旁邊,大口喝著碗里的水。

                      還有一些零散的行人。

                      阿貍滿面塵灰,來到草棚,獨自坐在一桌,觀察著喝水的人們和外邊來往的行人,大娘過來倒上一碗清水。

                      見一女子單獨外出,草棚里的人都投來異樣的眼光。

                      燕兵頭目端起碗大口喝完,對著對面的梁兵。

                       

                      燕兵頭目

                      聽說你們梁國有人重金懸賞奇珍異獸,可有此事?

                       

                      梁兵頭目

                      嗯,我要是不當值,我也去抓大獸去,酬金豐厚,夠我花一陣子。

                       

                      燕兵頭目

                      我這邊要是有,給你弄過去,咱倆賞金對半分,你說咋樣。

                       

                      梁兵頭目

                      你這是通敵賣國,不怕被砍腦袋,你就這么干。

                       

                      燕兵頭目

                      哈哈哈哈,玩笑話,別當真。

                      阿貍聽著兩國士兵的談話,察覺到另一側的南宮羽一直注視著自己。

                      一老一小兩個獵戶走進草棚,大娘給到上水。

                       

                      老獵戶

                      再給拿些干糧,餓壞了。

                       

                      大娘

                      好好,稍等片刻。

                       

                      小獵戶

                      要不咱也深山里走走,萬一弄一只大的咱不也發財了。

                       

                      老獵戶

                      你以為我不想?哪那么好抓,弄不好大獸沒抓住,咱爺倆在丟了性命。

                       

                      阿貍起身坐到獵戶這一桌,南宮羽一直觀察阿貍。

                       

                      阿貍

                      抓什么大獸?

                       

                      小獵戶

                      什么大獸都行,越罕見越值錢。

                       

                      老獵戶

                      姑娘也是獵戶?

                       

                      阿貍

                      不是。

                       

                      老獵戶

                      (略帶斥責)

                      這都是男人的事,你一個女人瞎打聽什么。

                       

                      此時的阿貍面部顯得猙獰,眼露兇光。

                      老獵戶看著阿貍有些忌憚。

                       

                      老獵戶

                      我,我是說,可千萬別冒險呀,自打放出懸賞的消息,不知道多少獵戶死在山里。

                       

                      阿貍

                      可有抓到?

                       

                      小獵戶

                      剛剛在路上還遇見了,整整八輛馬車拉的都是大獸。

                       

                      阿貍

                      哪個方向?

                       

                      小獵戶

                      往南,去都城領賞去了。

                       

                      阿貍起身離開草棚。

                       

                      大娘

                      你還沒給錢呢!

                       

                       

                      27 大道

                      南宮羽騎在馬上,三個貼身侍衛牽著馬。

                       

                      南宮羽

                      你們先回。

                       

                      三個侍衛躬身施禮。南宮羽騎馬離開。

                       

                       

                       

                      28 野外

                      靜夜,月光之下,一堆篝火已經快要熄滅,阿貍匍匐在深草里觀察,十幾個黑衣武士躺在地上各自睡去,馬匹拴在樹上,八輛馬車上面八個鐵籠,全部用黑布遮蓋著。

                      趁著夜色,悄悄潛到鐵籠邊,掀起黑布的一角,透過月光隱約可見一只巨角雄鹿臥在籠子里。

                      來到另一個鐵籠邊,小心翼翼掀起黑布,一只棕熊呆呆的看著自己。

                      來到下一個鐵籠,剛要掀起黑布。

                       

                      金童

                      你在找什么。

                       

                      阿貍一驚,回身看去,金童就站在身后不遠處,揚手幾發竹針打出,打在金童身上發出清脆的聲音,金童毫發無損。

                      阿貍速度極快跑向遠處,金童在后追趕。

                      跑出有些距離,阿貍站穩又打出幾發竹針,金童同樣毫發無損,阿貍十分不解。

                       

                      金童

                      找死!

                       

                      二人纏斗一起,阿貍揮動匕首招招很辣,可匕首扎在金童身上,猶如扎在鐵板上,金童毫發無損。

                      熟睡的黑衣武士也都趕來,把阿貍圍在中央。

                      耳旁響起馬蹄聲,一匹快馬穿過黑衣武士的包圍,阿貍被拉上馬背,狂奔而去。

                      望著快馬消失在夜色下,金童并為追趕。

                       

                       

                      29 野外大樹下

                      篝火邊,阿貍緊握著腰間的獸牙匕首,南宮羽撿來幾根干枝加到火上,見阿貍緊盯著自己身邊的寶劍,就把寶劍放到了阿貍身邊。

                       

                      南宮羽

                      是我救了你,你不會恩將仇報吧。

                       

                      見南宮羽并沒有惡意。

                       

                      阿貍

                      你為什么救我。

                       

                      南宮羽

                      見一女子落難,又怎能不救。

                       

                      阿貍

                      在草棚見過你,你在有意跟著我。

                       

                      南宮羽

                      想聽真話?

                       

                      阿貍

                      說!

                       

                      南宮羽

                      方才對姑娘一見傾心,不知你看在下如何。

                       

                      阿貍

                      再敢胡說,我割了你的舌頭。

                       

                      南宮羽

                      是你讓我說的。

                       

                      南宮羽滿不在乎的撥弄著篝火。

                      阿貍抓著匕首的手松開,轉而取下腰間的水袋喝了一口,南宮羽也感到口渴,湊到身邊,搶過水袋也喝上一口,又噴了出來。

                       

                      南宮羽

                      你這是酒!

                       

                      伴隨著南宮羽一陣的咳嗽聲,阿貍緊張的神情緩和了下來,反而覺得好笑。南宮羽也哈哈大笑了起來。

                       

                      南宮羽

                      你這女子,有趣哈哈哈。

                       

                      阿貍拿回水袋又大口喝著。

                       

                      南宮羽

                      剛剛那個可不是普通人,你和他有仇?

                       

                      阿貍

                      沒有。

                       

                      南宮羽

                      無冤無仇,還都招招致命。

                       

                      阿貍不語,抬頭望向星空。

                       

                      切換至天亮

                      南宮羽緩緩睜開雙眼,天已大亮,篝火已經熄滅,起身環顧四周,馬還在,阿貍已不在。

                       

                       

                      30 山間大道

                      黑衣人押運著八輛馬車在大道上前行,金童跟在車隊后。

                      前方隱約可見梁國都城。

                       

                       

                      31 梁國都城

                      梁國都城全貌空鏡頭。

                       

                       

                      32 大院門口

                      靜夜,月亮高掛,照亮著高高的院墻,一隊黑衣巡兵在大院門口走過。

                      兩個黑衣守衛站在門口一左一右。

                       

                      守衛甲

                      拿著,我去個方便。

                       

                      守衛甲把自己的劍遞給守衛乙。

                       

                      守衛乙

                      你不剛去過嗎,咋還去。

                       

                      守衛甲

                      水喝多了。

                       

                      守衛甲走到對面寬衣解帶方便。

                       

                      守衛乙

                      你啥水喝多了,我看你這是病,得治。

                       

                      守衛甲

                      哎,你不懂。

                       

                      守衛甲方便完,系緊腰帶準備回去,感覺身邊的暗處不對,走進仔細查看,隱隱看見一雙眼睛盯著他,剛想大叫,被拽到暗處,扭斷了脖子,尸體倒地。

                      守衛乙仿佛聽到了聲音,仔細向街對面暗處看著。

                       

                      插入畫面

                      一隊黑衣巡兵向門口走去。

                       

                      畫面切回

                      守衛乙向前走了兩步,隱約看到守衛甲躺在地上,倒吸了一口冷氣,剛想大叫,阿貍一發竹針打過,正中守衛乙的咽喉。

                       

                      插入畫面

                      黑衣巡兵就快到大院門口

                       

                      畫面切回

                      守衛乙倒地的一剎那,阿貍飛身沖了過去,用力把尸體立起,一手抓住腰,一手抓著后腦,躲在尸體背后站在門口。

                       

                      數十人的巡邏兵在大院門口一個一個的走過。

                      黑衣巡兵走遠后,阿貍拖著守衛乙的尸體進了院門。

                       

                       

                      33 院內郎道

                      尸體放倒在地,把院門重新關好,沿著朗道向院內走去。

                       

                       

                      34 大院內

                      大院內空空蕩蕩,幾個黑布蓋著的鐵籠,擺放在大院中央。

                      阿貍急忙上前掀開黑布,鐵籠是空的,去看另一個鐵籠,還是空的。

                       

                       

                      35 大院門口

                      又一隊黑衣巡兵從門前走過,領頭的發現院門沒人把手,停止巡邏,上前查看。

                       

                       

                      36 大院內

                      阿貍一口氣把所有黑布全部拽到地上,全部都是空的。

                      劊猛背著巨劍出現在出現在阿貍身后,阿貍感覺到身后有隱約的殺意。

                       

                      劊猛

                      打車隊進城你就一直跟著。

                       

                      阿貍轉身,正面劊猛。

                       

                      阿貍

                      藏哪了?

                       

                      劊猛

                      聽我一句,打消你的念頭,我就當沒見過你。

                       

                      阿貍

                      (憤怒)

                      你把獸猿藏哪了?

                       

                      聽到獸猿兩個字,劊猛稍顯意外。

                       

                      劊猛

                      獸猿?

                       

                      阿貍

                      還我獸猿!

                       

                      阿貍把手握向腰間的匕首,剛想沖向劊猛,黑衣巡兵沖到了院內。

                      阿貍眼看沖進來的巡兵太多,狠狠看了一眼劊猛,扭頭像廊道沖去,巡兵上前阻攔,阿里揮動手中的匕首展開廝殺。

                      劊猛只是看著,并沒有上前動手的意思。

                       

                       

                      37 院內狼道 夜                                                                                      

                      廊道里站滿了黑衣巡兵,阿貍如野獸般兇猛,一番搏殺,沖出院門。

                       

                       

                      38 民巷

                       

                      阿貍在民巷里躲避追殺,弓箭手拉弓搭箭,箭羽在身邊飛過,更多的黑衣巡兵聞訊趕來,阿貍在巷子里左拐右拐,盡力甩開后面的追兵。

                       

                       

                      39 將軍府院墻外

                      阿貍拐出民巷,面前一顆歪樹緊挨著院墻。

                       

                       

                      40 將軍府院中

                      管家王伯與阿貍四目相對,相在院中,院外火把通明,雜亂的腳步聲從院外跑過。

                      南宮羽從屋內走出一怔,看見阿貍站在院中,后肩上扎著一只箭羽。

                      阿貍也看到了南宮羽。

                       

                       

                      41 將軍府屋內

                      書房內,燈光稍暗,阿貍臉色慘白,南宮羽在身后用匕首小心翼翼的切割著扎在阿貍后肩上的箭梗。

                      阿貍伸手取下腰間的酒袋,大口喝著酒。

                      咔的一聲,箭梗斷開,南宮羽拿過酒袋,把酒灑在箭梗上。

                       

                      南宮羽

                      忍著點!

