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原創小品劇本大賽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話劇劇本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代寫公司年會小品劇本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datingch.com
                      重點推薦劇本
                      小學生演出紅色題材小品劇本《紅
                      護士節娛樂演出搞笑小品劇本《三
                      國企公司黨群題材搞笑小品(員工比
                      廣場舞大媽防騙話劇劇本《城市套
                      農村大學生村官小品《項目脫貧》
                      護士節健康建檔題材小品劇本《為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醫院感人舞臺情景劇表演劇 4-24
                      宣傳銀行的小品劇本,銀行營 4-21
                      鄉鎮扶貧辦主任扶貧干部小 4-18
                      有關校園不良現象的小品劇 4-17
                      適合銀行行慶快板詞,適合銀 4-16
                      學校校園后勤音樂劇劇本《 4-16
                      搞笑校園小品劇本,校園搞笑 4-15
                      婆媳之間小品臺詞,婆媳關系 4-13
                      7月7日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 4-10
                      與建黨建國有關的小品(老享 4-8
                      6月26日國際禁毒日小品劇本 4-4
                      校園欺凌相關小品劇本,拒絕 4-3
                      校園欺凌小品,校園欺凌小品 4-3
                      黨員干部救災感人音樂劇劇 4-2
                      6月25日全國土地日小品劇本 4-1
                      寺院寺廟小品,祈福消災法會 3-30
                      有關改革開放的小品,改革開 3-29
                      紅色題材小品,紅色主題小品 3-29
                      發生在小區裝修影響居民的 3-28
                      公務員題材詩朗誦,公務員朗 3-27
                      婦產科醫生超感人小劇本品 3-26
                      關于家風的情景劇劇本,關于 3-25
                      6月6日全國愛眼日小品劇本 3-23
                      6月5日世界環境日正能量小 3-22
                      安全生產月活動主題小品劇 3-21
                      校園音樂劇劇本,小學校園音 3-20
                      又搞笑又起到宣傳教育正能 3-19
                      校園勵志音樂劇劇本,小學校 3-18
                      2019建國70周年慶典小品,喜 3-16
                      小學生音樂劇,適合學生表演 3-15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話劇劇本 > 其它話劇劇本 > 母子情深
                      中國國際劇本網話劇劇本頻道www.datingch.com/hjxs 中國最大的話劇劇本創作交易門戶網站
                       
                      授權級別:授權發表   作品類別:話劇劇本-其它話劇劇本   會員:chyuan1963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19/3/28 16:40:55     最新修改:2019/3/29 9:14:58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datingch.com 
                      母子情深
                      作者:陳曾源
                      專業代寫小品、相聲、戲曲、雙簧、詩誦讀、演講稿、話劇劇本。 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話劇劇本
                       
                       
                         

                       

                       

                       

                       

                      (皇宮內。白日。舞臺中央,睡榻。)

                       

                      (剛剛即位的皇帝,正半躺著休息,頭枕在小內侍的腿上。皇帝忽然驚醒,坐起來四下張望。)

                       

                      小內侍:陛下,怎么啦?睡得不舒服?

                      皇  帝:我做夢了,夢見戚夫人了!

                      小內侍:啊!如意王爺的娘?她怎么啦?陛下是不是又為趙王如意入朝的事發愁了?

                      皇  帝:可不是!汝說說看,我這母親怎么這么仇恨如意的娘,父皇剛一駕崩,她就叫人把戚夫人圈禁起來,每天跪在那里舂米。這還不算,居然連她的頭發都拔光了,換上囚犯的衣服,弄成個奴隸模樣。

                      小內侍:敢問陛下是怎么知道的?是不是剛才夢中的景象?太后有旨,這事不準和陛下說,保著密呢!

                      皇  帝:怎么?連你都對我隱瞞?我真不知道應該信誰了!現在看來,與太后相比,竟然我這個國君最是微不足道!

                      小內侍(抓住皇帝的胳膊撒嬌):皇上錯怪小的了。奴婢瞞著皇上,主要不是因為太后,而是怕皇上平添煩惱,受刺激!

                      皇  帝:好吧,我就信了。其實我根本不知道。我是去花園時聽見墻外有人唱歌:

                              子為王,母為奴,清晨舂到薄暮,天天與死為伍。

                              聽起來慘兮兮的,便逼問侍衛誰在唱歌,有個侍衛告訴我了。第二天這個侍衛就不見了。幸虧當時汝不在,不然告訴我的定是汝,過后恐怕也失蹤了。

                      小內侍:是啊皇上,還是皇上體貼奴才。

                      皇  帝:可是現在如意也被母后硬逼著入朝,來了還不是死路一條。父皇在的時候,母后就一天到晚琢磨著怎么干掉他們娘兒倆呢,如今父皇不在了,母后大權在握,怎么會放過他呢?

                      小內侍:小的倒有一個辦法,或許可以保住趙王一條命。但不知陛下是否真的想救王爺?

                      皇  帝:這是什么話,如意是我親弟弟,我怎么能不保護他?快說!

                      小內侍: 趙王進城時,陛下屈尊乘輦出迎,然后一同入宮晉見太后,讓趙王不離陛下左右,就住在陛下身邊,一刻不能分開,直至趙王離京。

                      皇  帝:這也不是什么上策!住在我這里當然無妨,但一刻不離我,怎么可能呢?不過眼下也沒有什么更好的辦法了,只能如此!如意進宮后,汝也須一刻不離其左右,萬一我不在他身邊,有什么事情汝就趕緊告我,或者就以我這個皇帝的名義出面保他!一定要用汝之性命護著他!聽見沒有!

                      小內侍:遵旨!

                      (太后上場,看到皇帝歪倚在小內侍懷里,一臉怒容。皇帝趕緊站起,戰戰兢兢,小內侍一看,立即跪下,頓首。)

                      太  后:皇帝啊我的盈兒,這性格也不知像誰?怎么就這么柔順,這么仁弱,既不像先帝,也不像我,真不知是誰生的。哼,要說什么和先皇最像,我看就是躺在內侍大腿上,父子倆個倒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小內侍一聽,叩頭如搗蒜。太后揮揮手,皇帝用腳碰了小內侍一下,小內侍慌忙起身,退下。)

                      皇  帝:母后,怎么又生氣啦?

                      太  后:后宮的事情,為娘的我做主,處罰那個賤人,關皇帝什么事。孩兒竟然想放她?

                      皇  帝:母后指的是誰啊?

                      太  后:別裝糊涂,我說的是戚妃!先皇在世時,這個狐貍精處處和我們母子做對,挖空心思要叫她的那個小崽子當太子,先皇差點就聽信這個賤人的讒言,廢長立幼。要不是我這個做娘的,求這個托那個,那么多有功的老臣出面說情,用了多少計策,有人連自刎都用上了,才打消汝父皇的歪念頭。可汝現在反倒和他們一條心,袒護那個小崽子、想放了那個賤人,專門對付自己的親娘!是不是?

                      皇  帝:母后啊,不是我袒護誰!如今孩兒已繼位,就應該大度一點,如果都算舊賬,那可太多了,算得過來嗎?如果讓天下人看見我如此記仇懷恨,連兄弟也殺,那我在他們心目中,豈不成了秦二世?

                      太  后: 別跟我扯什么秦二世。盈兒,為娘別的可以不計較,但這母子倆當初就和我們為敵,而且想廢了汝,廢汝也是廢我。現在可不能便宜了他們。

                      皇  帝:想立如意為太子,又不是如意自己的主意,他什么都不懂,再說他畢竟也是我的親弟弟。

                      太  后:親個屁!假如他當了太子,繼承了皇位,現在做奴的就是我了,那個小崽子估計也饒不了汝,說不定早就宰了汝呢!

