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原創小品劇本大賽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電視劇本創作室 | 招聘求職 |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datingch.com
                      代寫年會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劇本
                      小學生演出紅色題材小品劇本《紅
                      護士節娛樂演出搞笑小品劇本《三
                      國企公司黨群題材搞笑小品(員工比
                      廣場舞大媽防騙話劇劇本《城市套
                      農村大學生村官小品《項目脫貧》
                      護士節健康建檔題材小品劇本《為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醫院感人舞臺情景劇表演劇 4-24
                      宣傳銀行的小品劇本,銀行營 4-21
                      鄉鎮扶貧辦主任扶貧干部小 4-18
                      有關校園不良現象的小品劇 4-17
                      適合銀行行慶快板詞,適合銀 4-16
                      學校校園后勤音樂劇劇本《 4-16
                      搞笑校園小品劇本,校園搞笑 4-15
                      婆媳之間小品臺詞,婆媳關系 4-13
                      7月7日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 4-10
                      與建黨建國有關的小品(老享 4-8
                      6月26日國際禁毒日小品劇本 4-4
                      校園欺凌相關小品劇本,拒絕 4-3
                      校園欺凌小品,校園欺凌小品 4-3
                      黨員干部救災感人音樂劇劇 4-2
                      6月25日全國土地日小品劇本 4-1
                      寺院寺廟小品,祈福消災法會 3-30
                      有關改革開放的小品,改革開 3-29
                      紅色題材小品,紅色主題小品 3-29
                      發生在小區裝修影響居民的 3-28
                      公務員題材詩朗誦,公務員朗 3-27
                      婦產科醫生超感人小劇本品 3-26
                      關于家風的情景劇劇本,關于 3-25
                      6月6日全國愛眼日小品劇本 3-23
                      6月5日世界環境日正能量小 3-22
                      安全生產月活動主題小品劇 3-21
                      校園音樂劇劇本,小學校園音 3-20
                      又搞笑又起到宣傳教育正能 3-19
                      校園勵志音樂劇劇本,小學校 3-18
                      2019建國70周年慶典小品,喜 3-16
                      小學生音樂劇,適合學生表演 3-15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電視劇本 > 農村電視劇本 > 瑪瑙
                       
                      授權級別:獨家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電視劇本-農村電視劇本   會員:cuizhiyvan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19/3/30 18:06:22     最新修改:2019/3/31 8:25:52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datingch.com 
                      瑪瑙
                      作者:崔志遠
                      中國國際劇本網電視劇本創作室專業創作各種電視劇本、電視欄目短劇劇本。 QQ:719251535
                      代寫小品

                       瑪瑙 

                       

                          演員:楊青山、楊青江、楊青海、楊坤、楊旭、張杰、          蔣煥、王平、程虎、石秀云、徐麗、林倩、王翠          蘭、

                      歌詞: 好心之人得好報,

                                    像似神靈暗中瞧。

                                    有始無終小人見,

                                    虧時笑斷眾人腰。

                        

                          農戶家中,夜內

                            楊青山:“石秀云,咱們的日子不能這樣過了,兒子念高中了,幾年就考大學,改革開放已經二十幾年了,老這樣在土地盤算,就那二十畝地,年年倒茬的種點經濟作物,錢不夠花呀!”

                          石秀云:“你想咋辦?”

                          楊青山:“我想出去打工,這兩年周圍的人,有不少人出去打工,都掙回了錢,我也要出去試試。咱們家以后缺錢的地方大了,兒子在城里念高中,嬸子又有病,叔叔的身體每況愈下,不早一點用勁可不行。”

                          石秀云悄聲地:“楊青山,咱們結婚已是十幾年了,你家的事我從來沒問過,你和叔叔嬸嬸過日子,是從什么時間開始的."

                          楊青山:叔叔嬸子沒兒沒女,我八歲那年,不知叔叔和爸爸咋說的,請了年長的街坊鄰居兩大桌,說是把我過繼給叔叔,給叔叔養老送終。從那以后,我就來叔叔家吃住。成了叔叔的兒子,叔叔的所有財產,也就沒有爭議的成了我的財產。再后來,你就來了。”

                          石秀云:“這么說來,雖然同樣是侄子,青江、青海就一點也沒有贍養叔叔的義務了?”

                          楊青山:“是!從打我過來,叔叔嬸子一直對我挺好,”以后咱們要好好待叔叔,給叔叔嬸嬸養老送終。”

                          楊青山翻箱倒柜,找出過子單,拿給石秀云看。

                          石秀云:“現在是新社會,我咋沒聽到有過子一說?”

                          楊青山:“新社會叫養子,是一樣的。其實也有不一樣的地方,過子必須是叔父和伯父,就是在舊社會,沒有親情的,也是養子。”

                          石秀云:“你叔叔好命運,過繼了你這個孝順的兒子。”

                          楊青山:“當時,也許是老人們的思想守舊,也許這地方偏僻,就做了此事。不管咋地,也要尊重過去的一切事實。再說,叔叔對我不薄 ,我要像對待父親母親一樣對待叔叔和嬸子。”

                          石秀云:“即便是做了叔叔嬸嬸的過子,你爸爸那年鬧病去世,你跑前跑后的干啥?”

                          楊青山:“國有大臣,家有長子,兩個弟弟剛成家,對外事往來都不懂,我不張羅誰張羅。”

                          石秀云:“照你的說法,做了過子,自己父母的事還要管,你的兩個弟弟領情嗎?”

                          楊青山:“他們時常和別人說,我這個哥哥當的夠格。”

                          石秀云:“即便如此,我有一個想法,咱們和叔叔分家另過。叔叔這里有事,青江青海也一定能過來幫一點。”

                          楊青山:“秀云,說了半天,你就是為了減輕自己的負擔,和叔叔嬸子分家呀?這絕對不行,一是那樣做不通情理,另一方面說,也會被東鄰西舍笑談。別尋思那些自私的事,天不早了,睡吧!”

                          石秀云:“我就是說說而已。”

                         

                          楊旭屋里    日內

                          楊青江進屋,

                          楊青江:“叔叔、嬸子、中秋節的東西還有不少,今天中午到我家吃。”

                          王翠蘭:“誰家也不去,挺麻煩地。”

                          石秀云:“嬸子,他二叔叫您們,您們就去,同樣的侄子,吃一頓兩頓也是應該的。”

                          老兩口子下地穿鞋,跟老二走了。

                         

                         

                       

                          楊旭屋里   夜內

                          楊旭悄悄的說:“老伴,我總覺得不太對勁,這半年來,青山媳婦總是夸青江兩口子和青海兩口子心眼好,不知她是啥目的?這里邊一定有事。”

                          王翠蘭:“我的病怕是不能日久,也就是三年兩年的事,你可要想好了,不管啥事都不要在臉上表現出來,要學會糊涂,自古以來,讓人見不上的人,大多都是明白的過了頭。只有糊涂,別人才不煩。”

                          楊旭:“老伴,你說的這些我都懂,有些事不是你說的那么簡單,你覺得糊涂就可以了,不對,有時,你假裝糊涂了,別人會覺得你真傻,就會順著你糊涂的思維待承你。”

                         王翠蘭:“ 傻不傻的自有天知道,已經到了太陽要落山了,但愿這最后用人的時光過得好,但愿青山和秀云不變心。”

                         楊旭:“老伴,一個人到老來是享福是受罪,自己說了不算,我覺得,青山這孩子不會變心的。”

                          王翠蘭:“家雞咋打不出院,野雞不打不進家,以后的路,走一步算一步吧!”

                         

                          楊青山家   日內

                          楊青山幾口人正吃飯,鄰村的一個人來。

                          楊旭見有客人來,吃完飯給老伴使了個眼色,兩位老人回自己的屋了。

                          鄰村的人:“青山哥,冬天時,你和我說要出去打工掙錢,現在元宵節已經過了,我們這些人過幾天就走了,你要想去,就準備準備,用人的地方有了消息咱就走。”

                          楊青山:“準去!準去!哪天走,喊我一聲,保證跟去。”

                          鄰村的中年人:“準去就好,我就走了,還得通知很多人。”

                          楊青山送客人到院外。

                       

                          楊青山家   夜內

                          楊青山、石秀云、吃完晚飯,躺在炕上。

                          石秀云小聲地:“楊青山,年前說的事,你不能忘了,走之前必須處理好。”

                          楊青山:“啥事,我咋忘了?”

                          石秀云:“和你叔叔分家的事。”

                          楊青山:“都這些年在一起過了,一下子想分家,你讓我咋和叔叔嬸子說?這不是給我出難題嗎?”

                          石秀云:“不管你咋說,反正必須的說,這也不是啥寒摻事,老李家前兩天親爹親兒子都分開過,咱們這叔叔侄子就不能分了?”

                          楊青山:“你讓我想想。”

                       

                          楊青江家  日外

                          楊青江:“徐麗,大哥今天中午叫咱倆去吃飯,不知啥事。”

                          徐麗:“大哥大嫂平常過日子心如米粒,準是有事,沒事舍不得花錢,聽說也請了老三,還買了不少好菜,不知請沒請外人?”

                          楊青江:“昨天大哥說,他要出去打工,他們地多,叔叔嬸子都不能干累活了,他不在家,叫老三咱們兩家幫著干點活,嫂子輕一些。也許就是這個事吧!”

                          徐麗:“你說的也不一定對,到那里就知道了。快晌午了,走吧!別讓人家再來叫。”

                       

                          楊青山家   日內

                          楊青山夫婦一個炒菜的,一個做飯的。楊青江夫婦來到。

                          徐麗:“大哥,我來炒菜,今天就是家園的人呀!還是有外人?”

                          楊青山:“沒有外人,就咱家這幾口人,吃頓飯,說一會話,過幾天我就出去打工了。”

                          楊清海兩口子來到,楊旭出去串門也回來。

                          楊旭:“青山,你這是又買酒又炒菜的,今天有外人吧?”

                          石秀云:“叔叔,沒外人,就是咱自己家的爺幾個娘幾個,過年買的菜多,都過來吃一口。”

                       

                          楊青山家客廳  日內

                          一個大圓桌,擺了一桌好菜,孩子們都上學了,老少四對夫婦圍坐在一起,楊青山先給叔叔嬸子把酒斟上,又給弟弟弟媳斟上酒,開口說:“叔叔、嬸子。弟弟、弟媳、今天咱們聚在一起,我有幾句話說,過幾天我就出去打工了,不知啥時回來,兒子念高中了,上學早,放學晚,兩位老人跟我們吃飯不方便,我想叫叔叔嬸子自己做飯吃,地他們自己種,說白了,就是分開過。我不在家,老人要是有用人的事情,你們幾人都幫襯著點。”

                          楊青江夫婦、楊清海夫婦、誰也沒吱聲。

                          楊旭:“青山,你說的啥話?你是看叔叔嬸子干不動活了吧?要這么說,就得好好說道說道,這飯不能吃,要想分家也行,把當時寫過子單的那些人都找來,雖然有兩個人已經去世了,但還有八位,再把村里的干部也找來。你要去你就去,你不去我去。”

                          也許是覺得理虧,楊青山沒吱聲,也沒去找人。

                          楊旭看了半天,見楊青山沒動,站起身來,向屋外走去。

                       

                          村主任張杰家   日內

                          張杰一家人正吃飯, 楊旭有點生氣地進了屋.。

                          張杰: "老叔,您吃飯了嗎?沒吃在這里吃點,,我們家今天的飯不好."

                          楊旭:"沒吃也不在你這里吃,你也別吃了,現在就跟我走.到我家去吃."

                          張杰:"我這就吃完了,吃完了就走."

                          楊旭:"不行,現在就走。"

                          張杰:"到底是咋回事,您先和我說說。"

                          楊旭:"走吧!一邊走著,我和你說。"

                          楊旭拉著張杰的胳膊出了屋。

                       

                          路上   日外

                          張杰:"老叔,咋回事,您不說我悶得慌."

                          楊旭:"主任,今天青山兩口子要分家."

                          張杰:"沒聽說你們家有磕磕絆絆的事呀?"

                          楊旭:"從打去年春,青山媳婦就不止一次地說,青江,青海他們心眼好,你嬸子我倆就奇怪,無緣無故地總說他們兩家人心眼好干啥?沒成想今天才知道,他們兩人炒了菜,叫來青江青海四人,端起酒杯說想分家,分了家后,地里的活,或是有了病啥的,找心眼好的照顧.我一聽這話,心里就裝不下了,養了這些年不是白養了嗎? 在家出來, 先來找你.你給我出個道,還找誰?"

                          張杰:“您想都找誰?”

                          楊旭:“我想找前些年的大隊主任劉青林,找楊青山的老爺爺,再找楊青山的大伯楊坤,楊坤也是楊青山的姨父,這幾人都是寫過子單時在場的人。”

                          張杰:“楊青山的老爺爺就別找了,歲數大了,磕著碰著的不好。再說,他們真要想分家,找人也沒用,孝道二字是自愿的,屬于道德的范疇,不是法律的范疇,”

                          楊旭:“不管咋著也得說道說道。”

                          張杰: “老叔,你要冷靜一些,你們這是叔叔侄子,前幾天老李家爺倆個都分家了,李家的二蛋他爹要二蛋每月拿點撫養費,二蛋說,我掐一片菜葉蓋不過腚來,拿啥給你撫養費。你們爺倆分就分吧!實在不行,我給你上報,如果批下來享受五保戶的待遇,真正身體不行那天,去敬老院。”

                          楊旭:“別人不找,咋也把楊坤找上,以后咋辦,楊坤說話也會有分量。還有前大隊主任劉青林,先前的事都是他做主。”

                          張杰:“誰做主也沒用,他要想不行孝,玉皇大帝來也沒用。”

                         

                        

                          楊青山家  日內

                          又來了兩位歲數大的人,還有主任,楊青山兩口子重新做飯,重新炒菜,楊青江,楊清海增加吃飯的桌子,拿碗,端菜,并擺著兩張桌子,客人主人都坐下。

                          楊青山把先前斟的酒,倒回酒壺,又重新挨個地把酒斟上,端起自己的酒杯說:“凡是來的,都沒外人,把這杯酒喝了,我有幾句話說。”

                          張杰:“青山,別!先別說,等喝完酒,吃完飯再說,現在咱們盡情地喝酒,吃飯,反正才進二月,一點活也沒有,平常都忙,也喝不著兄弟的酒,吃不著兄弟的飯,今天喝酒就算串門了。喝酒時說別的事,就把喝酒的心情攪了,你們說對不對?”

                          楊坤和劉青林兩位老人也隨著說:“對!對!主任說得對!有啥話喝完酒再說!”

                          這些人放量的喝起來,喝著喝著菜沒了,楊青山兩口子又重新炒菜,這頓飯一直吃到下半晌。劉青林歲數大一點,不知是裝著還是真的,像是醉了,被楊青江楊青海二人架著胳膊送回家了。

                          吃完飯,楊青山燒水泡茶,給每人滿上一杯。

                          張杰:“青山,吃飯之前,你想說幾句話,我沒讓你說,這回吃完飯了,有話你就說,你可是快說,要不,太陽剩不高了,鬧不好晚上……。”

                          楊青山紅著臉說:“其實沒多大事,過幾天我想出去打工,秀云自己在家,孩子念高中了,上學早,放學晚,歲數大的老人和她們娘倆吃不到一起,想讓叔叔嬸子自己做飯吃,方便一些,把青江青海他們叫來,想說說這事,他們有時間也照顧一些。我話還沒說完,叔叔就去找您們去了。既然叔叔把您們找來,咱就說道說道,我雖然是過子,但也是要到十歲才過來,也沒用叔叔嬸子擦屎擦尿,侄子不是我一個,應該輪班照顧叔叔嬸子才對。”

                          青江媳婦徐麗說:“大哥,你這樣說可是不對,前些年叔叔嬸子年輕,過了一輩子的家當都給了你,那是簡單的事嗎?”

                          楊青山:“他二嬸,要說過日子,誰家不過日子,都是為了吃喝穿戴的生活,叔叔,您說,咱家比別人家強多少?”

                          楊坤:“青山,你又是我的侄子,又是我的外甥,當時寫過子單時,是我寫的,那時你雖然小,但也是點頭的,過子單你們爺倆一人一份,你拿出來看看,”

                          張杰:“青山,你大姨夫說得對,你和你叔叔的關系是有文字記載的,不用說爺倆沒有矛盾,就是有點矛盾都得有始有終。”

                          楊青山:“我也不是不養老送終,只是這幾年孩子念高中,考大學,有些不方便,現在讓老人自己做飯吃,青江青海幫忙照顧點,等過些年我的負擔輕了,當然就養老送終了。”

                          楊坤:“楊青山,你說的話好像沒道理,你說等你負擔輕了再養老送終,你叔叔嬸子的歲數能等嗎?先前寫的過子單是我執的筆,你要想翻盤也可以,我要和現在的主任攜手把你的叔叔嬸子送去養老院,不過,一年高額的費用你要承擔。湊乎著過吧!就是窮點,叔叔也不會有怨言。畢竟一紙文書承載著一切。”

                          楊青山沒再說話。

                          石秀云:“各位長輩,今天的話說到現在,我要說兩句,他們爺倆的過子單,應該拿出來看看,那上面咋寫的。都寫的誰?是不是有我,如果沒有我,我沒有養老送終的義務。就得分家。”

                          聽了石秀云的這句話,誰也不言語了。

                          徐麗:“按理說,我沒有發言的權利,但是,我看今天的事有點不好辦,既然嫂子和叔叔嬸子非分家不可,我到要問問你們的家咋分,如果分得合理,我們給叔叔嬸子養老送終。”

                          張杰:“楊青江,徐麗說的話,你們商量過嗎?這可是一份承諾,畢竟叔叔嬸子都老了。”

                          楊青江:“徐麗有這份孝心,我沒啥說的。”

                          張杰:“楊青山,石秀云,既然楊青江要贍養叔叔,這些人要聽聽你的條件。”

                          楊青山:“現在住的院子是叔叔的,叔叔的舊房我拆了蓋了新房,二弟弟媳要把叔叔叫去一起過,我不可能把院子給叔叔一半,叔叔有一片自留樹,單干時我們分了四口人的樹林子,蓋房子時用了一些,如果叔叔嬸子去了青江那里,把屬于叔叔的樹林子給青江帶過去。”

                          張杰:“楊青江,徐麗,你們說這樣行嗎?”

                          楊青江:“行不行的,親兄弟,能說啥。”

                          張杰:“楊旭老叔,您愿不愿意到青江那里去?”

                          楊旭:“愿不愿意都得去。”

                          張杰:“楊青海,你們兩口子可啥也沒說。”

                          楊青海:“這里邊沒有我們的事,我們說啥?”  

                          張杰:“那今天的事就這樣吧,不過,為了穩妥,楊旭老叔和楊青山,你們爺倆二十多年前寫的一人一份的過子單拿出來作廢,楊坤大伯,我聽說先前的過子單是您寫的,這回楊青江要贍養老人,這個贍養協議還是由你來寫。其實,我要申明一點,文字是一種形式,情感才是最重要的。”

                          楊旭和楊青山各找出過子單,交給主任作廢,楊坤開始寫贍養協議.。

                          贍養協議寫好后。爺倆一人一份。

                          石秀云又擺桌子,拿上販來。

                       

                          楊青江家  夜內

                          楊青江:“徐麗,你今天咋學著懂事了 ? "

                          徐麗:“咋,我做得不對? 兩個老人總得有人管吧?"

                          楊青江:“平常咱這里吃好飯,我說給叔叔端一碗去,你都有點不情愿."

                          徐麗:“叔叔嬸子和大哥一起過,你獻啥殷勤?”

                          楊青江:“不管咋說,你今天有點反常,大哥是過子,孝不孝的是人家的事,你把老叔叫過來可要有始有終,決不能半途而廢。”

                          徐麗指點著楊青江的腦門說:“你個傻貨,老叔那大一片樹林子,還不夠他們的生活費,明年咱們蓋房子,不用買木料了。”

                          楊青江:“原來你是眼饞老叔的那些樹了。”

                          徐麗:“別說的那么直白,你想想,如果去了敬老院, 那些樹木都得歸國家,怪可惜的。”

                          楊青江:“不要把小九九打在那些樹木上,要考慮怎么孝順叔叔嬸子才對。”

                          徐麗:“可湯煮糊糊,面在鍋里轉。那些樹木的價值,再加上老兩口的七八畝地,咋也夠他們花的了。”

                          楊青江:“你這是啥邏輯,你一說要對叔叔嬸子盡贍養義務,那些人都是用敬重的眼光看你,我就不明白,你咋還說這些話?”