                       

                      用力在箭梗后一拍,箭頭帶著半支箭梗穿過肩頭,從肩膀前飛出,深深的扎在墻上,箭頭上帶著倒刺。

                      阿貍大口穿著氣,忍著疼痛一聲沒吭,汗水流滿額頭。

                      一個婢女來到身前,手里端著藥瓶,南宮羽把被血濕透的衣服小心的拔開,漏出被箭貫穿的傷口。

                       

                      南宮羽

                      在忍忍!

                       

                      把藥粉倒在前后的傷口處,阿貍的牙齒發出咯吱的聲音,雙拳緊握,暈倒在南宮羽的懷里。

                       

                      南宮羽

                      準備身衣服幫她換上。

                       

                       

                      42 阿貍臥房 清晨

                      婢女端著飯食走進臥房,屋內空空,不見阿貍蹤影。

                       

                       

                      43 將軍府院中 清晨

                      一把木劍在南宮羽手中上下翻飛,寶劍立在旁邊。

                      阿貍換上這一身女人的裝素,活脫一美人胚子,站在遠處看著南宮羽練劍的樣子,不由得出了神。

                      王伯的招呼聲,打破了這份默契。

                       

                      王伯

                      姑娘早啊。

                       

                      南宮羽放下手中的木劍,看向阿貍,被眼前的美麗深深吸引。

                       

                       

                      44 將軍府屋內

                       

                      阿貍與南宮羽相對而坐,王伯端上酒器,放在桌案上。

                       

                      南宮羽

                      你那傷口未愈,還要靜養。

                       

                      阿貍

                      你又救了我一次。

                       

                      南宮羽把酒杯倒滿。

                       

                      南宮羽

                      知道你好酒,這是梁國最好的酒。

                       

                      阿貍一飲而盡。

                       

                      南宮羽

                      不知姑娘芳名。

                       

                      阿貍

                      阿貍。

                       

                      南宮羽

                      阿貍!沒有姓氏?

                       

                      阿貍

                      一個算命的給我起的!

                       

                      南宮羽

                      你是孤兒?

                       

                      阿貍

                      自小跟獸猿在竹林里長大。

                       

                      南宮羽一臉驚奇。

                       

                       

                      45 將軍府院中

                      一名軍中副將,滿臉的風沙,腳步匆忙,跟隨在王伯身后走進院內。

                       

                       

                      46 將軍府屋內

                       

                      南宮羽

                      原來如此!什么事,都要等傷好了再說。

                       

                      南宮羽自飲了一杯。

                      王伯帶著副將來到近前,副將躬身施禮。

                      南宮羽見副將神色凝重,知道有事要說。

                       

                      南宮羽

                      王伯,你先帶阿貍回房休息。

                       

                      王伯攙扶著阿貍離開。

                       

                      副將

                      燕軍果然在往邊塞運送糧草,恐怕是被他說中了。

                       

                      南宮羽愁上眉頭。

                       

                       

                      47 林中

                      兩個獵戶,身背弓箭,在林中四處尋覓。

                       

                      獵戶甲

                      弟妹快生了吧。

                       

                      獵戶乙

                      產婆說就這幾天的事。

                       

                      獵戶甲

                      要不咱往深處走走,給弟妹補補身子。

                       

                      獵戶乙

                      可不敢去,你沒聽說最近有好些個獵戶都失蹤了,沒準是碰著大獸了。

                       

                      獵人甲把獵人乙拉住,二人低下身子向遠處看去,一只鹿在吃食,二人很是興奮,取下背后的弓,準備射殺。

                      一只拿著鐐銬的手出現在樹后,遠遠的看著兩個獵戶。

                       

                       

                      48 云王山山坳中 清晨

                      四處都是懸崖峭壁,鐐銬拖在地上發出沉重的聲音,很多個奴役腳上帶著鐐銬,在地上刨著大坑,遠處幾十個奴役用繩子在拖拽著巨木。

                       

                       

                      49 邊郡

                      透過竹筐,眼看著飛來的箭羽扎滿夫婦全身,梁國士兵扔下夫婦尸體繼續逃竄,追趕而來的燕軍踩踏著夫婦的尸體而過。(同第4場)

                       

                       

                      50 山洞中

                      薛離子在臥榻上猛然驚醒,額頭掛滿汗珠,洞中一盞油燈,光線昏暗,起身望著面前的石壁,驚魂未定。

                      徒弟水嬰來到身邊。

                       

                      水嬰

                      師傅,又做噩夢了!

                       

                      薛離子

                      什么時辰了?

                       

                      水嬰從桌案上到上一碗清水,遞到薛離子手里。

                       

                      水嬰

                      剛過子夜,再睡會吧。

                       

                      薛離子喝下,把空碗遞給水嬰。

                       

                      薛離子

                      不睡了。

                       

                      水嬰

                      最近師父的夢境越發的頻繁了。

                       

                      薛離子

                      叫你們準備的事,怎么樣了。

                       

                      水嬰

                      師弟們在辦。

                       

                      薛離子

                      越快越好,不能在等了。

                       

                      水嬰

                      是,師父。

                       

                       

                      51 將軍府院中

                      副將腳步匆忙。

                       

                       

                      52 將軍府屋內

                      南宮羽和副將滿臉愁容。

                       

                      副將

                      燕軍隊已經開始向邊塞集結。

                       

                      南宮羽

                      多少人馬。

                       

                      副將

                      還不清楚,但從糧草來看,應是我軍兩倍之多。

                       

                      南宮羽

                      估計現在,探子已經進城,你馬上回去,有什么動向,及時派人來報。

                       

                      副將

                      可,可有應對之策。

                       

                      屋頂有聲響,副將抬頭望向屋頂,南宮羽已經竄出屋子。

                       

                       

                      53 將軍府房頂

                      南宮羽直接竄上屋頂,只見阿貍坐在眼前,望著月亮。

                      南宮羽松了口氣,來到阿貍身邊坐下。

                       

                      南宮羽

                      那時我少不更事,偷偷爬上來,看著王伯帶著人滿處尋我,著實好笑。

                       

                      阿貍

                      后來呢。

                       

                      南宮羽

                      之后我竟睡著了,娘親尋了我一夜未眠!父親派人搜遍了整個都城,連大王都被驚動。

                       

                      阿貍

                      就像我找不到獸猿一樣。

                       

                      南宮羽

                      是啊,當知道我躲在屋頂之后。

                       

                      阿貍

                      怎樣?

                       

                      南宮羽

                      罰我在屋頂不準下來,整整兩天不吃不喝。

                       

                      阿貍看著身邊的南宮羽,想象著他年幼時被罰的樣子,不禁笑了出來。

                       

                      南宮羽

                      之后我就再也沒上來過。

                       

                      阿貍扭頭望向月亮。

                       

                      (閃回)

                      54 邊郡酒鋪

                       

                      酒鋪老板(畫外音)

                      站住,你給我站住。

                       

                      十三歲的阿貍抱著一罐酒沖出酒鋪,三十幾歲的酒鋪老板追了出來,阿貍左右閃躲,步伐靈敏輕快,酒鋪老板完全跟不上她的敏捷,只能奮力追趕。

                      算命瞎子正好路過,用耳朵仔細聽著眼前發生的事情。

                      酒鋪老板一個猛撲,阿貍輕快的躲開,老板的腦袋直接撞到了墻上。

                      阿貍抱著酒罐揚長而去。

                      (閃回完)

                       

                      南宮羽

                      哈哈哈,小小年紀就開始偷酒喝!

                       

                      阿貍

                      是它想喝!

                       

                      (閃回)

                      55 邊郡酒鋪

                       

                      酒鋪老板(畫外音)

                      還敢來,看我不教訓你!

                       

                      十三歲的阿貍又抱著一罐酒沖出酒鋪,頭上纏著繃帶的酒鋪老板依舊追了出來,阿貍左右躲閃,老板依舊抓不到阿貍,算命瞎子來到跟前,拿出錢幣付了酒錢,酒鋪老板不在追趕,阿貍見狀很是好奇,看著算命瞎子。

                       

                      56 山頂 清晨

                      天高氣爽,山下的邊郡盡收眼底。

                      山頂空地上,獸猿抱著酒罐,往嘴里倒著,一臉的醉意,時不時回頭看看身后的阿貍和算命瞎子。

                       

                      算命瞎子

                      阿貍。

                       

                      阿貍

                      阿~~姨~~。

                       

                      算命瞎子

                      不對,是阿~貍~。

                       

                      阿貍

                      阿~~吉~~。

                       

                      算命瞎子

                      阿貍~。

                       

                      阿貍

                      阿~~奇~~。

                       

                      算命瞎子

                      不對不對,是阿奇~!

                       

                      算命瞎子意識到自己被帶的念錯了,阿貍指著他不停的大笑,坐在一邊的獸猿扭頭看著阿貍,也興奮的大笑著,邊笑邊往嘴里倒著酒喝。

                      (閃回完)

                       

                      阿貍

                      其實是我一直在照顧它,只希望他沒事。

                       

                      南宮羽聽著阿貍的講述,心里有些不安。

                       

                      南宮羽

                      我已經叫人幫你去找了。

                       

                      阿貍有些意外,心存感激。

                       

                       

                      57 云王山腳下

                      駝背老頭拄著拐杖,身后背著裝滿野菜的竹筐,走在云王山前。

                      身著暴露,身材妖嬈的女人柳紅青,向駝背老頭走來,身后跟著一具死尸,臉上長滿了尸斑,瞳孔灰白,手指上都套著鋒利的鐵鉤,猶如鷹爪一般。

                       

                      柳紅青

                      誒,老東西,這里可是云王山?

                       

                      駝背老頭扭頭看了看身后這女子,滿臉堆笑。

                       

                      駝背老頭

                      沒錯,前邊就是云王山,姑娘可是要進山?

                       

                      柳紅青沒在理會駝背老頭,徑直走向云王山。

                      一陣邪風呼嘯,老瘋子沖到柳紅青面前,速度太快差點撞到一起。

                       

                      柳紅青

                      百草谷的老瘋子,你來這干什么?