                      皇  帝:不會的,如意不是那種人!

                      太  后:盈兒啊,汝真不是當皇帝的料!幸虧有我這個當娘的,沒那些軟腸子。汝可比我這個婦人還像婦人!

                      皇  帝:天下,有德者居之,這是父皇的教導,也是老師們常常開導我的。

                      太  后:哼,你呀,就信這個。汝父皇要是真講仁義,恐怕早被人宰了,還開什么國?登什么大位!給他出壞主意、陰點子的,還不就是那幫老臣,也就是盈兒那幾位老師啊。汝父皇當年根本不是項王的對手,憑打打殺殺的本事,他哪能得了天下。明修棧道暗渡陳倉,知道吧?楚河漢界,也知道吧?這兩次還不都是先皇撕毀盟約,騙了項王,撿了大便宜!唉,這還用我說嗎?都成典故了,天下人誰不知道!

                      皇  帝:我就不明白。項王不是很兇狠嗎?怎么就被父皇騙了?

                      太  后:我對項王可太了解了。沒見過他時,也聽別人說他兇殘,說殺就殺,后來太上皇和我都被他抓起來關了兩年多,親眼所見,才知道原來他外表暴虐,內心可多情呢?

                      皇  帝:多情?是不是對那個虞姬?

                      太  后:說的就是她。你看他對這個美人虞姬,有多深情,汝父皇對我有那一丁點就好了。他不但多情,還好面子,明明可以回家鄉東山再起,卻偏說無顏見江東父老,自刎了。這怎么能成大事呢?成大事要那么多情,那么多顏面有什么用?換做汝父皇,那個老家伙,不知換了多少女人了?如果遇上危險,他早就認輸,乖乖做幾天孫子,然后再想鬼點子,殺回來啦。

                      皇  帝:母后啊,成大事,做皇帝,也不能一點都不講人情吧?沒有人情怎么做人?

                      太  后:做人?哼哼!那個老家伙對我們有什么人情,可他在群臣百姓心目中,還不照樣是開國皇帝,是英主明君?做皇帝可不能有一絲情面,懂嗎?瞧你那樣,真是傻乎乎的。忘記他怎么對待我們的了?他被項王打敗,光顧著自己逃命,對太上皇,他的親爹,對我,他的結發妻子,對自己的親生子女,不管不顧!

                      皇  帝:這我記得,可那時情勢危急,父皇也是逼不得已,沒法子。

                      太  后:就知道為他說好話,傻瓜一個!就算他開始沒顧上,可后來呢,自己還在逃命,還不知我們一家子的生死,居然就搞上了戚妃,那個妖精。都什么情形了,他還有那個閑情淫心,可見就沒把我們當回事!盈兒忘了嗎?他在路上已經遇見你們姐弟倆了,你們姐弟都上了他的車了,一看有追兵,為了保住自己,他竟然連你們這倆親骨肉都敢狠心往車下推,還三番五次地推,純粹就是想讓你們送死。這也叫爹?

                      皇  帝:母后,怎么這么恨父皇啊?要沒父皇,母后也沒今天啊?

                      太  后:算了吧!我今天這位置是我自己爭來的!太上皇被項王逮住,一關兩年多,還不是我陪著,日夜以淚洗面,那可是人質啊。汝是我生的,汝儲君之位滿朝文武都認可,就是他也沒辦法。想想看,如果不是我危難中服侍過太上皇、假如汝不是太子,那個老家伙早把我棄之腦后了。多虧他一命嗚呼,不然,我還不是天天提心吊膽,不知哪天他一時糊涂,我們都被他給廢了!

                      皇  帝:母后受苦了,這我清楚,母后被囚禁的那些日子,我和姐姐也想母后,也不知淌了多少眼淚。不過我有一事不明。傳聞在廣武山,父皇與項王隔廣武澗對峙,項王當著父皇的面,要將爺爺煮了吃,父皇卻無動于衷,還說煮好了也分自己一杯羹。真有此事?

                      太  后:這倒真冤枉他了。他對太上皇孝順還是多于不孝。當時說得那么絕情,是張良出的餿主意,他說越是如此無情,越能保項王不殺太上皇。他確實詭計多端,深知項王的短處。

                      皇  帝:聽聽這些故事,真令人心寒。王侯將相,難道都這樣?

                      太  后:可不是嗎?盈兒以為他們有多仁義啊,說的比唱的還好聽,其實個個腦袋瓜里都是歪點子,心狠著呢!成也蕭何敗也蕭何,這,盈兒該知道吧?

                      皇  帝:當然知道啦,這不也是母后的功勞嗎?

                      太  后:什么我的功勞,我可想不出這鬼點子,還不都是那蕭何出的主意!

                      皇  帝:我不明白,當時父皇還在,為什么不是父皇殺了韓信,而是母后?

                      太  后:這就是老家伙的滑頭了。他奪了韓信的兵權,把韓信由王降為侯,可卻留著韓信。他怎么能殺韓信呢,他殺了韓信,天下人都會罵他背信棄義了。我心里最清楚他的這份難處了。我就趁著他親率大軍出征,聽從蕭何的主意,自作主張,立馬殺了韓信。老家伙回來,聽說韓信被我殺了,表面挺驚訝,心里別提有多開心了。

                      皇  帝:母后為何要背負如此惡名?替父皇背這個黑鍋?

                      太  后:這個嘛,盈兒就不明白了。這么一來,老家伙就會明白,我能用老臣,老臣們也會跟著我,我能當機立斷,可以成大事,當然也能保護盈兒承繼大統,朝廷不亂、天下太平。

                      皇  帝:多謝母后為了我,費了多少苦心。

                      太  后:終于明白了,盈兒啊,我的親兒子,天底下,我們母子最親。我所做的一切,就是讓盈兒能安安穩穩做這個皇帝,哪個敢打你的主意,我就讓他們不得好死!對了,說到那兩位,張良、蕭何,歪點子雖然多,但對盈兒卻是忠心耿耿,為了保住盈兒的太子之位,他們可是不顧一切。

                      皇  帝:母后說的是,母后放心,我都記著呢,何況他們也是開國的大功臣,我不會忘了他們對我大漢開基立業的汗馬功勞!

                      太  后:唉,可惜他們如今都已風燭殘年。張良病病歪歪,據說不食五谷,講什么辟谷養生。人不吃糧食,能受得了嗎?我已經逼著他吃糧食了,不知轉好沒有。至于蕭丞相,別讓他光顧著修律法,你應該趕緊問問他身后事,在他百年之后,誰最適合繼承他的相位。朝廷的事,沒了他們這幫人,還真不行!

                      皇  帝:遵命,母后,我都聽母后的。

                      太  后:那就好,皇帝啊,我的盈兒,一定要記住,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什么。

                              (小內侍上,頓首。)

                      小內侍:陛下,趙王已進京城,就快到宮門了!

                      皇  帝:母后先歇著,我出城去迎接如意弟弟。(說罷轉身跑下場,小內侍跟下。太后一見,轉喜為怒,指著皇帝的背影,氣得發不出聲來。侯爺此時登場,叩見太后。)

                      侯  爺:太后安好?

                      太  后:好個屁!起來吧!汝以后見到我不必再行此大禮,反正老家伙也不在了,現在我看誰還敢在背后指指點點的。

                      侯  爺:太后啊,現在一切都順心如意,怎么還是總生氣啊?

                      太  后:現在生氣,還不都是生我那不爭氣的兒子的氣!