                          徐麗:“別說沒用的了,收拾廂房,明天讓叔叔嬸子搬過來。開春后和叔叔說,把木材鋸了,明年蓋房子。”

                          徐麗去收拾屋子,楊青江也跟了出去。

                       

                          楊青江家  日內

                          中午飯吃的是餃子,一家五口人,一邊吃著,一邊高興地說著。

                          楊旭:“青江,你看人家你哥的房子蓋得多好,你這幾年就在外邊打工,一定能存幾萬,明年也把房子修繕一下。”

                          楊青江:“去年冬天我就去磚廠定了磚,就缺木料。”

                          楊旭:“這孩子,你和叔叔外道啥,用多少就鋸多少,那些樹反正早晚都是你們的。”

                          楊青江:“原來打算蓋四間,這回叔叔過來,咱們蓋五間,蓋完房子,叔叔也能住正房了。”

                          楊旭:“只要心情順,住哪都一樣。”

                       

                          樹林子   日外

                          楊青江找了幾個人,鬧鬧哄哄地鋸樹。

                       

                          楊旭屋   夜內

                          王翠蘭:“你白天鋸木頭去了?”

                          楊旭:“是。”

                          王翠蘭:“鋸多少?”

                          楊旭:“自留樹那塊,大部分都鋸了。青江這回盤算著蓋六間,鋸的少了不夠。”

                          王翠蘭:“你的好心是多余的,啥事都得留后手,其實咱們是錯誤的,一開始就不應該把青山做過子,這回又來青江家,把東西折騰沒了,說啥都不好使了。”

                          楊旭:“老伴,不要三心二意的,自古就有‘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說法,不要想的太多。”

                          王翠蘭:“不是我想的多,是事實難料呀!我到沒事,我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沒有三年二年的活頭,我是擔心你呀!凡事可要多長個心眼。”

                          楊旭:“別胡思亂想了,睡覺!”

                        

                          楊青江家   日外

                          第二年開春。

                          楊青江家請了不少人,鬧鬧騰騰地蓋房子。

                       

                          楊青江家  日內

                          楊青江蓋完房子,全家人搬進了漂亮的屋子。吃著可口的飯菜,一家五口其樂融融,一邊吃著飯,一家人嘮起了家常。

                          楊青江:“老叔,過幾天我就走了,嬸子體質弱,盡量別干活,老叔體質還行,地里的活您幫徐麗干。”

                          楊旭:“你想去哪里?”

                          楊青江:“還去去年打工的地方,今年蓋房子,已經在家三個月了,蓋房子借了不少外債,出去干一段時間,掙了錢把外債還了。”

                          楊旭:“你去吧!家里這點活不用惦記,我和徐麗干,什么時間走?”

                          楊青江:“那里來三回電話了,準備明天就走。掙了錢,還了外債,有余錢再添置點家具。”

                          楊旭:“別一下子想得太多,過日子要循序漸進才對。”

                          楊旭夫婦吃完飯,回自己的屋。

                       

                          楊青江家  夜內

                          楊青江:“明天我就走了,種地的活就扔給你一個人了。”

                          徐麗:“這幾年你每年出去干,把活不都是扔給我嗎!”

                          楊青江:“今年不一樣,多著叔叔的八畝地。”

                          徐麗:“叔叔還不到七十,身體硬朗,地里的活,他干一半沒問題。”

                          楊青江:“盡可能少讓叔叔干,外人笑話。把叔叔攬到咱們這屋,讓叔叔扛大梁干活,情理上說不過去。”

                          徐麗:“一家門口一片天,自己過自己日子,別人愛咋說就咋說。”

                          楊青江:“還有一個事,嬸子身體一直不好,家里還有點錢,如果嬸子再犯病,找個車去醫院給嬸子看看。”

                          徐麗:“你就放心地去吧!家里的事不用你操心。睡吧!明天早晨還起早去車站。”

                       

                          楊旭屋里    夜內

                          王翠蘭:“老頭子,你手里有錢嗎?”

                          楊旭:“我手里哪有錢,咱們沒有親戚,如有親戚,年節的有人給點壓兜錢,前些年有點錢,在青山那屋時,都零碎著花了,老伴,你想干啥?”

                          王翠蘭:“這幾天總覺得胃難受,準還是先前老病根。”

                          楊旭:“睡吧!明早和老二媳婦要錢,我去給你買藥。”

                       

                          楊青江家  晨內

                          徐麗做好了早飯,丫頭吃了上學了。楊旭過來吃飯。

                          徐麗:“嬸子咋沒過來?”

                          楊旭:“你嬸子的胃病又犯了,昨晚一夜沒睡好,疼起來就出汗,你手里有錢嗎?一會我去買點藥。”

                          徐麗:“哪有錢,蓋房子借了不少外債,到村里衛生所,和蔣煥賒賬就行,青江回來給。”

                          楊旭:“那我去賒點藥。”

                       

                          村里衛生所  日外

                          楊旭:“蔣煥,你去給你大娘看看,開點藥。”

                          蔣煥:“我大娘沒有別的病,還是胃疼吧?”

                          楊旭:“對,還是胃疼。”

                          蔣煥:“我不用去,拿點藥吃幾天看看,要是不管用,就的去醫院。”

                          蔣煥開藥,拿藥,包好,遞給楊旭。

                          蔣煥:“大爺,這藥還和每回的吃法一樣。”

                          楊旭:“蔣煥,我沒拿錢,你記賬。”

                          蔣煥:“大爺,記您的張,還是記楊青江的賬?”

                          楊旭:“我跟著老二過呢,當然是記他的賬,我來時,老二媳婦說是記賬。還說,家里沒錢,蓋房子借了很多外債,等青江掙了錢回來給。”

                          蔣煥:“老二媳婦真要是那么說的,大爺,那我就不和您說了。”

                          楊旭拿著藥回家。

                       

                          楊青海家   日內

                          林倩:“青海,你應該去看看嬸子。”

                          楊青海:“嬸子咋了?”

                          林倩:“病了,我昨天看二嫂子去了集市,就過去坐一會,看嬸子氣色不好,叔叔要去醫院,可手里沒錢。我偷著告訴了叔叔,二哥的電話號。”

                          楊青海:“你咋這多事,嬸子鬧病,二嫂子給二哥多少電話打不了。”

                          林倩:“我看嬸子怪可憐的,如再不去醫院,嬸子就命在旦夕。”

                          楊青海:“雖然如此,咱們還是離二嫂子遠一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那人得罪不起。”

                       

                          楊青江家  日內

                          楊旭見徐麗沒在屋,按通了青江的電話。那頭說:“是老叔吧!有啥事?”

                          楊旭:“你嬸子病得夠嗆,你回來看看,到醫院住幾天吧。”

                          楊青江:“叔叔,我明天和老板借錢,拿上錢就回去。”

                       

                          楊旭屋里   夜內

                          楊旭:“這都三天了,明天青江咋也回來了。”

                          王翠蘭:“我的病我自己知道,這病不是好病。就是青江回來,咱也不去醫院了。”

                          楊旭:“那不行,你跟了我一回,就是治不好你的病,也要知道你得的到底是啥病。”

                          王翠蘭:“別胡思亂想了,你手里有錢嗎?要是有錢,你能讓我多活一天兩天,甚至十天八天,我也感激你,現在你一分錢也沒有,說說算了。其實,你打電話是多余的,犯病已經二十幾天了,這二十天,青江媳婦多少電話打不了?還用你欠著手打電話。”

                          楊旭:“你說的也對。”

                          王翠蘭:“老頭子,我沒給你生一男半女,因為覺得有虧欠,所以一切事情都聽你的,咱們一開始把青山拉過來當過子,就是錯誤的,第二次到老二這里來,更是錯誤,我死后,你打算咋辦?”

                          楊旭:“聽你的,你說讓我咋辦我就就咋辦。”

                          王翠蘭:“你誰也別跟了,去敬老院。”

                          楊旭:“老伴,不是那么簡單的,和你說這事你都不懂,走一步說一步吧!”

                       

                          楊青江家   日內

                          楊旭打電話的第五天,楊青江回來,此時嬸子已奄奄一息,

                          楊青江:“叔叔,咱們去醫院吧!”

                          楊旭:“不用了,人就要煙氣了,要是去醫院,也許都到不了地方。準備后事吧!把你哥哥嫂子,還有青海和林倩都叫過來。”

                          楊青江:“我這就去。”

                       

                          楊青江家   日外

                          王翠蘭咽了最后一口氣,侄兒侄媳都來了,東鄰西舍也來不少。

                          老人穿的是沒有檔次的壽衣,棺木是最便宜的。沒有搭靈棚,壽材露著天。

                          有一媳婦從屋里出來,小聲地和楊青江說:“嫂嫂叫你。”

                          楊青江進屋,過一會出來,和葬禮主持人說:“大叔,現在才兩點,離天黑還有五個小時,要不,下午出殯吧!”

                          葬禮主持人:“楊青江,咱們這里還沒有下午出殯的先例,恐怕不行。”

                          楊青江:“一家門口一片天,管那多干啥,挺熱的時候。”

                          主持人:“別急,我問問楊坤大伯,他老人家是你們楊家歲數最大的。”

                          主持人去找楊坤,楊坤來到楊青江跟前

                          楊坤:“青江,你剛才進屋,在屋里出來,就說要出殯,快奔四十的人了,孩子再有幾年就考大學,為人處事,要給孩子做一個榜樣,你嬸子鬧病已是二十幾天,現在是信息時代,這二十多天,難道你真的不知道?前天我過來看看你嬸子,聽你叔叔說,他也給你打了電話,難道你是混蛋?你把叔叔嬸子拉來你屋時咋說的,贍養協議咋寫的,拿出來念一遍,讓大伙都知道知道。我把話放在這,誰再提出殯的事,就找我,我就不信了,明天也不出殯。往外拿錢,去辦理這些人的伙食。”

                          楊坤的一席話,說的楊青江紅了臉,再不敢提出殯的事。

                          楊青山楊清海哥倆,找材料搭靈棚。

                          現在是秋收之前,夏鋤之后,正是閑時候,除了少數人出去打工外,在家的人都來了。

                          楊坤怕棺木里的人出現意外,指揮人們在棺木底下挖了一個坑,坑里放上水,人們不知道要幾天才出殯,誰也不敢吱聲。

                          主任來了,楊坤迎主任進屋。

                          楊坤:“主任來了,正好,張杰,你雖然是主任,但是,小一輩,我就得指使你,你和主持人商量,安排人去縣城冰棍廠,買幾塊冰來,青江兩口子孝道,要把嬸子的靈柩在家里放三天。”

                          張杰:“大伯,這熱時候,別擱三天了。”

                          楊坤:“這是青江的主意,你就安排人張羅吧!”

                          張杰安排兩個人騎摩托車去冰棍廠去買冰塊了。

                         

                          楊青海家日內

                          張杰安排買冰塊的人走后,和楊坤說:“大伯,在這里不肅靜,到青海家喝杯茶。”

                          林倩見兩位頭面人物要去自己家,也就跟回來開門,泡上茶端上來。

                          林倩:“大哥,大伯,我把茶泡上了,您們自己一邊說話一邊喝茶,我還得去那邊。”

                          張杰:“你去吧!我們走時把門鎖上,”

                          楊坤:“老三媳婦比那兩個懂事。老二媳婦要是懂事,我那兄弟媳婦死不了,就是要命的病,起碼能多活幾天。”

                          張杰:“我聽說你剛才發火了?”

                          楊坤:“是!現在就想把人抬出去,讓外人笑掉大牙!老楊家出這一對敗類。”

                          張杰:“這是熱時候,明早出了吧!”

                          楊坤:“主任,我都這個歲數了,還不懂得這個,也就是說說大話,嚇唬一下這兩個不懂事的人。”

                          張杰:“你這一嚇唬,他們還真害怕了,托人去把我找來。”

                          楊坤:“咋?是他們把你找來的,我還挺奇怪,你來的咋那么及時呢!”

                         張杰:“所以我一進院,您就讓我安排人去買冰塊,您可真會整事。”

                          楊坤:“不是我整事,我的老兄弟楊旭,也真可憐,以后咋辦都不知道?”

                          張杰:“楊旭老叔是一個沒有遠見的人,那次依我之見,誰說啥也不去老二家,就是分開過,自己也有個窩。可他偏偏吃錯藥了,偏偏就去了。這回可好,如老二也往外推,他連個窩都沒有了。”

                          楊坤:“把人埋上再說吧!看楊旭自己咋說,膝蓋代替不了嘴。別人瞎操心。”

                          張杰:”總在這里說話不行,我知道咋回事就好了,過一會還是去那邊。”

                          楊坤:“張杰,雖然是明天上午出殯,但到那邊可不行你說破,我要讓他們兩口子知道知道鍋是鐵打的。”

                          張杰:“您是長輩,一切都聽您的。”

                       

                          楊坤家  晨內

                          畫外音:“大伯,起床了嗎!您快去吧!出事了,我嫂子病了,我哥打個車送我嫂子去了醫院。”

                          楊坤:“你是青海吧!先回去,大伯一會就到。”

                          楊坤老伴:“一大把歲數了,無緣無故地得罪人,這回出事了吧!”

                          楊坤:“你懂啥呀!這是老楊家的恥辱。他們怕今天出不了殯,變相地躲出去了。”

                          楊坤穿衣下地,洗臉,去了楊青江家。

                        

                          楊青江家  日外

                          主人走了,做飯的,幫工的,全是外人。

                          楊坤來到院里。

                          張杰:“您咋才來,這里都亂成一鍋粥了,我要不來,這里的人都散了。”

                          楊坤:“ 沒事,天塌不下來。”

                          楊坤進屋找做菜的,做飯的。

                          楊坤:“咋樣,中午的飯菜夠不?”

                          做菜的:“夠!昨天您說今天不出殯,因此,我買菜多買不少。”

                          做飯的:“他家大米有很多,這些人五天也夠。”

                          楊坤:“不管他們回來不回來,十點出殯,這是熱時候,買來的菜不能剩,晚上再來吃一頓。”

                          做菜的:“大叔,你不是說今天不出殯嗎?咋又變了?”

                          楊坤:“你沒看主人躲出去了嗎!”

                         

                          楊青江家  日外

                          就要起靈了,楊青江還沒回來,楊坤向四周看看。

                          楊坤:“楊青海,你過來。”

                          楊青海:“大伯有啥吩咐?”

                          楊坤:“一會起靈,你扛引魂幡。”

                          楊青山過來說:“大伯,我是過子,引魂幡理應我扛。”

                          楊坤:“青山,你說這話好沒道理,過子身份不是注銷了嗎?就連過子單都拿出來作廢,當場就撕了,難道你忘了?”

                          楊青山:“那破玩意,扛不扛的還有啥便宜,我就是說說而已。反正也沒有啥東西了。”

                          人們一邊抬著靈柩往山上走,一邊嚷嚷著,

                          甲:“這楊青海是個二百五,啥東西沒有他的份,他還扛引魂幡,他也不覺得冤?”

                          乙: “先前楊青山要扛,讓他扛算了,楊坤那老爺子叫那勁干啥!”

                          丙:“看著是一根秫秸,扛到山上也是怪沉的,前些天山南那個村子,一個姓騶的老漢死了,四個兒子誰也不扛引魂幡,結果,主持人把引魂幡放到棺材天上,舉重的抬到山上的。”

                          丁:“照你們說的,楊青江今天不回來,是躲這個引魂幡了。”

                          主持人:“這就到了,別嚷嚷了,替人家操心有啥用,緊走幾步。”

                          幫忙的人把逝去的人埋了,回來吃完飯回家了,臨走時楊坤說:“這里的菜還有不少,晚上都過來,再吃一頓。”

                       

                          楊青海家日內

                          村主任張杰,楊坤,在楊青江家吃完飯,來楊青海家。楊青海還沒吃飯,林倩先回家,給兩人泡茶。

                          張杰:“林倩,你還沒吃飯,快回去吃,吃了飯,偷偷地告訴你叔叔,我們在這里,叫他來說話。”

                          林倩扭頭要走,迎面進來一人。

                          林倩:“是叔叔。”

                          張杰:“正想叫林倩告訴你,今天下午沒事,來這里說一會話。”

                          林倩:“叔叔,您們喝茶,說話,我去吃飯。”

                          林倩又拿來茶杯,給叔叔倒上茶水,轉身離去。

                          張杰:“老叔,老伴走了,剩你一個人,以后咋辦,您想過嗎?”

                          楊旭:“就因為這事,才追尋主任的足跡來到這里。”

                          張杰:“我和大伯說,找個肅靜的地方喝茶,想來想去,來在這里挺好。”

                          楊旭:“別的啥也不說了,我現在一心想去敬老院。”

                          張杰:“老叔,您知道去敬老院要有啥條件嗎?

                          楊旭:“不知道。”

                          張杰:“首先要看有無勞動能力,還要看從年輕到現在的家產房舍,然后把身份變成五保戶,這樣,將來才可以進敬老院。如沒有這些條件,想去敬老院,也可以,每年一萬多元的贍養款必須先拿上。”

                          楊坤:“老弟,一開始你就不應該離那個窩,那是你的老院子,你太沒章程了。”

                          楊旭:“當時如果是侄子叫我過來,我會考慮一下,可那天是侄媳婦叫我過來,我就欣然答應了。”

                          張杰:“這事這么辦,過些天看看,如果楊青江他們兩口子對您的態度好,還是跟他過,畢竟有贍養協議. 如不好,想去敬老院,村里的干部都來,讓他拿贍養費,看他咋說。無論如何走五保戶的路,我們支持,但是現在您得有地方住。”

                          楊清海進來,說: "我二哥回來了,都過去吧!一會他看您們在我這里,該有想法了."

                          楊坤:"你二嫂子回來了嗎?"

                          楊青海:"沒看見."

                          張杰 : "走!咱們過去."

                       

                          蔣煥家   日內

                          蔣煥媳婦: "楊旭老伴今天出殯,楊青江兩口子躲出去了,你知道不?"

                          蔣煥, "咋不知道, 出殯時我也去了. 他們是被楊坤敲打一頓, 才躲出去的 。

                          蔣煥媳婦:“剛才聽說楊青江回來了,你去看看,把楊旭老伴的藥錢算一算,要不,楊青江過一兩天走了,你和誰要錢。那兩口子辦事不地道,周圍的人都躲著他們。”

                          蔣煥:“別把人埋汰的那么嚴重,不至于吧!”

                          蔣煥媳婦:“不信你就去看看,周圍人說的不對才好。”

                          蔣煥找了一件衣服穿上,向楊青江家走去。

                       

                          楊青江家  日外

                          楊青江在院里,楊坤、張杰、楊旭、進院。

                          楊青江:“兩位長輩和主任去誰家喝茶了,咱家也有茶。”

                          張杰:“我們也想喝東道主的茶,無奈主人躲出去了。”

                          楊青江:“不是躲出去,是媳婦真的病了。”

                          蔣煥來。

                          楊青江:“別在院里了,一個是醫生,一個是主任,兩位自家的長輩就不用說了,走!進屋!”

                         做菜的做飯的進屋, 做菜的和楊坤說:“大伯,晚上還有多少人吃飯?”

                          楊坤:“中午多少人,晚上就多少人。”

                          蔣煥:“楊青江,一會還有病人打針,我想咱倆算一算嬸子用藥的錢。”

                          楊青江:“多少錢?”

                          蔣煥:“差十塊不到六百。”

                          楊青江:“咋那多,二十幾天就用那些藥?”

                          蔣煥:“你要真覺得多,咱們再加上三百元錢的出診費。”

                          楊青江:“出診費就別加了,剛蓋完房子,確實沒錢,我看這么辦,我老叔有樹,你就挑最粗的鋸兩顆,吃虧賺便宜的咱哥倆沒啥說的。”

                          蔣煥:“楊青江,沒時間和你做買賣,我那里是藥店。再說,老叔的樹,大的都被你鋸光了,最粗的也就是檁材,六百元錢,你給我兩棵樹,虧你想得出?限你三天,把錢給我。”說完,一甩袖子,走了。

                          主持人進屋:“開飯了,中午多少人,晚上還是多少人,你們幾位也去客廳坐桌吧!”