                       

                      老瘋子

                      妖女,我還想問你呢。

                       

                      柳紅青

                      天大地大,我在哪礙你什么事。

                       

                      老瘋子

                      我來做什么,你也別多問。

                       

                      索魂鬼

                      都是沖著那神獸來的。

                       

                      聲音陰沉詭異,呼吸帶著刺骨的寒氣。

                      柳紅青和老瘋子一驚,轉身看到一鬼,身材瘦長,皮包骨,眼窩深陷,面帶陰色,手里一把鐵鎖鉤鐮。沒人知道他是什么時候來到身后的。

                      二人不由自主的后移了半步。

                       

                      柳紅青

                      幽冥潭的索魂鬼,你也是為神獸而來?

                       

                      索魂鬼不予理會,走向那帶著鐵爪的死尸,仔細看了看。

                       

                      索魂鬼

                      鐵鷹姬發,你竟然用他做了蠱蟲的宿體,就不怕他那些兄弟找你算賬。

                       

                      柳紅青

                      一群草莽,老娘還不至于怕他們。

                       

                      老瘋子

                      蹊蹺的很!

                       

                      柳紅青

                      你說什么?

                       

                      老瘋子

                      我們三人同時出現在這,不是什么巧合吧。

                       

                      一身紅袍的薛離子已經站在遠處。身旁跟著金童、纏木、水影、冥火、土靈五個徒弟。

                      柳紅青、老瘋子、索魂鬼都感覺到了來自薛離子的殺意。

                       

                      薛離子

                      還是走漏了風聲,神獸的事,你們從何得知?

                       

                      索魂鬼突然想明白了什么。

                       

                      索魂鬼

                      中計了。

                       

                      老瘋子

                      千面羅剎捎口信給我,說神獸在此地。

                       

                      柳紅青

                      這該殺的東西,也這么跟我說的。

                       

                      索魂鬼

                      看來我們,都成了他問路的石子。

                       

                      駝背老頭遠遠的躲在樹林里觀察著,把駝著的背直起,露出一抹兇像。

                      薛離子已經來到了近前。

                       

                      薛離子

                      百草谷的老瘋子,自稱救死扶傷,實則以活人入藥,殘忍至極。

                       

                      老瘋子

                      我來就是想要一點神獸的血,一點,一點就行。

                       

                      薛離子

                      生的一副好面孔,可心比蛇蝎不如的柳紅青。

                       

                      柳紅青

                      用人練出來的蠱,遠遠比不了神獸。

                       

                      薛離子

                      索魂鬼,一項躲在幽冥潭里不問世事,你又是為何?

                       

                      索魂鬼

                      想在看看我那妻兒。

                       

                      老瘋子

                      你那妻小不死了十幾年了嗎!

                       

                      柳紅青

                      是!

                       

                      話音剛落,薛離子眉頭一皺。

                      柳紅青和老瘋子一頭霧水。

                       

                      薛離子

                      柳紅青七年后,死在你鐵鎖鉤鐮之下;同年,老瘋子煉藥走火,中毒暴斃;索魂鬼而后下落不明,既然你們知道神獸的下落,今日就一起上路吧。

                       

                      柳紅青和老瘋子更是不解,索魂鬼聽后恍然大悟。

                       

                      索魂鬼

                      你是從…。

                       

                      話沒說完,薛離子已經動手,與三人打在一起。

                      柳紅青手指舞動,控制著鐵鷹姬發,揮動鐵爪上下翻飛。

                      老瘋子雙手已經全部變成黑色,散發著毒氣,插空偷襲。

                      索魂鬼身形詭異,時前時后捉摸不定,舞動鐵鎖鉤鐮,遠程攻擊。

                      薛離子大袖揮起,猶如刀鋒,可并沒有全力攻擊,打了片刻退出交戰范圍。

                      柳紅青、老瘋子、索魂鬼,有些不明所以,纏木早已來到他們身后,手掐道家手印,口中默念咒語,很多條藤蔓從地面飛速爬像他仨人,老瘋子速度極快,閃向遠處,索魂鬼突然消失的無影無蹤,藤蔓緊緊纏住柳紅青。

                      柳紅青手指舞動,利用鐵鷹姬發想撕段藤蔓,又一些藤蔓撲來,緊緊纏住了鐵鷹姬發,柳紅青五指瞬間緊握,鐵鷹姬發身體爆開,無數只黑色蠱蟲形成一片黑云,把自己圍住,啃食著藤蔓。

                      另一側的冥火,肚子里烈焰滾滾,一口噴出,巨大的火球飛來,柳紅青和他的蠱蟲被火球打中,燒成灰燼。

                      老瘋子眼看不好,拔腿就跑。

                      地面一流塵土飛揚,來到老瘋子腳下,從地下刺出鋼針,老瘋子急忙躲閃,最終還是被鋼針扎穿了腳板,疼痛之下摔倒在地,鋼針不停的從地下刺出,扎穿老瘋子的身體,扎的滿身都是血窟窿,斃命。

                      土靈從地下破土而出,看了看死去的老瘋子,轉身向薛離子走去。

                       

                      薛離子

                      索魂鬼,雖自命為鬼,可并未行索命之事,今日殺你實屬無奈。

                       

                      索魂鬼突然出現在薛離子身后,揮動鉤鐮向其襲來。

                       

                      索魂鬼

                      想成事,就不能手軟。

                       

                      鉤鐮揮到了薛離子咽喉,被金童出手緊緊抓住,另一只手掐住索魂鬼的脖子,舉到半空中。

                                                                                                                   

                      薛離子

                      說的好,改日我為你超度。

                       

                      金童手腕一擰,索魂鬼脖子被掐斷,斃命。

                      師徒六人走向云王山。

                      躲在樹林里的老頭神情惶恐。

                       

                       

                      58 將軍府屋內

                      阿貍裸露著受傷的肩膀,南宮羽端著藥瓶,臉貼得很近,小心翼翼的給傷口上藥,生怕弄疼了阿貍。

                       

                      南宮羽

                      在修養些時日便無大礙。

                       

                      南宮羽幫阿貍把衣服重新蓋住肩膀。

                       

                      王伯帶著一山民走了進來。

                       

                      王伯

                      將軍,阿貍姑娘,今日在街巷上聽此人說起獸猿,就把他帶回來了。

                       

                      山民一聽是將軍,跪倒在地,行大禮。

                       

                      山民

                      草民,拜見將軍,拜見將軍夫人。

                       

                      南宮羽差點沒樂出來,阿貍臉一紅。

                       

                      南宮羽

                      獸猿是怎么回事?起來說話。

                       

                      山民起身回答。

                       

                      山民

                      回將軍,前些日子小人隨妻小回了趟娘家,當地人都說有野人出沒,一身棕毛,速度飛快,有天晚上那野人又來,這下是看的真真切切,是一只像人一樣直立行走猿,當地的獵戶都說,以前從未見過,真是稀罕之物。

                       

                      阿貍

                      然后呢?

                       

                      山民

                      之后那猿跑進深山,再沒見過。

                       

                      南宮羽

                      下去吧。王伯,賞!

                       

                      王伯

                      是!

                       

                      王伯帶著山民出了房間。

                       

                      南宮羽

                      看來獸猿…。

                       

                      見阿貍滿臉的疑惑。

                       

                      南宮羽

                      阿貍,阿貍?

                       

                      阿貍這才緩過神來,南宮羽沒在接茬說下去。

                       

                      南宮羽

                      今日天氣不錯,我陪你出去走走,可好!

                       

                       

                      59 街巷

                      街上熙熙攘攘,有買有賣,南宮羽和阿貍走在街巷,這看看那看看。

                      幾個孩童在面前跑過,嘴里不停唱著歌謠。

                       

                      孩童

                      守邊塞,保大梁。

                      驅燕狗,殺燕王。

                      山河依舊在,

                      百姓踏歌行。

                      將軍斷劍死,

                      忠義永流芳。

                       

                      南宮羽看著跑遠的孩童,好像回想起什么。

                      不知不覺來到一個賣銅鏡的商販前,拿起一面銅鏡,二人都從鏡子中望著對方。

                      見阿貍十分喜歡,南宮羽拿出錢幣遞給商販。

                      鏡中可見一身紅袍的人影在巷子深處一閃而過,阿貍猛然回頭,在人縫中尋找紅袍之人,扔下銅鏡飛奔而去,跑到巷口環顧四周,不見紅袍人的蹤影。

                      南宮羽急忙趕來。

                       

                      南宮羽

                      阿貍,你這是怎么了?

                       

                      阿貍不語,四處張望,侍衛來到南宮羽身邊。

                       

                      侍衛

                      找到了。

                       

                      阿貍收回視線,急迫的看著南宮羽。

                       

                       

                      60 碧水湖上

                      竹排劃破如鏡的水面,侍衛撐篙用力推動著竹排,南宮羽和阿貍站在竹排上,天高云淡,遠處青山起伏,湖中心是一座小島。

                       

                       

                      61 獸苑門外

                      獸苑門口站著四名身穿黑衣守衛,看到來了生人,一名守衛急忙上前攔阻。

                       

                      黑衣守衛

                      什么人?

                       

                      其他三個黑衣守衛也都上前,怒目而視。

                       

                      黑衣守衛

                      這不是你們來的地方,趕緊走。

                       

                      話音剛落,侍衛的劍已經放在了黑衣守衛的肩頭。

                       

                      黑衣守衛

                      這…你們。

                       

                      侍衛

                      這是我梁國的大將軍。

                       

                      黑衣守衛惶恐,全都跪下,不知所措,阿貍有些意外的看著南宮羽。

                       

                      南宮羽

                      里面是什么。

                       

                      黑衣守衛

                      回將軍,里面都是些猛獸。

                       

                      沒等南宮羽在開口詢問,阿貍已經奪門而入,沖進獸苑。

                       

                       

                      62 獸苑內

                      阿貍沖進屋內,只見纏木在一個巨大的煉丹爐前擺弄著,丹爐里面滾滾烈焰照亮了整個屋子,旁邊一張桌案,上面擺放著八個裝滿血液的碗。

                       

                      隨后南宮羽和侍衛也來到眼前,纏木見侍衛手提寶劍,嚇得向后退了兩步。

                       

                      纏木

                      你們這是…。

                       

                      南宮羽給侍衛使了個眼色,侍衛收起寶劍。

                       

                      侍衛

                      這是南宮將軍。

                       

                      纏木好像并不感到意外,躬身施禮。

                       

                      纏木

                      將軍,有禮了。

                       

                      阿貍來到桌前,用手指觸碰了下碗里的血液,情緒激動。

                       

                      阿貍

                      還是溫的,你把獸猿藏哪了?

                       

                      纏木

                      姑娘的話,我怎么聽不懂。

                       

                      南宮羽

                      你在做什么?

                       

                      纏木

                      自然是煉丹。

                       

                      南宮羽

                      用什么煉丹?

