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原創小品劇本大賽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微電影劇本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datingch.com
                      代寫年會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劇本
                      政府對貧困家庭扶助題材情景劇《
                      小學生演出紅色題材小品劇本《紅
                      護士節娛樂演出搞笑小品劇本《三
                      國企公司黨群題材搞笑小品(員工比
                      廣場舞大媽防騙話劇劇本《城市套
                      農村大學生村官小品《項目脫貧》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醫院感人舞臺情景劇表演劇 4-24
                      宣傳銀行的小品劇本,銀行營 4-21
                      鄉鎮扶貧辦主任扶貧干部小 4-18
                      有關校園不良現象的小品劇 4-17
                      適合銀行行慶快板詞,適合銀 4-16
                      學校校園后勤音樂劇劇本《 4-16
                      搞笑校園小品劇本,校園搞笑 4-15
                      婆媳之間小品臺詞,婆媳關系 4-13
                      7月7日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 4-10
                      與建黨建國有關的小品(老享 4-8
                      6月26日國際禁毒日小品劇本 4-4
                      校園欺凌相關小品劇本,拒絕 4-3
                      校園欺凌小品,校園欺凌小品 4-3
                      黨員干部救災感人音樂劇劇 4-2
                      6月25日全國土地日小品劇本 4-1
                      寺院寺廟小品,祈福消災法會 3-30
                      有關改革開放的小品,改革開 3-29
                      紅色題材小品,紅色主題小品 3-29
                      發生在小區裝修影響居民的 3-28
                      公務員題材詩朗誦,公務員朗 3-27
                      婦產科醫生超感人小劇本品 3-26
                      關于家風的情景劇劇本,關于 3-25
                      6月6日全國愛眼日小品劇本 3-23
                      6月5日世界環境日正能量小 3-22
                      安全生產月活動主題小品劇 3-21
                      校園音樂劇劇本,小學校園音 3-20
                      又搞笑又起到宣傳教育正能 3-19
                      校園勵志音樂劇劇本,小學校 3-18
                      2019建國70周年慶典小品,喜 3-16
                      小學生音樂劇,適合學生表演 3-15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微電影劇本 > 愛情微電影劇本 > 中陽一門三進士的故事
                       
                      授權級別:獨家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微電影劇本-愛情微電影劇本   會員:zyyllhp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19/4/20 1:08:32     最新修改:2019/4/20 8:34:14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datingch.com 
                      中陽一門三進士的故事
                      作者:李慧頻
                      中國國際劇本網微電影劇本創作室專業創作各種電影劇本、微電影劇本。 QQ:719251535
                      代寫小品

                       劇本正文

                      (黑底白字幕上滾并旁白)明代萬歷、天啟年間,山西省中陽縣(寧鄉縣)內南街王家出了三位進士:王編、王縉兄弟二人及王縉的兒子王守履。王編官至兵備道山東布政司參政,王縉任翰林院檢討,王守履任湖北監察御史。南街大巷口矗立著王家的石牌樓,牌樓一面是“兄弟進士”、一面是“父子承恩”的感世正言,南街因此在那時候被人稱為“儒林街”。(中陽)一門三進士,輝煌一時,故事流傳甚多,世人敬佩有加,其忠孝悌節重義守信、忠勤報國的家風至今仍不失為美談。本片主要反映了王縉考取進士官節不變,恪守婚約取瞎妻的感人故事。

                       

                      (推出片名和主創人員名單陸續推出。)

                      1、古寧鄉縣城街景一角  日  外

                         (字幕明朝萬歷年間  山西省寧鄉縣)

                         街上來往人流穿流不息,街旁小商小販叫賣聲此起彼伏。

                        2、王家客棧 日 外 

                         街景旁有一客棧,旗子招牌懸掛高空寫著“王家客棧”,客棧門口搭一小攤,里面坐著兩三個吃飯的人。掌柜的有四十余歲在柜前磕打算盤。店小二在給客人端茶遞水。

                        3、客棧棚內  日  內

                        一位四十來歲拉馬客人來到客棧棚前邊栓馬邊叫喊:掌柜的來碗面,速度要快,有急事要趕路!

                         王子深:(抬起頭客氣地笑臉相迎)好說好說,里邊請!

                         回頭對跑堂道:一碗刀削面,快點上!

                         小二把面端上來,客人狼吞虎咽地吃著。

                         掌柜的看了一下覺得好笑,起身來到棚外,往街上瞭去。

                         客人一吃完來到身邊掏出一麻錢遞給掌柜的。

                         掌柜(躬身客氣道):慢走,慢走!

                        4、王家客棧外街道  日  外

                         客人躍上馬背飛奔而去——掉在地下一革囊。

                         王子深(忙叫喊):客官慢走,包裹掉了——

                         客人似乎聽不見呼喊,騎馬一溜煙遠去。

                         王子深來到包裹前撿起拿回客棧打開一看,包裹內裝有銀兩足有三百余兩。

                         王子深(畫外音):他如若發現丟失該有多著急呀!應該返回去來的!

                        5、王家客棧外景   日    外

                         王家客棧在夕陽的你光照射下靜悄悄的矗立于此, 太陽已偏西,天將至傍晚。

                        6、王家客棧  夜  內

                         王子深將革囊拿到里屋一大甕前自語道:失主一日不來取,你就在里面呆著。(淡入)

                        7、王家客棧棚帳  日  內  

                         (字幕:幾天后)

                         客棧棚帳內,三兩個客人聊天喝茶

                         一個衣著臟兮兮,頭發凌亂的人走進來坐在桌前一臉沮喪的樣子

                         王子深讓小二給倒上茶水。

                         這人也不謝,突然竟傷心地哭起來。

                         王子深走到他面前問道:客官何以如此悲痛?

                         來人道:說來話長,我乃一軍人,幾天前奉差路過此地,不慎將公款丟失

                      因此被開除了軍藉。為還債,變賣了所有家產,甚至抵押了妻子,但仍未能將款湊足。今路過此地,便觸景生情,故爾落淚也!

                         王子深問:銀兩約有多少?

                         來人道:約三百兩。

                         王子深轉身回屋從甕底取出包裹拿到來人面前問道:是不是這革囊?

                         來人一驚,撲通一下跪倒在地要給王子深叩頭。

                         王子深連忙阻止并扶起感慨道:是就好了,一直等你來取,總算等到了!

                         來人打開包裹,清點了一下銀兩說:分毫不差!

                         又取出一半感激地說:這些就留給您,太感謝了!

                         王子深臉色陡然一變: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

                         來人作揖千恩萬謝道:“就憑您此德行,將來家中必出顯官達貴之后!”

                         王子深:謝謝,但愿如你吉言!

                         來人又要再次跪拜,被王子深再次勸阻,來人拱手作揖:此公大恩大德永世難忘,來日方長!

                         王子深擺擺手示意他快點上路。

                         來人拱手作揖離去。

                         客棧內奔出一8歲小孩(字幕:王弘化幼年)叫道: “爺爺,爺爺,這些銀子何不留給你自己用,為什么寧要還給他呢?”

                         王子深摸著孩子的頭道:孩子呀,這是人家的東西啊,沒看到人家丟了東西心里多難受?重義守信、忠誠厚道、拾金不昧、決不做虧心事是咱  王家祖祖輩輩留下的家風祖訓,你可要從小要記銘在心啊!

                         小孩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淡入)

                         字幕:(四十余年后)

                        8、王府   日    內

                         王弘化書房

                      王弘化在書房邊看書

                         一女仆端茶進來不慎絆了一跤,茶杯碎了,茶水灑了一地并飛濺到了王弘化的衣服上,女仆驚恐地跪在地上哆嗦地道:老爺,對不起,對不起!

                         王弘化站起身來呵呵一笑:快起來吧,沒燒傷吧!杯子碎了重拿一個便是,以后小心點!

                         女仆見老爺沒怪罪自己,連忙起身蹲下收拾地上碎片。

                         王弘化走出門外舒展了一下雙臂,突聽到大門口有人在吵鬧。王弘化趕過去要看個究竟。

                        9、王府大門口   日   外

                         原來是一個農夫推著輛破車不小心撞了一男孩,男孩母親不依不饒不讓推車人走,驚動下一伙圍觀者。

                         推車人一看就是個窮困人,掏不出半毛錢賠償。

                         男孩母親得理不讓人,抱著孩子坐在車前不讓走,嘴上還不停的數落著推車人。

                         王弘化走上前來蹲下問孩子:哪里摔壞了,疼不疼?