                          楊青江:“走!吃飯去。張杰哥和大伯,你們吃完飯都別走,我有幾句話說。”

                          客廳里喝酒的人,鬧哄哄的,說啥的都有。

                          有一小伙子:“二哥這房子蓋得好,寬敞的客廳就像電影院禮堂一般。”

                          又有一個小伙子:“二哥,二嫂子啥時回來,躲著這些幫忙的也不是個法。”

                          楊青江:“沒躲著,你二嫂子真有病,剛才來電話說,明早就回來了。”

                       

                          楊青江家  夜內

                          吃完飯,幫忙的都走了,楊青江睡覺的屋子里,張杰、楊坤、還有幾位歲數大的,喝著楊青江泡的茶。

                          楊青江:“主任、大伯,之所以把您們留下來,原因是我現在有點難題。”

                          張杰:“有難題你自管說。”

                          楊青江:“過幾天我還去打工,嬸子去世了,孩子上學,家里邊叔叔和侄媳婦不方便,叔叔也是快到七十歲的人了,我想讓主任和上邊說說,把叔叔送去敬老院。”

                          張杰:“楊青江,你這個提法很好,國家現在正提倡這個事。不過,那里的費用你也許承擔不起。”

                          楊青江:“主任哥,我咋沒聽明白,去敬老院還有費用?”

                          張杰:“這事你都不知道?去敬老院的老人,只能是五保戶,如果不是五保戶,凡是有兒有女的,都要拿費用。”

                          楊青江:“叔叔沒兒沒女,就麻煩主任哥哥給辦理五保戶。”

                          張杰:“那好吧!明天我去給你叔叔辦理無保護。可有一宗,辦理五保戶不是那么簡單,青山和青海你們也都在這里,你們叔叔的五保戶,我要報上去,上邊會下來人,查此人從年輕時所有的固定財產、房基地、自留樹、承包地和自留地的面積,這些都要上報歸公,然后才能申請五保戶。”

                          楊青山:“主任,要是拿費用,拿多少?”

                          張杰:“一年是一萬一。”

                          楊青山、楊青江、半天無語。

                          張杰:“究竟咋辦,你們哥倆好好想想,夜深了,我回家去休息了。”

                          楊青江:“主任,要不現在就讓叔叔去敬老院,我們哥仨拿錢,每人三千多點,也沒啥問題。”

                          楊坤:“青江,虧你想得出,人家老三與你叔沒關系,你把人家也裹進來,想讓人家拿錢,哪有那種情理?”

                          楊青山:“老二說得對,雖然老三沒得到東西,可同樣是侄子,壟頭是一樣長,不能沒有他。”

                          又是一陣沉默。

                          楊青海:“既然大哥二哥說我們哥仨,和叔叔是一樣的壟頭,我也說兩句。叔叔和大哥一起過了三十年,和二哥過了兩年,我不能袖手旁觀,這回去我家,我贍養叔叔。”

                          楊坤:“這更不合情理,青海,這里沒有你的事,你回家睡覺去。”

                          楊青海:“大伯,今天的事,我必須參與。”

                          張杰:“楊青海,你可想好了,作為男子漢,可要為自己說的話負責。”

                         第二集

                       

                       楊坤:“青海,你叔叔過了六十多年的東西,給了你大哥,有點木材,給了你二哥,輪到你的班,啥也沒有了,就剩一個干巴老頭子了。”

                          張杰:“楊青海,你可別后悔?”

                          楊青海:“我后啥悔,如果老人有東西,我貪圖老人的東西,老人花錢的地方大,不合算了,我后悔。現在老人啥也沒有,現在我已經把以后所有的事情都考慮好了,沒有后悔一說。”

                          楊青江高興地說:“那就寫協議吧!”

                          楊青海;“二哥,協議就不用寫了吧!寫也沒用。大哥那里還有過子單呢!不也作廢了嗎!二哥,你的協議你可得拿出來,要不,哪一天我覺得吃虧,去告你,你可得不償失。”

                          楊青江:“對!對!”

                          楊青江和楊旭爺倆都把協議拿出來,當眾撕毀。

                          楊青海:“老叔,我們把屋子收拾收拾,明天下午搬過去。”          `

                       

                          楊清海家  夜內

                          楊清海從楊青江家回來。

                          林倩:“咋才回來,都說啥了,一直說到現在。”

                          楊青海:“就說叔叔的事情了。二哥又不愿和叔叔過了,要把叔叔送敬老院,主任說去敬老院要拿一萬多元,二哥大哥都不愿拿錢,說一樣的侄子,要我也算一份。”

                          林倩:“他們兩個屋四個人,都是尖家伙,便宜少了都不干的主,依我看把老叔叫咱家來過,我小時候父母雙亡,來到你家,你的兩位老人也早早地走了,要是跟前有個老人,辦啥事就有章程。”

                          楊青海:“你真是那么想的?”

                          林倩:“騙你是小狗,明天一早我就過去說。”

                          楊青海:“現在老叔可是啥都沒有。”

                          林倩:“老叔要是有個大金蛋在手里攥著,那哥倆才不松手呢!”

                          楊青海:“我剛才已經說了,明早咱們收拾屋子,把老叔叫過來,當時我還怕你不同意。”

                          林倩:“咋不同意,老人們常說,贍養老人是積德。誰沒有老的時候,人的一生,誰也不知自己到啥時候。”

                          楊青海:“只要你同意,我就放心了,天不早了,睡吧!明早收拾屋子。”

                         

                          楊青江家  夜內

                          楊青江把客人都送走了以后,美滋滋地拿起了電話。

                          楊青江:“徐麗,明天回來吧!”

                          徐麗畫外音:“咋說的?”

                          楊青江:“明早老三把叔叔叫他們那里去。”

                          畫外音:“現在老叔啥都沒有,老三答應,他媳婦不一定同意。”

                          楊青江:“反正很多人都在場,老三說的挺堅決的,明早打個車回來。”

                       

                          楊青山家  夜內

                          楊青山回家脫衣睡覺。

                          石秀云:“都說啥了,這晚才回來?”

                          楊青山:“今晚的事大了,要不是老三收了場,說到亮天也沒結果。老二媳婦躲出去沒回來,老二說他也不要叔叔了,要送敬老院,主任說,送敬老院可以,一萬多元的費用自己拿。老二把老三扯進來,哥三個平分。老三沒說啥,大伯和主任說,老三啥也沒得到,還一樣的拿敬老院的費用,老三太虧了。這些人咋說的都有,說到半夜沒結果。停了一陣子,最后老三說,把叔叔接到他家,雖然事情定下來了,還不知老三媳婦愿不愿意,如果不愿意,明早還得翻盤。一切的事,明天上午就都知道了。要是翻盤,咱們這院子,房子,都有老叔的一份。”

                          石秀云:“你家的事情真不好辦。”

                       

                          楊坤家   日內

                          楊坤剛吃完飯,主任來,楊坤迎到屋里。給主任泡茶。

                          楊坤:“主任這一早晨前來,一定有事吧?”

                          張杰:“作為最底層的父母官,要關心村里每一位村民,尤其是無依無靠的人。昨晚雖然楊青海給咱們下了臺階,但我的心里不踏實,如果他媳婦不同意,兩人鬧起情緒來,咱們兩人可是有責任的。”

                          楊坤:“當官的就比老百姓強,我睡了半宿覺就把這事忘了。咱倆還真的去,哥仨都是我的侄子,已經是打哭一個,哄笑一個了,如果再出點啥事,就對不起我死去的弟弟了。走!趕急過去。”

                          張杰:“叫上楊旭,到那里如果趕上兩口子生氣,咱們就算串門。”

                          兩個人去楊旭屋里叫上楊旭,去了楊青海家。

                       

                          楊青海家  日內

                          楊青海兩口子正收拾房子,張杰、楊旭和楊坤三人進來。

                          林倩:“老叔,我們想收拾完屋子去接您,叔叔這么著急的就來了。”

                          張杰看了看楊坤,楊坤看了看張杰,都笑了。

                          楊青海:“大伯、主任、您們笑啥?”

                          張杰:“沒笑啥!沒笑啥!”

                          楊青海:“林倩,燒點水,泡上茶。反正閑時候,今天中午叫大伯和主任就在這里吃。”

                          林倩泡好了茶端上來,幾人一邊說話,一邊品茶。

                          蔣煥進來,林倩又找茶杯倒水。

                          張杰:“蔣煥,你來有啥事?”

                          蔣煥:“我剛才去了你家,聽嫂子說,你去了楊坤大伯家,我去了大伯家,大娘又說來這里,你們說我走了多少冤枉路!”

                          張杰:“你究竟想干啥?”

                          蔣煥:“在你家聽嫂子說,楊旭老叔跟楊青海弟弟過了。我要弄明白,那六百元的藥費咋辦?別到時候踢皮球。”

                          張杰:“你就自管放心,那錢放在楊坤你大伯我倆身上。”

                          楊坤:“主任說得對,楊青江不給我倆給。”

                          蔣煥:“既然有保底的,我就放心了,您們忙吧!我走了。”

                          楊青海送蔣煥到院外。

                          張杰:“青海、林倩、一會你們去把你叔叔的行李和所用的物品拿過來,你們叔叔就算在這里了。還有一事,你們叔叔的樹林子,雖然你二哥把木材鋸了,林地還在,林地永遠是你們的。但愿你們叔侄生活愉快。”

                       

                          楊青山家  夜內

                          楊青山:“離秋收還有一段時間,我再出去干些天。”

                          石秀云:“啥時走?”

                          楊青山:“明天就走。”

                          石秀云:“嬸子的五七祭日回來嗎?”

                          楊青山:“不一定回來,嬸子的五七祭日都不知咋辦?嬸子在青江家咽的氣,可叔叔又去了青海家,我要是回來,還得跟著嚼舌。”

                          石秀云:“老三把叔叔拉過去,目的不純,自己的地不說,又承包了別人的地,還養了幾頭牛,他們是想叫叔叔給他們干活。”

                          楊青山:“不管老三處于何種目的,反正這回幫了咱們大忙,如果依著老二送去敬老院,那高額的費用就是老二咱們兩家分擔,一年就是五千多元。”

                          石秀云:“老叔去敬老院,老三不拿錢?”

                          楊青山:“叔叔嬸子過了一輩子,把一切東西都給咱們了,連這院子都是叔叔的。在老二家雖然時間短,可叔叔的那些木材都叫老二蓋房子了,人家老三和叔叔一點干系也沒有。”

                          石秀云:“既然推出去了,再想那些事干啥。睡覺!”

                       

                          楊青海家  日內

                          楊旭:“老三,我這都來你們這里二十多天了,想干點啥活,你們倆不讓我干,你們究竟想的啥?我不到七十,還不算老,再干七年八年沒事。”

                          林倩:“老叔,現在沒啥活,就是有活,青海我倆也用不著您,您就好好地享福,”

                          楊旭:“孩子,表面上你們不用我干活,是孝順。其實,啥活也不用我干是害我,無論年老年少,只有干點活,身體能得到運動,才能長壽。你們的地種著經濟作物,圈里養著五六條牛,天天忙的不可開交,讓我干點,我的身體舒服。”

                          楊青海:“老叔要覺得干點活身體舒服,就量力而行地干點。”

                          楊旭:“這還差不多。”

                          楊青海:“老叔,我有一件事想問您,已經憋了好幾天了,一直不敢說。”

                          楊旭:“這孩子,有事你自管說,還跟叔叔賣關子。”

                          楊青海:“嬸子去世已經二十幾天了,再有幾天就是五七祭日,究竟咋辦才對?”

                          楊旭:“這個事你今天不說,明后天我也說,你大哥和你二哥都出去打工了,你不要和他們說,到那天咱們幾口到墳頭看看就是對你嬸子的敬意了。”

                          楊青海:“老叔,我們知道咋做了。”

                         

                          楊青江家   日內

                          楊青江在外打工回來,把買回來的東西放到柜子上。

                          徐麗:“你可會找時間,秋天的活干完了,你也回來了,十來畝地的活,差點沒累死。”

                          楊青江:“其實,把叔叔推出去,也許是個錯誤,叔叔才六十幾歲,按現在的體質,再干七八年沒問題。如果叔叔在這里,我在外邊打工,家里的活叔叔干,你就輕松不少。”

                          徐麗:“我一點也不后悔,叔叔一天比一天歲數大了,真正要是不定哪天鬧起病來,那可不是一百元二百元能解決的。嬸子鬧病時,只有短短二十幾天,就花掉六百元,要是去醫院,不至于死的那塊,一個月兩個月不一定,真正出現那種情況,就是花錢的坑,三萬兩萬都不一定。”

                          楊青江:“嗨!你說老三兩口子把叔叔叫過去,他們圖個啥?”

                          徐麗:“這還不簡單,圖的是叔叔的地。每口人三畝半,叔叔嬸子有一畝自留地,一共是八畝地。老三沒出去打工,他們這幾年在地里種經濟作物,那八畝地能出產不少錢。”

                          楊青江:“老三真要那么想就錯了,我回來的時候,和我一起打工的人說,他們那里土地變了,減少人口的出地,增加人口的進地,春節過后就能來到咱們這里。”

                          徐麗:“照你的說法,把叔叔推出去還真對了。”

                          楊青江:“不說這些了,天黑了,快做飯去,我在火車上都沒吃飯。”

                       

                          楊清海家  日內

                          一家人吃午飯。

                          楊旭:“青海,你明天找兩個人,在自留樹林地里鋸兩棵樹。”

                          青海:“鋸樹干啥?”

                          楊旭:“過了年,馬上就七十了,歲數大的人不知啥時有急病,把樹木鋸了,破了板擱起來,以備急用。”

                          楊青海:“老叔說的啥話?去年秋天說,干七年八年都沒事,現在又說準備板子,您這是和孩子們開天大的玩笑。”

                          楊旭:“叔叔說的是認真的,也許你會想,現在啥都方便,用時去鋪子里拿來就用。但是你不一定想,將來的日子不一定啥樣,孩子已十幾歲,以后一天比一天用錢,叔叔雖然體質好,但人的禍福難料,如果有難治的疾病襲來,會把你們拖入窮的深淵,到那時一分錢憋倒英雄漢。”

                          林倩:“老叔,您咋想的這么多?您說的情況永遠不會出現。”

                          楊旭:“孩子們,你們別覺得現在種點經濟作物,養幾條牛,任何事情都有變化,經濟作物也會有不景氣的時候,養殖業的價位也會忽高忽低。聽我的,鋸幾棵樹,雖然粗的被你二哥用了,細的只不過多鋸一棵。”

                          楊青海:“聽叔叔的,我去找人,咱們鋸樹。”

                       

                          楊青海家   夜內

                          兩個人吃完晚飯,躺在被窩里。

                          林倩:“青海,叔叔春節時說的話還真對,咱們栽了六畝馬鈴薯,從春天到現在一直沒下雨,這些土豆就算是沒收成了。”

                          楊青海:“牛的價也下來了,每年能賣八千元的牛,現在只能賣六千。這些天我就盤算,咱們的地明年種大田,把牛賣兩條,剩四條你在家里喂,離秋收還有一個半月,我也找個門路出去打工。你自己在家,我都不放心,又有老又有小,喂牛干農活,負擔太重呀!”

                          林倩:“沒事,有好頭你自管去,我能行。”

                          楊青海:“你有這個勁頭就行,其實,我也不想離開你,實在沒法,咱家不能沒錢呀!孩子念完中學就是高中,叔叔歲數大了,不知啥時就有大花項。出去干兩年,有點底就好了。”

                          林倩:“有好頭了嗎?”

                          楊青海:“現在還沒有,楊坤大伯家的大哥楊青春,這幾年就在外邊干,我給他打個電話看看。”

                          林倩:“大哥和二哥跟他在一起吧!”

                          楊青海:“我聽大伯說他們沒在一起。”

                          林倩:“明天和叔叔說一聲。”

                          楊青海:“這事我知道。賣牛的事我和楊坤大伯說,有買的大伯和叔叔看著辦。”

                       

                          楊青海家  晨內

                          吃完早飯,孩子背著書包上學去了。

                          楊青海:“老叔,我想和您說點事。”

                          楊旭:“有啥話你就說。”

                          楊青海:“今年的旱情就這樣了,咱們種的土豆一點指望也不會有了,大田啥樣還定不下來,我想出去干幾天。”

                          楊旭:“青海,你出去不出去我不參加意見,我只能說,你要真走,這幾條牛我給你喂,收秋時不回來,我想法把莊稼收回來。”

                          楊青海:“老叔,我秋收之前就回來了,您只要幫著林倩把牛喂一喂就行。我給楊青春大哥打過電話了,只要大哥回來電話我就走。”

                       

                          路邊   日外

                          公路邊,楊旭和侄媳婦林倩送楊青海上公交車。

                       

                          村里衛生所  日內

                          楊旭來衛生所看病。

                          蔣煥:“老叔,您覺得哪里不舒服?”

                          楊旭:“這幾天腸胃不好,拉肚子。”

                          蔣煥:“青海沒和您一起來?”

                          楊旭:“老三去打工了,已經走一個月了。”

                          蔣煥拿起手機,打了一個電話。

                          畫外音,那頭說:“蔣煥哥,有啥事?”

                          蔣煥:“老叔在這里看病,你過來一趟。”

                          楊旭:“這孩子,就是拉肚子,你給兩元錢的藥,吃了就好了,告訴林倩干啥。”

                          蔣煥:“要是年輕人,不吃藥都行,老叔快到七十了,嚴重一點就脫水,鬧大了侄兒可負不起責任。”

                          林倩進屋:“老叔,有病咋不說一聲,我陪您來。”

                          楊旭:“就是鬧肚子,吃點藥就好。”

                          蔣煥給楊旭瞧病,診脈。

                          蔣煥:“老叔,你這病不能吃西藥,我開了兩付草藥,吃完后再來看看。”

                          林倩付了藥費,攙著楊旭回家了。

                         

                          村外河邊  日外

                          河邊有幾個婦女洗衣服,

                          甲:“聽說楊旭病了,病得很嚴重。”

                          乙:“蔣煥開了草藥,已經好點了。我剛才過來時,看他喂牛呢!”

                          丙:“這回楊旭病的不輕,拉肚子把衣服都弄臟了。昨天林倩來洗衣服,把老人的褲衩都洗了。”

                          丁:“這個林倩真是孝順的人,楊旭跟著老三,比跟著那兩個強。”

                          眾人自管說,不知徐麗也在一邊洗衣服,徐麗聽了眾人的話,站起身來離去。

                       

                          楊青海家  日外

                          楊青海家院外,林倩打電話。

                          畫外音:“林倩,打電話干啥?”

                          林倩:“你回來吧!老叔胃腸不好,拉肚子六七天了,內褲和褲衩我都洗了兩回了,看老叔的樣子,總是覺得不方便。吃了幾付草藥,還不太理想,你回來到縣醫院給老叔看看。”

                          楊青海:“好吧!下午算算賬,明天回家。”

                       

                          楊青海家   日內

                          今天是星期天,林倩和叔叔,還有兒子曉輝,正吃午飯,楊青海背著提兜進屋,一家人高興。

                          楊旭:“還不到秋收,咋回來了。”

                          楊青海:“林倩打電話說您病了,我就急著回來了。”

                          楊旭:“我的病根本就不算病,你們小題大做了。”

                          楊青海:“咋樣,現在吃啥藥呢?”

                          楊旭:“還吃蔣煥開的草藥。”

                          楊青海:“明天咱們去縣醫院,做全身檢查。”

                          楊旭:“我可不去,我的這點毛病,是夏秋交替時節人們常鬧的病,有啥了不起的,幾天就沒事了。”

                          楊青海:“我說去就去,這事由不得您。”

                          林倩拿上飯來,幾口人又重新吃飯。

                       

                          醫院門診  日內

                          肛腸科診室,醫生給楊旭做詢問和檢查。

                          年輕的醫生:“大爺,跟您來的是您什么人?”

                          楊旭:“是我的侄子,我叫楊旭,我侄子名叫楊青海。。”

                          醫生:“您的病從什么時候開始的?”

                          楊旭:“就從十天前。”

                          醫生:“不對,您的病已經很長時間了,只是沒引起您的重視,您的脾胃太虛,村里的醫生都給您吃了啥藥?”

                          楊旭:“吃了幾付草藥。”

                          醫生:“村里的醫生還挺明白的,您的病不能急切地止瀉,必須慢慢來,等脾胃的功能強了,自然就會好了。我給你開點補脾胃的藥,回家調理。以后少吃硬的,多吃粥。”

                          醫生給楊青海使了一個眼色,繼續說:“楊青海,你去藥房拿藥,拿藥回來我告訴你回去咋吃。”

                          楊青海會意,攙扶叔叔到走廊坐下,去藥房拿了藥,回來找醫生。

                          醫生:“你叔叔的病,不是十天八天,也不是一個月兩個月,是很長時間的營養不良造成的,你要對病人仔細地關心,要經常給他做全身檢查,尤其是肝功,因為脾胃與肝臟有直接的聯系。”

                          楊青海:“一會檢查一下肝功。”

                          醫生:“今天不行,早晨已經吃飯,改日再來吧!你這個當侄子的陪叔叔來,你叔叔別的親人沒有?”