                       

                      纏木

                      猛獸的鮮血,藥性剛猛,可去百病。

                       

                      南宮羽

                      猛獸何在?

                       

                      纏木

                      就在里面,將軍想看?

                       

                      南宮羽

                      帶路。

                       

                      纏木

                      將軍請。

                       

                      纏木在前引路,穿過后門,經過一條廊道,來到另一扇上了鎖的門,纏木打開鐵鎖,推門而入。

                      一盆炭火在中央,隱約照亮空曠的大屋子,四周擺放著八個鐵籠,全部都被黑布蓋著,鐵籠后邊一片漆黑,空洞深邃。

                      阿貍站在八個鐵籠中間,南宮羽和侍衛也跟了進來。

                      阿貍來到一個鐵籠前,緩緩撤下黑布,一只通體黝黑的黑豹沖著阿貍迎面撲來,被鐵籠攔下,利爪從身前劃過,阿貍并未驚慌,只是南宮羽嚇得急忙擋在阿貍身前。

                      阿貍來到下一個鐵籠前,撤下黑布,鐵籠上交織著鐵絲網,一只巨蟒盤繞。

                      撤下第三個黑布,一只白虎撲在鐵籠上,一聲虎嘯。

                      快速撤下所有黑布,棕熊、狼、巨角雄鹿、巨鷹、鋼鬃野豬,每個身上不同的地方都有被割破的痕跡,唯獨沒有獸猿。

                       

                      南宮羽

                      這些猛獸,從何而來?

                       

                      纏木

                      重金懸賞,抓來的。

                       

                      南宮羽

                      都在這了?

                       

                      纏木

                      一共就捉了八個,都在這了。

                       

                      南宮羽看得出阿貍懸著的心放了下來,自己也輕松了學多。

                       

                       

                      63 碧水湖上

                      侍衛撐篙用力推動著竹排離開小島。

                       

                      南宮羽

                      一直駐守邊塞,從未像現在,一覽這大好的美景。

                       

                      阿貍

                      確實很美。

                       

                      南宮羽

                      更何況今日有你相伴!

                       

                      阿貍

                      那就留在這里,不去什么邊塞。

                       

                      南宮羽

                      哈哈哈哈,說的好,如果我肯放下一切,陪我隱居于此,你可愿意!

                       

                      阿貍不語。

                       

                      南宮羽

                      阿貍,你一直與獸猿相伴,可緣分總有盡頭,它畢竟是野獸,與人不同,總歸要回到山野,無拘無束。就像那山民所說,它現在很好。

                       

                      阿貍

                      真的像你說的一樣,我也就放心了。

                       

                      阿貍抬頭望向遠處高山,南宮羽順著方向望去。

                       

                      南宮羽

                      那是云王山,梁國最高的山。

                       

                       

                      64 山間大道

                      大道上,行人寥寥,四十出頭光頭漢子把鐵棍拖在地上,劃過地面,發出沉重的聲音,四十出頭的算命瞎子隨著聲音在后緊隨。

                       

                      光頭漢子

                      (自言自語)

                      啥也看不見,事兒還挺多!

                       

                      算命瞎子

                      死禿子,嘮叨什么呢。

                       

                      光頭漢子

                      我跟你說啊,要不是我心地善良,樂于助人,我才懶得管你,踏踏實實騙點錢不好嗎,這世道多不太平,萬一碰著個劫道的怎么辦,你說我是跑還是不跑,我一跑,你死定了,我不跑,陪你一起死!

                       

                      算命瞎子

                      你在不閉嘴,我現在就踢死你。

                       

                      光頭漢子

                      話說回來,你那龜骨真的管用?

                       

                      算命瞎子

                      我也是頭一次見它異動,當年師傅說龜骨震動必有神獸出沒。

                       

                      光頭漢子

                      也不知是福是禍。

                       

                       

                      65 街道

                      街道上熙熙攘攘,阿貍走在前邊,腳步輕快,活潑了許多。南宮羽緊跟在后,可見臉上的喜悅。

                      王伯一路小跑來到南宮羽身前。

                       

                      王伯

                      將軍,讓我好找啊。

                       

                      南宮羽稍顯意外。

                       

                      南宮羽

                      王伯,你這是…。

                       

                      王伯喘著粗氣。

                       

                      王伯

                      大,大王有請。

                       

                      南宮羽

                      阿貍,你先隨王伯回府,我去去就回。

                       

                      阿貍微笑點頭,南宮羽轉身離開。

                      阿貍站在原地,沉默良久,從腰中取出那一小塊紅布,內心掙扎著,一陣微風吹過,紅布從指尖隨風飄走,想從新拾回,又停住腳步。

                       

                      王伯

                      阿貍姑娘,我們回去吧。

                       

                      阿貍跟著王伯回府,又回頭望向紅布飄走的方向。

                      遠處一身紅袍的薛離子,身后跟著徒弟纏木一閃而過,消失在街角,阿貍心頭一震。

                       

                       

                      66 王宮大殿

                      梁王坐在王位上,雖然年過半百,可看上去像個受了驚嚇的孩子,一只腳不停的抖動,劊猛站在一側,守著大王的安全。

                      相國、南宮羽、眾大臣分別左右。

                       

                      梁王

                      燕王滅我之心不死!這,這可如何是好。

                       

                      大臣甲

                      不如,派人去探探口風,看看燕王究竟想要什么。

                       

                      大臣乙

                      十七年前燕王來犯,意圖就是要吞并我大梁,老將軍拼死一戰,才保我十七年的太平,如今燕軍勢大,又怎會議合!

                       

                      老相國偷瞄了一眼南宮羽。

                      南宮羽低頭不語,若有所思。

                       

                      相國假裝咳嗽了兩聲,南宮羽才緩過神來。

                       

                      南宮羽

                      大王…。

                       

                      大王和眾臣一直等著南宮羽把話說完,殿里鴉雀無聲!一陣沉默過后。

                       

                      南宮羽

                      南宮羽愿拼死一戰。

                       

                      老相國看著南宮羽,不明所以。

                       

                      梁王

                      好!將軍忠勇有嘉,可燕軍數倍于我,可有勝算?

                       

                      南宮羽不語,眾大臣一片嘩然。

                      老相國對著南宮羽長嘆一聲,嘆息中充滿了埋怨和不理解。

                       

                      相國

                      大王,有一人,可破燕軍。

                       

                      梁王

                      哦?相國所說何人?

                       

                      相國

                      薛離子,此人就在殿外。

                       

                      梁王

                      醫好孤家頭疾之人?

                       

                      相國

                      正是。

                       

                      梁王

                      你是想讓孤家用丹藥毒死燕王?

                       

                      相國

                      大王!這都什么時候了,還有心玩笑!

                       

                      梁王

                      兩軍交戰,你叫他有什么用啊。

                       

                      梁王來回踱步,滿身的焦急。

                       

                      相國

                      喚他上來,一問便知。

                       

                      梁王

                      好好,快叫他上來。

                       

                      薛離子邁步走入殿中,躬身施禮。

                       

                      薛離子

                      薛離子,拜見大王!

                       

                      梁王

                      醫我頭疾的丹藥,可是你所煉制?

                       

                      薛離子

                      正是!

                       

                      梁王

                      果真有奇效,頭疾在沒犯過。如今燕王大舉來犯,你可有退兵之策?

                       

                      薛離子

                      只需在多等幾日!

                       

                      梁王

                      哦?薛先生的意思是?

                       

                      殿外一片打斗聲,一個兵卒從殿外直接飛入大殿之上,摔倒在地。

                      阿貍快步進了大殿,數十名兵卒從殿外蜂擁而入,把阿貍團團圍住。

                      薛離子閃身到大殿一邊。

                      老相國與眾大臣嚇得直向后挪動身體。

                      劊猛看到阿貍,很是意外,擋在梁王身側,注視著阿貍的一舉一動。

                      薛離子穩如泰山,仔細端詳著眼前的女子。

                      南宮羽驚慌。

                       

                      南宮羽

                      阿貍,你這是干什么?

                       

                      南宮羽急忙跪在殿上。

                       

                      南宮羽

                      大王恕罪,此女名叫阿貍,是臣下的家客,鄉野村婦不知禮數,沖撞了大王,還請大王開恩。

                       

                      梁王大手一揮,沖進來的士兵全都退出大殿。阿貍看著跪下的南宮羽,又看向王殿之上的梁王。

                       

                      南宮羽

                      這是大王,你還不趕快跪下,跪下呀。

                       

                      阿貍并沒有跪下的意思,仔細打量著殿上每一個人,看了看受到驚嚇的相國和眾大臣,目光轉像殿上梁王,當看到劊猛眉頭一皺,目光掃到薛離子停了下來,看到薛離子一身紅袍,二目圓睜,巨劍武士看到阿貍的眼神,不由得手伸向背后,握住劍柄。

                      阿貍速度極快沖向薛離子,見阿貍來勢洶洶,肥大的衣袖一擺,阿貍躲閃,身后的柱子上被氣流打出一道深深印痕,再次沖向薛離子,二人纏斗在一起。

                      阿貍攻擊兇猛猶如野獸,薛離子閃轉騰挪,透著股邪氣。

                      梁王看到薛離子有著這樣伸手,顯露出之前沒有的老成,而后又迅速歸于常態。

                       

                      南宮羽

                      阿貍!住手!住手!

                       

                      追打片刻,未分勝負,阿貍回到南宮羽身邊兇狠的看著薛離子。

                       

                      阿貍

                      是你抓走了獸猿。

                       

                      南宮羽

                      不得無理。

                       

                      阿貍

                      他抓走了獸猿。

                       

                      梁王

                      薛先生,這位阿貍說的獸猿是怎么回事。

                       

                      薛離子

                      我并不認識這位姑娘,更不知道她在說什么。

                       

                      梁王

                      (指向薛離子)

                      阿貍姑娘,你可認得他?

                       

                      阿貍

                      不認得。

                       

                      梁王

                      你親眼見到他抓走了獸猿?

                       

                      阿貍搖了搖頭。

                       

                      梁王

                      這叫孤家如何信你。

                       

                      阿貍

                      他身上有獸猿的氣息,我聞的到!

                       

                      南宮羽

                      阿貍,不可亂說。

                       

                      梁王

                      看來是一場誤會,南宮將軍,不如你先帶這位姑娘回去,好生安撫這位姑娘。

                       

                      南宮羽躬身施禮,抓住阿貍的手臂向殿外走去,阿貍掙扎幾下,也就隨著南宮羽出了大殿。

                       

                       

                      67 街巷

                      南宮羽走在前邊,阿貍跟在身后。

                       

                      南宮羽

                      今日你險些闖下大禍,你知道嗎?