                        孩子不吭聲

                         母親嘟囔說:關你什么事,你又不賠!

                         王弘化沒有理會,轉身對推車人道:大哥以后推車要注意啊,別往人身上撞,撞壞人你可擔當不起!

                         推車人想爭論兩句,但見王弘化對他使眼色,連說“是是是,以后一定注意。”

                         王弘化隨即從衣兜里掏出一些碎銀道:妹子,我看你也不是訛人的人,把這銀子拿上給孩子買些補品壓壓驚吧!

                         孩子母親接過銀子嘟囔說:還是好人多嘛,哪像他這倒霉蛋!

                         抱起孩子離開了車前。

                         王弘化對推車人說:好了,你可以走了,大家散了吧了!

                         推車人感激地對王弘化鞠了一躬離去。

                         圍觀人議論著散去。

                         王弘化剛要返回院內,突聽有人喊:王老弟

                         王弘化轉身哎呀一聲道:光前兄呀,來來來,我一早就等上你,屋里坐!

                        10、王家客廳  日   內

                      兩人走進院來到會客廳坐下。王弘化讓夫人武氏出來,

                      武氏:楊兄好!

                         楊光前:弟妹好!

                         下人上來沏茶。

                         楊光前品了一口茶道: 據說編兒已中進士?捷報應快下來了吧!

                         王弘化:估計就在這一兩天下來,編兒還在京城有事。

                         這時,王縉進來,一見楊光前忙上前作揖道:楊伯好!

                         楊光前慈愛地笑著還禮道:這孩子也是個人才,你的兩個孩子都很優秀啊!

                        王弘化:別在他們面前夸,差遠了!

                         楊光前:編兒十七歲那年就中了舉,今年又考取進士,不簡單吶!大多數讀書人讀上一輩子也不一定能中舉,最后弄個秀才就不錯了!縉兒少年就考取了秀才,從不夸耀,今天來與伯對對詩吧!

                         王縉:不敢!不敢!伯伯請先吟。

                         楊光前:梅需遜雪三分白

                         王縉脫口而出:雪卻輸梅一段香

                         楊光前:幾處早鶯爭暖樹

                         王  縉:誰家新燕啄春泥

                         楊光前:一水護田將綠澆

                         王  縉:兩山排闥送青來

                         楊光前:塵世難逢開口笑

                         王  縉:菊花須插滿頭歸

                         楊光前哈哈大笑,豎著大拇指道:后生可畏呀!

                         王弘化:他所學東西寧靠死記硬背,雕蟲小計!

                         楊光前哈哈大笑道:正因為我沒學那八股文,一輩子徒勞無功,連個舉人也中不了啊!

                         王弘化:唉!老兄這樣的人才被埋沒了!

                         楊光前:那里那里,言重了!言重了!

                        11、王府大門口  日   外

                         一個人高喊著:喜報!喜報!王家有喜,王編高中進士,二甲十五名,王老爺接喜報啦!

                         來人一道路高喊著進了王府大院。

                         王家老小全家包括下人十來人出迎,個個高興的合不上嘴。

                         陳氏也扶著婆婆武氏出來了。

                         楊光前:喜事啊,讓我趕上了!

                         王弘化接過喜報高興地說:管家,拿賞錢來!

                         報喜之人接過賞錢拱手謝著離去。

                      王弘化高興地對大家說:編兒到底沒辜負我這輩子的心血啊!

                      說完命人將捷報掛在客廳中央。

                         陳氏也兩眼含淚和武氏相對而笑。

                         王弘化回頭拍著王縉的肩膀道:縉兒,你將來也能象你兄一樣爭氣嗎?

                         王縉看了看父親那雙期待的目光,又看了看周圍眾人一張張期待的表情,用力很很地點了點頭。(淡出)

                        12、楊府  日   外

                         楊光前在花園里吩咐下人:今天有客人要來訪,請大家收拾好庭院。

                         下人連聲應著出去了

                         楊婉和丫鬟走到父親身邊問道:爹爹要接待什么人物,如此的費心?

                         楊光前神秘地說:保密!

                         楊婉:打趣地說:不會是皇帝老爺來吧!說著和丫鬟咯咯笑著走開,

                        13、王府  日   內

                         王縉在用心讀書

                         王弘化進來:縉兒,今天我去楊伯家,順便帶你去散散心,放松一下,可否愿愿與我一同前往?

                         王縉:(高興的樣子)好啊,難得父親讓我陪你去!

                         王弘化:少貧嘴,小心父親改變主意!

                         王縉趕緊收拾了一下道:說走就走么!

                         父子兩相跟著出了門。(淡出)

                        14、楊府客廳  內  日

                      楊光前與夫人李氏正在準備茶水招待來客,忽然有下人通報:老爺、夫人,客人已到!

                      楊家夫婦連忙出門迎接。

                        15、楊家大門口  外   日

                         楊光前:歡迎老弟與貴公子來寒舍做客!

                         王家父子寒暄道:不敢不敢!

                         王縉有點靦腆,紅著臉說:伯父伯母好!

                         楊家夫婦把王家父子迎回客廳一陣寒暄。

                      楊王二人就聊了片刻,又下起了圍棋。

                      王縉站在一旁,覺得有些不自在,旋即悄然走出了門廳

                         16、楊家后花園   日   外

                         楊婉坐在古箏前一邊調琴弦一邊問丫鬟道:我爹爹在接待什么客人呢?

                         丫鬟:好像來人是城里南街王家父子吧!那王家公子可帥氣了!與小姐相配正好!

                         楊婉嘖聲丫鬟道:再瞎說打嘴了!

                         丫鬟:小姐饒了我吧!

                         楊婉笑了笑談起了曲子《高山流水》

                        17、楊家院內   外   日   

                         王縉手握竹扇,聽到如流水一般的古箏曲自言自語道:這是誰在彈曲呢?王縉順著琴聲來到了楊家后花園,遠遠望見一女子端坐琴后凝神彈奏;彈到興致濃時,如醉如癡,忘乎所以。

                         丫鬟發現了王縉,正要告給楊女,王縉示意別打斷楊女彈奏。

                         楊婉陶醉于彈琴,全然不知門外有人,琴止,突聽有人為其擊掌喝彩,抬頭一看見一帥氣男兒站立門外,羞澀地慌忙起迎:

                         “讓公子見笑了!來人可是王家兄長?”

                         王縉還禮說:“正是,小姐便是楊家妹吧!琴聲悅耳中聽,意境高雅,如聞仙樂!”

                         楊婉右手遮面羞愧回應:“兄長過獎,過獎!”臉上泛起一片紅暈。

                         王縉細觀察室內,璧上掛有書法,花鳥國畫,剪紙作品,且布置井井有條,文化氣息甚濃。

                         楊婉陪在王縉身邊,丫鬟趁機偷偷躲開了。

                         王縉問道:“此作出自何人之手?”

                         楊婉子紅著臉答道:“拙筆自作,孤芳自賞,不經人看,望兄不吝賜教。”

                         王縉邊欣賞著字畫,邊暗自偷看楊婉幾眼,愛慕之意油然而生。便問: “賢妹平時讀什么書?”

                        答曰:“《四書》、《五經》、《女兒經》,略知一二,未敢深究。”

                         兩人從顏、柳、歐、書法談到國畫花鳥、山水工筆、寫意又談到各種樂器彈奏之別,不知不覺已來到花園湖邊,確好游來一對鴛鴦撲打著翅膀嘻戲。(音樂烘襯)

                         王縉不禁吟詩道:得成比目何辭死,愿做鴛鴦不羨仙。

                         楊婉聽了羞紅臉吟道:比目鴛鴦真不羨,雙去雙來君不見。

                      王縉眼前一亮: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

                      兩人正聊之時,突聽王弘化的聲音在叫王縉;

                        二人依依惜別。(淡出)

                        18、王府  夜   內

                         王弘化夫婦臥室

                         武氏對王弘化說:“縉兒自從崔家嶺回來,夸贊楊家女子,好似有緣分。兩家知根知底,何不托媒去說合,成全孩子們!”

                         王弘化說:“此女確為才女,品貌端莊,我也早有此意啊。”

                         武氏 :縉兒今年也不小了,托媒人去探探底。

                        19、王府客廳  日  內

                         王家夫婦、媒婆李三汝在談論婚事。

                         李三汝:這婚事是現成的,我去了一說便成,這是老天配就的婚姻

                         王弘化:我們兩家大人知根知底的,應該是沒啥意見,既然這樣,那就  擇日訂下這張婚事吧,也了卻了我們的心愿。

                         趙氏:我們兩家原來關系就不錯,這樣就更親了!