                          楊青海:“我叔叔沒兒沒女,我就是他最近的人。”

                          醫生:“過幾天來,給老人檢查一下肝功。”

                       

                          楊青海家  夜內

                          吃完晚飯,曉輝去老爺爺屋做作業去了。

                          林倩:“今天去醫院給老叔看看,咋樣,不嚴重吧?”

                          楊青海:“醫生說,老叔的病時間很長了,是營養不良所致。過幾天去檢查肝功,以后也要經常做全身檢查,看起來秋收前我不能再走了。”

                          林倩:“那就不去了,反正再有半個月就該秋收了,你不在家,有時候老叔覺得不方便,我要是他老人家的姑娘就好了。嗨!我有一個想法,以后你就在家,種地喂牛捎帶著做飯,我出去打工。”

                          楊青海:“不行,怪累的,你出去能干啥?”

                          林倩:“ 聽人說,京城缺保姆,不叫保姆,叫家政。春節后,我去看看。”

                          楊青海:“過些天再說,叔叔的病好了,還是我出去。”

                          林倩:“你干這一個多月,掙多少錢,啥時給?”

                          楊青海:“一共三千多,過幾天青春哥給拿回來。”

                       

                          楊青江家,日內

                          徐麗收拾屋子,楊青江在外打工回來。

                          徐麗:“掙多少錢回來?”

                          楊青江:“工地的農民工都沒開支,打了一張白條。”

                          徐麗:“人家老三,去楊青春的工地干了一個月,楊青春給拿回三千元,昨天給老三送過去的。”

                          楊青江:“老三咋不多干幾天?”

                          徐麗:“老三在外邊干活,叔叔在家病了,是拉肚子,嚴重的時候,都拉到褲子里了,老三媳婦給叔叔擦、洗,要放在我身上我可不干。”

                          楊青江:“現在好了嗎?”

                          徐麗:“老三媳婦打電話叫老三回來,老三把掙錢的活扔下,回來后,領叔叔去縣里醫院兩三次,聽說現在還吃藥呢!多虧推出去了,要不多鬧心。”

                          楊青江:“你也沒過去看看?”

                          徐麗:“我才不去呢,只因嬸子那六百元錢的藥費,主任和楊坤逼著把錢要出去,現在我的氣也沒消。好了!不說這些了,你在外邊吃飯了嗎?沒吃我去做去?”

                          楊青江:“沒吃,下了車就急著回來了。”

                          徐麗去做飯。

                       

                          楊青海家  夜內

                          楊青海與林倩鉆在被窩里,說起了悄悄話。

                          林倩:“元宵節已經過了,明天我就走,你要照顧好一老一小,還要照顧好自己。”

                          楊青海:“如果找不上活,快點回來。”

                          林倩:“我跟梁北的萍姐走,萍姐說,到那就能找上活,用保姆的人家多了。”

                          楊青海:“找上活,經常往家打電話,別叫我惦記。”

                          林倩:“我走后,再給叔叔去醫院好好檢查一次或是兩次,一輩子沒兒沒女,怪難的,老人現在和咱們說每一句話,都是抬著臉看咱們的臉色。唯恐說錯了。”

                          楊青海:“這事我知道。唯獨讓我不明白的是,叔叔說的每一句話,都好像很有遠見,可跟大哥過日子三十年,跟二哥兩年,卻是一點后手都不留,讓人納悶?”

                          林倩:“也許這就是叔叔的性格吧!”

                          楊青海:“睡吧!明早還得坐早車。”

                          二人熄燈睡覺。

                       

                          路邊  日外

                          三口人送林倩上公交車。

                          曉輝向車上擺手:“媽媽,過些天回來!”

                       

                          楊青海家日內

                          楊旭:“青海,去年破的板子,大約干了吧!找個木工把壽材做上。”

                          楊青海:“老叔,您這硬梆梆的身體,忙著做那東西干啥?”

                          楊旭:“古人不是有這樣的言辭嗎,人有旦夕禍福,天有難側風云。歲數大的人,不知啥時得病,也不知得啥病,有了能急用的東西,有突如其來的事故,方便。”

                          楊青海:“叔叔,現在已不是前些年,很多地方都有賣壽木的鋪子。”

                          楊旭:“孩子,這事叔叔難道不知,你嬸子煙氣時,你二哥就沒有買壽木的錢,急得沒法,生生地在地板上放了一個時辰。不少人家都是這種情況,鬧病時或三年兩載,或三個月半年,等病人到臨危時,已是兩手空空。”

                          楊青海:“老叔,您想事情咋想得這么復雜?侄兒有一件事想問,不知可不可以?”

                          楊旭:“這孩子,有話你就說。”

                          楊青海:“叔叔,以前您跟著大哥大嫂過了很多年,后來又跟著二哥二嫂過了兩年,只因兩個嫂嫂見不上我們夫妻二人,所以我們很少去,也沒有和叔叔交心長談過。從打您到我們屋來,我才知道叔叔看事情很長遠。既然如此,和兩個哥哥過時咋不留點后手?”

                          楊旭:“你這孩子問的話好沒道理,無論如何不能對孩子有二心,有一句話是這么說的,有負心的兒女,沒有負心的爹娘。我既然和你們一起過,就把你們當做了我的兒女,哪能有二心,哪能留后手。”

                          楊青海:“原來是這么回事!”

                          楊旭:“你別把我說的事不當一回事。”

                          楊青海:“老叔,啥事?”

                          楊旭:“做壽材。”

                          楊青海:“不會忘,以后的事都聽您的。”

                       

                          楊青海家  日外

                          爺幾個正吃飯,楊青海手機響,楊青海接電話。

                          林倩:“吃飯了嗎?”

                          楊青海:“正吃呢!”

                          林倩:“把過節的東西買了嗎?”

                          楊青海:“買了,端午節回來嗎?”

                          林倩:“前幾天想回去,這家人說他們要出去游玩,我得看家,就不回去了。”

                          楊青海:“這家人對你咋樣?”

                          林倩:“挺好的。中秋節一定回家。老叔的身體啥樣?”

                          楊青海:“你走后又去縣醫院檢查兩次,沒有查出其他病癥,就是脾胃還是不好,不敢吃硬的,一天三頓吃粥。”

                          林倩:“你到銀行辦一張卡,把卡號發過來,我把這幾個月的工資發回去。”

                          楊青海:“告訴那家人,咱就給他家干一年,明年就不去了。”

                          林倩:“看情況吧!我想在這里干幾年。快吃飯吧!”

                       

                          楊青江家  日內

                          楊青江徐麗吃午飯。

                          楊青江:“徐麗,老三媳婦去北京做保姆,已經快半年了,聽說在那里混的挺好。”

                          徐麗:“這些天我也常常想,去年你們的工地開不開支,沒拿回錢來,今年你害怕了,就沒去,這又蓋房子又埋葬你嬸子,把錢花光了,今年的生活明顯趕不上去年。你要是還不出去掙點錢,我就給老三媳婦打電話,讓她在那里給我找一個做保姆的活,也出去瀟灑瀟灑。”

                          楊青江:“給人家沒白天沒黑夜地干活,水一把油一把整天臟兮兮地,還說瀟灑,看把你傻得。”

                          徐麗:“楊青江,你知道啥?雇保姆的人家,都是有錢的人,有錢人吃的東西,窮人不用說看,就是想都想不到。就憑這一點,就比在家強,咱家吃啥?”

                          楊青江:“就你那性格,三句話不來,就拔犟眼子,你要去誰家,三天就會被趕出來。”

                          徐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性格,能知道自己的短處,就是高明的人,我就知道自己的不足,我能改。”

                          楊青江:“改啥改,已經晚了,你平時見不上老三媳婦,說老三媳婦內向,不交流,都把人家得罪透了,還想叫人家給你找活,放在誰身上都要想一想。”

                          徐麗:“老三媳婦不給找,我找別人,反正我要去。”

                          楊青江:“你知道保姆在雇主家都干啥嗎?”

                          徐麗:“不就是做飯,做菜和打掃房間嗎?”

                          楊青江:“你還記得去年電視上有一條法治故事嗎?那節目里說的是一個二十五歲的姑娘,給一個七十二歲的老者做保姆,后來和老人結婚了,你說說,做保姆做了啥?”

                          徐麗:“你別埋汰人,照你的說法,老三媳婦不正經白?小心我告訴老三媳婦,看你這大伯哥的臉往哪放。”

                          楊青江:“只是說說而已,認啥真呢!”

                          徐麗:“反正沒錢花的滋味我受不了,你再不出去掙錢,我真就出去做保姆。”

                         

                          楊青海家  日外

                          楊青海家院外,楊青海焦急地四處看,要拿出手機打電話,楊旭拿一把鐮刀從遠處回來。

                          楊青海:“老叔,您去了哪里,再不回來,我就打電話了。”

                          楊旭:“我去西山轉一轉,看看咱們的高粱長得啥樣!”

                          楊青海:“前幾天您不是去一回了嗎?”

                          楊旭:“那次沒看好,這會好好看看。”

                          楊青海:“我都做熟飯好一陣子了,趕急進屋吃飯,再不吃就涼了。”

                          爺倆進屋吃飯。

                       

                          楊青海家  日內

                          爺兩個吃完午飯,休息一會。

                          楊旭:“青海,你套上毛驢車,咱們去西山。”

                          楊青海:“老叔,您上午不是去了嗎,咋還去?”

                          楊旭:“上午去,是我自己去,這回是咱倆去。”

                          楊青海一邊套車一邊自言自語:“上午去就應該套車,這遠的路,多累。”

                          爺倆坐上毛驢車,一路向西山走來。

                          山上的路,高低不平,再往上走,毛驢拉車艱難。爺倆卸車,把毛驢拴在樹上,步行向上行走。

                          楊旭:“我小的時候,有一個南方的人來到這里,說這個山有寶,雇了幾個人挖了很長一段時間,什么也沒挖到。后來一到農閑的時間就有人挖,到現在也沒有人挖到寶。多次的挖寶,把這里挖的亂七八糟。生產隊的時候,為了節省土地,把各處的墳都遷到這里,這個山就成了墓地,我看好了一塊地,就是前面挨著咱們莊稼的地方,這里還沒人挖,我死后你就把我埋到這里。”

                          楊青海:“老叔,您不想入祖墳?那祖墳離這里可是不遠。”

                          楊旭:“按著老輩人的規章,我就在這里單過吧!”

                          楊青海:“那我死時也來住在您的腳下。”

                          楊旭:“那時的事你說了不算,后人說了算!”

                          楊青海:“老叔,您咋總琢磨這些事?”

                          楊旭:“要說死,不管愿意不愿意,誰都得走的一條路,北方人窮,到老來才想,南方人孩子下生就安排這個事了,不管咋著,早安排比晚安排強。”

                          楊清海:“您想來這里,想了多長時間了?”

                          楊旭:“從打去年你嬸子去世,我來地里干活。那時我就想,整個這塊地,已經成了墓地,墓地的邊緣就是咱們的地,這地邊很好,這里地勢最低,常言說,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古人又說,財源如水滾滾來。由此聯想,我死后埋在這里,一定對我侄兒有好處。今年春天變地,有人想要這塊地,你也說出這塊地,我沒同意,那時就想到此事。”

                          楊青海:“老叔不同意出這快地,原來是這回事。那好吧!侄兒記下了。”

                          楊旭:“此事只能咱爺倆知道,不能和任何人說。”

                          楊青海:“您就放心吧!”

                       

                          火車站   日外

                          楊青海站在出租車旁,眼光焦急地搜鎖著出站的人群。遠方有一人影,向楊青海招手。楊青海上前,兩人的手拉到了一起。

                          林倩:“走!去商場。”

                          楊青海:“都買啥?”

                          林倩:“別的東西都買了,就差一臺洗衣機。這出租車是哪的?”

                          楊青海:“離咱家不遠。”

                          楊青海把林倩帶回來的提包和拉桿箱,放在車上,坐車去了商場。

                          林倩:“買洗衣機這車拉不了咋辦?”

                          楊青海:“那里有車送。”

                       

                          楊青海家  日內

                          林倩買了洗衣機,在屋里洗衣服。

                          徐麗從外邊進來,見院里沒人,沒有打招呼,直接進屋。

                          徐麗:“她三嬸, 你這大半年才回來一次,也不歇歇就忙上了!”

                          林倩:“這爺幾個的衣服太臟了,我全給他們洗一洗。二嫂子忙啥活呢?”

                          徐麗:“地還不該收拾,閑著。來到秋收了,還去嗎?”

                          林倩:“去!只給五天假,過了中秋節就走。”

                          徐麗:“她三嬸,我求你點事,不知行不行?”

                          林倩:“二嫂子,你說,求啥事?”

                          徐麗:“你走時把我也帶上,行不?”

                          林倩:“我干的活,是下等人干的活,太累,你是啥人,那活不適應。”

                          徐麗:“不適應也得去,不去沒錢花。”

                          林倩:“沒錢花也不能去,我二哥舍不得你去。再說,也不是去了就有活干,我開始到后,二十多天才有活干。”

                          徐麗:“不管咋地,你走時我就在后面跟著。”

                          林倩:“你別性急,我給你找上活,往回打電話。”

                          徐麗:“咱們可是說好了,你不能騙我。”

                          徐麗走了,林倩送到院外。

                       

                          楊青海家   夜內

                          吃完晚飯,孩子和他老爺爺去那屋睡覺了。

                          林倩:“今天下午二嫂子來了。”

                          楊青海:”沒正型的人,一句受聽的話都沒有,她都說啥了?”

                          林倩:“她說要跟我走,也去當保姆。”

                          楊青海:“你答應了?”

                          林倩:“我說找著活給她打電話。”

                          楊青海:“千萬別理她,那人比蛇蝎還狠毒。”

                          林倩:“這事我知道,看把你緊張的,要是旁人我就直接領著。”

                          楊青海:“你都不知道,你走了后,她啥不好聽說啥,”

                          林倩:“嘴在她腦袋上長著,隨他咋說。老叔的病痊愈了嗎?”

                          楊青海:“還不行,這大半年全吃粥,吃硬的就拉肚子。有時我想老叔的病好了,我就不讓你去了,看起來還不行。

                          林倩:“老叔的身體你可要十分注意,沒兒沒女的,多不容易,大哥大嫂騙了一回,二哥二嫂又騙了一回,咱們不能落下壞名聲。”

                          楊青海:“這事我知道,收完秋再去做全身檢查。”

                          林倩:“我昨天回來,見西廂房里有壽材,啥時間做的?”

                          楊青海:“正月底你走后,老叔就逼著我做了,這還不說,前幾天我們爺倆去西山,老叔把埋葬他的地點都選好了。不知老叔想的啥?”

                          林倩:“不管咋著,明年再在那里干一年,有點存贊后,就不去了,在家好好地給你們做飯。”

                          楊青海:“嗨!你干活的那家男人是干啥的?”

                          林倩:“不知道,一般情況下,我啥也不問,啥話也不說,看樣子男人和女人都是有身份的人。”

                          楊青海:“睡吧!天不早了。”

                          楊青海熄燈。

                       

                          楊坤家   日內

                          楊坤吃完午飯,正喝茶,楊青海進屋來。

                          楊坤:“吃飯了嗎老三?”

                          楊青海:“吃飯了。”

                          楊坤拿起茶杯要給楊青海倒茶,楊青海急忙拿過來自己倒。

                          楊青海:“大伯,我想托你點事。”

                          楊坤:“老三,有啥事你就說。”

                          楊青海:“叔叔的病總是好不徹底,我想領叔叔去省城醫院看看,家里沒人不行,還有幾頭牛得喂。”

                          楊坤:“幾天回來?”

                          楊青海:“現在也不知道,如果到那里檢查沒事,七八天就回來,如果是纏手得病,就在那里住院,多長時間難說。大伯,要是時間長,我打電話給您,您在家把那幾頭牛賣了,就不用喂了。”

                          楊坤:“老三,你應該讓林倩回來,這大的事,你一個人忙不過來呀!”

                          楊青海:“大伯,我也想讓林倩回來,可林倩回來,給叔叔治病,孩子上學,缺錢咋辦?”

                          楊坤:“我這老糊涂,把這事忘了。你們自管走,一會我就過去,把我不知道的事交代一下。曉輝上學早晨吃飯來我們這里吃。”

                          楊青海:“曉輝從上幾天開學就是高中了,已經住校了。”

                          楊坤:“你回去安排去吧!一會我就過去。”

                       

                          火車上   日內

                          楊青海和叔叔坐火車去大醫院。

                          楊青海的手機響,楊青海接通了電話。

                          林倩的聲音:“青海,你們在家走了嗎?”

                          楊青海:“走了,我們在火車上。”

                          林倩:“你把手機給老叔。”楊青海把手機遞給楊旭。

                          林倩:“老叔,到了大醫院,別急著回來,查出啥病,需要在那里住,就住幾天。”

                          楊旭:“這點小病,啥事都沒有,你們倆這是小題大做,無故地花錢。”

                          林倩:“到那里看看,沒病就放心了。好了!不說了!”

                       

                          醫院  日內

                          走廊里,楊青海手拿醫生給的報告單,一副焦急地樣子,在走廊停留片刻,回身又找醫生。

                          楊青海:“大夫,化驗科給的報告單有錯的時候沒有?”

                          醫生:“幾乎是沒有錯的時候。你再說說病人的情況。”

                          楊青海:“病人是我叔叔,先前跟著大哥二哥過,從去年夏天才跟我,那時叔叔的脾胃就不好,時常拉肚子,一年多以來,找了不少醫生,吃了不少藥,總是不能痊愈,這半年來,全是吃粥,所以才來這里,想看看到底是啥病。你們給我這么個結果,讓我難以接受。”

                          醫生:“這樣吧!你拿多少錢來的?交點押金,在這里觀察幾天,也許會有轉機。”

                          楊青海:“我拿六千元錢來的,如不夠,再叫家里把錢打過來。”

                          醫生:“看幾天再說,真要定下來,就趕急回家,吃多少藥都沒用。肝臟和別的器官不一樣,一旦有病,不能恢復。”

                          楊青海:“本來是拉肚子,咋還是肝臟的病?”

                          醫生:“這些事和你說你也不懂,肝脾胃,本來就是相連接地。不和你說了,去交押金,就算收你的病人住幾天院。”

                       

                          醫院   日外

                          楊青海安排叔叔去了病房,到醫院外邊,按通了楊坤的電話。

                          楊坤:“老三,檢查完了嗎?”

                          楊青海:“沒說準啥病,想在這里住幾天院,大伯,在家把牛賣兩頭。”

                          楊坤:“咋,拿的錢不夠?牛先不賣,打多少,我這里有點,再不夠,我和青春說。”

                          楊青海:“先打三千過來。”

                       

                          楊青海家   日內

                          楊坤正在屋里閑坐,村主任張杰進屋來。

                          張杰:“大伯,您咋在這里,他們家的人呢?”

                          楊坤:“你找他們家的人有啥事?”

                          張杰:“國家有了新政策,像楊旭這樣的獨身老人,戶口不和楊青海在一起,明年就可以享受五保戶的待遇,有病吃藥國家報銷,我來是通知楊旭去村里照相。”

                          楊坤:“這好的政策,恐怕楊旭享受不著了。從去年秋天開始,楊旭一直拉肚子,找不少醫生,吃了不少藥,都不見好轉,前幾天,去了省城醫院,上午給我打電話來,說是賣牛,我沒給他賣,把我的錢給他打過去三千元。”

                          張杰:“青海自己在那里,青江青山沒去?”

                          楊坤:“主任,你難道忘了,楊旭老伴病時……”

                          張杰:“哎!他們啥時回來?”

                          楊坤:“青海沒說,聽他的口氣,想在那里住些天。”

                          張杰:“我走了!”

                          楊坤:“說一會話再走。”

                          張杰:“不行,我還得去通知其他的人。”

                       

                          醫院   日外

                          醫院外面,楊青海給林倩打電話。

                          林倩:“咋樣,確診了嗎?”

                          楊青海:“情況不好,還得在這里住幾天,你給我打過點錢來,大伯打過來三千,花沒了。”

                          林倩:“一會房東的女人回來,讓她給你打。三千夠嗎?”

                          楊青海:“夠了,至多再住五天就回了。”

                       

                          醫院病房  日內

                          病房里,醫生檢查病情。

                          楊旭:“大夫,我的病到底啥病,你要告訴我。”

                          醫生:“我聽你的陪護總是叫你叔叔,他不是你兒子?是你的養子?”