                       

                      阿貍

                      就是他抓走了獸猿,我認得他的味道。

                       

                      南宮羽

                      那是什么地方,那是梁國大殿,萬一大王要是怪罪下來,我也保不住你。

                       

                       南宮羽稍顯激動。

                       

                      南宮羽

                      今日的事情可不敢在發生了。

                       

                      不見阿貍回應,南宮羽回身,阿貍已經不見。

                       

                       

                      68 相國府門外

                      老相國和薛離子交談片刻,隨后施已禮節老相國進了相國府。

                      薛離子離去,身后跟著徒弟纏木。

                       

                       

                      69 樹林邊

                      薛離子和纏木走進了樹林。

                       

                       

                      70 樹林內

                      薛離子走進樹林深處停下腳步,徒弟纏木不見蹤影,阿貍躲在樹后偷偷觀察。

                      薛離子繼續前行,阿貍剛想跟上,地面上許多樹枝藤蔓向阿貍竄來,阿貍急忙躲閃,更多的藤蔓襲來,阿貍已經顧不上薛離子,只能快速向后躲閃,避免被纏住。

                      幾次差點被纏死,阿貍拼全力掙脫,片刻過后,藤蔓紛紛退去,林子里一片寂靜,薛離子已經不見人影。

                      阿貍一直向前尋找,跑出樹林,放眼望去空無一人,遠處就是云王山。

                       

                       

                      71 相國府門外

                      阿貍望著相國府大門。

                       

                       

                      72 相國府院中

                      很大的院子,擺滿了各種奇花異草,一座奇石搭成的小山坐落在院中。

                      幾只仙鶴在院中來回走的悠閑,兩只開屏的孔雀爭相斗艷,幾只梅花小鹿圍著假山里跑跳著。

                      兩個女婢端著酒器從假山旁走過。

                       

                      婢女甲

                      相國今天臉色不大好。

                       

                      婢女乙

                      來了不知道什么人,咱還是小心伺候吧。

                       

                      婢女甲

                      小鹿都喂過了吧。

                       

                      婢女乙

                      都喂過了。

                       

                      婢女甲

                      還有籠子的,那可是相國的心肝!

                       

                      婢女乙

                      姐姐放心,都喂過啦!

                       

                      兩婢女過后,阿貍從假山的角落走出。

                       

                       

                      73 相國府屋內

                      屋里燈火通明,雕梁畫柱,盡顯奢華,一黑布遮蓋的鐵籠擺放子屋子中間,走近鐵籠把上面的黑布掀起,里滿是一只通體火紅的狐貍,蜷縮在鐵籠里,阿貍看著狐貍,狐貍也看著阿貍。

                      隱約有聲音傳來。

                       

                      老相國

                      (畫外音)

                      這都什么時候了,你竟然還…。

                       

                      阿貍順著聲音繞到一扇屏風外。

                       

                      老相國

                      (畫外音)

                      是你想把他舉薦給大王,說此人能掐會算,如今件件都被他說中,可見神獸之事不虛。

                       

                      大戰在即,那神獸是保我大梁唯一的希望,闖進殿上那女子,盡快除掉,萬一出了叉子,你就是我大梁的罪人。

                       

                      阿貍有些意外,身子不自覺的向后挪了半步,正好碰到燭臺,發出聲響。屏風另一邊也一片寂靜。

                      突然一只斷劍穿透屏風橫在眼前,阿貍一驚,斷劍撤回,一只眼睛從窟窿里向外看著。阿貍已經不見蹤影。

                       

                       

                      74 山間小路

                      二人身披黑色斗篷,巨大的帽兜遮住臉,身后跟著數十名黑衣武士,快馬急奔。

                       

                       

                      75 山洞里

                      地上散亂著許多鐐銬,數十個奴役的尸體赤裸著上身,頭朝下懸掛著,身上沒了血色,幾滴鮮血順著指尖滑落到地面,可見地面有木桶擺放過的痕跡。

                       

                       

                      76 云王山山坳中

                      二人來到山坳中一高處,黑色帽兜摘下,劊猛站在大王身側,望向山坳中。

                      山坳之中,被火把照的通明,獸猿坐在原地一動不動,全身棕色的毛發,只有兩耳的毛發是白色。

                      八根巨高巨大的圓柱子、遠遠圍繞在獸猿周圍,每根圓木上都用血畫滿了道家的符咒。

                      薛離子來到獸猿身后,可見三根銀針插在后頸里。

                      慢慢抽出一個銀針,獸猿一聲哀鳴,四肢抖動。

                      小心抽出第二個銀針,獸猿緩緩站起身來。

                      薛離子拔出第三個銀針,急忙跑遠,來到一根柱下,事先擺放好的血桶里裝著一根巨大的毛筆,噙滿了鮮血,提筆在圓木上畫下了最后一筆。

                      獸猿仰天長嘯,兩耳白色的毛發毛開始擴向全身,獸猿越變越大,大到已經與身邊巨木等高,全身棕色的毛發已經變成了白色。

                      獸猿變成了神獸。

                      神獸想逃出八根巨木,血符發出閃電包住了巨木,巨木之間也都被閃電連在一起,形成一層電網在擊打著神獸,神獸一次次的向外沖去,又一次次的撤回,一聲聲的嘶吼,一直被困在原地,受著電擊之苦。

                      山頂上的梁王看著眼前的一幕,驚訝不已。

                      薛離子來到梁王身邊。

                       

                      梁王

                      此為何物?

                       

                      薛離子

                      回大王,此物名為狌,是上古的神獸。

                      梁王

                      (略顯激動)

                      何,何時能為我所用?

                       

                      薛離子

                      等到它筋疲力盡之時,我在趁虛而入,以金針入腦,到時我想…,大王想怎么樣,就怎么樣。

                       

                       

                      77 相國府屋內

                      黑布被掀起,鐵籠被打開,里面空空如也,相國看著鐵籠一臉怒意,身旁的兩個婢女瑟瑟發抖。

                       

                       

                      78 野外

                      阿貍看著通體火紅的狐貍奔向遠方。

                       

                       

                      79 王宮后殿

                      梁王把薛離子拉到身前。

                       

                      梁王

                      薛先生若能助我一舉踏平燕國,想要些什么,但說無妨。

                       

                      薛離子

                      謝大王,人嘛無非就是榮華富貴,享樂不盡。

                       

                      梁王

                      孤家答應你。

                       

                      薛離子

                      只是眼下…。

                       

                      梁王

                      可是有難處?

                       

                      薛離子

                      南宮將軍身邊的女子,應該與神獸有些淵源,若不除掉,恐有后患。

                       

                      梁王

                      老將軍為大梁舍了性命,如今又是大戰在即,看得出南宮將軍對那女子有意,孤家不想寒了他的心。

                       

                      薛離子

                      大王,可她萬一…。

                       

                      梁王

                      一屆女子,不足掛齒,薛先生謹慎些便是,一旦大破燕軍,孤家保你想不盡的榮華富貴。

                       

                      薛離子

                      謝大王。

                       

                      薛離子躬身告退。

                      此時的梁王一派老成,眼里滿是心機,面對著木架上的寶劍看了許久,劊猛來到身邊。

                       

                      劊猛

                      大王,派出去的人回來了。

                       

                      梁王

                      都查清楚了?

                       

                      劊猛

                      我國境內姓薛的全都查過,沒有此人,不過北邊的邊郡倒有一人與其同名。

                       

                      梁王

                      哦?

                       

                      劊猛

                      是個剛滿10歲的男童。

                       

                      梁王

                      此人心性難猜,既有控制神獸之能,又怎會把俗世放在眼里,他究竟想要的是什么呢?

                       

                      劊猛

                      大王不放心,我去取他性命。

                       

                      梁王突然拔出寶劍,轉身刺向劊猛,一道寒光閃過,劍尖停在劊猛胸前,劊猛穩如泰山,面不改色。

                       

                      梁王

                      取他性命,現在還不是時候。

                       

                      劊猛不語,梁王收起寶劍。

                       

                      梁王

                      薛離子說的沒錯,那個阿貍確實不能留,別讓外人知道,尤其是南宮將軍。

                       

                      劊猛躬身離開。

                       

                       

                      80 街巷

                      南宮羽心事重重,眉間帶著怒意前行,一個幢幡立在眼前,上寫:“天機算盡”。

                      幢幡下算命瞎子和一個老太太相對而坐。

                       

                      算命瞎子

                      別急別急,慢慢說。

                       

                      老太太

                      大師啊,我跟你說啊。

                       

                      老太太緊張的看了看四周。

                       

                      老太太

                      我家鬧鬼!

                       

                      算命瞎子

                      哦?有這等事!

                       

                      老太太

                      每天晚上都有個女鬼睡在我旁邊,嚇的我整晚都不敢合眼,你給我想想辦法,我該咋辦呀!

                       

                      算命瞎子

                      敢問老人家,家住何處,門朝哪開啊。

                       

                      老太太

                      我家住城外三里坎,坐南朝北!

                       

                      算命瞎子手里一邊掐算,嘴里一邊念叨著什么。

                       

                      算命瞎子

                      不好!

                       

                      老太太嚇得一抖。

                       

                      算命瞎子

                      今年屬大陰之年,陽氣衰!日頭落山,陰在北,鬼門大開,不請自來。兇兆!

                       

                      老太太神情惶恐。

                       

                      老太太

                      大師啊,我該怎么辦呀,咋辦呀!

                       

                      算命瞎子

                      別急,別急,遇到我算你命不該絕。

                       

                      算命瞎子從懷里拿出一塊嶄新的竹板,上面用雞血畫的道符。

                       

                      算命瞎子

                      你買了我這符,掛于門頭,保你什么邪祟之物都進不來。

                       

                      一個女子手里提著一包草藥來到近前。

                       

                      算命瞎子

                      日行一善,算你便宜點,給個…。

                       

                      女子

                      你怎么在這啊,讓我好找!

                       

                      老太太看到女子,大驚失色。

                       

                      老太太

                      鬼呀,鬼呀,大師救我!

                       

                      算命瞎子嚇得直往后躲,差點沒摔倒。

                       

                      女子

                      娘,是我,你親姑娘。

                       

                      老太太仔細看了看女子,突然鎮定下來,看了看四周。

                       

                      老太太

                      翠兒啊,我這是在哪?

                       

                      女子

                      娘,咱不是進城來給你抓藥嗎。

                       

                      老太太

                      哦哦,想起來了,藥都抓好啦?