                      侯  爺(故作驚訝):皇帝不是好好的,又孝順、又仁慈,文武擁戴,百姓景仰。我看是太后自尋煩惱吧!

                      太 后:他啊,就是太仁慈了,仁慈到不分黑白是非。至于孝順,我現在可不敢斷定,在趙王和我之間,他究竟會向著誰?

                      侯  爺:太后這么一說,也提醒了我。皇帝這份仁慈之心既不像先帝,也不像太后,那他像誰?

                      太  后:放肆!剛給汝三分顏色,汝就敢開染坊了!什么意思?他是誰的,我還不清楚!你可沒那本事!

                      侯 爺: 太后息怒!微臣豈敢胡思亂想,只不過順著太后的話說說罷了。

                      太 后: 諒汝也不敢!(太后說著掐了一把侯爺的臉)不過我倒是想問問汝,汝也一把年紀了,臉怎么還這么細膩,精力怎么還這么旺盛?吃什么大補藥啦?

                      侯  爺(身子向下一躬,頭頂著太后的懷里):太后指的精力是什么?哪方面呢?

                      太  后:去!去!讓人家看見,像什么話?

                      侯  爺:太后剛剛還說誰敢指指點點呢!如今怎么又怕了?

                      太  后:不是我怕,是別讓皇帝難堪!汝說皇帝知道不?

                      侯  爺:知道什么啊?太后。

                      太  后:少跟我裝蒜!對了,別胡扯了,我還有正經事與汝商量。

                      侯  爺(弓腰):請太后吩咐!

                      太  后:這個趙王如意可是我心頭大患!如今戚妃已讓我整成這樣,他心里別提多恨我了!我可不能讓他活著離開京城!可我剛才看到皇帝鐵了心要護著他,我要出面下令殺他,肯定會讓我們母子翻臉,汝趕緊給我出個主意,看看怎么下手!

                      侯  爺:太后放心,這件事交給微臣去辦,一切由微臣承擔,太后就裝著啥也不知道,見了趙王客客氣氣的,讓皇帝以為太后并無殺心,從心里感激太后。

                      太  后:哎,這么多年了,還是汝最了解我,危難時期、關鍵時刻,都是汝陪著我,幫我解困紓難!真不知這么感激汝才好(太后撫摸侯爺的脖頸)。

                      侯  爺:微臣生是太后的人,死是太后的鬼,為了太后,微臣愿肝腦涂地!

                      太  后(深情地望著侯爺):好了,別說這不吉利的話,聽起來怪滲人的。趕緊想辦法幫我對付趙王那小子吧!但記住,別讓皇帝看出來,我怕他轉而遷怒于汝。

                      侯  爺:遵命,太后。微臣先退下了。

                      (皇帝帶著小內侍上場,看到侯爺的背影,難掩內心厭惡。)

                      皇  帝(故作不知):母后,那是誰?怎么我一來就跑了?

                      太  后:說誰啊?哪有什么人?見到你弟弟了?

                      皇  帝:見到了,他現在正在我宮中休息,母后打算什么時候召見他?

                      太  后:什么?他也住在皇帝住的地方?宮內有那么多地方為什么不去住,干嘛一定要擠在一起?

                      皇  帝: 我和如意很久沒見了,想多說說話,住在一起方便,況且,我那兒的房間也不少啊!母后。

                      太  后:恩,這倒是,過去你們倆常在一起玩耍,確實挺親。許久不見了,估計要說的話還不少呢!這樣吧,一路勞頓,讓他先歇歇,歇夠了,我再設宴款待他。

                      皇  帝:多謝母后,有勞母后了。我希望母后對如意還是好些,畢竟是父皇的親骨肉,而且對我也有益而無害。還有,既然如意來了,總得讓他見見他娘吧。母子相見也是人之常情!

                      太  后:盈兒啊,就忘不了那么多的常情!常情越多,越不像帝王!告訴他,如果還想繼續做他的趙王,就和他母親斷絕關系,從此不見,否則,趙王做不成,命也難保!

                      皇  帝:母后啊,這也太絕情了吧。他們母子各在一方,常年未見,如今他正好進京,見一見總是應該的啊!再說,戚夫人已經成奴,也翻不起什么浪來,母后何必再與他們過不去呢?如果恩準他們相見,說不定還會感激母后呢!硬是不準,豈不增加他們的怨恨?母后真不如大度一些!算我求母后了!(皇帝跪下,小內侍也跟著跪下。)

                      太  后:這是干什么?趕緊給我起來!怎么,嫌我不大度?指責我氣量狹小?汝這個皇帝還要跪下求我?這不是讓為娘的難堪嗎?不行就是不行!告訴汝,現在我不計前嫌,饒過趙王,已經是他們的幸運!若再要得寸進尺,讓他和那個賤人享受天倫之樂?那真是癡心妄想了!(說罷,拂袖而去。)

                      小內侍:陛下,太后已經走了,該起來了。

                      皇  帝(抬起頭,看著太后走去的方向,站了起來。):汝說說看,我這個娘怎么就這么狠,別人已經毫無招架之力,她還是不依不饒。是不是當年如意他娘對母后傷害太深?

                      小內侍:陛下,這個小的不知,小的如此年紀哪里知道從前的宮里恩怨?

                      皇  帝:恩,汝當然不知。我只是自己問自己罷了。哎,這種事情我又不能問大臣、問老師。天下人都以為當個皇帝很風光、很威風,其實呢,尊為天子,卻很孤獨,連個說說貼心話的都沒有。好了,我們去看看趙王,看看他休息好沒有。可是他還等著聽我回話呢!他想看他娘!我如何跟他解釋?一旦知道她母親的慘狀,他心里肯定如刀割一般。

                              (皇帝下,小內侍跟下。侯爺上。)

                      侯  爺(轉著圈自言自語):我怎么接近趙王呢?也沒個正當的理由啊!萬一遇見皇帝怎么辦?我看他正找我茬呢!看他那個仇恨樣,沒事都想殺了我,有事還不滅我全家!唉,可這事我已經痛痛快快答應太后了,答應太痛快了,連自己有沒有那個能耐都沒考慮!其實,不答應也要答應,有的選嗎?這種事情,太后除了托付我,還能找誰?我有今天,還不都是太后給的!當然啦,我也把身心都給了太后。如今,太后是鐵了心要殺趙王,我呢?義不容辭!可又怎么接近趙王?干這種事情,我一個侯爺真不如下人更有機會!咦,下人?那個小內侍不就可以接近趙王嗎?他可巴結我好幾次了呢?

                              (小內侍上,一躬身)

                      小內侍:侯爺,小的請安了!

                      侯  爺:足下怎么自己一個?皇上呢?

                      小內侍:皇上正和趙王聊得歡呢?他們很久沒見了,怪想的!他們都是深宮里長大的,平日里沒什么說體己話的朋友。聽說從前皇上最喜歡和趙王說話了,趙王聰明伶俐,模樣又好,很像他娘!皇帝和他說話,心情特別舒暢呢!現在呀,依我看,他們又回到從前了。

                      侯 爺: 嗯!來,足下別老彎個腰,哪來的那么多禮,直起來和我說話。平時看足下忙,也沒功夫搭理我,現在趁著足下清閑,咱們聊聊。

                      小內侍:是啊,侯爺,小的也一直想經常向侯爺請安,可侯爺老跟著太后那邊忙,沒功夫搭理小的。

                      侯  爺:瞧瞧足下,怪我了吧,哪有這事,我心里可一直惦記著你呢。

                      小內侍:侯爺又開玩笑啦。小的一個宮里的奴婢,侯爺這個身份,惦記著小的干嘛?