                          楊旭:“也不是兒子,也不是養子,是我的侄子。”

                          醫生:“侄子和兒子差不多,幫你一把就對了。”

                          楊旭:“哎!咋說呀?我們兩口子沒兒沒女,一開始過房我哥的大兒子做過子,后來老大夫婦不相容,我本打算自己做飯吃,我哥的老二媳婦說養老送終,我把過了一輩子的東西扔給老大,跟了老二,過了二年,老伴死了,老二兩口又不相容,這才被老三收留,可老二蓋房子,把我所有的樹木鋸倒用了,赤手空拳跟了老三。這才不到二年,就得這樣的病,其實,我是帶著病跟老三的。去年老三出去打工,我鬧肚子,老三媳婦把我的內褲和褲衩都洗干凈。今年元宵節后,老三媳婦去京城打工,留侄兒照顧我,這一年花了不少錢。大夫,告訴我實話,我是明白人,不能在這里花侄兒的冤枉錢了。”

                          醫生:“老哥哥,既然你這樣說,我就把實情告訴你,你的病不是好病。其實在兩年前,甚至更早就已經開始了,拉肚子的病,從表面看,是脾胃虛弱,其實那時肝功已有病了,該回家就回家吧!在這里也是白花錢。”

                          楊旭:“我雖然沒兒沒女,能得到侄兒侄媳這樣的孝道,也知足了,求大夫從片面做侄兒的工作,明天回家。”

                         

                        

                       

                       

                      第三集

                      醫院   日內

                          醫生在走廊見到楊青海。

                          醫生:“小伙子,你到醫務室來一下。”

                          楊青海跟著醫生來到醫務室。

                          醫生:“小伙子,你叔叔的病已經確診,你不要有僥幸心理,明天出院吧!”

                          楊青海:“大夫,能不能在這里保守治療?”

                          醫生:“如果是公費醫療,當然可以,可你們是農民,你家的情況,你叔叔都說了,你能做到現在這種事態,相當不錯了,再說,肝臟不同于其他器官,有了病必須做配型移植,沒有別的辦法,一切的努力,都是枉花錢。一會去做出院手續,回家后老人想吃啥就買點啥,我們能做的,就是以后嚴重時,開點止痛藥。”

                          楊青海:“叔叔有疑問咋辦?”

                          醫生:“你叔叔已經知道了他的病情,先前你不在屋時,我們談了半天,是你叔叔讓我做你的思想工作。不要多想,走!去跟我做醫務科的結賬手續,然后再到護士站辦出院手續,明天早一點回家。”

                       

                          楊青山家   夜內

                          石秀云自己在屋里,拿起手機撥通了楊青山的電話。

                          石秀云:“都數九了,咋還不回來?半月之前你就說停工了,在那里干啥呢?”

                          楊青山:“包工頭開不了支,我們都在這里等錢呢。”

                          石秀云:“那你啥時回來?”

                          楊青山:“ 我們也不知道,我不拿著錢回去,春節花啥?青江那邊不知咋樣?”

                          石秀云:“青江去了一看沒把握,干幾天就回來了。老三媳婦中秋節回來,徐麗要跟著老三媳婦去,老三媳婦沒領她。”

                          楊青山:“老三媳婦在京城咋樣?”

                          石秀云:“聽說不賴,可叔叔這一鬧病,老三花大錢了,賣了一條牛,拿著錢走的,到那里才五天,就給大伯來電話,讓大伯再賣牛,大伯沒辦法,把自己的錢給打過去三千。”

                          楊青山:“知道叔叔得的是啥病嗎?”

                          石秀云:“聽說不是好治的病,多虧推出去了,要是在這屋,咱十年都翻不了身。”

                          楊青山:“放到老三身上也夠嗆。老二推給老三就算是撿著了。”

                          石秀云:“那你到底啥時回來?”

                          楊青山:“再有不到四十天就過年了,最多半個月就回去了。”

                       

                          醫院  日外

                          楊青海和叔叔吃完早飯,想去護士站辦理出院手續,有一電話打進來,楊青海看號碼,不知是誰?

                          楊青海:“哪位?”

                          那邊:“別問哪位,你到醫院外接我,我找不著你們的房間。”

                          楊青海來到醫院外邊,遠遠的看見一人,站在馬路邊等,走到跟前,兩人都笑了。

                          楊青海:王平,你是從哪里來?”

                          王平:“從家里來!昨天上午在集市上,我碰見了你們村的主任張杰,他說我姑父鬧病,你陪著來省城醫院,我昨天下午就去火車站買票,這不是剛到,連飯都沒吃。給我鬧點飯吃,然后再去看姑父。”

                          兩個人來到醫院旁邊的小吃部,楊青海要了一個菜一碗面。

                          王平:“三哥,你不吃?”

                          楊青海:“叔叔我倆在病房吃的小米粥。”

                          王平:“不行,陪我吃點。”

                          王平站起身來,又去要了一個菜,一碗面。

                          王平:“三哥,不是我不先去看姑父,是不知姑父的病情,先把病情知道了,去病房知道咋和姑父說話。”

                          楊青海:“表弟,你的擔心是多余的,叔叔比我還明白,你晚到一會就會撲個空,我們爺倆今天就出院了。我正要去辦出院手續,你給我打來電話。”

                          王平:“姑父的病到底咋樣?”

                          楊青海:“叔叔的病很不樂觀,是肝臟有一個陰影。”

                          王平:“姑父已經知道了?”

                          楊青海:“是昨天我沒在病房時,醫生告訴他的。其實,醫生不說叔叔也明白了,叔叔不愿在這里再花無用的錢。讓醫生做我的工作,出院回家。”

                          王平:“三哥,我在這里給你磕個頭,替我姑父謝謝你。”

                          王平就要下跪磕頭,楊青海制止。

                          王平:“四年前,如果兩位老人跟了你,我姑姑咋也多活些時日。就因為我姑姑去世時太讓人寒心,姑父跟了你我也就再沒來,我一直在想,一樣的哥們,跟誰也好不了。昨天上午張杰和我一說,一股暖流立時熱遍全身。三哥,聽張杰說,你拿了一個牛錢,又讓楊坤給你打三千,三哥,我這里有兩千元,幫你一把,別嫌少。”

                          二人撕扯了一氣,最后楊青海又把錢裝回了王平的兜里。

                      楊青海:“你剛才說的還不對,你三嫂子在北京又給我打過三千元。”

                          王平:“有些事說起來都讓人沒法相信,姑姑去世時,二哥二嫂六百元錢的藥費,都不往外拿,要拿兩棵樹頂賬,太不可思議了。”

                          說了一會話,都低頭看看自己的碗,一人一碗面誰也沒吃。

                          王平:“沒吃就沒吃,一大堆事,想吃吃不下,走!看姑父去。”

                          楊青海:“慢!有一件事,咱哥倆商量,你要不來,也就算了,你既然來了,咱就晚回家一天。”

                          王平:“三哥,你想干啥?”

                          楊青海:“叔叔一輩子沒來過省城,他老人家的病情也就這樣了,你來正好,咱們騙叔叔,說沒買上車票,領著老人在省城玩一天,表弟,你說行不?”

                          王平:“三哥,你是真男子漢,好!今天玩一天我拿錢。”

                          楊青海:“你別把三哥看的一文不值。”

                         

                       

                          醫院病房  日內

                          楊旭正在整理衣物,和日用品,準備回家。楊青海和王平走進病房。

                          楊青海:“叔叔,你看誰來了。”

                          王平:“姑父,侄兒來晚了。”

                          楊旭:“這遠的路,你咋來了?”

                          王平:“我昨天才知道,要是早知道,早就來了。”

                          楊青海:“你們爺倆說話,我去辦手續,辦完手續去買火車票,咱們坐火車回家。”

                          楊青海看了一眼王平,離開了病房。

                          楊旭:“王平,你咋知道我們來這里?”

                          王平:“昨天在集市上聽張杰說的,我認為您們不會這么快就回去,就急著來了,差一點空跑。”

                          楊旭:“出院回家是我說的,要依著青海,非得把家里的那幾頭牛折騰沒了才回家。”

                          王平:“姑父,難得您有這樣的好侄子。”

                          楊旭:“不但侄子好,侄媳婦也不賴。”

                          王平:“張杰啥都和我說了,”

                          楊青海回來。

                          楊青海:“叔叔,進了臘月,坐車的人多,火車票沒買上,這咋辦?”

                          王平:“姑父,反正沒有車票走不了,咱們去各處景點看看?”

                          楊旭:“你們就拿過日子不當回事,就好像錢是大風刮來的一樣。”

                          王平:“姑父,您別疼錢,咱們先去動物園看看,然后再去商場,公園,轉轉。今天不花您們楊家的錢,花我的。”

                          楊旭:“花你的就不是錢了?”

                       

                          商場    日內

                          楊青海與王平,領著楊旭四處游玩,最后來到商場服裝專區。

                          楊旭:“這兩個孩子,來這里做啥?咱們回醫院吧!我都怪累的啦。”

                          王平從衣架上拿下一件衣服,讓姑父穿上試。

                          楊旭:“你們這是做啥?咱們不買,都是快死的人了,穿啥都是浪費。”

                          不知楊青海和王平花了多少錢,楊青海把一身衣服裝在提兜里。

                          楊青海:“老叔,要覺得累,咱們回醫院。”

                          楊旭點頭。

                       

                          火車上   日內

                          楊旭在座位上睡了,楊青海與王平談著心事。

                          楊青海:“表弟,咱們不能回家。”

                          王平:“三哥,因為啥不能回家?”

                          楊青海:“表弟,過些天就是春節了,你想想,如果叔叔不知病情,家里來客人,咱們可以和客人說,老人的病情好一些了。可老人已知病情,和外人沒法解釋。”

                          王平:“你想咋辦?”

                          楊青海:“我想讓老人去你家住幾天,我回家把四頭牛賣了,孩子念書已經辦了住校,再把牛賣了,家里就沒有了惦記的事。然后,咱倆把老人安排去縣城醫院住院,以后就一直在醫院住院。”

                          王平:“三哥,那得很多錢,你知道嗎?”

                          楊青海:“我已經仔細的算過了,那兩個大牛兩個小牛的錢,缺不太多。”

                          王平:“以后的生活咋辦?”

                          楊青海:“你來之前,你三嫂子給我打電話說,叔叔回家,她就回來侍候叔叔。我想了又想,如果那樣,以后的生活會更艱難。在家用藥和在醫院用藥是一樣的,不同的就差住宿費用。在醫院住,叔叔會少受不少罪。叔叔在醫院,不讓你三嫂子回來,多在那里干一年,就是四萬元,這樣,以后的生活也就還有著落。”

                          王平:“那就聽三哥的。”

                          楊青海:“表弟,你可得幫我,叔叔到臨危時,我自己在醫院不行,事情鬧到這么個結局,大哥二哥不會來醫院幫我。”

                          王平:“三哥,你自管放心,住上院我就開始幫你,我別的事沒有,就是有八頭牛,家里有陳敏,她啥都能干。”

                          楊青海:“就這樣定了,下火車后,我回家賣牛,你打車把叔叔接你家。”

                       

                          火車上   日內

                          王平:“姑父,一會下車先去我們家,都好長時間沒去我們家了。這回去了住幾天,陳敏剛才打電話還囑咐這事。”

                          楊旭:“也行,臨死之前,到應該去的親屬家看看。”

                          楊青海:“老叔,要記住,到他們家不行說死這個字。我先回家,大伯給看門很長時間了,過一兩天我就過去。”

                          楊旭:“這些天沒在家,也不知你大伯把牛喂啥樣?”

                          火車停了,爺幾個下車,王平打車,楊旭坐車去了王平家。

                        

                          楊青海家  日內

                          楊慶海進屋,曉輝和大爺爺在屋里看電視。

                          楊坤:“你咋自己回來,你叔叔呢?”

                          楊青海:“叔叔去了表弟家。”

                          楊坤:“咋!王平也和你一起去的?”

                          楊青海:“王平是在主任那里聽到消息才去的。”

                          楊坤:“你叔啥時回來?”

                          楊青海:“大伯,先不說叔叔啥時回來,最近有買牛的沒有?”

                          楊坤:“你想賣牛?”

                          楊青海:“是,把兩大兩小四頭牛都賣了。叔叔的病,不知吉兇如何,王平我倆商量,要去縣醫院保守治療,把牛都賣了,給叔叔治病。”

                          楊坤:“你這孩子,把牛都賣了,以后往回買可就難了。”

                          楊青海:“走一步說一步吧!”

                          楊坤:“我一會打電話,叫牛販子過來。走吧!你這里啥也沒有,去我們家吃飯。”

                          曉輝:“爸爸,我從打寒假回來,就在大爺爺家吃。”

                          楊青海:“吃就吃吧!過幾天給你大爺爺買一袋大米。”

                       

                          王評家   日內

                          楊旭:“王平,你打個電話,叫你三哥來接我,已經來四天了,各個屋都看了,該回家了。”

                          王平:“打過電話了,我三哥一會就到。”

                          楊青海進屋。

                          王平:“姑父,你看,我三哥這不是來了。”

                          楊旭:“青海,趕毛驢車來的嗎?”

                          楊青海:“沒有,咱們打車走。”

                          楊旭嘆了口氣:“哎!現在的人咋好!都學著不過日子了。明明是不花錢能辦事,偏要花上幾十元。”

                          王平:“三哥,咋過來的?

                          楊青海:“騎摩托車過來的,在你們這里打個車,去縣醫院。”

                          楊旭:“不是回家嗎,去縣醫院干啥?”

                          楊青海:“去縣醫院檢查一下,拿上藥。”

                          楊旭:“盡無故的花錢。”

                       

                          醫院   日內

                          楊青海領叔叔來住院部,有護士領著爺倆到病房。

                          楊青海:“叔叔,您在這里等,我去拿藥。”

                          楊青海扭身出了病房。

                          病房的病人:“老爺子,你來住院?剛才那人是你兒子?”

                          楊旭:“不是兒子,是侄子。我侄子領我來看門診,開點藥。”

                          病房病人:“這不是門診,是住院部病房。”

                          楊旭:“這孩子,再有二十天就是過年了,住院干啥?不行,我得走。”

                          楊旭出了病房,來到醫院外邊。

                       

                          公路邊   日外

                          楊旭在公路邊瞭望,有一公交車過來。楊旭擺手叫停。售票員探出頭來說:“大爺,要去哪?”

                          楊旭:“想去楊家灣。”

                          售票員:“到不了地方,差一站。”

                          楊旭上了車。

                       

                          醫院病房   日內

                          楊青海交上押金,回病房,看不見叔叔,向病房的人詢問:“你們誰知道我叔叔去哪了?”

                          同屋病人都搖頭。楊青海問護士:“看見我叔叔沒有?”護士搖頭。楊青海出了病房,四處尋找。打電話叫王平過來,一起尋找。

                       

                          楊青海家  日內

                          曉輝自己在家,楊青春媳婦來招呼曉輝吃飯。楊旭回來進屋。

                          楊曉輝:“老爺爺,爸爸去接您了,您咋自己回來了?”

                          楊旭:“你爸要我住院,我偷著跑回來的。”

                          楊曉輝:“大娘,快給我爸打電話,我爸準在醫院找我老爺爺呢!”

                          楊青春媳婦打通了電話。

                          楊青海:“嫂子,我正忙著找叔叔呢!有啥事?”

                          楊青春媳婦:“老三,不用找了,老叔回來了。”

                          楊青海:“哎呀呀!這老爺子,回家干啥?”

                          楊旭到院里轉一圈,回到屋里。

                          楊旭:“曉輝,咱們家的牛咋沒有了?”

                          楊曉輝:“老爺爺,咱家的牛,我爸爸賣了。”

                          楊旭:“哎!得這個該死的病,把侄兒的家敗落了。”楊旭滴了幾滴眼淚。

                          楊坤進屋來。看見楊旭在屋。

                          楊坤:“他老叔,你啥時回來的?”

                          楊旭:“侄媳婦來時我剛進屋。”

                          楊坤:“我還覺得挺納悶,青春媳婦叫孩子去我家吃飯,這長時間不回去,不知咋回事,我就來了。你回來,青海咋沒回來?”

                          楊旭:“我偷著回來的,青海不知道。”

                          楊坤:“既然回來了,就都到那邊吃飯。”

                          院外有摩托車響聲,楊青海進屋。

                          楊青海:“老叔,我們在那里急得沒法,您都輕松地到家了。”

                          楊旭:“已經折騰這些天了,你還讓我住院,咱家有啥?再折騰幾天,牛賣了不說,我看房基地也得賣。”

                          楊青海:“老叔,您就別胡思亂想了,人的一生,滿打滿算,用人的時間才幾天,當晚輩的,只有在用人的這幾天,盡心盡力,才能心安理得。”

                          楊旭:“不管咋地,我的病還沒到用人的時候,我不去住院,再說,再有半個多月就是新年了,你不能讓我去那個地方過春節。”

                          楊青海:“叔叔,既然您年前不愿住院,那咱們節后再說。”

                          楊旭:“節后也不去。”

                          楊坤:“別說了,現在午歪了,都去我那邊吃飯。”

                          楊青海:“別忙,還有一個人沒回來。”

                          楊青海拿出手機打電話。

                          楊青海:“王平,把病房退了,拿著押金回來吧!老叔無論如何年前不去了,你在那里買點吃的拿回來,大伯和嫂子說去他們家吃,咱們人多,在家吃吧!”

                          王平:“原來是這么回事。好吧!一會我就到家。”

                          楊青春媳婦:“青海,我雖然不是你的親嫂子,可我們家的人,都對你家人親近,咋還見外了?”

                          楊青海:“嫂子,我覺得太麻煩你們了。一會王平買回東西了,曉輝,你去招呼你哥哥來咱家一起吃。”

                          楊青春媳婦:“算了,讓爸爸自己在這里吧!家里那些飯,不吃就成了剩飯了。”

                          楊青春媳婦回家了,王平騎摩托車進院。

                          王平:“姑父,你咋就這樣?”

                          楊旭:“孩子,你姑父知道輕重,這個家本來就不寬裕,不能因為我鬧病,把過日子的事扔到九霄云外,你想想,來到過年了,我要在醫院,這個家還像過年的樣嗎?”

                          王平:“你說的也在理,我們哥倆聽您的,年前就不去醫院了。”

                          楊旭:“年后也不去,就這樣很好,咽了氣,用毛驢車拉到山上,就算孝順了。”

                          楊青海:“老叔,您真讓人哭笑不得。”

                          楊坤:“青海,你叔有你叔的想法,年前就聽他的,年后的事年后再說。既然王平買了吃的,咱們就吃飯。”

                          一家人開始吃飯。院外有出租車停下,林倩從車上下來,曉輝跑到院外迎媽媽。林倩進屋。

                          林倩:“您們爺幾個啥時回來的?”

                          王平:“三嫂子,五天前,我們在省城醫院回來,姑父去了我們家,今天一早,三哥我倆想給姑父入院,過年就在醫院了,沒成想姑父自己偷著跑回來。”

                          林倩:“叔叔,您回來就對了,我在家的這一個月也能伺候您。”

                          王平:“我三嫂子就會說話,”

                          楊坤:“老三家的,明年還去?”

                          林倩:“那家人挺好的,再去干一年。”

                          楊旭:“都是我這個花錢的坑,要不,在家團圓著過多好!”

                          楊青海:“別說這些了,繼續吃飯。”   

                       

                          楊青山家  日內

                          楊青山:“秀云,這幾天我沒在家,你去老三家看老叔了嗎?已經回來十多天了,應該去看看。”

                          石秀云:“去了,老遠地看了一眼,你叔叔穿了一身新衣服,一點也不像有病得樣。”

                          楊青山:“沒和叔叔說句話?”

                          石秀云:“愿說你去說,我沒那功夫。”

                       

                          楊青海家日內

                          楊旭和曉輝在院里掃院子。

                          王平:“三哥,看姑父的精神狀態挺好,明天就除夕了,我走了,初四五再來,有特殊情況打電話。”

                         

                          楊青海家日內

                          除夕中午,一家人其樂融融地吃飯,

                       

                          楊青江家日內

                          楊青江:“徐麗,老叔在醫院回來時,你沒過去,過了年這都六七天了,咱們過去拜了年。”

                          徐麗:“不去,”

                       

                          楊青海家  日外

                          林倩在堂屋收拾碗筷,手機響,林倩去院外接通手機,王平悄悄的從后面偷聽。畫外音:“小林,已經過了元宵節了,快點過來。”

                          林倩:“嫂子,叔叔的病狀態不好,我不想去了。”

                          那頭:“不行,你必須來,你干的好,再找別人不是容易的事。”

                          林倩 :“嫂子,過兩天看情況,去與不去我給你話。”

                          林倩掛了電話,想回身進院。見王平在身后。

                          林倩:“表弟,你不地道,偷聽我電話?”