                       

                      女子

                      都抓好了,這不都在這呢么。(用手提了提藥包)。

                       

                      老太太

                      走,回家,回家。

                       

                      女子

                      可不敢在亂走了…。

                       

                      算命瞎子手里拿著竹板符,表情幾乎石化,女子帶著老太太離去。

                      一旁的南宮羽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一臉怒意對著算命瞎子長出了口氣。

                      算命瞎子用耳朵對著南宮羽。

                       

                      算命瞎子

                      聽得出來,你是遇到事兒了。

                       

                      南宮羽

                      哦!從何得知呀。

                       

                      算命瞎子

                      今年屬大陰之年,陽氣衰!定是有女鬼上門,來來來,我這有道符,掛在…。

                       

                      話還沒說完,南宮羽用劍鞘頂在算命瞎子胸前。

                      算命瞎子感覺不對,閉口不言。

                       

                      南宮羽

                      滿嘴胡言,今日之后再讓我看到你,我要你腦袋。

                       

                      南宮羽說完離去。

                      薛離子從遠處快步而過。

                      算命瞎子從懷里取出龜殼,里面的骨珠連續震動,越是對準薛離子離去的方向,震動的越厲害。老瞎子拔起撞幡,放倒在腳下。

                       

                       

                      81 云王山山坳中

                      朱厭被困在封印之中,保守電擊之苦。

                      薛離子與五名弟子看著痛苦掙扎的朱厭。

                       

                      金童

                      既然大王不肯動手,讓徒兒去吧,以免生出禍端!

                       

                      冥火

                      師兄,我與你同去。

                       

                      一陣冷風吹過,天邊一大片烏云緩緩而來,水影抬頭看了看天,嘴角微微上揚。

                       

                      水影

                      師傅,還是徒兒去吧。

                       

                       

                      82 梁國都城

                      夕陽西下,斜暉灑滿整個都城。

                       

                       

                      83 將軍府屋內

                      南宮羽郁郁寡歡,桌子被掀翻在地,地上凌亂著書簡,酒器,燈盞,寶劍也躺在地上,劍鞘上的寶石已經被摔得碎裂。

                       

                      王伯

                      將軍,將軍,將軍?

                       

                      王伯連叫三聲,南宮羽才緩過神來。

                       

                      王伯

                      你這是怎么了?

                       

                      南宮羽

                      阿貍可在?

                       

                      王伯

                      還沒回來。

                       

                       

                      84 將軍府院中

                      阿貍神情疲憊走進院中,王伯腳步急促,端著摔壞的酒器和寶劍從書房走出。

                      見到阿貍,急忙低頭走過。

                      見王伯的神情有些奇怪,看見寶劍也在王伯手中,并沒在意,直覺讓阿貍眼神又看向寶劍。

                       

                      阿貍

                      王伯。

                       

                      王伯停住腳步,阿貍拿過寶劍,仔細看著上面碎裂的寶石。

                       

                      (閃回 第43場)

                      一把木劍在南宮羽手中上下翻飛,寶劍立在旁邊。

                       

                      (閃回 第28場)

                      幾個孩童在面前跑過,嘴里不停唱著歌謠。

                       

                      孩童

                      山河依舊在,

                      百姓踏歌行。

                      將軍斷劍死,

                      忠義永流芳。

                      (閃回完)

                       

                      阿貍慢慢將寶劍出竅,直到拔出了這把斷劍。

                      阿貍神情傷感。

                       

                      王伯

                      將軍還在等著你。

                       

                      寶劍入鞘,歸還王伯。

                       

                      85 將軍府屋內

                      桌上擺著酒器,南宮羽稍顯醉意與阿貍相對而坐。

                       

                      南宮羽

                      那一年,燕軍大舉來犯,父親率軍拼死一戰,保住了大梁,自己卻沒能回來!娘親告訴我,南宮家的男兒要保家衛國為己任,要學父親一樣。沒過多久娘親郁郁而終!這些年我請命駐守邊塞,時刻不忘娘親教誨。

                       

                      直到那日在草棚遇見了你。

                       

                      一項冷峻的阿貍,此時眼窩里卻也濕潤了。

                      王伯端上新酒放在阿貍身前,頭也不抬,匆忙離去。

                      南宮羽拿起新酒只給阿貍斟滿,自己杯中是滿著的。

                       

                      南宮羽

                      酒是好東西,能叫人忘記煩惱,只管今朝。

                       

                      阿貍望著自己眼前的酒水,心里已經明白了。

                       

                      阿貍

                      當真要我喝!

                       

                      南宮羽

                      就為你我相識一場吧!

                       

                      南宮羽舉起酒杯!阿貍看著自己杯中的酒,沉吟片刻。

                       

                      阿貍

                      有個人曾對我說,世間最毒的莫過于人心!今日借你的酒,嘗一嘗這人心!

                       

                      南宮羽舉杯的手開始顫抖,但也強壓著自己心中的痛。

                      阿貍一口喝下杯中酒。

                      在外邊偷聽的王伯一聲哀嘆!

                       

                      南宮羽

                      你都知道了!

                       

                      阿貍

                      獸猿在哪?

                       

                      南宮羽

                      云王山。

                       

                      阿貍起身就走。

                       

                      南宮羽

                      獸猿就那么重要嗎?

                       

                       

                      86 將軍府院中

                      來到院中,胸口一陣疼痛,腰間取下酒袋,一口氣喝光里面所有的酒,疼痛減輕了些許,走向臥房。

                       

                       

                      87 阿貍臥房

                      華美的衣服規整的放在床上,阿貍重新換回那身獸皮與粗布拼成的衣服,拿起獸牙匕首,酒袋掛在腰間。

                       

                       

                      88 將軍府院中

                      阿貍向書房的方向看了看,轉身離去。

                       

                       

                      89 民巷 陰轉雨

                      微弱的月光照亮整條巷子,阿貍快步前行,只覺得心口劇痛,用手猛烈錘擊自己心口,直到一口吐出所有的酒和些許鮮血。

                      阿貍站在原地,三晃兩晃,用力吸氣,眨著眼睛使自己清醒,終于身體不再晃動,重新恢復狀態,繼續前行。

                       

                       

                      90 將軍府屋內

                      南宮羽呆楞的坐著,王伯低頭收拾著桌子上的酒器。

                       

                      南宮羽

                      我這樣做,錯了嗎!

                       

                      王伯

                      將軍一心為大梁,將軍沒錯。

                       

                      王伯隨手從懷里逃出一小藥瓶,放在桌案上,端著酒器轉身離去,快要走出書房時停住腳步。

                       

                      王伯

                      可阿貍姑娘,又何錯之有!

                       

                      王伯走出書房。

                      南宮羽望著眼前這一小藥瓶。

                       

                       

                      91 民巷

                      一陣冷風吹過,烏云遮住了月光,巷子兩側屋頂,黑衣武士跟著阿貍,阿貍不予理會,徑直前行,直到被眼前的劊猛擋住去路。

                      一道閃電劃過半空,房頂黑衣武士全部沖向阿貍,廝殺在一起,片刻后全部斃命。

                      劊猛拔出背后的巨劍,一把粗糙、厚重、并不鋒利的劍,劍上明顯可見許多砍殺過的痕跡,劊猛把劍拖在地上,緩步向阿貍走來,地上被劃出深深的溝壑。

                       

                      劊猛

                      一介女流,我本不想殺你,眼下大王要你性命,就由不得我了。

                       

                      巨劍帶著風聲已經到了阿貍身前,阿貍及時閃躲,避過攻擊。劊猛出招剛猛無比,碰到物體無不粉碎,阿貍閃轉騰挪,以靈巧化解剛猛,躲避猶如矯健的狐貍,攻擊又像猛獸出籠。

                      水影出現在遠處,看著阿貍與劊猛纏斗,又抬頭看了看天,一滴雨水打在臉上,水影嘴角上揚,笑的可愛。

                      大雨傾盆,阿貍抓住一線空襲出擊,劊猛斃命。

                      阿貍大口喘著粗氣,水影向阿貍走來,在雨水中時隱時現,南宮羽出現在巷子另一端,看見阿貍身后的水影時隱時現,最后徹底消失在雨中。

                      南宮羽大步跑向阿貍,阿貍也看見了南宮羽。

                      南宮羽

                      (大喊)

                      小心背后,小心背后!

                       

                      雨水的聲音蓋住了大喊聲,只見南宮羽向自己跑來,卻聽不見他在喊什么。

                      南宮羽沖到近前,水影出現在阿貍背后,雨水形成的刀對著阿貍刺來,南宮雨抓住阿貍拽到身后,想接住水影這致命一擊,畢竟遲緩了半步,水刀扎入南宮羽腹部。

                      水影見刺殺阿貍失敗,重新隱形于雨中,阿貍急忙把南宮羽攙扶在地上,水影又一次偷襲,阿貍雖反應及時,可也被劃破了手臂。

                      就在這大雨之中,水影時隱時現一次一次的偷襲,阿貍已經幾處傷痕。

                      水影又一次出現在眼前,衣袖一揮,原本墜落的雨滴猶如子彈一般飛向阿貍,阿貍同樣一把竹針打出,穿破襲來的雨滴,狠狠的釘在了水影的身上和腿上,水影倒在地上。

                      阿貍急忙來到南宮羽身邊,南宮羽手中拿著藥瓶。

                       

                      南宮羽

                      解藥!

                       

                      阿貍

                      我沒事!

                       

                      南宮羽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阿貍把南宮羽緊緊抱在懷里。

                      水影拖著受傷的身體,偷偷向巷子深處逃去,鮮血隨著雨水灑在路上。

                      南宮羽捂著自己的傷口

                       

                      南宮羽

                      去吧,把白猿救出來,我這點傷,還死不了。

                       

                      阿貍

                      為什么,你可以不必…。

                       

                      南宮羽

                      想為自己活一次。

                       

                      隱約聽見王伯的呼喚聲。

                      王伯

                      將軍…將軍…。                                    

                       

                      阿貍望向水影逃走的方向。

                       

                       

                      92 另一條民巷

                      水影加快逃走的腳步,重新隱形在雨中,血跡隨著行蹤流淌在地上。

                      黑影閃過,水影的尸體倒在雨中,一道閃電照亮阿貍的背影,手中拎著水影的人頭。

                       

                       

                      93 山洞中

                      薛離子深睡中,眼球快速轉動。

                       

                      (閃回,同第四場)

                      薛姓夫婦帶著10歲的兒子四處躲藏,兒子一直扭頭回望遠處被火焰吞噬的家。

                      (閃回完)

                       

                      薛離子猛然驚醒,土靈來到身邊,遞上一碗水。

                       

                      土靈

                      師父,喝水。

                       

                      薛離子

                      你師姐還沒回來?