                      侯  爺:呵呵,瞧足下,擺架子了吧,足下可是皇上身邊的紅人,誰不巴結啊!

                      小內侍:可侯爺是太后身邊的紅人,滿朝文武誰不讓侯爺三分?

                      侯  爺:好啦好啦,我們就別互相吹捧了,應該互相幫襯才對。

                      小內侍:說的是,侯爺,今后有用得著的地方,侯爺盡管吩咐,小的照辦就是!但太后那邊也請侯爺關照點,別讓太后老怒視小的。

                      侯 爺:那當然了!不過我先問足下,皇上平時都怎么說我啊?

                      小內侍:這個嘛,小的想侯爺應該猜出幾分了吧!

                      侯  爺:嗯,我估摸著也沒啥好話!他都怎么說的?

                      小內侍:侯爺啊,這個就別問了,不過,請侯爺放心,無論什么時候,小的都會為侯爺說好話的!

                      侯  爺:怎么?連這點事情都不告訴我?還說為我說好話呢,我看啊,沒為我說過什么像樣的話吧!

                      小內侍:啊呀呀,侯爺,別嚇著小的,小的哪敢說侯爺的壞話,緊著替侯爺掩蓋呢!

                      侯  爺:我哪有什么可掩蓋的事情?所作所為都是光明正大,都是為朝廷、為皇上、為太后著想!

                      小內侍:是啊,皇上就是問小的,知道哪些侯爺為太后著想的事情!

                      侯  爺:請問足下都說了什么?

                      小內侍:其實啊,我的侯爺,瞧小的年紀這么小,過去的事能知道個啥,還不都聽宮里老輩人說的!

                      侯  爺:說了什么啊,盼足下坦言!

                      小內侍:侯爺真性急,這有什么可著急的?我說啊,聽說先皇征戰南北時,根本顧不上家,家里的一切都靠侯爺照看,服侍太上皇,照顧太后和陛下還有魯元公主,皇上說,這個他都記得呢。

                      侯  爺:啊,皇上真能記得就好了,也不枉我當年一番苦心。不過,足下難道就聽說這些嗎?

                      小內侍:哪能呢?侯爺!小人聽到的可多了!太上皇和太后被項王拘禁那兩年,還不都靠侯爺全心照顧,侯爺如果光顧自己,或者跑了,或是投靠了項王,可侯爺卻忠心耿耿,心里只有太后,嗯,當然,還有太上皇!

                      侯  爺:啊呀,足下今后談這事時別喘氣,別停頓,也別想,一氣說下去,最好把太上皇放前面。其實啊,這也是為了先皇,也是為了皇帝和魯元公主。太上皇和太后,不就是先皇的父親和妻子,不也是皇帝和魯元公主的爺爺和母親嗎?

                      小內侍:我說我的侯爺啊,這后面的話誰不清楚?用不著說,說了畫蛇添足,反倒讓人家懷疑侯爺的用心!

                      侯  爺:什么用心啊?那個時候,誰能猜測以后的事情,瞧那會的形勢,人人還都以為是項王得天下呢!我還不就是因為先皇是我的老鄉,老鄉當然向著老鄉了。而且當年是先皇托付我照顧太上皇和太后的,我答應了先皇,豈能食言?

                      小內侍:這我都知道,侯爺!皇帝也都清楚!我還提醒皇帝,先皇歸天后,太后原本以為大臣們都心懷異志,不聽皇帝的,所以要清理朝廷,多虧侯爺百般勸阻,說那是引火燒身,眾大臣才免去一劫!滿朝文武都應該感激侯爺,侯爺對大漢天下實在功不可沒!

                      侯  爺:啊呀呀,真不知怎么感謝足下了,連這樣的話也提醒皇帝了!那皇帝怎么說啊?認可我的功勞嗎?不會光以為我的功勞 就只是照顧宮內吧!

                      小內侍:皇帝倒沒說什么,不過,這是人人都清楚的事情,沒人不認可。只是要常常提醒,省得時間久了,忘了!侯爺之所以封侯,是因為功在千秋!

                      侯  爺:好好好,今后啊,我就靠足下了,千萬別讓皇帝聽信讒言,對我不利。足下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盡管吩咐。你也別再稱呼我什么侯爺了,就叫大哥吧,我們以后兄弟相稱如何?

                      小內侍:小的豈敢,身份、地位差得太遠啦,叫起來旁人會起疑心的。

                      侯  爺:那咱們就私下訂交,當著別人的面還是原來的稱呼,賢弟以為如何?

                      小內侍(深鞠一躬):我的侯爺,我的大哥啊!真是讓小弟受寵若驚了,我這輩子都要感念大哥看得起小弟,三生有幸啊!大哥今后有什么事情盡管吩咐,我一定遵從大哥的意思去做。

                      侯  爺:我認你這個賢弟可不是要你去做什么,是動了感情,兄弟般的感情,懂了嗎?

                      小內侍:那是當然!但做小弟的也不能不報答大哥的這份情誼啊。為大哥做事是兄弟間的份內事。我自幼進宮,至今不知父母是誰,也不知道有無兄弟姊妹,如今能認個侯爺做大哥,自然要為大哥出力了。這也是感情啊,大哥!

                      侯  爺:好啊,兄弟,大哥我心領了。賢弟只要隨時隨地想著大哥我,向著大哥我,足矣!

                      小內侍:大哥也要隨時隨地想著小弟,向著小弟啊!大哥在太后面前那么得寵,太后有什么事都會問大哥,聽大哥的吧!

                      侯  爺:賢弟,這你還真說對了,大哥我不敢說太后百分之百都聽,但基本都會聽的。

                      小內侍:這個小弟相信,滿朝文武都相信,皇上也相信呢!

                      侯  爺:就像皇上疑心我一樣,其實太后也看不慣皇上對你的那份寵愛,常常問我知道些什么,是不是賢弟干政了,我每次都說不可能。賢弟只是聰慧伶俐,一心服侍皇帝起居,平日讓皇帝過得舒心氣暢而已,與朝政無關?

                      小內侍:多虧大哥在太后身邊美言了,小弟感激不盡。大哥也知道,太后和皇上在很多事情上不合,皇上為此常常悶悶不樂,所以我要盡情讓皇上開心,排憂解愁啊!

                      侯 爺: 賢弟有什么訣竅讓皇上排憂解愁?說來給大哥我聽聽,說不定我討教以后也可以學用一二,為太后排憂解愁。你知道,太后的憂愁多半也是因皇上而起的。

                      小內侍:大哥啊,我哪有什么訣竅,還不是和大哥一樣?皇上和太后都有七情六欲,自然需要有所寄托,大哥你和小弟我,就是那種寄托!

                      侯  爺:賢弟說得透徹,既然你我一樣,都是那種寄托,那我們更應該不分彼此,同心同德了。

                      小內侍:大哥好像有話要吩咐小弟?

                      侯  爺:賢弟啊,你也明白,太后容不下趙王,現在趙王進京,太后一心想干掉趙王,已經委托大哥我了。可大哥我很是為難,不知如何下手?況且我又怕皇上過后知道了,不能對太后怎樣,卻可以拿我出氣,。

                      小內侍:啊,大哥,皇上和我都以為太后放過趙王了,原來還是要殺他啊!皇上現在與趙王朝夕不離,連睡覺都在一個屋里,就是怕太后反悔,再想要趙王的命!大哥可不能做這事,萬一皇上知道了,我看非要大哥的腦袋不可!

                      侯  爺:那怎么辦呢?這不是讓大哥我左右為難嗎!賢弟這么機靈,主意多,又了解皇上,可否給大哥指一條明路?