                         王弘化把一個折子交與李三汝:這是我兒的生辰八字,日后就勞你了!

                         王弘化說完示意夫人去給李三汝拿些銀兩

                         趙氏會意去拿銀兩出來交給李三汝:麻煩嫂子了!

                         李三汝傻笑著假裝推辭:自家人嘛,成成就就的婚姻,跑跑腿應該的,咋好意思呢?

                         但還是接過銀兩裝進兜里了。(淡出)

                         王弘化:不能讓你白跑,你就做的這么個營生么!(淡出)

                        20、書房內   日   內

                         王縉在用心看書,一邊吃飯,由于太用功,在沾調料時誤將磨好的墨汁沾上吃入口中,還全然不知

                         武氏見狀忍笑不俊,叫來王弘化,兩人哈哈大笑不止。

                         王縉見二老笑他,忍不住在在嘴上摸了一把,方發現父母在笑什么, 于是也跟著笑了起來(淡出)

                         王弘化:我與你楊伯為世交,與楊家訂婚也算是門當戶對,你以后可 要珍惜這樁婚事啊!

                         訂婚儀式如期舉行,兩家在一塊吃飯,送了聘禮,王縉、楊婉一對情投意合的年輕人綻開了幸福的笑臉。

                        21、楊府后花園  日   外

                         王縉:兄長高中進士為我們王家增了光,我也要為我們王家增光添彩,報效國家,到那一天我們在舉行婚禮,妹妹意下如何?

                         楊婉:王兄你也才學過人,應以學業為重,我絕不拖你后腿,如你將來能成為了國家棟梁,我也感到自豪,完婚之事隨后再說!

                         王縉:不日,我欲省府鄉考,請你多保重。

                        22、王府   日   外

                         王縉背著行李,楊婉、王弘化、武氏、楊光前夫婦和其他家眷送別到城外。

                         武氏:兒出門在外要多長個心眼,對人緊得來、讓得去,可得保重啊!

                         王弘化:出門在外不要怕吃虧,吃虧是福,切記不要和人們斤斤計較,不管走到哪里,要記得咱王家的家風家訓,重義守信,以人為善。

                         楊婉兩眼含淚:請夫君保重,祝愿夫君一路順風,馬到成功!

                         王縉道:妹妹放心,我一定小心便是,你就等候佳音吧!

                         眾人將王縉送出大門,王縉上了馬車與大家揮了揮手,高喊道:大家回去吧!不用擔心我!

                         眾人揮手告別。

                      王縉坐在馬車里眼里充滿了淚水......

                      23、省城的途中  日  外

                         崎嶇的山路上,王縉背著行李趕路艱難地跋涉著

                         走到一山路口,王縉舒了口氣。

                         王縉坐下啃了兩口干饃頭,在路旁歇腳。

                         夕陽西下了,周圍樹林茂密,黑微風吹動,山鳥飛來,凄厲地叫著飛走了

                        王縉不禁哆嗦了一下,但還是壯了壯膽起身正準備走。

                         樹林中突然跳出三四個蒙面人,為首的一位手握大刀大喝一聲:留下買路錢再走!

                         其他三人也一下圍攏過來。

                         王縉心里一驚:你、你、你們要干嘛?

                         為首的大漢厲聲喝道:識相的話就自己把錢掏出來,免得老子們動手!

                         王縉:各位大哥,我本是一介書生去省城趕考,哪來的錢?

                         為手的大漢露出一臉兇相:別敬酒不吃吃罰酒,趕考能不帶盤纏嗎?

                         說著就把王縉的包裹搶了過來

                         王縉哀求道:我就這么點銀兩,求各位大哥行行好!

                         為首大漢哈哈一笑:想的到美,我們如是有菩薩心腸還做這營生?

                         說著把包裹里的銀兩全掏走,把包裹往王縉身上一扔,說了聲:撤, 幾個強盜便全部跟上走了。

                         王縉驚呆地坐了片刻,慢慢起身跌跌撞撞、失魂落魄地向遠處蹣跚而去……

                        24、王府   內    夜

                         王弘化和夫人在臥室床上

                         武氏:縉兒走了已有三天了,應給到了省城了吧?我今天這右眼跳個不停,你說縉兒不會有啥事吧?

                         王弘化:呸呸呸,好你這烏鴉嘴,會有啥事?睡吧。

                         武氏:縉兒生性膽小,不像編兒有點武功,敢作敢為,我真擔心他……

                         王弘化:不要瞎想了,我王家幾代積善成德,輩輩做好事,講誠信,不做虧心事,老天有眼的!

                         武氏:但愿如此,菩薩保佑我兒順順利利!

                        25、省城一破廟   外   夜

                         王縉饑餓難忍,一路跌跌撞撞來到了一破廟,此地陰森恐怖,王縉顧不得害怕,跌跌撞撞走進了破廟里

                         借著月光看見這是一間昏暗而破爛不堪的寺廟,神像飛塵布滿,蜘蛛網胡亂交叉,一片狼藉,是一座早已無人管護的寺廟。王縉饑餓難忍,在一黑暗的角落里,借著破敝的窗戶射進來的一絲月光,在佛像供桌上摸到一點供品,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

                        26、楊府  內   夜

                         楊婉在閨房凝神貫注地刺繡一對鴛鴦,嘴里還哼著小調

                         丫鬟在一旁打趣地說:小姐,相公到省城趕考已有三天了吧,應該到了,你是不是又想他了?

                         楊女生氣地罵道:賤嘴,再亂說小心我扎你的嘴!

                         丫鬟:你看我說到小姐心坎上了吧!

                      楊婉起身要打丫鬟:還說!還說!

                      丫鬟笑著躲開了。

                         楊婉突然“哎呀”一聲,繡花針刺破了指頭,殷紅的鮮血指頭上涌出,楊婉心里咯噔一下:一種不祥的預感涌上心頭……

                        27、破廟外   外   日

                         一位穿著講究、面貌和善的約有四十多歲的男人與隨從牽著馬走了過來。

                         下人:高老板你看這廟看樣子破舊不堪,進去嗎?

                      高老板:進。

                      下人把馬栓到了門外的樹干上

                        28、破廟內    內     日

                         高老板對著破舊的佛像跪拜后起身道:這里連功德箱也沒有啊,純粹

                      沒人管嗎?突然,卷縮在角落的王縉呻吟了一聲把兩人嚇了一大跳。

                         下人:你是誰?是人是鬼?

                         高老板示意仆人別叫喊,走到跟前才看清奄奄一息的王縉。

                         高老板:快把他扶上馬馱回客棧!

                         下人聽從高老板的意思把王縉背出了廟,扶到馬背上。

                        29、省城客棧    內    日

                         王縉躺在床上,雙目緊閉,高老板和下人站立一旁,一個老中醫坐在床前為王縉號脈。

                         高老板:先生,此人還有救嗎?

                         老中醫捋了一下胡須:此人由于驚嚇過度,加之估計有兩天沒進食了,身體虛弱異常,我開上三服藥,禁養兩天就會好的!

                         高老板:謝謝先生!

                         老中醫開了個方子,交給高老板:照方抓藥,慢火煎服,一日兩次。

                         高老板吩咐下人馬上去抓藥,自己又給了老中醫些碎銀,把老中醫送出了門。

                        30、省城客棧   內  夜

                         王縉半醒半暈的,還處在迷糊狀態。下人在煎藥,高老板坐在床前看著王縉道:這人遭遇過什么事,看上去像個讀書人。

                         下人:高老板,你這人心太好了,對一個素不相識之人,居然這么花銀費力的!

                         高老板:我們祖上留傳下來的家風就是這樣的,我爺爺常教導我們,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父親常說:積善之家,必有余慶;積惡之家,必有余殃,人一生還是崇德向善,見賢思齊活的充實坦然!

                        下人:高老板這么一說我懂了。

                         高老板接過下人端過來的一碗水,讓下人扶起王縉,把藥喂了下去,過了一會兒,王縉才緩緩地睜開了雙目,身邊的陌生人由模糊變得逐漸清楚起來,王縉好像意識到了什么,強撐著要起來。

                      高老板按住王縉:不要動,你可醒了!

                      王縉:我這是在哪?

                         高老板:省城客棧

                         王縉:我咋在這里

                         下人:是我們從破廟里把你弄回來的

                         王縉感激地說:是你們救了我!

                         高老板:你是哪里人?何已落入這般地步?