                       

                      土靈

                      還沒。

                       

                      薛離子隱約感覺到了危險。

                       

                       

                      94 樹林中

                      十幾個黑衣武士躲在樹林中,監視著山腳下的一切,隱約傳來一聲野獸的嘶鳴。

                       

                      黑衣武士甲

                      山里到底藏著什么東西。

                       

                      黑衣武士乙

                      你管他是什么,讓你守著就守著,別瞎問。

                       

                      黑衣武士甲

                      說的好像你知道似的。

                       

                      黑衣武士乙

                      我當然知道。

                       

                      黑衣武士甲

                      ?你真知道?

                       

                      黑衣武士乙

                      山里住了個老妖精,半夜就來抓您啦。哈哈哈哈。

                       

                      黑衣武士甲

                      去一邊去。

                       

                      武士頭目走了過來。

                       

                      黑衣武士頭目

                      少廢話,都給我看好了,要是有一個人從這進去,咱們都得掉腦袋。

                       

                      樹林深處有響動,武士頭目和甲乙悄悄上前查看,來到一顆大樹前,甲乙分左右包抄過去,樹后一只野兔受到驚嚇,跑遠。

                      一組阿貍偷襲擊殺黑衣武士的鏡頭

                       

                      黑衣武士

                      頭,沒事。

                       

                      武士甲乙從樹后轉回,十幾個武士全部斃命,二人相視一眼,阿貍出現在二人身后。

                       

                       

                      95 云王山腳下

                      阿貍來到山腳下,前方就是進山的路,遠處一溜塵土從地上激起,速度飛快,沖著阿貍而來,轉眼到了阿貍腳下,鋒利的鐵釘從地面不停的刺出,阿貍快速閃躲,找準機會,一腳踢斷了鐵針,地下沒了動靜。

                      野獸的嘶鳴從山坳中傳來,阿貍扭頭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金童就站在前方。

                       

                      金童

                      看來師妹這次失手了。

                       

                      阿貍怒不可遏,沖向金童,金童向一側挪動兩步,身后的冥火已經吸滿了肚皮,火球脫口而出沖向阿貍,阿貍急忙閃身躲過,一個又一個火球撲面而來,阿貍左躲右閃后,甩手向冥火打出一把竹針,被金童用身體擋住,發出金屬碰撞的聲音,阿貍抽出腰間的匕首與金童纏斗一處,匕首上下揮舞招招致命,可金童身體刀槍不入,毫發無損。

                      阿貍有些疲憊,跳出戰斗范圍,另謀他策。

                      纏木出現在身后,手掐道家手印,口中不停念著咒語,許多藤蔓襲來,阿貍只能盡力躲開藤蔓的襲擊,一雙手崩出地面,緊緊抓住阿貍的腳,阿貍無法移動,藤蔓襲來,死死的把阿貍纏住。

                       

                      金童

                      這回我看你怎么辦。

                       

                      此時冥火肚皮已經吸的滿滿,滾滾烈焰在圓滾的肚皮里,對準阿貍一口噴出巨大的火球。

                      阿貍命懸一線。

                      一根鐵棍帶著風聲,狠狠的掄在纏木后背,鮮血噴出,纏木倒地斃命。

                      纏在阿貍身上的藤蔓也都退去,此時火球已經飛向阿貍。

                      阿貍雖掙脫束縛,可雙腳還被緊緊抓住,無法閃躲,就在火球飛到眼前,阿貍一把抓入地下,把土靈從土里崩拽出來,擋在身前,火焰瞬間炸開,土靈被燒成焦炭。

                      眼看纏木和土靈雙雙斃命,金童幾近瘋狂,撕碎了衣服,露出結實的肌肉,直奔阿貍而去,光頭漢子手持鐵棍攔住金童,金童刀槍不入,光頭漢子鐵棍生猛,二人戰在一起。

                      冥火也如瘋了一般,一個火球接一個火球的噴像阿貍。

                      在他們打斗之間,算命瞎子獨自走進云王山中。

                      失去了金童的保護,阿貍幾個閃身就沖到了冥火身邊,冥火滾滾烈焰在腹中沒等噴出,便被阿貍在身后捂住了嘴巴,想要掙脫確被死死纏住身體,眼見肚皮越來越大,里面的火焰把肚皮燒的越來越紅,馬上就要爆出,阿貍把冥火的頭對準正在交戰的金童,松開手,一口火球噴出,金童被火焰燒成黑炭。

                      而后阿貍扭斷了冥火的脖子。        

                      阿貍準備向山坳中去,被光頭漢子一根鐵棍攔住。

                       

                       

                      96 云王山山坳中

                      巨大的神獸癱坐在八柱封印之中,昏睡的狀態。

                      薛離子手拿一根粗長金針,上面刻滿了符咒,對準神獸頭頂剛要刺入。

                      算命瞎子來到山坳中。

                      薛離子看到算命瞎子非常意外。

                       

                      薛離子

                      師父?

                       

                      算命瞎子止步在封印之外,耳朵對著薛離子的方向。

                       

                      薛離子

                      真是沒想到!

                       

                      算命瞎子

                      你…在跟我說話?

                       

                      薛離子

                      這里就你我二人。

                       

                      算命瞎子

                      那神獸何在?

                       

                      薛離子

                      就在我腳下。

                       

                      阿貍和光頭漢子一左一右,也來到老瞎子身邊。

                      光頭漢子看著前邊的龐然大物,驚訝的嘴都合不上。

                      阿貍心急如焚,沖向八柱封印,卻被電網攔住,全身劇痛后被彈了回來。

                      算命瞎子轉向身旁的光頭漢子,一副責怪的表情。

                       

                      光頭漢子

                      這姑娘說認得你,還說是來救什么獸猿。

                       

                      阿貍再一次沖向封印,又被彈了回來。

                       

                      算命瞎子

                      上面可有血符?

                       

                      光頭漢子

                      有,八根柱子,都他媽畫滿了。

                       

                      算命瞎子

                      姑娘,別白費力氣了。

                       

                      阿貍站回算命瞎子身邊。

                       

                      阿貍

                      叫我阿貍。

                       

                      算命瞎子

                      阿貍…,這也算名字!

                       

                      阿貍

                      你給我起的。

                       

                      算命瞎子尷尬的深思片刻。

                       

                      算命瞎子

                      你叫我師父!

                       

                      薛離子

                      幾日后你在邊郡救了個男童,后收他為徒,就是我。

                       

                      算命瞎子

                      (恍然大悟)

                      陰陽逆轉!

                       

                      薛離子

                      顛倒乾坤。

                       

                      算命瞎子

                      你竟然懂得此術!

                       

                      薛離子

                      師祖的書簡上寫的明白,此神獸可重返過去, 讓怎么也我沒想到的是,(看了看阿貍)神獸把她也帶了回來。

                       

                      光頭漢子

                      我咋聽不懂?

                       

                      算命瞎子

                      費這么大力氣,又是為何?

                       

                      薛離子

                      燕梁大戰,我親眼看著雙親慘死!

                       

                      算命瞎子

                      哎!人們總是想著改變什么,而忽略了當下。

                       

                      薛離子

                      如果燕梁都覆滅了,哼!豈不是更好。

                       

                      算命瞎子

                      你既然是我徒弟,應該知道師祖留下的規矩。

                       

                      薛離子

                      不可踏足亂世之紛爭,不可操控神獸為己所用。

                       

                      算命瞎子

                      欺師滅祖!

                       

                      薛離子

                      待我了了心愿,你在罰我不遲。

                       

                      薛離子手持金針,扎進神獸的頭頂,一聲嘶吼,神獸睜開雙眼站立起來,與身旁的八根柱子等高。

                      薛離子用力按下金針,神獸站住不動,毫無反應,此時金針在一點一點的插入神獸頭頂。

                       

                      光頭漢子

                      他,他在針扎那神獸。

                       

                      算命瞎子

                      不好,金針全部入腦,就阻止不了他了。

                       

                      阿貍在一旁焦急萬分,算命瞎子轉身對阿貍。

                       

                      算命瞎子

                      此封印罩門在天。

                       

                      阿貍抬頭看去,山頂一處可直接跳到神獸頭頂。

                       

                      算命瞎子

                      時間不多了。

                       

                      阿貍轉身消失在視野里。

                       

                      算命瞎子

                      死禿子,該你了。

                       

                      光頭漢子

                      我?我能干啥。

                       

                      算命瞎子

                      正北的那根柱子,斷了它,封印即破。

                       

                      光頭漢子看著又粗又高的柱子,一臉的囧樣。

                       

                      光頭漢子

                      來來來,你把眼睛睜開,看看那柱子有多粗!

                       

                       

                      97 峭壁

                      阿貍尋找著到山頂的路,在峭壁下停住腳步,抬頭望去,高聳入云,幾乎沒有坡度,只有一條由下至上的裂痕,和一些勉強能用來攀爬的石凸。

                       

                       

                      98 云王山山坳中

                      光頭漢子拎著鐵棍來到北邊的柱子前。

                      薛離子在按壓著金針,使其快點扎入。

                       

                      薛離子

                      你這是干什么?

                       

                      光頭漢子

                      干什么,破你的封印。

                       

                      光頭漢子掄圓了手中的鐵棍,照柱子猛砸過去,一聲巨響,柱子外皮被擊的粉碎。

                      薛離子被光頭漢子的力道所驚訝,用力按著金針想盡快完成對神獸的控制。

                      隨著一下一下的擊打,光頭漢子的虎口已經被震裂,鮮血沾滿了雙手。

                       

                       

                      99 峭壁

                      峭壁險峻,阿貍手伸進裂縫之中,固定身體,向上攀爬。(整場參照攀巖技巧)

                       

                      插入畫面

                      薛離子用力向下按著金針,光頭漢子一棍一棍擊打著巨木。

                       

                      畫面切回

                      阿貍已經爬到峭壁中央。

                       

                      插入畫面

                      薛離子焦急下按,金針已經所剩不多。木屑迸濺,可還差很多。

                       

                      畫面切回

                      抬頭望去,可見峭壁頂端,阿貍向上一躍,想抓住一塊石凸,一只手沒抓住,差點掉下懸崖。

                       

                       

                      100 云王山山坳中

                      眼看金針就要完全進入神獸頭頂,光頭漢子還子一下一下的擊打著柱子。

                       

                      薛離子

                      神獸是我的了。

                       

                      薛離子咬破自己的手指。

                      阿貍出現在山頂,縱身一躍。

                      薛離子感覺頭上惡風襲來,急忙回頭,阿貍手拿獸牙匕首對著自己落下,薛離子閃身,與阿貍纏斗在朱厭頭頂。

                      薛離子幾次找空隙去按下金針,可都被阿貍的攻擊所阻攔。

                      薛離子被阿貍兇猛逼得步步后退,虛晃一招,跳上山頂,阿貍見薛離子想逃,也跳上山頂追去。

                       