                      小內侍:那我想和大哥做個約定?

                      侯  爺:什么約定啊?說來聽聽,大哥我照辦就是了。

                      小內侍:其實也不難,就是在太后那里,大哥要拼死保住小弟我,皇上這邊,小弟我會拼命護住大哥你!

                      侯  爺:你看看,這不和我想到一起去了,我就是這個意思:互保!

                      小內侍:大哥明白就好,這次我幫大哥,下次大哥幫我。

                      侯  爺:賢弟,快別兜圈子了,趕緊告訴我,如何既讓太后以為是我除掉了趙王,而皇上又不懷疑是我?

                      小內侍:只要趙王死了,太后必然會認為是大哥干的,但趙王死時,大哥要遠離皇宮,皇上自然就不會懷疑大哥了。

                      侯  爺:這怎么才能做到啊?

                      小內侍:大哥這幾天別來皇宮不就得了!

                      侯  爺:那誰來干掉趙王呢?

                      小內侍:這個就不用大哥操心了,你就回家靜候佳音吧!

                      侯  爺(深深作了一揖):大哥這廂給賢弟行大禮了,賢弟真是我的好賢弟、親賢弟!今后太后那邊,賢弟就放心吧,有大哥在,絕不會不利賢弟!

                      小內侍:好啦,我的大哥,趕緊走吧,只要永遠記住我這個忠心耿耿的小弟就行啦!

                       

                      (數日后。皇宮內)

                              

                      皇帝正哭得像淚人,太后上。

                       

                      太  后:得啦得啦,瞧你這出息,死個覬覦皇位的對手,還哭得要死要活的,再說,你不是已經厚葬他了嗎?還抓住了兇徒!

                      皇  帝:母后,請如實告訴我,是你指使的嗎?

                      太  后:胡扯!我一個堂堂的太后,要殺他,還不是一句話的事,用得著偷偷摸摸的?汝太看低我了!

                      皇  帝:但我實在想不出還有誰這么仇恨趙王,會謀害趙王!如意他可是七竅流血啊!

                      太  后:我的呆盈兒,我的好皇兒,趙王和他那狐貍精似的娘,汝父皇在世時,他們沒少得罪人,說不定就是被哪個仇家暗算了。汝別老盯著我,以為什么惡事都是我做的,在皇兒心目中,難道我就是個惡婦?

                      皇 帝: 孩兒不敢!但孩兒就是難過如意的死,這么小的年紀,人生還沒開始,就沒了!還是個王爺,我的親弟弟,都有人敢動手,那孩兒性命豈不堪虞?

                      太 后: 皇帝是皇帝,趙王是趙王,怎么可以亂比?你宅心仁厚,又沒得罪過人,滿朝文武,王侯將相誰不稱頌?趙王,非也!他那個妖精母親可招人恨呢!要怪也怪他娘吧,說不定就是為了怕趙王得勢,戚妃再度得逞,所以有人害他!趙王一死,戚妃就永無翻身之日了。

                      皇  帝(低頭輕聲道):如此心思,恐怕也只有母后才會有吧!

                      太  后:放肆!汝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為了個曾經害過我們的妖精和她那不爭氣的兒子,就來對抗愛汝護著汝一切為了汝的母親。好,既然如此,我也讓你見識見識,開開眼。(抓住皇帝的手)走,我給你看一件禮物!

                      皇  帝:母后,什么禮物?

                      太  后:哈哈,是專門為你定做的禮物:“人彘”!

                              (母子二人下。小內侍上。)

                      小內侍(自言自語):遠遠看見太后在,沒敢過來,這太后拽著皇上去哪兒了?

                             (侯爺上,對著小內侍長長一揖。)

                      侯  爺:多謝賢弟,多謝賢弟!

                      小內侍:哥哥如此大禮,小弟豈敢承受!

                      侯  爺:敢問賢弟,趙王是如何斃命的?

                      小內侍:哥哥這是啥意思?那天早晨我陪皇上外出射獵,留趙王獨自在寢宮酣睡,回來時趙王已經升天。具體情形,皇上已經派人調查,有人稱毒死,有人說掐死,說法不一,行兇者已經逮住,是東門外一個官奴。據說其母是在戚妃得勢時被戚妃賜死,所以他是替母報仇。皇帝已經下令將他處斬了。

                      侯  爺:是是是,賢弟說的是。剛才我看見太后拉著皇上走了,賢弟知道他們去哪里了?

                      小內侍:我還想問哥哥呢?好像皇上正在哭,太后怒氣沖沖。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侯  爺:我估計還是為了趙王的事。太后最看不得皇上哭,而且還是為了那個趙王哭!他們能去哪里呢?

                      小內侍:我瞧著好像是往永巷那里去的。

                      侯  爺:啊,別不是帶皇帝去看“人彘”了吧!

                      小內侍:什么是“人彘”啊?人和豬怎么能合在一處呢?

                      侯  爺:怎么,久居深宮,賢弟居然不知道人彘?人彘就是剁了四肢,挖出眼睛,剜去鼻子,割掉舌頭,然后扔到廁所里。對了,耳朵也要弄聾了。

                      小內侍:這可連豬都不如了。太嚇人了!哥哥!可這種東西怎么會在皇宮里?打死、斬首、剁了,還有毒死、掐死,我就覺得夠狠的了,原來還有比這更惡的!

                      侯  爺:哎呀,賢弟啊!如此殘暴的刑罰正是宮里的發明!老百姓做不了,也不敢做,做了要被送官追究的;當官的也不敢做,做了是要被處罰的!也只有宮里才敢做,誰敢管?

                      小內侍:那敢問哥哥,什么人才被做成人彘呢?

                      侯  爺:嘿,被做成人彘的也要有資格呀。賢弟想想,隨便一人,沒啥地位,人家做你干嘛呀,做了也沒什么影響啊!好像賢弟這樣的,想做還做不了呢!宮女太監之類也就沉湖砍頭亂棍打死而已。啊,糟糕,怪我口沒遮攔,得罪賢弟了!

                      小內侍:嗨,沒關系啦,我本來就是小太監,宮里的奴婢罷了。不過大哥,永巷的人彘是誰啊?

                      侯  爺:賢弟想想,太后帶著皇上去,如果看人彘,能看誰?誰有資格能被太后做成人彘呢?何況,這人彘本就是太后的發明!

                      小內侍:啊!我明白了!我知道了!唉,真是的,趙王母子,唉,別看貴為寵妃,別看是王爺,先皇的兒子、皇上的弟弟,卻也落得如此結局!唉!

                      侯  爺:賢弟真是仁義,還去哀傷皇家的事情。

                      小內侍:我了解皇上。皇上看了,肯定痛上加痛、悲上加悲!趙王剛死,如今又看到這個?如何忍受?

                      侯  爺:是,皇上可不比太后,也不比先皇,心腸軟得很!

                             (皇帝上,一臉悲戚。侯爺一見,趕緊溜了)

                      小內侍:陛下,怎么?

                      皇  帝(泣不成聲):我受不了了!我真受不了了!我在永巷的廁所里見到戚夫人了?

                      小內侍:戚夫人跑那兒干嘛去了?

                      皇  帝:什么跑那兒去了,是被制成人彘,扔那兒了。既無雙手,又無雙足,眼內無珠,只剩下兩個血肉模糊的窟窿。那身子還稍能活動,一張嘴卻開得甚大,卻聽不見什么聲音。看得我又驚又怕。開始不知何物,母后告訴我是戚夫人,我險些暈倒!(言罷垂淚)

                      小內侍(跪下):皇上,別哭壞了身子。為何叫人彘啊?