                          王平笑著說:“小弟是無意中聽的,嫂子別往多了想。是打工那家打的吧!”

                          林倩:“看在你對你三哥的忠誠,就對你實話實說吧!要不然,我得戲弄你一把,電話是我打工的那家女人打的,昨天已經打一回了,叫我快點去,叔叔這樣,我不想去了。”

                          王平:“我去叫三哥,咱們商量商量,我的意見你還是去。”

                          王平去屋里招呼楊青海到院外來。

                          林倩:“青海,剛才打工的那家女人打電話,催我快去,我不想去了,我走了家里咋辦? ”

                          楊青海沉思,無語。

                          王平:“三哥,你倒是說呀!”

                          楊青海:“表弟,哥哥沒法說,你嫂子走了,家里咋辦?要是不走,雖然現在手里有點賣牛的錢,叔叔的病要花多少錢,還不可預知,孩子住校還要花錢,以后沒有了進錢之道,咋辦?”

                          王平:“三哥這么想就對了,我家里就是八頭牛,別的活沒有,陳敏能干,那點活她自己就行,三哥這里我就全力相助。三嫂子,你明天就走。”

                          林倩看了一眼楊青海,沒吱聲。

                          楊青海:“林倩,既然表弟這樣說,你就去吧!哪天叔叔病重,你可回來。”

                          林倩:“表弟,我走后,你們兩口子可是受累了。”

                       

                          醫院里   日內

                          醫院的病房,楊旭打點滴,楊青海在一邊守候。楊坤進病房。

                          楊旭:“大哥,這么遠的路,你咋來了?”

                          楊坤:“這遠的路,也不用走。咋樣,疼的輕些了嗎?”

                          楊旭:“比來時輕多了。”

                          楊坤:“你就是剛強,前幾天孩子說來,就應該來。”

                          楊旭:“哎!大哥,每人都有每人的想法。”

                          楊坤:“我還不知道你那點想法,就怕老三多花錢。”

                          楊旭的眼角滴出淚來,說:“哎!老三為了我這點病,曉輝他媽出去打工,老三把六個牛都賣了,去年臘月我一進家,看圈里沒有了牛,好一陣心酸。”

                          楊青海:“老叔,您總是說這些事,以后千萬不要說。”

                          楊坤:“王平知道你們來醫院嗎?”

                          楊青海:“我們來到就給他打了電話,馬上就來到了。”

                          護士進來換藥。

                          護士:“老爺子,感覺好些了嗎?”

                          楊旭:“好些了。”

                          護士離開病房。

                          王平與陳敏進屋來。

                          王平:“大伯也在這,啥時來的?”

                          楊坤:“來時間不大。”

                          王平:“姑父,前幾天我三哥我倆就說來,您就是剛強,您想的事,我們清楚,您不怕咽最后一口氣,我們也清楚,但是,看著您受罪我們心里不忍,您知道嗎?這回無論如何不走了。”

                          楊坤:“王平,你媳婦你倆真是好樣的,從去年秋后到現在,你們一直幫著青海你三哥,料理你姑父的事,常人難以做到呀!人們常說,眼珠沒有了,剩個眼眶就疏遠了,可我看你們越來越近了。”

                          王平:“大伯,我和我三哥近,有兩種原因,一來是看我三哥十分孝道,他心里的容量度讓我佩服。再就是,我姑姑到你們楊家,沒給姑父生一男半女的,作為姑姑的娘家人,心里總有一點歉意,所以,在姑父這最后的有限時光里,我幫著三表哥,盡最大的可能,讓姑父生活的舒服一些,是理所當然的。”

                          陳敏:“姑父,您不要總是怕我三哥花錢,不要緊,實在不行,我們賣一頭牛,把錢拿過來。”

                          楊旭:“我啥也不說了,沒想到我在最后的時光里,會是這樣。”

                          楊青海:“表弟,陳敏你們倆領著大伯去下面靠東的飯莊吃飯,我早晨來后,給叔叔檢查完,用上藥,去那個飯莊交了兩千元押金,你們吃飯不用再花錢,吃完后拿點飯回來,叔叔我倆吃。”

                          王平:“三哥,你咋這樣,咋說你好啊!”

                       

                          楊青江家   晨外

                          楊青江從外面進院,急切地和妻子說:“徐麗,聽說叔叔病得厲害了,青海很早的就打個出租車和叔叔去了醫院。剛才遇見大伯了,大伯是要坐公交車去醫院,咱們也去醫院看看吧!”

                          徐麗:“你去你就去,我不去,不用說和你大伯一起坐公交車,就是遠遠的看見他就來氣,嬸子出殯那天的事,我臨死都忘不了。”

                          楊青江:“咱們是去看叔叔,又不是看大伯。”

                          徐麗:“可那個老不死的在車上。” 

                       

                          楊青山家    夜內

                          楊青山一邊吃著飯說;“秀云,前天叔叔病的嚴重了,一早就去了醫院,這都兩天了,還沒回來,明天咱倆去看看。”

                          石秀云:“愿去你去,我不去。”

                          楊青山:“和叔叔在一起過了十幾年,就一點感情都沒有?去看看也是做給外人看。”

                          石秀云:“你叔叔太絕情,當初咱們讓他自己做飯吃,并沒想把他推出去,結果你叔叔找來主任和大伯,還有劉青林,稀里糊涂地跟了老二,把那多的樹都鋸了,你想想,你叔叔的心腸有多狠。”

                          楊青山:“不去就不去,說那些沒用的干啥 。”

                       

                          醫院  日內

                          醫院病房,楊旭打著吊針。

                          楊旭:“現在是該種地的時候,你們兩個不能都在這里靠著,千萬回去把地種上。”

                          楊青海:“表弟,你回吧!你把地種完回來,我再回去。”

                          王平:“三哥,還是你先回吧!我家里還有一人張羅。”

                          楊旭:“你們倆都回去,我自己在這里就行。”

                          王平:“姑父,您就別剛強了,三哥,我先回去,反正是機械化,雇個車一天就種完。我種完了你回去。”

                         

                          醫院病房   日內

                          楊旭:“青海,咱們的莊稼苗啥樣?”

                          楊青海:“很好。”

                          楊旭:“西山那塊地也好嗎?”

                          楊青海:“那塊地存水,比別處長的都好。”

                          楊旭:“王平,你家的莊稼苗啥樣?”

                          王平:“也挺好。”

                          楊旭:“青海,王平,咱們明天回家吧!,在這里真的煩了,也十分想家,從二月十五來醫院 ,到現在已經快四個月了,林倩不在家,曉輝念書又住校,家里就像沒人煙一樣。咱們回吧!我不說省錢和費錢的事了,反正回家比這里坦然。去找醫生開藥。”

                          楊青海:“叔叔,那就聽您的。表弟,走!咋倆去開藥,順便辦理出院手續。”

                       

                          醫院走廊  日內

                          兩人出了病房,向主治醫生屋里走來。

                          主治醫生:“快進屋坐下,你們不來,我也想找你們,你們的病人狀態不好,在這里再住多長時間也是無力回天了,做一做老人的思想工作,你們回去吧!”

                          王平:“我們來也是這個意思,但不是你說的那種情況,我們來是老人的主意。”

                          醫生:“那更好了,你們的病人是明白人,有很多老人懼怕死這個字眼,也許是手里有錢,千方百計的求我們治,兒女怕在這里咽氣,想弄著病人回家,病人都不情愿。”

                          王平:“大夫,我們想開回家的藥,拿上藥,辦出院手續,明早就回家了。”

                          醫生:“這就對了。”

                       

                          楊青海家   日內

                          楊旭:“青海,我有幾句話要跟你說。”

                          楊青海:“老叔,您有什么要說的話盡管說。侄兒聽著。”

                          楊旭:“這一年多來,你體貼入微地照顧叔叔,叔叔知足了,叔叔跟了你,沒有給你啥東西,可從打叔叔病了后,你沒少花錢,叔叔煙氣后,就不要再花錢,壽木已經做上了找四五個人,把坑挖出來,用咱們自己的毛驢車拉到山上埋了,叔叔就心滿意足了。青海,你聽清了嗎?”

                          楊青海:“叔叔,侄兒聽清了。”

                          楊旭瞇著眼,掃了一下周圍。見王平也在。

                          楊旭:“王平,我剛才說的話,你聽見了嗎?”

                          王平:“姑父,我也聽見了,一定按您說的辦。您盡管放心,我一定幫著三哥辦好一切后事。”

                          楊旭:“青海,我咽氣后,你大哥大嫂子,你二哥二嫂子,他們來更好,不來不去找。”

                          楊青海:“他們都來不了,我大哥要賬去了,我二哥打工沒回來。”

                          楊旭:“我死后,不可挪動你嬸子的棺木,想挪,得三年以后。”

                          王平:“姑父,先別說了,歇一會再說。”

                          老人閉上了眼睛。眾人以為老人是歇一會,沒有驚動,可過一會一看,老人卻沒了氣息。

                          楊青海王平二人,遵著老人的囑咐,沒驚動任何人,只悄悄的找了四個好不錯的,上山挖坑。

                         

                          墓地  日外

                          楊青海按著叔叔說的位置,畫了一個五米見方的墓地范圍,在當中挖坑。

                          王平:“三哥,你回吧!家里事多。這幾人都沒吃飯,回去給這幾人做點飯,他們一會回去吃。”

                          楊青海:“這事我知道,你三嫂子現在就到家了,我告訴她做飯。”

                          王平:“把坑子挖完,他們回去,我就不回去了。”

                          楊青海:“我回去了。”

                          楊青海從兜里拿出幾包煙來,遞給王平,轉身離去。

                          五個人開始挖坑。

                       

                          楊青海家  日外

                          一部出租車在楊青海家門口停下,林倩從出租車下來。林倩進院就哭,陳敏上前制止。

                          陳敏:“三嫂子,姑父咽氣前囑咐,不許哭,不許大鬧,越肅靜越好。”

                          林倩:“叔叔過世,我心中有愧呀!這一年多來,我沒給叔叔做飯,沒給叔叔端屎端尿。”

                          陳敏:“三嫂子,你別那么說,我知道你們的情況,你要是不在外邊掙錢,叔叔這一年多花的錢去哪里借?”

                          楊青海進院,見林倩已經回來,悄聲說:“一會那幾位挖坑的回來吃飯,你們姐倆進屋做飯。”

                       

                          墓地  日外

                          一半是石頭,一半是土的坑不好挖,五個人累的汗流滿面。

                          其中一人說:“王平,夠深了吧!”

                          王平:“還不夠,再挖點。”

                          另一個人:“給你刨幾下,你盡干輕活,這回干一會累活。”

                          王平拿過鎬頭,一鎬下去,一溜火星。

                          王平:“怪不得把鎬頭給我,原來是硬底。”

                          王平從坑里上來,和四個人說:“下面是石頭,不好挖了,就這樣吧!你們回去吃飯,到家后叫楊青海上來,咋也得他來干一會才算好。”

                          幾個人聽說不干了,高興地下山而去。

                          幾個人走后,王平又下到坑里,這回不用力的刨了,從邊緣開始,向四外和深處挖。

                          楊青海騎摩托車上山來。

                          楊青海:“坑沒挖完,你咋就讓他們走了?把他們打發走了你自己挖?”

                          王平招了招手:“三哥,快下來,下面不是石頭,好像是一塊瑪瑙。快!四面挖。”

                          二人用盡力氣,把一塊十多公分厚的石板挖出來。二人把石板用袖子擦了擦,仔細觀看,果真如王平所說,真是一塊瑪瑙。二人把瑪瑙抬出坑外,把坑里弄平。

                          楊青海:“表弟,你咋就斷定這塊石板是瑪瑙?”

                          王平:“他們已經刨了幾鎬,刨不動,才把鎬頭給我,我一鎬下去,一溜火星,瑪瑙,俗稱火石,是古代人取火的一種石頭。如果是石頭,不會輕易地出一溜火星,所以我斷定是瑪瑙,就動了心機,讓他們回去吃飯。”

                          楊青海:“這塊瑪瑙能值很多錢,咱倆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

                          王平:“三哥,我一分錢也不要,這塊瑪瑙,是你對叔叔太好了,上蒼給你的報答。”

                          楊青海:“你別說的太玄了,天不早了,這些事以后再說,咱倆把瑪瑙抬到一邊,用草來覆蓋,你可千萬別挪窩,中午飯你也別吃,等別人走了,我趕毛驢車來,到那時再回家好好的吃。”

                          王平:“這事不用三哥囑咐。”

                          兩人把瑪瑙安置好,楊青海騎摩托車離去。

                       

                          楊青海家   日外

                          四個人吃完飯,在院里張羅套毛驢車。楊青海回來。這里沒有太多的人,進行完各種應該進行的禮儀后,把壽材裝到車上,就算出殯了。

                       

                          路上   日外

                          家里離墓地雖不算遠,但步步是上坡。人們推著,幫著,行走艱難的來到墓地。

                       

                          墓地   日外

                          主任騎摩托車帶著楊坤上山來。

                          王平見村主任和楊坤來了,上前和村主任握手,和楊坤大伯握手,感動地落下淚來。

                          王平:“張主任,大伯,楊青海我倆尊著姑父的囑咐,不驚動任何人,肅肅靜靜地安葬,你們咋來了?”

                          張杰:“我是來看望老人,趕上了。”

                          王平:“楊坤大伯,您的歲數比姑父還大,您來,讓我心理不安。”

                          楊坤:“孩子,這是我們哥們之間的事,與你無關。你可知道,這半年多來,青海你們在醫院,是我在家看門,我不來行嗎?別說話了,下葬。”

                          眾人把棺木下葬。

                       

                          楊青海家   日內

                          林倩、陳敏、兩人做飯。

                          陳敏:“三嫂子,你買這些好東西干啥,將就著吃點算了。”

                          林倩:“就這幾個人,怪累的。”

                          陳敏:“三嫂子,這一年來,你們花了多少錢,姑父總是說知足的話。放在別人身上辦不到呀?”

                          林倩:“我都覺得很內疚,沒在家好好的侍候他老人家。”

                       

                          墓地  日外

                          眾人埋完了土,準備回家。

                          眾人有的坐車,有的走著,下了山,唯獨王平卻坐下來。

                      張主任不知內情,走了一段又返回去。

                          張主任:“王平,你咋不走?悲痛歸悲痛,不管咋著也得下山吃飯。”

                          王平:“張主任,你們先回吧!面對姑父的離去,和兩年前死去的姑姑,我心里百感交集,我要在這里陪姑父一會,我的心情平靜一些后,自己回去。”

                          張杰:“那哪成,你要不走,我也不走了。”

                          楊青海走了一段后,見張杰回去了,怕事情露餡,也返回來。

                          楊青海:“張主任,別管他,他就是個犟人,過一會他心情平靜了,自己就回去了,咱們走吧!”

                          張杰還不想走。楊青海拉著張杰的一只胳膊下了山。張杰回頭看看,見王平又躺在墳的一邊,一種奇怪的心理油然而生。

                       

                          楊青海家日內

                          眾人吃完飯,有的吸煙,有的喝茶。

                          張杰:“我不在這里陪你們了,村里有事,先走了。”

                          楊青海送張杰到院外。

                       

                          野外  日外

                          張杰心中納悶,非要把事情弄明白。出了楊青海的門口,沒走上山的路,把摩托車放在樹下,在莊稼地里穿梭,七繞八繞,來到墓地的遠方,偷著觀看王平的動靜,見王平躺在墳的一邊睡覺,更加疑慮?這王平和楊青海唱的啥戲?先前我要拉著王平下山,楊青海跑回來,卻拉著我下了山,這里一定有事?我要在靠近他家的莊稼地里看個究竟。

                        

                          楊青海家日外

                          楊青海送走了幫忙的人,套上毛驢車。

                          楊青海趕車向墓地走。

                          楊坤在自己的院外偷看楊青海的去向。

                       

                          墓地   日外

                          楊青海來到墓地,招呼王平,二人在草叢里,把一塊石頭抬上車。正要走,在莊稼地里走出一個人。

                          張杰:“你二人搞的啥鬼?”

                          王平:“張主任,你咋在這里?”

                          張杰:“我見你二人,鬼鬼祟祟,十分奇怪,就提前來這里埋伏。”

                          張杰看看車上的石頭,大驚!

                          張杰:“這瑪瑙是從坑子里刨出的?”

                          王平:“正是!我們哥倆的事,咋還沒能瞞過你?”

                          張杰:“要沒有點心計,能當上主任嗎!”

                          楊青海:“主任,走吧!回家重新喝酒,也許老叔現在提前坐在家里等咱們呢!”

                          張杰:“青海,你要嚇唬我,我就不去了,知道其中的秘密就行了。”

                          二人笑著把張杰拉上了毛驢車。

                       

                          楊青海家  日內

                          三個人卸了車,把瑪瑙抬進屋里。

                          楊坤進屋來。幾個人看楊坤來,尷尬地不言語。

                          張杰:“大伯,您剛回家,咋又來了?”

                          楊坤:“難道你不是走了又回來的嗎?剛才你走時我就納悶,咋就把摩托車停在樹下,走著走了?”

                          楊青海:“大伯,王平我倆不是有意的要瞞您和主任,是這事關系重大。”

                          楊坤:“王平沒回來,主任沒等別人走就先走,使我產生了懷疑,我回家沒進屋,偷著看你們,你套毛驢車走后,又把主任和王平拉回來,難道我還不應該過來看看?”

                          楊坤低頭看看地上的瑪瑙,想搬到炕上仔細觀察一下,卻搬不起來。

                          楊坤:“青海,這東西就是在下葬的坑子里挖出來的?”

                          楊青海:“是!”

                          楊坤:“哎呀!多少年了,那還是解放前,有一南方人來,說這個小山包有寶,那時,這個山包是一家財主的,也就沒人敢動。后來,生產隊時,又來一個南方人,也是說那個地方有寶,雇了幾個人,在那里挖,生產隊的人不干活了,都去挖,可都是白費勁,啥也沒挖著,沒成想叫你們小哥倆碰上了。這東西最低能值十萬。”

                          林倩和陳敏聽說拉回來的東西值錢,也過來看。

                          王平:“大伯、主任、今天的事,第一要保密,第二要想一想咋賣。”

                          楊坤:“賣的事好辦,橋東村的程虎,這些年以來,就不干活,整天的挖瑪瑙,賣瑪瑙,他就知道誰買,他也會賣。聽說,北京,上海和廣東的寶石市場,他都有朋友。”

                          王平:“不妥,那樣就保不了密了,要是找那樣的人賣,我們那里也有,這大一塊錢,要一時賣不了,人多事雜,必然招來禍事,找程虎絕對不行。”

                          楊青海:“可以讓曉輝在縣城在電腦上發布信息。”

                          張杰:“青海說的也不行,那樣的信息,沒有準確地目標,來買的人會像一鍋粥。我說一個方法準行。”

                          楊坤:“你有好法快說!”

                          張杰:“老三媳婦,你干活的人家是干啥的?”

                          林倩:“不知道,我在他家啥也不問,女的叫江詩潔,男的姓徐,來找他辦事的人,都叫他平山哥,看表面好像地位挺高。”

                          張杰:“你明天就走,讓他給找買主,你已經給他家干活一年多了,他不可能騙咱們。”

                          大伙都說:“這也是個好法。”

                       

                          北京 徐平山家  日內

                          林倩:“嫂子,我想求哥哥嫂子辦點事。”

                          江詩潔:“妹子,有啥話你盡管說,你哥今天沒在家,我要辦不了的,給你哥打電話,叫他回來。”

                          林倩:“是這樣的,前幾天叔公過世,我回家安葬叔公,丈夫在挖下葬坑時,挖到一塊瑪瑙,我們那里是閉塞的山村,我想托哥哥嫂嫂幫我賣。”

                          江詩潔:“妹妹,你這可真是找對人了,你哥哥就是寶石市場的管理員,一定給你賣個好價。”

                          徐平山妻子說完,給丈夫打了電話。

                          不一會,徐平山回來。

                          江詩潔:“平山,林倩妹妹說,有一塊瑪瑙要你給她賣。”

                          徐平山:“林倩,那瑪瑙多大?”