                       

                      101 山頂樹林

                      樹林之中,阿貍追到薛離子身前,一番廝殺,薛離子手掐手印,口中念咒,阿貍見此景知道不好,躲閃到樹后。

                      無數條藤蔓朝著樹后襲去,可阿貍已經不見蹤影,薛離子四處提防。

                      阿貍躲在暗處,緊趴在地上,像猛獸要狩獵一樣,尋找機會致命一擊。

                      薛離子環顧四周沒有阿貍的蹤影,突然聽見左前方有響動,急忙上前,知道這是聲東擊西,而后又突然轉向,衣袖猶如刀鋒一樣向右前方揮去,可左右都不見人影。

                      此時的阿貍已經倒掛在樹上,由上而下撲向薛離子,可沒想到阿貍直接穿過薛離子的身體落在地面上,薛離子身型淡化在空氣里,阿貍十分不解,環顧四周,四周圍滿了薛離子。

                      正在驚訝之際,薛離子已經從四周沖了過來,阿貍盡力抵擋攻擊,擋住的都是幻象,薛離子真身揮動刀鋒一般的衣袖偷襲,阿貍的臉頰上被劃破,鮮血流滿了半邊臉。

                      幻象越來越多,攻擊越來越緊密,阿貍已經全身傷痕,硬撐著。

                      又一輪攻勢兇猛,阿貍發現所有幻象都沒有影子,仔細觀察著所有的薛離子,終于發現了有影子的真身,所有幻象一起沖了過來,薛離子準備致命一擊,終于被阿貍識破,按在地上,瘋狂的報復,薛離子的頭發已經散亂,滿身的傷痕,盡力阻擋著阿貍的攻擊。

                      此時神獸的一聲嘶吼,讓阿貍為之一振,薛離子趁此機會推開阿貍,肚皮迅速吸滿,口中噴出火焰,在地上畫出一道火墻,薛離子重新跑回山坳中。

                       

                       

                      102 云王山山坳中

                      山坳中,被擊斷的柱子倒在神獸身上,形成一條直通頭頂的通道。

                      光頭漢子站在頭頂,用力的向外拔著金針,薛離子由山頂重新跳到神獸頭頂,光頭漢子被偷襲,一口鮮血噴出,被擊飛出去。

                      算命瞎子聽力非凡,對著光頭漢子飛下來的方向,上前接住,光頭漢子重傷。

                       

                      算命瞎子

                      你怎么樣。

                       

                      光頭漢子

                      還死不了。

                       

                      金童沿著柱子來到了神獸頭頂。

                       

                      金童

                      師父,快,我守著你。

                       

                      薛離子重新咬破手指,擠出鮮血。

                       

                      金童

                      師父,你這是為何?

                       

                      薛離子

                      要用自己的血和金針一起入腦,神獸才能聽我的。

                       

                      話音剛落,薛離子察覺到身邊的金童不對,此時匕首已經插入薛離子后腰,鮮血噴濺而出,隨后被一腳踢飛,算命瞎子依舊接住了薛離子。

                       

                      薛離子

                      師父。

                       

                      算命瞎子長嘆一聲。

                       

                      算命瞎子

                      孽緣!

                       

                      金童擦了擦匕首上的血,看著只剩一點在外的金針,滿眼的貪婪和欲望,用匕首割破自己的手指,滴到金針上,舉手準備拍下金針。

                      被趕來的阿貍騎在后背,揮舞著獸牙匕首,一下一下扎在前胸,扎的滿身都是血窟窿,而后被踹下頭頂,掉在地上。

                      奄奄一息的金童,臉上的五官不停的挪動著地方,一會變成駝背老頭,一會變成老瘋子,一會又變成柳紅青,最后五官錯位僵住,千面羅剎斃命。

                      阿貍在頭頂用力的向外拔著金針。

                      薛離子偷偷起身,拖著沉痛的身子,沿著山邊想逃走。

                      阿貍拿著拔出的金針來到光頭漢子身邊。

                       

                      光頭漢子

                      我都傷成這樣了,就讓我歇一會吧。

                       

                      算命瞎子

                      我是沒這力氣,一姑娘家家的,更白扯。

                       

                      光頭漢子一臉無奈,起身拿過金針,雙臂一用力,金針折斷兩半,隨后靠著算命瞎子裝虛弱。

                      一聲沉重的喘息聲,神獸睜開雙眼,八柱封印已破,朱厭接近狂暴,大手一揮,圍在周圍的柱子全部擊飛,一聲嘶吼振的地動山搖。

                      算命瞎子攙扶著光頭漢子,急忙躲在遠處,阿貍看著眼前狂暴的神獸。

                      神獸揮動雙臂,碰到哪里,哪里被擊打的粉碎,碎石亂飛,山壁被震的裂開。

                      神獸看到角落的薛離子,滿眼的怒火,伸出大手向薛離子拍去。

                      此時的阿貍取下腰間已經干癟的水袋,拔下塞子,向下倒著,眼看神獸就要拍死薛離子,一滴酒水從水袋口沿滴下,慢慢的劃過空氣,掉到地面的石子上,摔成了幾瓣。

                      神獸停止了攻擊,鼻子不停的嗅著空氣里飄來的酒香,四處尋找,最終目光鎖定在阿貍手中的水袋上。

                      神獸逐漸開始變小,全身白色的毛發退回到雙耳,最后重新變回了棕色的獸猿,急忙奔到阿貍身前,搶過水袋往嘴里倒著。

                       

                      光頭漢子

                      還真是一物降一物。

                       

                      薛離子看著眼前的一切,心灰意冷,一聲山體摩擦的聲音,抬頭看去,山頂一塊巨石緩緩滑下,薛離子也沒有在躲避的意思,冷靜的看著阿貍,阿貍也看著他,直到巨石砸下。

                       

                       

                      103 王宮大殿

                      梁王拍案而起。

                       

                      梁王

                      什么!

                       

                      殿中跪著黑衣武士。

                      梁王仿佛大勢已去,癱坐在王位上。

                      眾大臣一片嘩然。

                      相國一臉的驚詫,偷偷瞄了瞄南宮羽。

                      南宮羽泰然自若。

                       

                       

                      104 戰場

                      一組梁兵與燕軍搏殺的鏡頭

                       

                       

                      105 女媧廟

                      廟內女媧石像莊嚴慈祥。

                      石像下一將軍的背影,剛剛經過大戰,身上多處刀傷,頭發散亂,看不見面容,面對石像沉思著。

                      門外一梁兵,也是多處傷痕,神情慌張的跑了進來,躬身施禮。

                       

                      梁兵

                      將軍,燕軍已到山口!

                       

                      將軍并為轉身。

                       

                      將軍

                      我們還有多少人!

                       

                      梁兵

                      不足百人。

                       

                      將軍一聲長嘆。

                       

                      將軍

                      傳我的令,都散了吧!

                       

                      梁兵

                      將軍…這…。

                       

                      將軍

                      都逃命去吧!

                       

                      梁兵跪地行大禮,起身離去。

                      將軍一直面對女媧石像,深思片刻,寶劍出竅,一把斷劍在月光下寒光閃爍。(以上同第1場)

                       

                      兵卒重新回到廟里。

                       

                      將軍

                      不是讓你們逃命去嗎。

                       

                      梁兵

                      將軍,有人,有人看見山口出現一只巨獸。把,把燕軍殺的潰不成軍。

                       

                      將軍回身看著兵卒,散亂的頭發里可清晰的看清南宮羽哀傷的臉。

                       

                      梁兵

                      那巨獸的肩上,還站著個女子。

                       

                       

                      106 民屋

                      薛姓男子(同第4場薛姓夫婦)匆忙進了屋子。

                       

                      薛姓男子

                      女媧娘娘顯靈啦,孩他娘,咱得救啦。

                       

                      孩他娘

                      你說啥?你再說一遍?

                       

                      薛姓男子

                      誒呀,我在山頭親眼看見地,女媧娘娘騎著巨獸,大破燕軍,咱得救啦!

                       

                      孩他娘眼含淚花,高興的不知所措,身旁一陣嬰兒啼哭聲。

                       

                      孩他娘

                      去看看你妹妹,娘去準備準備,天亮給女媧娘娘上大貢。

                       

                      十歲男童(薛離子)伸手抱起妹妹,搖籃中的嬰兒(阿貍)睜大了清澈的眼睛,破涕為笑。

                       

                       

                      出字幕:(十八年后)

                                                                                               

                       

                      107 野山坡    

                      風和日麗,開滿了野花的山坡上,已經年滿18歲的嬰兒(阿貍)頭上插滿了野花,手里掐著一大把,還在不停的采摘。

                      遠處一身獵戶打扮的薛離子,手里拎著兩只野兔、幾只野雞迎面走來。

                       

                      獵戶薛離子

                      妹子。

                       

                      嬰兒阿貍

                      哥,打了這么多。

                       

                      獵戶薛離子

                      今天運氣好,剛進山就有收獲,走,回家。

                       

                      嬰兒阿貍

                      我還要多采些,今天可是女媧娘娘顯靈的日子。

                       

                       

                      108 女媧廟

                      石像下一男人的背影,身著華貴,對著女媧石像,背手沉思著。

                      頭上插滿野花的女嬰阿貍,手里捧著一大束野花放到女媧石像前,跪地參拜,雙手合十,祈福著什么。

                      男人側過身來,是年近四十的南宮羽,看著女嬰阿貍的樣貌,驚訝、欣喜、濕潤了眼眶。

                       

                       

                      109 山頂 清晨

                      天高氣爽,遠處群山連綿起伏。

                      山頂空地上,獸猿抱著酒罐往嘴里倒著,一臉的醉意,時不時回頭看看身后的阿貍和算命瞎子。

                      阿貍遠望山底下的邊郡,臉上一道疤痕,年近六十的算命瞎子站在一旁。

                       

                      阿貍

                      有件事情,我一直想問你。

                       

                      算命瞎子

                      你救下了全郡的百姓,也變了你自己的命數,回不去了。

                       

                      阿貍

                      這些年,看著你們老去,為什么我沒有變化。

                       

                      算命瞎子

                      你本就不屬于這里,也許你已和那獸猿一樣,可游歷于光陰之外,看盡萬物變化,不生不滅吧。

                       

                       

                      黑屏(結束)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datingch.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中國國際劇本網電影劇本頻道www.datingch.com/Screenplay只要有文化娛樂活動的地方,就有中國國際劇本網的身影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小品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代寫小品 |編劇招聘 |投稿須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聲明 |聯系我們 |網站大記事 |廣告服務 |網站地圖 |劇本創作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多宝娱乐平台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