                      皇  帝:這是母后起的名字,真是惡毒,狠心,不想先皇的寵妃竟落得這般下場(慟哭)!(步伐搖搖晃晃)汝快扶我回去躺下,我立不住了!立不住了!

                              ( 皇帝和小內侍下。太后和侯爺上。)

                      太  后:唉,你看看,我怎么這么糊涂啊!怎么能讓我的皇兒去看那個妖精做成的人彘?

                      侯  爺:皇上怎么啦,看了以后有什么反應?

                      太  后:剛一看到時只是驚恐萬狀,等到我告訴他這是誰時,頓時就變得癡癡呆呆的,怔愣許久,轉而就是哭哭啼啼,自言自語,我趕緊好言勸解他,可他似乎連我都不認識了,好像得了失心癥一般。

                      侯  爺:皇上自言自語說的什么?

                      太  后:聽起來慘兮兮的,哀聲叫他的父皇,誰知道想說什么?

                      侯  爺:太后啊,微臣斗膽說一句,不知太后可否讓微臣開口?

                      太  后:你想說什么就說,怎么忽然和我客套起來了?怎么,你也認為我對皇帝管教太嚴厲了?

                      侯  爺:太后是皇上的母親,如何管教,微臣豈敢插嘴?

                      太  后:那汝的意思是我不該那樣對戚妃母子?

                      侯  爺:戚妃曾經也想對太后和皇上下手,如今這個結果是咎由自取,該也不該,是太后的事情,滿朝文武不會說個不字!

                      太  后:那汝究竟想說什么?

                      侯  爺:微臣的意思是,太后實在不該帶皇上去看那個人彘。

                      太  后:這個我也后悔了。不必汝說,我也明白了。

                      侯  爺:太后圣明。不過,微臣說的是今后。

                      太  后:今后怎么了?

                      侯  爺:太后從此應該徹底清楚皇上的了。別看皇上是太后的親生兒子,但以往似乎太后并不了解皇上的內心,故而太后總是生氣,皇上總是傷心。

                      太  后:這么講,汝很了解我的皇兒?

                      侯  爺:不是微臣了解,而是旁人都比太后了解。

                      太  后:為什么?難道只有我這個做母親的不了解自己的兒子?放肆!

                      侯  爺:太后息怒!太后寬恕微臣!

                      太  后:哼!汝倒是說說看,皇帝究竟是什么性格?

                      侯  爺:太后啊,容臣直言。皇上天性懦弱,多愁善感,悲天憫人,畏懼傷殘殺戮,見不得血腥恐怖,氣魄和毅力,遠不如先皇和太后的。如果開國,恐難當大任。但皇上只是承繼大統,一切早由先皇和老臣們奠基,如今又有太后在背后撐著,只要賢明仁義,垂范天下,足矣!可太后非要苛求皇上,讓皇上接受自己天性難以承受之事,承擔無法擔待之責,其結局自然是兩廂受害,何苦來哉!其實啊,有些事情太后背后去做,何必讓皇上知曉呢,凡事多順著皇上,這樣母子之間相安無事,皇上也心安理得。

                      太  后:按汝的說法,今后我就隨他去了?

                      侯  爺:不隨皇上,太后還能如何?何況皇上從來也未有礙太后啊!

                      太  后:所言甚是!不過,有件事我一直想和你商量。皇兒十七歲承嗣皇位,如今三載,我看該到立后的時候了。

                      侯  爺:冊立皇后的事情早就該定了,朝中議論紛紛很久了,為何太后如今才提及?

                      太  后:汝早該明了我的心思。皇帝九五之尊,皇后之位自然為多少人所覬覦,哪一個是省油的燈!無論是誰,進得宮來,是不是都會令我多一番煩惱,替皇帝多操一份心?

                      侯  爺:太后所言極是!

                      太  后:所以我要挑一個最讓我放心的人做我的媳婦!

                      侯  爺:那如今皇后之位,太后是否有了恰當的人選?

                      太  后:對啊,再合適不過了?

                      侯  爺:太后屬意的是哪位啊?

                      太  后:汝猜猜看,誰最合適?

                      侯  爺(撓撓頭皮):誰啊?誰啊?

                      太  后:她姓張!

                      侯  爺:太后啊,恕微臣愚鈍,姓張的可多了,沒覺得哪位人家的閨女特別合適啊?

                      太  后:笨死了!笨死了!你啊你啊,就是瑣事主意多,大事最糊涂!如此千秋大事,卻不明白誰最合適!她就是淑君啊,宣平侯張傲之女!你說合適不合適?是不是最合適?

                      侯  爺:啊!啊!太后干嘛繞了這么大一個圈子?干脆說魯元公主的女兒,或是就說太后的外孫女不就得了!

                      太  后:啊什么啊?你敢說不合適?

                      侯  爺:微臣哪敢啊?這個人選可讓太后一百個放心,她是太后的外孫女,皇帝的外甥女,親上加親,心連著心,原本就是一家,況且才10來歲,有什么不放心的!以此而言,再合適不過了!實乃不二人選!

                      太  后:那么,不以此而言呢,難道還有別的?

                      侯  爺:太后恕臣無罪?

                      太  后:有屁就放,我何時加罪于汝?竟來這套!

                      侯  爺:舅表親,古已有之。姑媽女、順手娶,舅舅要、隔河叫,朝野皆然,但那是同輩之間。如今太后定的這門親,坐的將是皇后之位,是舉國首要大婚,未來的皇后母儀天下,萬民敬仰,朝野稱頌。可實情卻是舅舅娶了外甥女,姐姐成了丈母,媽媽變作岳祖母,太后將來見了皇帝,面對的是外孫女婿呢,還是兒子呢?

                      太  后:什么亂七八糟的,放肆!汝的意思是,我亂倫?

                      侯  爺(跪下叩首):微臣豈敢、微臣豈敢!微臣只是陳述實情,都是為了太后著想,不想讓天下議論太后定下的這門親事。

                      太  后:這一層,我也不是沒想過,不過,和千秋大業相比,這實在是細枝末節,微不足道了!是天下重要,還是倫常重要?是江山重要,還是稱呼重要?管他叫個啥,只要皇位穩、我放心,就算把魯元公主嫁給皇帝,我也心甘情愿!

                      侯  爺(長跪不起):太后高瞻遠矚、深謀遠慮,為了皇帝,為了千秋基業,舍末固本,失小得大,功在朝野,微臣五體投地。太后千歲千千歲!

                       

                       

                      (皇帝已經完婚。皇宮內,睡榻,正靠在小內侍肩頭呆想)

                       

                      小內侍:陛下,大婚剛過,本該大喜,忘去過去那些煩心事,怎么還是這般不快?要不要我再按按陛下的頭部?

                      皇  帝: 汝說說看,我這母后是不是瘋了?怎么給我找了個小孩子當皇后?淑君,我的外甥女,我可是連碰都不想碰啊。過去還常和她玩耍,如今成了皇后,卻連靠近都覺得難為情了。母后啊,作孽呀!汝實說,是不是天下人都在恥笑我?

                      小內侍:不會的,陛下,滿朝文武皆來慶賀,家家張燈結彩,舉國歡騰,何來的恥笑?誰敢恥笑?何況此乃太后定的婚事,他們有幾個膽子,敢恥笑太后?

                      皇  帝:得了吧,別自己騙自己了,人家背后恥笑,我們怎么知道?連你有沒有在心底恥笑我,我都看不出來!