                         王縉哭喪著臉道:我乃永寧府寧鄉縣南街人士

                         高老板疑惑道:寧鄉縣人?

                         王縉:學生本是來省城趕考,無奈半路遇上劫匪,將我洗劫一空,落到這般地步!幸有先生得救,不然恐怕死無葬生之地了!

                         高老板:趕考距今還有三天,別著急,先養上兩天身體。你剛才說你是寧鄉縣南街人士,你貴姓?

                         王縉:學生免貴姓王

                         高老板:姓王?你家過去開過客棧嗎?

                         王縉:那是我曾祖父手上的事,聽父親常說起曾祖父那時有個拾金不昧的故事一直引以為榮!

                         高老板突然喜出望外:莫非你就是我日夜盼望要找的寧鄉縣南街王家恩人之后吧!天下之大,難道竟有這么巧?我就是那失銀人之后呀!

                         王縉也似信非信一下愣住了。

                         高老板: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祖父臨終還一直念叨著自己沒機會報你們王家的恩了,希望我們將來有機會一定要了卻他的心愿,到我這輩,父親也常常提起此事,他說要不是你們王家先人拾金不昧,我們高家恐怕幾輩子也翻不起來了!

                         王縉:我父親也常與我們說起此事,希望我們代代把曾祖父的好品格傳下去!

                         高老板:我祖上本是東北高姓人家,我姓高名魁,從父親手上一直經商發展到京城,現在我在京城有的商鋪,這次來山西和晉商在生意方面有合作,也是剛到啊!明天我打問一下科考情況,你也別急,養好身子才能考好啊!(淡出)

                        

                        31、楊府    日    內

                         楊光前:縉兒到現在還沒消息,難怪親家母憂郁成疾,親家公又成那個樣子了,哎呀,可不敢告該女兒,不然她又著急上火了!

                         李氏:女兒知道后必定要怪咱的

                         楊光前:能隱瞞一天算一天吧!

                         此話正好被楊婉在門外聽到,來不及敲門,直接撞了進來。

                         楊光前、李氏大驚。

                         楊婉責怪父母道:二老一直隱瞞女兒,我就看見你兩鬼鬼祟祟不對勁,到底我婆婆公公咋了?

                         楊光前:我們不告給你主要是知道你的性子急,怕你擔心,我們今早才得知情況,去看了一下你婆婆公公,你婆婆本來就身體不好,縉兒走后怕出事,幾夜也無法入睡,病倒了,你公公去請大夫,不幸摔傷了腰,不能動,兩人全部臥病在榻。

                         楊婉:這是什么時候的事呀?陳嫂有孕在身,恐怕不太方便侍奉,我得前去看看!

                         李氏:看看是可以,只是你沒過門就去侍奉人家,怕招人閑話的!

                         楊婉:我從小父母就教育要忠孝節悌,咋現在竟然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楊光前:就隨她去吧,縉兒不在,陳氏又即將臨產,下人們請假回去收秋,身邊沒了人了!

                         楊婉:謝謝爹能理解女兒的心情,望二老自己保重身體!女兒明天就去。

                        32、山路上   日    外

                         一輛馬車在山路上行駛

                         馬車里坐著高魁和王縉,兩人談笑風生,不亦樂乎。

                         (旁白):王縉在經過高魁的精心照顧,身體很快得到恢復,王縉在省城趕考結束,高魁不放心他一個人回鄉,打發下人去辦理一些事,執意要將他安全送-回寧鄉縣,并尋訪感恩王家當年的恩情,了卻爺爺當年的心愿,陪王縉一起回到寧鄉縣城。

                        33、古寧鄉縣城  外  日

                         來往穿行的街道中,王縉和高魁回到寧鄉城

                         王縉:一眨眼半個月了,不知父母近況如何,母親平時身體就不好。

                         高魁:一看你就是個孝子,這不回來了還擔心什么?

                         兩人一路說笑著就來到了王府大門前

                        34、王府   日   外

                         王縉一進院就喊著:父母大人,縉兒回來了!

                         楊女已到王家,正在婆婆床前伺奉,聽到王縉的聲音,高興地說:公子回來了!

                         武氏也聽到一下高興起來,忙和媳婦們說:扶我出去迎接縉兒,他爹腰疼行動不便,就不要下床了。

                         武氏在兩位媳婦的攙扶下出了門

                         王縉見狀,看著母親憔悴不已的樣子,一下撲通一聲上前跪在武氏面前兩眼閃著熱淚哽咽道:孩兒不孝,讓母親受苦了!武氏將王縉扶起,望著高魁疑惑地問王縉:這位是……?

                         王縉立刻介紹說:這是我在省府遇上的一位朋友,多虧了他,不然兒恐怕見不到母親了,回頭慢慢道來:

                         王母有些疑惑不解,與大家一同回到了屋里。

                        35、王府臥室   日   內

                         王弘化見眾人進來,自己掙扎著要坐起來,王縉驚問道:父親大人咋么了?

                        跑到父親床前著急地樣子。

                         王弘化強撐起身子說:沒事,摔了一跤,無大礙。

                         隨即目光移到高魁臉上,高魁馬上自我介紹:我乃當年王老太爺拾金不昧的失銀人之后,四十年了,祖父在世時一直惦記著要報答王家的大恩大德,一直沒能如愿,今老天睜眼讓我有機會完成先祖遺愿,豈不是一件幸事?

                         王弘化:先生言重了!祖父當年有此舉動從未奢望過報答,這是我王家的家風,也是后人的楷模,萬不可再提報答之言!

                         王縉聽了這話覺得有些別扭:父親快不必講了!孩兒這次趕考被劫匪洗劫一空,幸虧遇上高先生這位大善人,不然,今生我父子倆恐無見面之日了!

                         楊婉心中一驚,詫異地望著王縉。

                         武氏對大家說:縉兒回來了,我這心病就好了一半,快吩咐下面的人擺席為高先生和縉兒洗塵!(淡出)

                        36、王家院內  外   日

                      王家全家圍坐在一張大圓桌前,桌上擺滿了各種飯菜,武氏舉杯先敬了高魁一杯道:高先生,犬子此次危難之中多虧遇上你相助,才使他死里逃生,你這恩情比我王家先人的所做之事大多了!

                      高魁:人常說滴水之恩要涌泉相報,而況當年王老太爺所為豈止是滴水之恩?

                         王縉與楊婉也起身要敬王魁酒

                         王弘化問:先生貴庚幾何?

                         高魁道:四十有八

                         王弘化:長我兩歲讓縉兒稱伯吧!

                         王縉 楊婉一起敬酒道:伯,謝謝您救命之恩!

                         高魁高興地說:今天正式認你這個侄兒了!

                         大家高興地笑了,陳氏腆著大肚子道:二位父母大人、高伯伯,兄嫂  弟妹,我有孕在身,不能飲酒,夫君因公務在身不在家,我就代表我們兩人向大家提議:咱們一起祝愿縉弟捷報早傳,讓他們兩人早日圓房,早生貴子吧!

                         大家齊聲說:好,一飲而盡!(淡出)

                        (字幕:幾天后)

                        37、王家大院   日    外

                         鞭炮燃放,嗩吶齊奏,一片熱鬧情景。

                         有人叫喊:王家四子王縉中舉了!

                         左鄰右居圍在院里看熱鬧

                         人群中甲說:王家的后人真有出息啊!

                         人群中乙說:據傳說王家祖上結下德了,所以后人如此優秀!

                         人群中丙說:這與家教有關,一貫書香門第,武夫人對兒子們從小要求非常嚴格,兩兒子也好學,一個比一個聰明。

                         人群中甲說:全國參考的有幾千人,王編那時就中了二甲十五名,真不簡單呀!

                         王縉和楊婉為來道喜的親友鄰居回禮寒暄

                         親友們對王縉說:這下可已拜堂成親了吧!讓我們盡快喝你們的喜酒吧!

                         王縉表現的有些羞澀,紅著臉道:可以了可以了!

                         楊婉卻若有心事,一言不發。

                        38、楊府   日   內

                         楊光前、李氏、楊婉、媒婆李三汝坐在客廳談論王楊兩家婚事

                         李三汝:王縉這小子多有出息,我沒給你們介紹錯人吧?現在人家已功成名就,專等媳婦過門了!王先生這不讓我來和你們定個吉日,早日將女子迎娶過去,二位意下如何?

                         楊光前:我們沒意見,俗話說得好,女隨兒家便,我們啥時也行!

                         李氏:孩子們結婚了,我們就放下心了,當老人的就是由不得要操心的!