                          林倩:“周圍都不規則,大約有四十厘米寬,六十厘米長,厚度有十幾厘米,成板材形狀。”

                          徐平山:“給你丈夫打電話,叫他們照一張相,去縣城找傳真發過來。”

                          林倩:“不行,丈夫說,賣之前要保密,貴重的東西,怕是外人知道,招來禍事。”

                          徐平山沉思一會:“這樣,后天我開車去,你也回去,咱們把瑪瑙拿來,我給你賣。可以吧!”

                          林倩:“謝謝哥哥了。”

                          徐平山:“江詩潔,你拿點錢,領著林倩去服裝店,給林倩買一身衣服,后天讓林倩坐車回去拿寶石。”

                          林倩:“徐大哥,不用,我的衣服挺好的。”

                          徐平山:“給你買一身衣服穿,是到你家后,能起到保密的效果。”

                       

                         第四集    

                          楊青海家  日內

                          楊青海和王平正在屋里說話,有一轎車直接開到院里停下。

                          楊青海王平迎接客人進屋。

                          林倩:“徐大哥,這是我的丈夫,這位是表弟王平。”

                          徐平山:“瑪瑙在哪,我看看。”

                          楊青海:“衣柜跟前蓋著舊布簾的就是。”

                          徐平山掀開布簾,仔細地看了又看,直起腰來。

                          徐平山:“這塊瑪瑙平值三十萬,市場收兩萬元的手續費,到那里看情況,如果私下里能賣,我就在私下里給你賣了,會省下兩萬元。先把它抬到車上,過一會我們就走。”

                         

                          楊青海家 日外

                          楊青海院外,集聚了很多人,不知來的是什么貴客,誰也不敢進院。過了一會,見林倩穿的妖里妖氣的從屋里走出,后面跟著走出的風流倜儻的男人,和林倩竊竊私語,眾人更是不敢進院。

                          眾人遠遠的看見楊青海和王平抬著一個用布簾蓋著的東西,裝到車上。人們都想進院看看,但看到林倩和那個風流倜儻的人站在一起,誰也沒進院。

                          石秀云:“這家人這是干啥呢,咋就不明白?”

                          過了一會,男人和林倩進屋不知說了啥,幾個人從屋里出來,不認識的男人啟動了車, 林倩隨后也上了車。眾人還是不知咋回事,誰也不敢近前,此時,高檔轎車已經無影無蹤了。

                       

                          楊青山家  日內

                          石秀云:“前幾天你沒在家時,老三媳婦穿的妖里妖氣地,領著一個老板摸樣的男人回來,那個臭美的樣,都沒和周圍的人說話。”

                          楊青山:“那男人來這里干啥?”

                          石秀云:“有人說,林倩跟了那人,是回來和楊青海協商離婚的。”

                          楊青山:“沒的事,大伯說,老叔過世那天,老三媳婦還回來安葬老叔呢!”

                          石秀云:“那是做做樣子吧!”

                          程虎進屋來。

                          楊青山:“程大哥來了,秀云,快去泡茶。”

                          程虎:“別麻煩了,肚子沒本,不喝茶水。”

                          楊青山:“程大哥,別哭窮,沒人和你借錢,誰不知道你,啥活不干,靠挖瑪瑙和倒騰瑪瑙發了家。”

                          程虎:“哎呀呀!青山,我哪趕得上你們哥們,一出手就賣三十萬。”

                          楊青山:“你說誰賣三十萬?”

                          程虎:“你們家老三呀!”

                          楊青山:“這是哈時候的事?”

                          程虎:“今天上午北京我的朋友打來的電話,說是賣主名叫林倩。青山,林倩不正是老三媳婦嗎?”

                          楊青山:“老三在哪里挖的瑪瑙?”

                          程虎:“聽小道消息,是在下葬的坑里挖的。”

                          楊青山:“不可能,整個小山包,都叫人們挖了一個遍,沒人能挖到瑪瑙,老三怎么能挖到,不可能的事。”

                          程虎陷入沉思。

                          程虎:“青山,你說的不對,你叔占得那塊墓地就沒挖,那是小山包最低的地方,七年前我在那里挖,坑的深度兩米五,離你叔叔的墳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家里來了客人,客人走后,又下雨,就把這事耽擱了。哎!命運!命運呀!”

                       

                          程虎家   夜內

                          程虎咳聲嘆氣,晚上沒吃飯。

                          老伴:“你這是干啥,笑一笑十年少,愁一愁白了頭,有啥想不開的事,說說,說出來就不愁了。”

                          程虎:“哎!我折騰了二十多年的瑪瑙,也沒掙上三十萬,可楊家老三,挖墓地挖出一塊瑪瑙,賣了三十萬,真讓人饞得慌。”

                          老伴:“他們家墓地在哪?”

                          程虎:“就是我挖了幾回都沒有收獲的小山包。楊旭的墳在小山包的最下邊,再往下是楊旭的口糧田。”

                          老伴:“你仔細想一想,還有沒挖的地點沒有。”

                          程虎:“老伴,你要不說,我倒忘了,楊旭的墓地西邊還有三四丈的面積沒人挖。不過,在人家的墓地邊緣挖坑,又挨著楊家的地,要是楊老三知道了,肯定不愿意。”

                          老伴:“你要覺得不跑空,就雇兩個人挖一天,也許會鬧一塊瑪瑙。現在是農閑時,沒人去那地方,等他知道了,把寶挖到手了,他不愿意該咋著!”

                          程虎:“你個老娘們家家的說的也有點道理,明天碰碰運氣,找兩個人去挖。”

                       

                          楊旭墓地  日外

                          程虎與兩個雇來的人在楊旭墓地西邊挖了一個大坑,深兩米多,寬一米,長有十五米。

                         

                       

                          楊青海家  日外

                          楊青海在院里飲牛,楊青春兒子跑來說:“三叔,快去,老爺爺的墓地邊上有三個人挖坑。”

                          楊青海:“你咋知道?”

                          楊青春兒子:“吃完午飯,我牽我家的兩頭牛去西山放,見有人在老爺爺的墓地邊上挖坑,沒到跟前,把牛拴在樹上,就跑回來。”

                          楊青海進院推出了摩托車。

                        

                          楊旭墓地   日外

                          程虎三人還在挖,楊青海騎摩托車來到。

                          楊青海:“程大哥,你這是做啥?”

                          程虎:“聽人說,你得到了寶貝,我十分眼饞,也要鬧一塊。”

                          楊青海:“程大哥,我這樣和你說,我叔的墓地沒定在這里之前,你愿咋挖就咋挖,只要不傷著我的莊家就行。可現在我叔叔已經埋葬在這里,你這么干有點過頭吧!陰宅陽宅一樣,你的院墻旁邊別人去挖一個大坑,你能點頭嗎?咱們平常是好哥們,你這樣做可是越理呀!"

                          程虎:“三弟,千錯萬錯,哥的錯,離你叔叔的墓地還有幾米的距離,我不挖了,你就原諒我吧!”

                          楊青海:“程哥,這事不是簡單事,因為你不是我們村的人,這要是找村主任說道說道,你可受不了。看在平常都不錯的份上,已經挖了的,挖就挖了吧,不過,距離墳墓近處的,你要給平上,平上咱哥倆就算沒事了。”

                          程虎:“謝謝三弟高抬貴手!”

                          程虎三人象征性地平了點,垂頭喪氣地回家了。

                       

                          楊青山家  日內

                          楊青山楊青江哥倆,無精打采地在屋里坐著。

                          石秀云:“看你倆那個德行,男子漢大丈夫,一點剛勁都沒有,立足在世上,都虧了那塊地皮。”

                          哥倆個無語。

                          程虎進屋來。

                          程虎:“你們這是咋了,蔫頭打耷拉腦的?看老三發財眼饞了,是吧!”

                          楊青江:“你不也在眼饞嗎!”

                          程虎:“我眼饞不含糊,但我不蔫巴!我去想辦法。”

                          楊青山:“你能想啥辦法?我都看見了,去叔叔的陰宅四處挖,讓老三沒頭沒腦地好一頓擼。最后,把挖的坑平上才拉倒。”

                          程虎:“楊青山,你對挖瑪瑙是一竅不通,挖瑪瑙和買彩票一樣,傾家蕩產買彩票,有時會兩手空空。有的人只買一次,就中大獎。你們家老三就是中大獎的人。我就是兩手空空的人。”

                          楊青山:“程大哥,你說的是沒影的事,可眼前是神奇的事,就好像有神仙指點一般,莫非叔叔的墓地,老三找神漢看過?”

                          程虎:“拉倒吧!神漢要知道哪里有寶,他自己還挖呢,還能指點別人,那就是巧合。”

                          楊青山:“程大哥,你經常吹,說知道瑪瑙線,看見瑪瑙線就知道還有多遠就能挖到寶,可這多年來,你才挖到多少寶?”

                          程虎:“我雖然沒像你家老三那樣,一下子就鬧幾十萬,但哪年也不閃腰不岔氣的鬧幾千子,不像有的人打工一年鬧個白條。”

                          楊青江:“你們哥倆別斗嘴了。嗨!程大哥,我對挖瑪瑙的活不懂,都說挖瑪瑙要看瑪瑙線,啥叫瑪瑙線?”

                          程虎:“瑪瑙線就是在土層里有一層薄薄的瑪瑙,這層瑪瑙石塊,有的像杏核大,有的像蛋黃大,接連不斷頭,看到這樣的瑪瑙線,繼續往前挖,就會挖到大塊的瑪瑙。”

                          楊青江:“程哥,你們那天在叔叔墓地的西側挖,看到瑪瑙線了嗎?”

                          程虎看了一眼楊青山:“看到了,讓我感到奇怪的是,平常看的都是一層,可那天在你叔陰宅西側挖時看的,卻是上下三條,回家后我想,兩米多深就有三條線,也許往下還有。老三那天挖的葬坑不到八十公分,只是上邊的那層,下邊的兩層還有。、那天老三要是不去,我們就準備向你們叔叔的身下掏洞了。”

                          楊青江:“咱們把叔叔挪到別處,不就可以隨便挖了。”

                          程虎:“你說的輕巧,那老三能輕易地讓你們挪。”

                          楊青山嘆了一口氣:“哎!其實那個財理應是我的,都是臭老娘們糊叨叨。”

                          楊青江:“那塊瑪瑙是我的才對,嬸子去世后,叔叔稀里糊涂地就跟了老三。”

                          程虎:“你們說這些有啥用,想一想怎么才能把你們叔叔挪了。”

                          楊青江:“明天找村主任,讓他出面。我曾經做過贍養協議,哥哥做過過子單,都有這個權利。”

                          程虎:“我等你們的好消息。”

                       

                          張主任家 日內

                          張杰吃完早飯,正要去村里。

                          楊青江進屋來。

                          張杰滿了一杯茶水遞給楊青江。

                          張杰:“青江,你來有事吧?”

                          楊青江:“有點事不大,本來有事應該去村里辦,只因我的事不好開口,只得來主任家里說。”

                          張杰:“有事就說吧!我盡量給你辦。”

                          楊青江:“叔叔下葬時,老三得了寶,賣了三十萬,我想,侄子是一樣的,理應也有我們哥倆的份。”

                          張杰:“青江,老三挖了寶,你眼饞了?老三得來的寶,你別眼饞,那是孝道。老三陪叔叔在醫院,你們哥倆咋不說拿點錢,咋不說去侍候幾天?把心情放平衡一些,不說,時間長了眾人就忘了,要是爭執,外人會恥笑。”

                          楊青江:“主任,我雖然眼饞,但我沒有要分那三十萬的非份只想,我是想老三只得了上面的寶,下面肯定還有,主任去和老三商量,把叔叔的壽材挪了,我挖下面。不知主任能不能幫我?”

                          張杰:“楊青江,你給我出了一個天大的難題,你有沒有想到,你叔叔五七祭日還沒到,你就想搬動叔叔的尸骨,你叔叔不會說話了,老三能答應嗎?”

                          楊青江:“主任,那就晚幾天,叔叔過了五七祭日再說。”

                       

                          楊青海家   日內

                          楊青海給王平打電話。

                          王平:“三哥,有啥事讓我過去?”

                          楊青海:“你別問啥事,過來再說。”

                          王平騎摩托車來到。

                          楊青海把王平迎進屋。

                          王平:“三哥,出啥事了,神神秘秘的?姑父活著時,我幫你,姑父不在了,你也讓我幫你?”

                          楊青海:“別說沒用的,你永遠幫我。嗨!今天一早,主任來,說二哥找他了,二哥說咱們挖了寶,他眼饞了,咱們挖了地表的,他想挖下面的,想把叔叔的壽木挪了。我別的知心人沒有,只得找你。”

                          王平:“二哥自己要挪,還是大哥也有份?”

                          楊青海:“像是大哥也參與。這里邊還有一個事,前幾天那個專門依靠挖瑪瑙倒賣瑪瑙的程虎,在叔叔墓地西側,挖了將近五丈的坑,我倆紅了臉,我讓他把坑平上,他平了點,沒好氣的走了。大哥二哥不懂挖瑪瑙的事,這里邊肯定有他。究竟咋辦,我沒章程。大哥寫過過子單,二哥寫過贍養協議,我不能堅持到底,所以叫你來,給我出主意。”

                          王平:“真要那種情況,走!咱倆去一趟墓地。”

                          楊青海:“事情都很明白了,還去墓地干啥?”

                          王平:“我們那里,也有一位專門依靠挖瑪瑙的人,七十多歲,那人比程虎可是精明的多了,我倆是忘年交,沒事的時候他經常說一些挖瑪瑙的奧妙,他說瑪瑙線就是南瓜蔓子,要爬很長很長才結一個瓜,有的蔓子爬很長也不結瓜。咱倆去看看,那瑪瑙線啥樣,要是能結瓜的瑪瑙線,咱們不給他們,要是空蔓子,咱也不輕易地給他,和他們要錢,讓他們空歡喜一場。”

                          楊青海:“就你的鬼主意多。要多少錢才好?”

                          王平:“這事好辦,大哥二哥,不管誰說,反正程虎躲在幕后,不能少要,給他們一種地底下必定有寶的假象,把錢拿過來買肉吃。走!去墓地。”

                       

                          墓地   日外

                          兩個人騎摩托車來到墓地。王平下坑里左看右看,笑著從坑里上來。

                          楊青海:“表弟,下面有寶沒寶?有寶咱就自己挖。”

                          王平:“三哥,應該是沒有。不過,為了穩妥,我回去和我說的人描述一下,看那人咋說。”

                          楊青海:“此事越有把握越好,他們要是挖出寶來,咱們可是丟了臉。”

                          王平:“三哥,你就放心吧!絕不可能!再說,世上的事,都是福不雙降,禍不單行,多和他們要錢,讓他們出汗去吧。”

                          楊青海:“那就聽你的,咱們回家。”

                       

                          楊青海家   日內

                          楊青海王平剛進屋,外面有一出租車停下,二人回身出來,車上下來一人。

                          王平:“三嫂子回來了!”

                          林倩:“再有幾天就是叔叔的祭日,我能不回來嗎。”

                          林倩付了車費,出租車離去。幾個人進屋。

                          楊青海:“表弟,還有一事想問你,再有幾天就是叔叔的五七祭日,是大操大辦,還是咱們自己去墳上燒點紙錢就完事?”

                          王平:“三哥,啥也不用,姑父生前,你已經對得起它了,就越簡單越好,我雖然歲數小,但我知道,活著不孝,死了亂嚎叫的含義。”

                          林倩:“王平,你三哥有你這樣的表弟,有個大事小事的,算是有了主心骨。”

                          王平:“三嫂子,別那樣說,我看我三哥辦事行,對我姑父孝道,我才靠近我三哥,前些年姑姑姑父在大哥二哥那里,我都不去。”

                          林倩:“青海,大哥二哥都在家嗎?”

                          楊青海:“都在家。”

                          王平:“三嫂子,還去不?”

                          林倩:“我不想去了,你三哥自己在家太難了,其實,要不是為了賣瑪瑙,叔叔過世時,我就不準備走了。你們哥倆說話,我去做飯。”

                          楊青海:“表弟,你可早一點過來,有些事都得你給我出主意。”

                          王平:“主要是墓地的事,你不要出頭,要穩重,不要主動的找他們,讓主任替你辦,這樣,錢多錢少好說。”

                          揚青海:“這事我知道。”

                          王平:“我回家安排一下家里的事,找別人喂兩天牛,后天你弟妹我倆都過來。”

                       

                          楊旭墓地   日外

                          楊青海夫婦和兒子曉輝,王平夫婦,五個人拿著一些紙錢,一個米山,一個面山,走在去西山墓地的路上。

                          王平:“三哥,墓地有人。”

                          楊青海:“準是大哥二哥他們。”

                          又往上走,看清了,確實是楊青山兩口子和楊青江兩口子。四人拿了不少祭品,有花圈,有電視,有茶具,有炕桌,還有兩瓶高檔白酒,最耀眼的是還有兩匹金馬駒子。

                          祭奠逝去的人是嚴肅的,兩撥人聚成了一撥,擺祭品,灑祭酒,點燃祭物。

                          楊青山:“老叔,侄兒們給您送錢來了,這些年咱家過得全是窄巴日子,您兜里沒裝過零用錢,這回有錢了,您就大方地花吧!想買啥就買啥,別舍不得花,花沒了侄兒再送來。侄兒給您牽來兩匹金馬駒子,您找個地方拴上,叔叔,那金馬駒子可是過日子人家富有的象征呀!”

                          石秀云:“老叔,您活著的時候,屋里連電視都沒有,這回好了,我們給您買來了,是全頻道的,想看哪個頻道就撥哪個頻道。”

                          楊青江:“老叔,您出來看看我們吧!我們想您呀!我們看不到您,您能看到我們,叔叔,侄兒和您說話呢!您能聽到嗎?您跟我們時間短,冬天吃飯在地下圓桌上吃,大腿涼,抽筋,這回好了,我們給你拿了炕桌,和嬸子在炕上吃。您愿意喝酒,平時沒給您買,這回給您拿了兩瓶高檔白酒,零碎喝,別喝醉了。”

                          徐麗:“老叔,您能看到我們,就出來看看,老叔,我們的日子都不寬裕,以后要保佑我們把日子過好。老叔,您喜歡喝茶水,可喝水時連茶杯都沒有,這回給您拿來了。是一套高檔的茶具,有機玻璃的,掉在地上都打不了。”

                         侄兒侄媳哭哭啼啼,祈禱著,訴說著, 祭品燃燒殆盡,

                      一陣風吹來,刮走了紙灰。

                          楊青山:“快!快!快磕頭!老叔原諒我們了,把紙錢和物品全拿走了。”

                          眾人齊齊跪地磕頭,痛哭。

                       

                          楊青山家  日內

                          楊青山石秀云正吃飯,程虎進屋來。

                          楊青山:“程大哥吃飯了嗎?”

                          程虎:“我吃了,青江沒過來?”

                          楊青山:“他一會過來。”

                          楊青山倒了一杯茶遞給程虎。楊青江進屋。

                          程虎:“青江,張主任咋說的?”

                          楊青江:“老三不同意,說是肯定下面還有寶,過一兩年,把叔叔的墳遷了,要自己挖。”

                          程虎:“你還得和主任說,老三實在不同意,咱們給點錢。”

                          楊青江:“程大哥,你去說吧!哥們之間不好辦事。”

                          程虎:“我更不行,前些天我在墓地邊上挖,青海和我已經撕破了臉,不能再討沒趣。這事咱們自己說不行,還得找主任,讓主任替咱們說話。”

                          楊青江:“一會我再去。”

                       

                          張杰家   日內

                          張杰見楊青江來,迎進屋里。

                          張杰:“青江,你來還是為那事吧?”一邊說著話,一邊給楊青江倒茶。

                          楊青江:“煩主任再和老三商量商量,叔叔跟哥哥過了三十年,跟我過也有兩年多,同樣的侄子,他吃干飯,我們哥倆總也得喝點湯吧!再說,有沒有還不一定。”

                          張杰:“我再和老三說說,老三主要是覺得時間短,才下葬一個多月。青江,我看你可以這樣辦,回去和你哥商量,給老三點錢,也許就能辦到。”

                          楊青江:“不知老三多大的口氣?”

                          張杰:“我只是說說,老三先前沒說要錢。多跑幾趟,啥事都不是一下子就辦成的。”

                          楊青江:“主任,我就等你的信了。”

                       

                          楊青江家   日內

                          楊青江在屋里喝茶,張杰進來。

                          楊青江:“主任,為我家的事,跑腿費心,我都覺得不忍心。”

                          楊青江一邊說話,一邊給主任泡茶。滿一杯,給主任遞過去。

                          張杰喝一口茶:“份內的事,應該的。”

                          楊青江:“老三咋說的?”