                      小內侍(跪下叩首)奴才不敢,我對陛下的衷心日月可鑒!我心里也絕對沒有對陛下的大婚有過半點恥笑之意。只是覺得陛下是否樂意與皇后同房,是否憐小惜弱,心中確有猶豫。皇后畢竟是陛下的外甥女,看著生,看著長,如何忍心?陛下仁厚,天下誰人不知!

                      皇  帝:唉,笑就笑了,也確實該笑。天下人不笑我,笑誰?

                      小內侍(再次跪下):陛下,真的沒人笑話陛下!陛下保重身子要緊,別想這事了,反正生米已成熟飯,想了又有何用?

                      皇  帝:熟飯?可憐我那外甥女,我的小皇后,這輩子也成不了熟飯了!

                      小內侍:怎么?陛下,不打算和皇后那個啊?

                      皇  帝:挺不起來,怎么那個?

                      小內侍:啊!要不要宣太醫診治一番?

                      皇  帝:這是心病,太醫有個啥用!我的心理對皇后有障礙,我心里明白著呢!

                      小內侍:可陛下還要為江山社稷著想啊!

                      皇  帝:這和江山社稷有何關系?

                      小內侍:關系大著呢,比天還大!

                      皇  帝:我明白汝的意思。我年紀還輕,不用急!不過,母后因此會不會再不斷逼我選妃納嬪,又送進些不倫不類的人來,那我如何活下去?

                      (太后上,小內侍看見,趕緊溜下。)

                      太  后:又在背后議論生汝養汝護著汝的母親,還跟一個奴才,汝對得起我嗎?那個奴才見了我就跑,也不跪下請安,膽大包天,我非宰了他不可,也把他做成個人彘,跟那個妖精作伴去!

                      皇  帝(見太后上場,一驚):母后,怎么剛一來就殺就做的。剛才他對我說的,無非就是勸我早日和皇后圓房,延續漢家血脈。對母后不滿的話句句都是我說的,與他無干。

                      太  后:汝堂堂大漢天子,不是替奴婢遮掩,就是為妖婦求情,卻頂撞母親,忤逆母親,如此言行,如何垂范天下?

                      皇  帝:母后,戚夫人是父皇的寵妃,按理也算我的庶母,卻被做成曠古慘絕的人彘;如意是父皇的兒子,是我親弟弟,是大漢王爺,卻在我的眼皮底下被害;淑君,我的外甥女,才10來歲,卻成了皇后、我的妻子,這些,敢問母后,天下人又該如何看我,朝野又當如何議論?

                      太  后:(指著皇帝)你你你!(一揮袖子)我倒要看誰那么膽大,哪個敢議論!

                      皇  帝:母后權傾滿朝,諸王一聞母后,嚇得直尿褲子,當然無人敢議,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人家枕邊議、腦袋議、、茅廁議、山野里議,母后管得了嗎?管得住嗎?議得多了,我們不就成了千夫所指了!

                      太  后:我不跟汝扯這些沒用的話,隨他們指去,指來指去,我還是太后,你依舊是皇帝!對了,說到諸王,我聽說齊王也要來朝?

                      皇  帝:對啊!他可是我的兄長。怎么,母后莫非又開始打他的主意?母后不能對我的兄弟都不放過吧?

                      太  后:瞧瞧汝,把自己的親生母親都想成什么了!快成惡魔了!齊王雖說是汝父皇的庶長子,非我親生,但也是我看著長大,況且又是汝兄長,既然來了,見見他,宴饗一番總是應該的,不能失了皇家的禮數。汝就安排吧,到時候我去就是。

                      (皇帝還想說什么,但太后搖搖手,下。小內侍上)

                      小內侍:陛下安好?

                      皇  帝:好什么呀,母后想把你剁了做成人彘,和戚夫人做伴去呢!

                      小內侍(跪下,叩首如搗蒜):陛下,救我!

                      皇  帝:叫我怎么救,連我的弟弟趙王,我都救不了,如何救汝?母后殺人不眨眼,連先皇的寵妃都能做成人彘,何況對汝!

                      小內侍(抬頭):陛下真想就奴才,不是沒有辦法!

                      皇  帝:嗯,你有這么多主意,為何當時無法救趙王?

                      小內侍:陛下,趙王遇害,那是在暗處,無從得知,現在奴才要被剁,是在明處,可以預防。

                      皇  帝:如何預防?汝倒是說說看。

                      小內侍:陛下不是想殺侯爺嗎?

                      皇  帝:可不是嗎。如今更想殺了!

                      小內侍:那陛下就該揚言要殺侯爺,太后聞訊,自然就會放了小的。

                      皇  帝:咦,這倒是,你這小子鬼點子還挺多。不過,這下就便宜了那個老家伙了!

                      小內侍:將來再說,侯爺的命其實就攥在陛下手里,什么時候跟他算賬,還不是陛下一句話。

                      皇  帝:唉,我現在也就這點權了。對了,你再給我出個主意,齊王劉肥哥哥馬上就來了,我可不想讓他再命喪皇宮,我該如何護著兄長不受傷害?

                      小內侍:陛下這次首先要記取趙王的教訓,對一切杯中物、盤中餐都要提防著些,萬不可大意。

                      皇  帝:汝這倒是提醒我了,以后凡是劉肥哥哥喝的吃的,我都先嘗。

                      小內侍:哎呀,陛下也太重仁義了,為了齊王連陛下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皇  帝:不會的。我想,想讓劉肥哥哥死的人,是絕不會讓我死的,在她看來,這叫愛、這叫護,殺害齊王就是為了給我這個皇帝增福。

                      小內侍:與陛下的大智大慧相比,奴才只算個小聰明罷了。

                      皇  帝:我頭又痛了,自從看到戚夫人,我就犯頭疼病,時常還心悸,愛忘事,發懵。我去休息了。

                      小內侍:陛下,慢著走,胳膊搭在奴婢脖頸上,對了,對了,就這樣。

                       

                      (燈暗,復明。侯爺上,小內侍隨后上。)

                       

                      侯  爺:賢弟,這是誰的主意啊?不會是賢弟的吧?

                      小內侍:大哥指的是齊王平安回家一事吧!

                      侯  爺:可不是嗎?滿朝文武都在議論此事,都稱主意雖缺德,但畢竟救了齊王的命,也不失為缺德的妙計。

                      小內侍:能救命就行,還管什么德不德的,小弟已經悟出眼下本朝的道理,德救不了命,缺德方可保命。

                      侯  爺:賢弟年紀雖小,卻深明真諦,愚兄佩服不已!

                      小內侍:大哥,齊王得以平安回家,這個真不能算是小弟的主意,開始是皇上以性命相拼,此后是齊王敢于作踐自己。否則,齊王休想走出京城。還不是如趙王那樣,一覺醒來就丟了性命。

                      侯  爺:齊王安然無恙,朝野傳聞許多,但都朦朦朧朧,各種說法都有。既然賢弟知其詳,可否透露一二,也讓愚兄長長見識。

                      小內侍:齊王遠道來朝,皇上理應為皇兄接風。那日,如家人禮,太后坐了上首,皇上坐右旁,齊王則坐在左側。開始齊王還很拘謹,是皇上勸齊王,說家人間何必如此拘泥,不妨暢飲。齊王一見此景,還以為真是家人團聚,便不停舉卮,喝得多了些,微醺之下禮數就少了些。這原本也沒什么,好歹齊王也是先皇的庶長子。可我看太后臉色越來越不對,最后說要更衣,離席而去。過了一會,太后返回,然后有內侍獻酒,說是特制美酒,太后令齊王飲下。不料此時的齊王清醒了許多,禮數格外周到,豈敢擅飲,便先起座向太后祝酒,太后自稱量窄,仍令齊王飲盡。齊王又轉敬皇上,皇上酒性正濃,便要與齊王同飲。皇上手握齊王的那盞,將席上另一盞遞給齊王,正欲痛飲,卻被太后一把將皇上手中的酒卮奪去,酒潑在地下。皇上愣在那里,一聲不吭。齊王一見,似乎有所領悟,便稱已醉,恐怕失儀,謝宴而去。

                      侯  爺:多虧齊王命大。這特制美酒顯然有蹊蹺。那太后肯定發怒了吧。

                      小內侍: 可不是,齊王一離開,太后臉上就掛不住了,那樣子好像非要殺了齊王不可呢?