                         楊婉則一言不發

                         李三汝對楊婉打趣地說:女子可能早就等不及要嫁過去了吧?

                         楊婉一下羞紅了臉,一本正經地說:你咋知道我的心思呢?我根本就不愿意嫁!說完后生氣地離去。

                         三人聽后愕然不已。(淡出)

                        39、王府  日   內

                         王弘化、武氏、陳氏、王縉在一起正議論兩家婚事

                         王弘化說:到兒結婚那天我的腿還不好咋辦呀?

                         王縉:父親別著急,不過是拜高堂時你能坐到那里就可以了!倒是母親大人不要再為我們的事操心了!

                         武氏:你嫂子不日就臨盆,這一大家子的事哪能讓我不操心呢?如果婚期一定,還得忙一陣子,總得準備準備吧!

                         王縉:也不必太隆重,有個過程就行了,太鋪張了不太好!

                         王弘化:太簡單了我們不好交代世人,好歹還是舉人結婚,太寒酸了面子上過不去!

                         王縉:父親大概忘了咱祖上勤儉節約的家風了吧!要我說就別大擺宴席,外人的禮咱一概不收,只把自己家親戚六人告一下熱鬧熱鬧就可以了!

                         李三汝氣喘吁吁地進來生氣地說:楊家女不愿意嫁了,這個媒人我做不了啦,你們另請高明吧!

                         在場的人都愣住了!

                         武氏著急地問:咋么了呀?

                         李三汝一五一十地講了經過,氣哼哼地說:不嫁便罷,回頭我介紹個比她強十倍的,侄兒這么有出息,不知有多少人搶著要跟呢!

                         王縉:三嬸莫急,事出有因,我覺得楊婉不愿嫁一定有她的道理,待我問清再說。

                         王弘化:我和兒子想的一樣,人家不會無緣無故悔婚的!

                         李三汝:反正我再三問為什么不嫁,人家什么也不說!

                         王弘化:楊家兄嫂咋么說?

                         李三汝:說不下個所以然

                         陳氏:大家別著急,讓縉兒去了一問便知其中緣由。(淡出)

                        40、楊府花園   日    外

                         楊婉:我知道兄一定會來問我個究竟的

                         王縉:妹妹意欲如何?

                         楊婉:我之所以不能在媒人李三嬸面前說此事,怕她產生誤解,媒人的嘴,把死的能說成活的呢,傳下一世界,與兄的名聲不好,因此沒敢跟她講清,還望兄諒解!

                         王縉:我沒有怪你之意,只是心中不解,前來問妹個究竟。

                         楊婉:夫君弱冠之年中舉,應當一鼓作氣,明年春天去考取進士以圖更大前程,成家之事勢必使君分心,有礙學業,倘若夫君高中進士,更能報效國家,豈不更好?

                         王縉恍然大悟道:還是妹有遠見,待我回去稟告父母,二老必然會支持你的建議!

                         楊婉:但愿二老理解我的一片苦心!夫君要和編兄看齊,必須付出艱辛努力,我知道你有這個能力!

                         王縉:謝謝你對我的信任,我一定不會辜負大家對我的希望,只是我如果要外出求學,放心不下兩位老人,嫂嫂即將臨產,我如一走誰來侍奉他們?

                         楊婉:你放心走吧,我早就做好準備,要去侍奉二老!

                      王縉:這咋能行?你還沒過門,就住在我家必然招來別人的閑言碎語,再說岳父岳母也不會同意的。

                      楊婉:我遲早是你王家的人,還怕別人說什么嗎?我父母的思想工作我自己去做。

                      王縉:那也不行!我擔心你吃不下這種苦,在家你是貴小姐,身邊有丫鬟侍奉,去了我家卻要做苦差事,哪里能受得了呀?

                      楊婉:我沒有你想的那么金貴,再說侍奉父母是我們晚輩應盡的義務!

                      王縉聽了動情地拉起楊女的雙手說:可難為你了!

                      兩人四目對視,雙方目光中拼出激情的火花,內心里涌蕩著吭奮、蠕動的青春,極力克制相互相擁一起的渴望,任憑兩顆心燃燒......

                      丫鬟一下跑過來喊道:小姐,老爺和夫人叫你倆過去吃飯呢!

                         二人慌忙松開雙手,丫鬟歉意地吐了吐舌頭說:小姐,奴家失禮了,請小姐責罰!

                         楊婉假裝生氣地說:罰你個頭呢!和我們一起去用膳吧!

                        41、楊府客廳  日   內

                         楊家夫婦已準備好了飯菜等他們倆過來。

                         楊婉與王縉走了進來。

                         王縉:二老辛苦了!

                         楊光前:女婿上座,平時專門請你也不一定能顧得來,今湊巧一家人在一起吃頓飯多好啊!

                         李氏:婉兒不懂禮數,她那直性子也不講清就回絕了媒人。

                         王縉:無妨無妨,我知道妹妹不是無禮數之人!

                         王縉說著為二老斟滿酒:來我先敬二老一杯!

                         楊家夫婦舉起杯和王縉碰飲了一下。

                         楊光前道:我女兒沒生成男兒身,要不然說不定還能中個狀元呢!

                         楊婉宛了父親一眼嬌聲道:爹——您說啥呢!

                         王縉:婉兒的確文才出眾,一般男兒都不及她!

                         楊婉:別撿好聽的話哄我了。

                         李氏:王縉你回去和你父母把話說清楚,不要讓二老誤會!

                         王縉:岳母大人請放心,父母也是明理之人,他們會接受的。

                         楊光前:來,咱一起祝愿女婿馬到成功,來年進士及第!

                         眾人都站起來碰杯一飲而盡(淡出)

                        42、楊府  夜  內

                         楊婉和丫鬟在一起

                         丫鬟:雖然我出生低微,但小姐視我情同親姐妹,你這一去,奴婢真 想與小姐一同前往王家侍候小姐去!

                         楊婉:不妥,我去婆家要服侍公婆,如帶你去服侍我成何體統?

                         丫鬟:有些話我不得不要和小姐講明,小姐有所不知,王公子中舉后你不肯出嫁,消息傳到鄰里和親戚們耳朵里了,大家都說小姐您真傻呀!待公子中了進士哪還愿意回來與你成親呢?你就等著哭鼻子吧!人心難測,請小姐三思為好!

                         楊婉:妹妹為我好的意思我懂,我與公子的情誼不存在倆人勉強廝守,而是互相傾慕,倆人若是久長情,豈在朝朝暮暮?訂婚不等于把人家綁架了,對方如有變故,也是情理之中,何必強求于人呢?

                         丫鬟:小姐如此說來,我就沒有什么可講的了!

                        43、王府  夜   內

                         王縉侍奉母親喝過中藥,又給父親按摩腰。

                         王弘化:楊家女兒的確不簡單,有遠見吶!

                         趙氏:是縉兒的福分啊!

                         王縉:楊婉要來咱家侍候二老,讓我安心出去求學。

                         武氏:不妥吧,人家還沒過門咋能這樣?

                         王縉:楊婉不怕閑閑言碎語,主動要來盡孝心的!

                         王弘化:難得的好閨女啊,也是咱王家的造化啊!

                         王縉:父親大人,高伯臨走時對我說,中舉后如要參加會試,建議我拜在朝中知名大學士門下深造,可以有望明年及第進士。                                                                                                     

                         王弘化:咱哪有這門路呀?

                         王縉:高伯說,如果我中舉后讓我去京城找他,他有一朋友,在朝中做官,如投拜在他門下,必定會受益匪淺,畢竟他們學識淵博,經驗豐富,要早日及第進士,最好做他的門生。

                         王弘化:你去了京城,那么大,能找見他嗎?本不想再麻煩人家了!

                         王縉:高伯這一個月還在省城,他也會隨時關注揭榜消息,一旦有中舉消息,如我愿意去,月底可讓人專程來一趟接我去,以免發生事端。

                         王弘化:這人太有心了!真是幫忙幫到底了!

                         武氏:既然人家有心要幫忙,也不要枉費了人家一片苦心!

                         王縉:我就是心里放不下二老,老擔心二老身體!

                         王弘化:大可不必這樣,楊婉怕結婚后有礙于你的學業,而你又因我倆不能集中精力,那倒不如先結了婚再去求取功名!