                          張杰:“這事我跑了三趟,一開始老三堅決不同意,說是明年把墳遷了,自己挖,后來我反復地說,你兩個哥哥要挖,他們富了,你看著也好,再說,他們哥倆也是行孝在先,我看老三還不情愿,又和他說,要不,讓他們給你點錢,行不?老三說,他們能給多少?我從中說一句話,就讓他們給五萬,嫌多就拉倒,老三勉強點頭。青江,你看這樣行不?要覺得行,明早交上錢,開始挪墳。”

                          楊青江:“張哥,中與不中,我和大哥說,明早再議。”

                          張杰:“村里還有事,我就走了。”

                          楊青江送走了主任,給程虎與大哥打電話,程虎和楊青山進屋來。

                          楊青江:“我看算了,老三要五萬。”

                          程虎高興地說:“五萬就五萬,你們知道老三的瑪瑙能值多少錢嗎?加工好了,能值二百萬。老三賣低了。”

                          楊青山:“拿錢你們拿,我可沒錢。”

                          程虎:“你們倆也別哭窮,我拿大頭,你們少拿。”

                          楊青江:“程哥,到底咋拿,你說說,咱們好去準備。”

                          程虎:“我拿三萬,你們一人拿一萬,挖出寶來,三一三十一的分,這樣總行吧!”

                          楊青江:“好吧!一萬也得借。”

                       

                          楊青海家   日內

                          楊青海按通了王平的電話。

                          王平:“三哥,有啥事?”

                          楊青海:“把牛喂完了趕急過來,他們給了五萬元,要今天就挪墳,我有些事不好說,因為同樣是侄子,沒有遠近之分,那是你的姑父,你有說話的權利,究竟咋辦,你來了咱倆一起上山。”

                          王平:“三哥,你在家等我,我一會就到。”

                       

                          楊青海家  日內

                          楊青海在院里焦急地走來走去,王平騎摩托車來到。

                          王平:“三哥,咋樣了,他們上山了嗎?”

                          楊青海:“不知道,反正沒來找我。”

                          王平:“他們把錢交到你手里了嗎?”

                          楊青海:“沒有,現在在主任手里。”

                          王平:“走! 去你們主任家,錢不到手不安全。”

                       

                          主任家  日內

                          主任穿戴整齊,正要去村里。楊青海和王平來。主任把二人迎到屋里。

                          楊青海:“主任,那五萬元,你到底是接到沒接到?”

                          張杰:“楊青山說,先干著活,過一會打到我的卡上。”

                          王平:“主任哥,你給他們打電話,就說明天再干。他們把錢打到你的卡上,你再把錢打到我三哥的卡上,然后再干。”

                          張杰:“你們二人不放心我?”

                          王平:“主任哥,我們哥倆不是不放心你,而是不放心我大哥二哥。我們回家等,啥時把錢打過來,啥時干。”

                          張杰:“我這個中間人當得還挺不容易的。”

                       

                          楊旭墓地   日外

                          楊家哥倆和程虎,來墓地多時,遲遲不見老三來,老三不來,他們不敢動。快到中午,幾人只得回家吃飯。

                       

                          楊青江家  日內

                          徐麗早就把飯做熟,把桌子擺上,等這幾人回來吃飯。

                          楊青江拿上酒來。

                          程虎:“今天不喝酒,一上午沒干活,啥心情!”

                          楊青江:“ 沒干活也怨你,你以為我家老三傻呀,做夢吧!不見兔子他能撒鷹嗎!你要不想干就算了,省的時間長了,讓老三看破了你的心。”

                          程虎:“不是我小心,這事太難了,一旦要挖不到寶貝,讓外人恥笑是小事,好幾萬都得扔給老三,這不是背著寶盒子壓鈷錠嗎?太危險了。你們哥倆啥也不想,輸了也是面在蘿里轉,家財不出外國。可我呢,一輩子都會抬不起頭來。”

                          楊青江:“既然程大哥有所顧忌,那就不說這事了,吃飯,吃完飯把這事忘了,就算沒有這事了。”

                       

                          楊青海家 日內

                          楊青海:“也不知這幾人想啥呢?一上午沒動靜。”

                          王平:“不管他們想啥,咱們不能主動詢問,就當沒那回事。大哥二哥不懂瑪瑙的事,只是看你賣了錢眼饞而已,那程虎是行里的人,他扔不下這口食。今天下午沒動靜,明天上午也會找咱們。就耐心的等吧!”

                          楊青海:“也許他們后悔了。”

                          王平:”如果他們把此事放下,咱們以后也不再提。”

                          林倩:“快吃飯吧!飯都涼了。”

                          王平;“看起來他們今天是不干了,一會回家,明早再來。”

                       

                          楊青海家   日內

                          張杰來楊青海家,楊青海迎入屋內。

                          林倩泡茶。

                          張杰:“林倩,這回回來不走了?”

                          林倩:“不走了,啥時缺錢再去。”

                          楊青海:“大哥,這一大早來,有事吧?”

                          張杰:“還是那個事,昨天看你兩個哥哥的勁頭,像是不想干了,今早我還沒吃飯,你二哥就送錢去了,把你二哥送走,我就來了。把錢也拿來了。”

                          楊青海:“主任,你也知道,這種事真是天下少有,老叔過世才五十天,就讓他老人家搬家,幾乎有點說不過去。只因老人跟大哥過了幾十年,又跟二哥過了二年,我不能過分的阻攔。”

                          張杰:“其實,我也是這么想的。”

                          楊青海:“主任,還有一個事,那天找新的墓地,我大哥我二哥在場,你這個當主任的也在場,要說挪叔叔的棺木,我的心里不好受,我就不上山了,你這個當中間人的,給他們打電話,讓他們那些人干吧!”

                          張杰:“青海,你說的也在理,不打電話,我上山去告訴他們。”

                          張杰離開楊青海家,楊青海挽手相送。

                          楊青海給王平打電話。

                          王平:“三哥,事情咋著了?”

                          楊青海:“表弟,快過來,只有你在我的跟前,我才有章程。”

                          王平騎摩托車來,楊青海迎進屋。

                          王平:“三哥,事情向啥方向發展了?”

                          楊青海拿出剛才主任給的五萬元錢,擺在王平面前。

                          楊青海:“這是主任給的錢,我一分沒動,這錢是你動的腦筋,全給你。”

                          王平:“呵呵!你怪大方的,三哥,我現在不缺錢,就是缺錢,我也不要,自從在集市上聽主任說,你陪著姑父去看病,我就從心里佩服你。五七祭日那天在墓地,你聽大哥說的啥嗎?他說,老叔,侄兒給您送錢來了,這些年咱家過得全是窄巴日子,您兜里沒裝過零用錢,這回有錢了,您就大方地花吧!別舍不得花,花沒了侄兒再送來。那可真是他的心里話。”

                          楊青海:“不管是大哥說了心里話,二哥和兩個嫂嫂也都說了心里話。

                          王平:“三哥,我昨天回去,還有點不放心,又去找了那個挖瑪瑙的人,詳細的介紹了姑父墓地的瑪瑙線形態,那人說,你就放心吧!底下的兩道瑪瑙線,全是空的。我聽了這話,睡了一宿好覺。”

                          楊青海:“表弟,咱們現在咋辦?”

                          王平:“你和主任咋說的?”

                          楊青海:“我說,同樣的侄子,他們也知道新墓地,我的心里不是滋味,讓他們隨便挪吧!”

                          王平:“三哥說得正對,三嫂子,和面,做餡,包餃子,到黃昏就知道消息了。”

                         

                          楊旭墓地  日外

                          楊青山、楊青江、還有程虎,三個人早早地來到墓地,焦急地等老三來。老三沒來,張杰一人騎摩托車上來。

                          張杰:“你們就來三個人,那棺木十個人都不行,你們三人就能挪了。”

                          楊青山:“老三咋沒來?王平也應該來。”

                          張杰:“老三說有事,不來了,你們要想讓王平來,就給他打電話。要是人多,我也算個數,要是人少,我也走了。”

                          楊青江:“大哥,你回去找人吧!”

                          楊青山騎摩托車下山了。

                       

                          楊青海家  日內

                          楊青海、王平、林倩、三個人包餃子。

                          楊青海:“表弟,你來時有人看見嗎?”

                          王平:“沒人看見。”

                          楊青海:“大哥二哥也不知找了多少人?人少了挪不動,從上往下放都挺費勁,從下往上挪費力呀!”

                          王平:“三哥,你操這個心干啥,你要心疼大哥二哥,你就去。”

                          王平手機響,王平接通了手機。

                          王平:“喂!哪位?”

                          那頭:“我是你青江二哥,你現在在家干啥呢?”

                          王平:“牛要下犢了。在牛圈守著呢。”

                          楊青江:“不和你說了。”那頭掛了機。

                          林倩:“你咋和你表哥撒謊?”

                          王平:“這是正常的事。他想叫我去扛大梁,沒門。”

                          楊青海:“咱們吃完餃子,應該去看看。”

                          王平:“三哥,你去看啥?到黃昏時,自然有消息傳來。三嫂子,包完了就煮,吃完飯睡覺。”

                       

                          楊旭墓地  日外

                          楊青山騎摩托車上山來。

                          程虎:“找幾個人來?”

                          楊青山:“找了十二個人,一開始,找誰誰不來,后來我說,從這邊挪到那邊,每人給一百元,并許諾中午請吃飯,這才勉強來了。”

                         

                          楊青山家   日內

                          石秀云拿起手機打電話。

                          石秀云:“徐麗,過來,你哥剛才回來,雇了十二個人去挪棺材,說是中午在咱家吃飯,過來幫忙做飯。”

                          徐麗進屋來。

                          石秀云:“這哥兩個純粹是胡鬧,那底下要是還有寶,老三一定不會撒手,今天連錢帶飯多大的開支,要是沒有寶,把祖宗八輩的臉都丟了,”

                          徐麗:“要是挖不到寶,我非得好好地和青江干一仗不可。大嫂子,做啥飯?”

                          石秀云:“家里啥都沒有,快到中午了,去商店買吧!”

                       

                          山上墓地   日外

                          雇來的十幾個人,費了好大的力,把壽材挪完。

                          已是中午,楊青山招呼這些人下山吃飯。

                         

                          楊青山家,日內

                          雇來的人吃完飯,楊青山給每人一百元。

                       

                          楊青海家  黃昏內

                          王平:“我估摸著到時間了,該有消息了。”

                          楊青海:“你就別想他們的事了,就他們幾人,明天一天能挖完就不錯了。”

                          王平:“那不一定,他們幾個一心想得到寶貝,會像戰士挖戰壕一樣的用勁,三哥,你說我說的對不?”沒等楊青海說話,又說:“三哥,送信的人來了。”

                          楊坤從門外進來,楊青海迎接大伯到屋里,給大伯泡茶。

                          楊坤一邊喝茶,大笑不止。

                          楊青海:“大伯、笑啥?”

                          楊坤:“他們三人已快要挖通了,還沒有見到寶貝。”

                          王平:“大伯,您都這大歲數了,去墓地幫忙干活了?”

                          楊坤:“這孩子,我能干啥活,去看熱鬧。你們兩個兔崽子,不上山看看,在家脫心靜。”

                          王平:“大伯,我們哥倆去了不合適,要是人家挖出寶來,我們哥倆看著眼饞,要是他們挖不出寶來,我們在那里多不合適。”

                          楊坤:“兔崽子,盡說風涼話。”

                       

                          墓地   日外

                          三個人遍身大汗,不停歇地挖。

                          楊青山:“程大哥,這都快要挖通了,還不見有寶貝。”

                          程虎直起身來,沒精打采的又說先前的話:“挖寶貝就像買彩票,買的多不一定中獎。我就是買彩票傾家蕩產的人,人家楊青海是買一次就中大獎的人呀!”

                          程虎不再有僥幸心理,雖然還有一小段沒挖通,但情況已經見底,爬上坑來,頭也不回地走了。

                          楊青江:“大哥,咱也走吧!剩那一點不挖了。”

                          張杰看看坑的下面,說:“有沒有也挖透了吧!”

                          楊青江:“主任,我們哥倆夠丟人了,你就別說風涼話了。”

                       

                          楊青海家 黃昏

                          楊青海:“林倩,去準備飯,讓大伯在咱家吃。”

                          林倩:“我已準備好了,啥都是現成的,中午的餃子,咱們沒吃多少,晚上再添兩個人也夠了,燒火熱一熱就吃。”

                          外邊摩托車響,村主任從外邊進屋來。

                          楊坤:“張杰,我以為你不來呢!”

                          張杰:“哪能不來,只是晚來一會,在那里看看結果。”

                          王平:“張哥,那里啥樣?他們挖到寶了吧!”

                          張杰:“空空的,啥也沒有。其實,昨天他們不想干了,今天早晨又把錢給我送去。”

                          林倩安排桌子,拿酒,拿菜。

                          主人客人圍桌喝酒、吃飯。

                       

                          楊青山家   黃昏內

                          楊青山、石秀云,撅著嘴生氣。

                          楊青山 :“昨天都說不干了,今早你非得叨叨著讓我去送錢,丟人事小,這一萬元,在外邊打工,要干半年。還有,今天上午雇人,中午吃飯,哎!不知外人咋笑談。”

                          石秀云:“你們三個大老爺們,我叨叨兩句就聽我的,真是豈有此理?”

                          楊青山:“不是我今天說你叨叨,從打你來這家,就一直的叨叨,青海挖的寶貝原本是咱家的,你不止一次地叨叨,恨不得立時就把叔叔嬸子推出去,把一大塊寶貝送給了老三,你說你后悔不后悔?”

                          石秀云:“哎呀呀!你一男子漢,一點主宰都沒有,聽女人的,出去說去,不嫌丟人,你看看那些出人頭地的人,哪一個聽女人的,我說咋著你就咋著,我讓你去殺人你去殺吧!”

                         

                          楊青江家   黃昏內

                          徐麗:“楊青江,你咋不說話。到底挖到寶貝沒有?”

                          楊青江:“這寶貝原本就不該挖,你想想,如果挖出寶貝來,在外人看來,那是貪,把剛剛下葬不久的老人挪到別處,那是不敬。現在沒挖出寶來,外人不知會咋恥笑。”

                          徐麗:“青江,你說,如果前年不趕叔叔走,是不是那三十萬的寶貝就是咱們的了?”

                          楊青江:“這事都怨你,嬸子生病時,你要對叔叔嬸子好一些,叔叔也不會被老三拉去。”

                          徐麗:“你也不用說我,給你打電話,你都不回來。”

                          楊青江:“你打電話不含糊,但你沒說嬸子的病情重。”

                          徐麗:“那還用說,歲數大的人,得病就是重的。”

                          楊青江:“再說,我走時家里有錢,嬸子鬧病吃藥,你應該陪著去衛生所,你讓叔叔去賒賬。”

                          徐麗:“賒賬不含糊,嬸子過世了,過了事應該把賬還了,你卻想扛腚,要拿兩棵樹給蔣煥。要不是主任堅持真理,你就想耍賴了是不?”

                          楊青江:“我不是耍賴,那是會過日子。”

                          徐麗:“從表面看,你是會過日子,可暗地里你虧大了,那個寶貝理應是你的,卻讓老三得了。”

                          楊青江:“得就得吧!反正家財沒出外國。”

                          徐麗:“楊青江,你還挺會安慰自己的。那是一萬元,中午在大哥家吃飯,又是一千多,明天你問問老三,讓老三給咱拿回點,行不?”

                          楊青江:“給啥給,是大哥咱們兩家想挖寶,千方百計的托主任做老三的思想工作,老三才同意的。主任和我說,老三要不是看在大哥是過子,咱們簽過贍養協議,是不會同意的。老三認為,同是侄子,咱們兩家是孝道在先,現在沒挖出寶來,想要錢,沒那個說!再說,咱們才一萬,讓老三花,那是面在蘿里轉,可程虎,那是三萬,三萬呀!”

                         

                       

                          程虎家  黃昏內

                          程虎老伴:“程虎,你咋了,哆嗦啥?”

                          程虎:“就是覺得心里做不了主,天旋地轉一般。”

                          老伴:“那幾個錢,折就折了,別著急,過三過五,托人去和老三說說,拿回點來。”

                          程虎:“錢是小事,這也太丟人了。”

                          老伴:“一個堂堂男子漢,說的啥話?蔣介石把江山丟了,也不像你這般摸樣。不就是三萬元錢嗎!狠一狠心,出去打工,二年就掙回來。”

                          老伴說完,見程虎不言語,摸摸額頭,感覺發燙,渾身哆嗦的厲害。拿出程虎的手機,給蔣煥打去了電話。

                          蔣煥:“程大哥,有啥事?”

                          程虎老伴:“我是你大嫂,你過來給你哥輸一瓶液,吃點藥,你哥高燒,哆嗦的厲害。”

                          蔣煥:“一會我就過去。”

                          程虎:“還不知道這會,楊青海兩口子咋高興呢?”

                       

                          楊青海家  夜內

                          楊青海家,吃完晚飯,林倩收拾碗筷,楊青海給張主任和楊坤泡茶。

                          王平:“三哥,你們說話,我走了,回家喂牛去。”

                          楊青海:“表弟,主任和大伯都在這,說會話再走,喂牛的事,你不回家陳敏照樣能喂。”

                          張杰:“王平,我看你這個人挺好的,這半年多你幫了青海不少忙,我還真沒有好好的和你在一起說一會話。”

                          王平:“那咱們就說話,聊天,不走了。”

                          張杰:“楊坤大伯、青山、青江、同樣是你的侄子,也不知現在他們是啥心情?”

                          楊坤:“雖然是同樣的侄子,我打老三小時就喜歡他。其實青山青江也行,都是那兩個侄媳婦不地道。”

                          林倩:“其實這回大哥二哥根本就不應該眼饞。”

                          楊青海:“表弟,大伯和主任都在這里,我有一個想法,不管咋地,大哥二哥我們是親兄弟,要不,把大哥二哥的錢給他們送回去?”

                          王平站起身來,生氣地說:“三哥,你手里的錢,雖然不是我的錢,但你要是給他們拿回去,我跟你沒完。自從我在集市上聽張杰大哥說,你陪著我姑父去省城看病,我就高看你一眼,這半年多來,我連日子都不過的幫你,你知道因為啥嗎?就因為你的孝道感動了我。”

                          張杰:“王平,有話好好說,坐下坐下!”隨后拉王平坐下。

                          王平:“主任,不是我生氣,我是心痛呀!這些年來,我很少到姑姑這里來,就因為我來了心痛,五年前的春節,我來看姑姑姑父,大表哥是秋收之前蓋的房子,面對漂亮的五間正房,叔叔嬸子住在黑矮廂房有些不協調。我來的不湊巧,表哥不知干啥去了?孩子去了姥姥家,表嫂子去了麻將館。已經午歪了,表嫂還沒回來做飯,嬸子要給我做飯,可看看哪里都是鎖著的,等到兩點,沒辦法,我只得餓著肚子回家了。”

                          林倩:“表弟,那不是很簡單的事嗎?到這里吃點飯不就得了。”

                          王平:“三嫂子,你說的輕巧,去大哥家看姑姑,來你家吃飯,外人咋說?”

                          林倩:“別人愛咋說咋說。”

                          王平:“兩年前,姑姑鬧病我來看姑姑,沒到二哥家,在村里衛生所不遠的地方,遇見了姑父攙扶著姑姑,來找衛生員蔣煥看病,我跟到衛生室,蔣煥和我說我才知道,二哥二嫂對姑姑的病不聞不問,姑父拿藥全是賒賬。”

                          張杰:“王平,都已經過去的事了,咱就別提了。”

                          外邊摩托車響,楊青海出去,開開大門一看,原來是村里衛生員蔣煥。

                          楊青海:“蔣大哥,你這是去哪了?”

                          蔣煥;“去橋東,給程虎打點滴。程虎一邊輸液,一邊哆嗦著說,他的病怨你,現在你準是十分高興。我覺得奇怪,在他家回來,順便來你家看看。”

                          楊青海笑著說:“走!進屋,屋里還有別人。”

                          王平,張杰和楊坤見進來是蔣煥,一齊哈哈大笑。

                       

                      劇終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datingch.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中國國際劇本網電視劇本頻道www.datingch.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娛樂活動的地方,就有中國國際劇本網的身影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小品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代寫小品 |編劇招聘 |投稿須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聲明 |聯系我們 |網站大記事 |廣告服務 |網站地圖 |劇本創作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多宝娱乐平台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