                      侯  爺:那后來如何又轉危為安了?

                      小內侍:也虧這齊王想得出來,大概保命時刻,顧不得許多了。他不知怎么,想到了魯元公主。先是自割土地,獻與魯元公主,隨后又上表章,尊魯元公主為王太后,事以母禮。連皇上都沒想到,太后和魯元公主居然應允了,還拉著皇帝為齊王餞行。大哥想想,魯元公主幾乎和齊王同齡,卻呼齊王為兒。齊王還坐下座,為祝酒興,扭著那肥腰,在席間竟然舞蹈了幾下,逗得太后和魯元公主前仰后合,一直飲到日落。

                      侯  爺:哈哈哈,這個齊王,成了啥了。不過命保住了。滿朝都稱贊齊王機智過人呢。

                      小內侍:什么機智過人啊,人人都說是自賤過人!我的大哥!這叫自賤過人!還王爺呢,還是皇上的兄長呢!到頭來連我們這些奴婢都不如。哥哥倒是說說看,這要是放在百姓家里,還不被鄰里笑掉大牙,還不被里正告發到縣令那里,挨個幾十板子,斥責為荒唐無恥呢!

                      侯  爺:哈哈哈!

                       

                      (皇宮內,睡榻,躺著的皇帝病入膏肓,太后緊握皇帝的手,淚流滿面。)

                       

                      皇  帝:母后啊,別哭壞了身體,眼看我就不能盡孝了,以后的朝政還要母后操心呢!

                      太  后:盈兒啊,汝的命怎么這么苦,少時遭逢戰亂,多次遇險,年紀很小就遠離了我,好不容易熬到繼位,這剛幾年啊,就病成如此模樣!這讓為娘的有多傷心!盈兒啊,說心里話,是不是為娘的害了汝?

                      皇  帝:母后可不能這么說,這我可擔待不起,不然,孩兒我會抱憾終身的。

                      太  后:那為何自從見到人彘后,汝便發呆發癡,自從大婚后,汝便病病歪歪,自從齊王離開后,汝便一病不起?

                      皇  帝:啊,怎么,母后竟然如此明白?既然心明如鏡,何須再問孩兒?

                      太  后:我做的一切也是為了汝啊,從那以后,汝的皇位穩固,誰還敢覬覦皇位?盈兒,汝應該知道為娘的一片苦心。為了汝,為娘我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汝怎么就是不懂我呢?

                      皇  帝:我懂啊,孩兒一直明白啊。沒有母后,就沒有我的皇位,沒有母后,就沒有我這做皇帝的七年平安無事!可母后就是不管孩兒為人的一面,只顧孩兒做帝王的一面。我如今已知大限將臨,后悔自己這一生,生在了帝王家,結果,過得比平民百姓還不如!

                      太  后:生在帝王家,天下萬民,滿朝文武,誰不景仰?誰不歆羨?汝怎說后悔?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皇  帝:百姓家有倫常,倫常為人之本,我有嗎?母后,現在孩兒面對母后,都不知如何稱呼為好?我是稱呼母后好呢,還是稱呼岳祖母好?見了魯元公主,我的姐姐,是稱呼皇姊好呢,還是岳母好?我的兄長成了我姐姐的兒子,我是姐姐的弟弟呢,還是我兄長的舅舅?外甥女變成了妻子,兄長又變成了外甥,這都什么亂七八糟的,我們家是什么皇室啊,其實就是個繞口令。誰和誰是個什么關系,我都分不清,更別說天下人了?

                      太  后:盈兒啊,愛叫什么就叫什么!汝管天下人干什么?什么稱呼不稱呼的,分那么清有個屁用?只要我們是一家,天下是我們這家的,萬事大吉,天下太平!

                      皇  帝:天下倒是太平,可天下越是太平,百姓越是吃飽了,就越是需要飯后的笑料、茶余的談資。我這萬民矚目的皇帝,豈不正好成了朝野的談資笑料。每次上朝,我望著那些俯首的文武大臣,總覺得他們心里拿我是當個笑柄在看;每次我出巡,看到匍匐在地的百姓,總想著他們那個腦袋瓜里正恥笑我呢,這個亂倫的家伙?傻瓜!于是,下朝我就捂著臉,回宮我就掩著雙目。我是個什么東西啊?

                      太  后:盈兒,汝就是該想的不想,不該想的亂想,所以才有了心病。看為娘的,不該想的絕對不想,所以健健康康,快快樂樂!這叫心態!長壽健康的關鍵是心態!

                      皇  帝:那首先要我當個傻瓜才行。不然叫我如何不想。

                      太  后:盈兒,汝的意思是,為娘的是傻瓜?

                      皇  帝:孩兒豈敢,天下人都傻了,母后也不會傻?母后是天底下最精明的人。不過,百密一疏,母后想過沒有,孩兒沒有子嗣,我走之后,皇位不還是人家的嗎?

                      太  后:這個盈兒放心,為娘的早就考慮到了。我已經選好了一個嬰兒,現在養在淑君的宮里,將來就說是汝的子嗣,承繼大位就行了,天下還是我們的。

                      皇  帝:他的生母呢?

                      太  后:為防萬一,已經殺了!盈兒不必操心!

                      皇  帝:母親啊,娘啊,怎么還在殺!怎么還要那么狠心?殺殺殺,要害了多少人,要折騰死多少人,才罷手!(皇帝不再出聲)

                      太  后:盈兒,盈兒,這是怎么啦,說話啊!御醫,來人,御醫,來人哪!

                             

                      (臺上燈光轉暗,聚光燈下,只顯露出太后一人站在臺前)

                       

                      太  后:盈兒走了,我的唯一的兒子走了。        

                      人說母子心相聯,再怨恨也是母子,可盈兒的心與我不相聯,心生怨恨直至臨終。那個高祖死老頭對我而言,無所謂;女兒魯元公主,對我來說,也可以不在乎。我唯一關心的就是我的盈兒,可盈兒就是與我隔著心。

                      人說兒子是母親身上的肉,可母親呢,是兒子的什么?一把遮陽擋雨的傘?一張可供休憩的榻?

                      平民百姓的母親最盼的是兒子平安成長,可皇帝的母親最需要的就是保住兒子的皇位,沒有皇位,何來平安?

                      對盈兒,我算盡心盡力了。天命難違,盈兒的命是天注定,我無力回天,哭也無用,不哭也罷。

                              凱風自南,吹彼棘心。棘心夭夭,母氏劬勞!

                       

                      (劇終)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datingch.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專門為各演員、藝術團、演藝公司、政府部門、單位活動、企業慶典、公司年會提供創作各種小品、相聲、話劇、舞臺劇、戲曲、音樂劇、情景劇、快板、三句半、啞劇、雙簧劇本。聯系電話:18022171126 聯系QQ:819391276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話劇劇本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代寫小品 |編劇招聘 |投稿須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聲明 |聯系我們 |網站大記事 |廣告服務 |網站地圖 |劇本創作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多宝娱乐平台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