                         王縉:楊婉可是個是說到做到的人,認定的事十頭牛也拉不回來!只要二老有她來照應,我也就有所放心了!(淡出)

                        44、古寧鄉縣城城外   日    外

                        (月底,高魁果然沒失言,派人帶著馬車來到王家接王縉上京城求學)

                          楊婉:送君千里,總有一別,此去半年多,出門在外,舉目無親,只有自己關心自己,處友多慎重。

                         王縉:妹的話我緊記心頭,家中父母就靠你照料了,母親身體欠佳,又多愁善感,心細之人,事必親躬,你在身邊我就放心了!

                         楊婉:父母的事你就不必多操心了,你只管用心讀書,考取功名,方不負眾望!

                         王縉:我這一去半年多,將妹丟在家中,心里也不是滋味,望妹多保重!

                         王縉話到嘴邊哽咽起來,兩眼已淚汪汪。

                         楊婉一聽也鼻子一酸抽泣起來。

                         王縉一手拉起楊婉的手,一手要為楊婉拭淚

                         倆情人難分難舍的離別場面讓在場人都感到心酸落淚。

                         隨從道:時候不早了,請公子上車吧!

                         王縉這才與楊婉依依惜別。

                         王縉上了馬車,楊婉及家人與王縉揮手告別,王縉在馬車后窗上一直瞭望著揮著手。

                         馬車漸漸遠去消失。(淡出)

                        45、京城   日    外

                         明朝京城古都霞光四射。

                        46、高府大門前  日  外

                         王縉來到京城高府,高魁在門外等候迎接,馬車停在門外,隨從把行李提了下來,王縉下車對高魁雙手作揖道:高伯,讓您費心了!

                         高魁:作揖回禮,賢侄一路辛苦了!來先進屋歇歇。

                        47、高府客廳   內   日

                         王縉來到高魁會客廳

                         高魁:賢侄請上座。

                         王縉:高伯請。

                         高魁:上茶

                         下人過來上茶。

                         高魁:今天你剛來歇歇腳,洗洗澡,不用拘謹,來我這和自己家里一樣,晚上去拜訪我的好友范大人,我已與他打過招呼了!

                         王縉:高伯考慮的真周到,讓晚輩感激不盡!

                         高魁擺手道:哎,賢侄客氣了,舉手之勞,奉內之事!

                         王縉:高伯,像我這小地方來的無名之輩,范宰相能相中我做學生嗎?

                         高魁:賢侄有所不知,但凡已入官場,各個官員都要培養自己的一批勢力,作為擁戴自己的資本,官場明爭暗斗,如沒有自己的圈子,很難混下去的。你兄也是進士出身,在山東做官,而你又在弱冠之年中舉,前途無量,他還巴不得收你這樣的門生呢!

                         王縉:我本無心做官,兄從小將我帶了一回,亦兄亦師,手足之情無疑對我有一定的影響,我考進士也是他對我唯一的希望,因此我也在一直努力。

                         高魁:一旦做了官,就要做個好官,做個老百姓的父母官,不做溜上打下的昏官。

                      王縉點點頭:高伯教導侄一定銘記在心,這也是我王家家風一貫所奉行的的原則。

                      高魁吩咐下人:照顧好王舉人,不得怠慢,馬上準備飯菜。

                         下人點頭應:是是!

                         高魁起身道:賢侄先休息,有什么需要只管和下人說。我先出去安排一下!

                        48、范府   夜    內

                         范大人有六十余歲,留著胡須,面容瘦削而凝重,此時他正在書房看書。

                         下人通報:老爺,高先生求見!

                          范大人:先讓客人在客廳等候,我隨后就去。

                      49、范府客廳   夜   內

                          高魁與王縉坐在客廳,下人看茶。

                          范大人換上官服來到客廳

                          高魁、王縉起身作揖:范大人好!

                          范大人回禮:坐、坐。

                          范大人坐下詢問:所中舉人何方人士?何名字號?

                          王縉起身作揖:回大人,學生乃山西永州府寧鄉人,姓王名縉,字道昭,號景鳳。

                          范大人示意王縉坐下道:看你年紀輕輕,何年科舉?

                          王縉:回大人,學生為萬歷二十二年甲午科選貢,二十五年丁丑科舉人。

                          范大人:新中舉人,后生可畏呀!

                          高魁:其兄王編十七歲就中舉,中壬辰科進士,二甲十五名

                          范大人:哦,出仕任武職的王編吧?現為山東兵備道右參政,奇才哪,文韜武略,智勇雙全,圣上十分賞識。

                         王縉:我兄中舉后,奮斗了幾年后才考中進士,我中舉不到一年就要考進士,壓力很大。

                         高魁對王縉說:只要拜在范先生門下的學生,個個是棟梁之才,相信你是不會讓范大人失望的!

                         范大人:主要還是要靠自己努力。我給你安排一些必讀書籍,看一些歷年頭名狀元之作,晚上下朝回來為你講一些為官之道,歷年會考、殿試內容,消除一切私心雜念,最好不要與家里通信,集中精力,封閉教學,半年后定出成效!

                         王縉起身拜道:謝謝范大人!

                         范大人:還是改口稱先生吧,我聽起來也順耳!

                         高魁:好好,由你,你就正式收他為徒吧!

                         三人呵呵一笑(淡出)

                        50、王府    夜    內

                      楊婉坐在床前侍奉著武氏吃完藥道:娘你早點歇吧,我再看會書。

                      武氏:婉兒,我咋覺得你近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還是勞累的原因?

                      常見你捶頭、揉鼻的,是不是身體出了啥毛病,讓大夫看看吧!

                          楊婉:娘,我年輕輕的能有啥毛病?你放心,在家里閑慣了,來咱家要有個適應過程吧!您老放心吧,我會慢慢適應的。

                      武氏:好閨女,真難為你了,我王家有你這樣賢惠的媳婦,也是上輩子修來的福啊!娘擔心你老這樣熬夜,怕對眼睛不好吧!

                             楊婉:(邊在油燈下看書邊回答)娘別擔心,我是這樣想的,夫君已為舉人,現在要考進士,將來如我知識淺陋,才不達人,如何相夫教子,作好賢內助?

                         武氏:身體要緊啊,你這樣沒明沒黑地拼命讀書,一旦有了眼疾如何是好呀?

                         楊婉:我一讀起來覺得就不由自主了,總感覺到自己懂得的太少太少!

                         武氏:自古道,女子無才便是德,你呀,為何要難為自己呢?

                         楊婉:我與公子心心相印,既然許給王家,就要為王家著想,包括王家的后代,一定要使他們如父輩們一樣優秀,方才是我做女人的本分。

                         武氏:縉兒這一去有高先生照應,我也就放心了,只是苦了你呀!

                      楊婉:娘,你放心,我沒覺得苦。您晚安!(淡出)

                       

                          晨光四射的京城

                        51范府  日夜   內

                         王縉刻苦學習,努力讀書的情景……

                      范大人認真輔導的情景......

                      (字幕)兩個月后,王縉父母在楊婉的精心護理下痊愈,楊婉回到了楊府。

                         53、楊府客廳 日  內  52、楊府 夜 內

                         楊婉刻苦學習,廢寢忘食,夜以繼日的情景……

                         五更時分,楊婉仍在看書,她一邊看,一邊用右拳頭捶打著腦袋,眼前書上的字模糊起來。

                         楊婉揉了揉兩眼,眼前的文字稍微清楚了一下

                      (話外音):莫非我的眼有問題不成了?不會吧,楊婉陷入了沉思......

                       

                         

                       丫鬟:老爺夫人,小姐自從王家回來,眼睛好像出了問題,老是看不清東西,是不是請個郎中看看?

                         楊光前夫婦一驚

                         李氏忙問女兒道:怎么了?是不是整天看書看的來?用眼過度了吧?

                         楊婉:不礙事,二老別擔心,我休息休息會好的!

                         楊光前:女兒別不當一回事,眼睛可是最關鍵的器官,要是眼壞了就一切都就完了,這可不是嚇唬你的話!

                         楊婉:沒事的,我會注意的!

                         丫鬟:小姐有時頭痛的特別厲害,有幾次突然眼前只看見一片霧,確實很嚴重的!

                         楊婉:不要多嘴,只是疲勞過度暫時性的,一定會好的!

                         丫鬟:小姐怕老爺和夫人擔心,一直不讓我告給你們,今天她突然一下又什么也看不清了,隨即又能看清了,只怕再不治療……

                         楊光前:馬上請大夫看看,不敢再耽誤了!(淡出)

                      54、京城會試貢院 日 外

                         王縉隨會試考生來到京師貢院排隊入場,監考官對考生逐一搜身放進去,考生被關在一排格子間,在每間不足兩平方米的號舍里答題。王縉進了號舍,認真思考,執筆書寫。

                        55、楊府  日   內

                         楊婉、丫鬟、楊家夫婦、郎中在場

                         郎中為楊婉號脈問道:發現眼疾有多長時間了?

                         楊婉:以前在我婆家時得了風寒感到頭痛、鼻子痛沒在意,主要是不想讓他們知道,風寒好了后,鼻子就一直疼,直至現在,但不知為什么能影響到眼睛呀?

                         郎中:你有風寒引起的鼻竇炎一直得不到治療,最后形成神經炎,影響到眼睛,加之你眼睛長期得不到休息,這是功能性障礙,在下醫術不高明,只得碰碰運氣了!

                         郎中說著拿著毛筆開起了藥方子。開完后說:三服文火煎服,服后要是一點也不頂用,就另請高明吧!(淡出)

                        56、京城范宰相府上  日   內

                         高魁、范大人、王縉在一起

                         高魁:恭喜賢侄高中貢士!

                         王縉:謝謝伯!

                         范大人:一月后要去殿試,方可成為進士身份,這一個月內仍不能懈怠的。

                         王縉:多虧范大人幾個月的精心教導,在下方能中試。

                         范大人:這也多半是你自己的努力,從隋朝開始,我中華實行科舉以來,有多少讀書人把一生的前途依托于科舉,但能中舉者可有幾人?有的勤奮一生,只落個童生秀才罷了!

                         高魁:大人說的極是,鄙人也曾參考了數十次,最后都未能如愿,便隨父打理生意,父親也認可我只能是經商的料,于是一做就是十余載!

                         范大人: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嘛,也未必要將一生都押在科舉上哪!當然,從小還是要好好讀書的,不管做什么行道,文化還是基礎!我大明今朝文人濟濟,他們不把精力放在治理國家,而是你爭我斗,爭權奪利,國庫空虛,內憂外患,我大明朝的江山遲早要毀在這幫人手里的!

                         王縉:大人憂國憂民之心學生敬仰不已,倘若學生一旦及第,絕不與他人同流合污,一定恪守盡職,報效國家,死而后已!

                         范大人:你能有這份報國之心,正合我意,也不枉老夫教你一場啊!

                         高魁:看你們既是師生又是知己啊,難得難得!

                         三人哈哈大笑(淡出)

                        57、王府  日   外

                         王弘化在院內獨自度步,武氏走出屋門來到王弘化身邊道:我耳聞婉兒患了眼疾,愈來愈嚴重,縉兒又不在,咱倆還是去親家走一趟吧!

                         王弘化:這是什么時候的事?從這兒走還好好的么!

                         武氏:她在咱家時,我就看見就不大對勁,老捶自己的頭,前些時身體不舒服,我問她時,她說沒事,就沒當一回事,只以為人家大小姐平時嬌慣突然來侍奉咱,總有些適應不了,沒曾想過她會這樣啊!

                         王弘化:你我都臥病在床,實在難為人家了,我也太粗心,早知道是這樣,哪還用人家來侍奉呀?

                         武氏:我也大意了,你說,假如一旦有個三長兩短,咱怎么向縉兒交代呀?

                         王弘化:那咱還不快去看看呀?

                         于是兩人匆匆出了門。

                        58、楊府  日   內

                        (楊光前夫婦又請來一郎中為楊婉看眼疾。)

                         郎中為楊婉號了脈后,又開了一個方子道:此病怕是還帶有血栓堵塞對眼睛危害極大,咱這小地方恐怕沒什么好辦法控制,只能碰碰了!

                         李氏聽了就抽泣起來道:這可怎么辦呀?我就這么一個寶貝女兒,我們做事一貫小心謹慎,從善當先,咋么上天對我們竟如此不公呢?

                         郎中:這可純屬人為所致,與你作惡從善有何關系?

                         郎中說完便欲離去,楊光前把郎中送了出去。(切換)

                         郎中在門外低低地說了兩句話便離去。

                         楊光前猛地一驚,目送著郎中遠去……(切換)

                         李氏還在屋里哭泣。

                         楊光前內心痛苦卻又裝作不以為然的樣子安慰李氏道:夫人請先莫急,咱再想想辦法呀!

                         楊婉:請母親莫要如此為兒悲傷,都是我自作自受,沒聽婆母的話,整夜整夜的看書,風寒后也不愿去及時看醫生,以致頭痛不止,再說,我現在只是間或性的看不清,應該還有治愈的可能,請母親不必為兒擔心啊!

                         突然屋門打開,王弘化夫婦進來了

                         武氏急切地上前問道:婉兒到底怎么了?

                         楊光前夫婦一驚。

                         楊婉站起來向婆婆公公問好:婆婆公公,都是我的不好,連累大家為我操心!

                         李氏抹了抹眼淚向親家問好道:大老遠地又讓你們又趕過來!

                         王弘化:唉!都是我倆臥病連累了孩子!

                         楊光前:為老人盡孝本來就是晚輩們的職責所在,二位切莫自責,是小女業障所致,何能怪親家呀?

                         武氏:其實我也早覺得她有些不大對勁,問過好幾次,她都搪塞過去,這孩子對自己的身體太不負責了!

                         眾人正說之時,楊婉突然只覺眼前一片烏云籠罩,繼而一片黑暗,她驚呼道:父母大人,公公婆婆我咋突然眼前一片黑呢,什么也看不見了?

                         李氏抓住女兒的手哭喪了臉道:我的寶貝女兒呀,可別嚇唬我們呀!又用手在楊婉眼前晃動道:看見我的手嗎?

                         楊婉使勁地搖了搖頭。

                         李氏:這可咋辦呀?隨即大哭起來!

                         楊婉也哭了起來,眾人皆感到悲切無比,場面一下子沉悶至極。

                        59、京城高宅后花園   日    外

                         高魁、王縉兩人在花園里喝茶

                         高魁:來,以茶代酒,祝賀賢侄進士及第,干!

                         王縉:高伯,要不是您極力幫助拜在范大人門下,哪有今天呀!說實在的,跟隨范大人幾個月來,我不僅學到了不少東西,而且還開闊了眼見,真是榮幸之極啊!

                         高魁:范大人這人非常耿直,在朝為官,常常遭到奸臣排擠,自己又不善玩異權術,又敢于直諫圣上,在朝中也得罪了一些人。特別是當朝吏部尚書張大人對他一直耿耿于懷,只是找不到范大人的把柄,因此也輕易不敢輕舉妄動。

                         王縉自言自語道:張尚書?

                         高魁:咋?你剛考中進士,莫非你還能認識?

                         王縉:我正要與伯講此事呢,我遇上麻煩事了,不知如何對待,請賢伯指教(閃回)

                        60、朝堂翰林院   日    內

                         王縉在看書

                         進來一位朝里一宦官自我介紹道:鄙人今托張大人與新中進士談一件重要事。

                         王縉:大人何事?

                         宦官:恭喜王進士了!

                         王縉:喜從何來?

                         宦官:張尚書參與過此次殿試,非常賞識你的文采,他見你相貌舉止不凡,經查證,你屬未婚,因此,特派鄙人向你說明想招你為婿。

                         王縉著急道:不妥,不妥!

                         宦官:此事是每個人求之不得之事,如果你應了這門親事,想你日后事業飛黃騰達,前途無量!而況,張大人之女貌美如仙,想為其婿者不知有多少,張大人注重人才,想在新中進士中選一人選。

                         王縉:我已在家鄉有婚約,請大人向張尚書講明,還是另擇他人吧!

                         宦官:你已為進士,家中只是訂婚,婚約可輕易推掉,張大人可不是好得罪的,如果你拒絕此事,傷了他的面子,日后你在朝中還有好日子過嗎?請你三思!

                         王縉:這……

                         宦官:反正此事就算你答應了,我回去稟報便是。

                         宦官說完離去。(閃回)

                        61、高宅   日   內

                         高魁:張尚書大權在握,下面小人為巴結他這樣做不足為奇啊!

                         王縉:那宦官第二天便約張尚書見了我(閃回)

                        62、翰林院  日   外

                         王縉起身迎接張尚書及其女

                      張尚書:本官也非不明事理之人,雖說父母之命,媒約之言,但我不會拿我的愛女一輩子的幸福開玩笑的!今特帶小女來見見你,兩個人見見面。

                      王縉低著頭不敢正視張尚書之女,余光中發現張尚書之女不愧處在官宦之家,除穿戴打扮特殊,相貌舉止也非同一般。

                         王縉:張大人:我…….

                      宦官:王進士不必多言,我知道你想說什么,不就是怕自己鄉里來的攀不上張大人嗎?張大人是看重人才,不說你家庭背景的,請不必擔心!

                      張尚書對其女說:為父不會自作主張,還是隨你見人后定奪!

                      張尚書女瞟了王縉一眼道:任由爹爹做主便是。(說完羞愧的掩面而去。)

                         張尚書對王縉道:你不日衣錦還鄉,正好與你父母通融一下此事,回來即可與小女完婚。

                         宦官:既然這樣,那就擇吉日訂了這樁婚事吧!

                         張尚書高興應道:可以可以。(閃回)

                        63、高宅   日    內

                         高魁:此事有點麻煩了,待我與范大人商量后再說。

                         王縉:都怪我自己不講明白,把事情弄的復雜化了!

                         高魁:這也不能怪你,你就沒說話的機會,而況當面拒絕傷了張尚書面子更麻煩了!要怪只能怪那宦官小人!你不妨將計就計,趁機回鄉與楊家女完婚,我再請范大人想想辦法。

                         王縉:那此事就望高伯和范大人周旋了!

                         高魁:別擔心,范大人一定會有辦法擺平此事的!(淡出)

                        64、翰林院宿舍  夜   內

                         王縉在給王編寫書信:

                         編兄:我已殿試通過,不日將回鄉欲與楊婉完婚,以免再生之節,父母身體不好,還望兄在百忙之中為弟操辦婚事,見信速歸故里!

                                                                   弟:縉

                        65、王府   日    外

                         送喜報之人跑進院子里嘴里喊著:喜報,喜報,王家四子京城及第進士了!

                         王家幾個人愁云滿面,沒有高興的樣子。

                      送捷報之人道:老爺夫人咋么一下也不高興呢?你們早就知道及第之事了?

                      王弘化塞給了報喜者銀兩道:莫管閑事,忙你的去!

                         來人接過銀兩搖了搖頭走了

                         其他家人也不敢再說什么。

                         來看熱鬧的人在切切私語,議論著。

                        66、楊府大門外  日  外

                         楊婉、丫鬟在外面曬太陽

                         幾個鄰居婦女在一塊議論著

                         甲:聽說楊家女婿已中進士,如王公子回來還愿意與楊家這瞎女子完婚嗎?

                         乙:難說,當朝進士,何等威風,如要是你,愿意娶一個瞎子過一輩子嗎?

                         丙:普通人也不會,不用說人家成了進士了!

                         甲:肯定沒戲了,這可苦了楊家女!

                         丙:說不定人家早就在京城招為駙馬了!

                         乙:唉!恓惶的,命不好!

                         楊家丫鬟:爛嘴舌,待我過去撕破她們這些婆娘的嘴!

                         楊婉阻止道:切莫胡來,人家說的在理,你扶我回去吧!

                        67、王府  夜   內

                         楊婉、丫鬟、楊光前夫婦

                         楊婉:爹娘二老在上,據說王公子不日就衣錦還鄉,依我了解王家,他們是不可能主動提出與我解除婚約,倒不如咱主動提出退婚,不要難為人家,誤了人家的大好前程!

                         楊光前:女兒不要亂想,看人家回來的態度再說吧!

                         李氏:苦命的女兒,你也真是太善良了,老為別人著想,你自己將來咋辦呢?

                         楊婉:走一步說一步吧,想不了那么遠!

                        68、王府   日    內

                         王編騎著馬帶著隨從回到王府。

                         王編:終于回到家了。

                          王編下馬牽著馬回到王家院內,王弘化夫婦出來迎接兒子,陳氏也抱 著孩子出來了,兩眼淚汪汪的。

                          王編上前跪地不起道:父母大人在上,請受兒一拜,不孝兒王編給二老叩頭了!(聲音哽咽,兩眼含淚)

                         王弘化:我兒快起,自古道尊孝不得兩全,你別自責,我和你娘理解你。

                         快去看看你兒子吧,至出生以來,你還未成見過!

                         王編這才起身來到陳氏面前,接過孩子抱著逗孩子道:來、來,叫爹。

                          陳氏:(責怪地)早著呢,你以為成神童了就會叫?

                          眾人笑著回到屋里……

                          王弘化道:你這次回來主要是…….該不會又是公務吧!

                          王編:我收到四弟來信,說是要讓我回家操持婚事呢!

                          王弘化垂頭喪氣地哎了一聲道:你就不知家里發生了什么事啊!

                         王編: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趙氏:你弟媳雙目失明了!

                          王編大吃一驚道:什么?真乃世事難料,去年還好端端的。怎么會突然失明呢?

                          王弘化問道:此事該如何是好?

                          王編度步來回走了幾步道:兒認為誠信乃咱王家之家風,雙目無疾時訂婚,如有疾后悔婚為不義之事,功名越高,越要講究道義誠信,如果悔婚,必然遭來非議,我們兄弟皆為進士,位居朝堂,在家鄉做出這種背信棄義之事,必然會被人說三道四,落下壞名聲,望二老三思,不過,主意還得弟回來后定奪。

                          王弘化夫婦無話可說,只是一個勁地嘆息。

                      69、寧鄉城古街道   日   外

                          王縉騎著高頭大馬身穿進士服,胸前扎著大紅花向鄉親們作揖,肅靜牌匾、鑼鼓隊在前開道,后面有幾個隨從,好威風。兩邊圍著看熱鬧的人群。人群里有人在咕咕滴滴議論著風涼話

                          甲:進士回來了,要是知道楊家女雙目失明,他還會娶她嗎?

                          乙:按常理是不可能了!

                          丙:那楊家女等著吃苦頭吧!

                      70、王家大門  日  外

                            王家老少早在大門前等候了。

                            王縉下馬,先給父母跪拜三下起身拉著父母進院

                            器樂省吹奏不斷。

                      71、王家客廳   日   外

                            王縉、王弘化夫婦與王編夫婦

                            王縉:兒這次回來想與婉兒盡快完婚,二老意下如何?

                            眾人默不作聲。

                            王弘化夫婦一臉愁云。

                            王縉瞅瞅眾人覺得蹊蹺,問道:家里有什么事瞞著我?

                            王編:弟莫急,聽兄慢慢道來……..

                            王縉聽著聽著,猶如晴天霹靂,臉色大變,驚愕不已。

                            眾人又是一片沉默。

                            王弘化道:這樁婚事成與否最后還得弟來定奪?

                            王縉痛苦萬分!

                      72、王府  夜   內

                            王縉睡在床上,徹夜難眠,往事歷歷在目……(閃回)

                            在楊家第一次初見楊婉的情景……

                            訂婚后與楊婉在一起讀書、寫字、畫畫、甜蜜恩愛的情景……

                            楊婉后來支持自己考取進士不愿完婚的情景……

                            父母得病后來家照顧二老情景…..

                            送別到京城求師拜學旦旦誓言的情景…….歷歷在目。(閃回)

                          王縉躺在床上輾轉反側無法入眠(閃回)

                          朝中宦官逼婚之言:如果答應此婚事,日后前途無量,你在朝中就有靠山了!如果拒絕此“良緣”,日后可有你好吃的果子,日后你還能在京城混下去嗎?希望你三思而行、三思而行、三思而行……

                          王家祖父訓導:我王家祖祖輩輩不能忘記這一點:不論你官居何位,身在何處決不能忘了王家祖訓:重義守信、忠孝節悌、積善成德、衾影無慚。(閃回)

                          王縉躺在床上抱著腦袋狂躁不已的情景……

                      73、楊府   夜    內

                          楊光前夫婦哀聲嘆氣。

                          李氏:聽人們說王縉已衣錦還鄉了。

                        楊光前沮喪了臉道:就等王家上門退婚吧!

                         李氏:到時婉兒怎能受得起此打擊?

                         楊光前:此事是遲早的事,長痛不如短痛,早點扯明為好!(切換)

                         楊婉、丫鬟正好在門外聽到,推門進去

                         楊婉很淡定道:父母二老不要為我而難過,我意義絕,決定終身不嫁。還是主動速到王家早日解除婚約吧。

                         李氏:傷心道:真是苦了我兒 ,難了我兒呀!

                         楊婉坦然地說:一切皆為天意,我命該如此,怨不得任何人!(淡出)

                        74、王府   日   內

                         王縉、王編、王弘化夫婦

                         王縉:父母大人、兄,我昨晚想了一夜,“誠信乃咱王家之家風,一切皆為天意,當初訂婚時,人家一切正常,訂婚后失明,說明我的命該如此罷了!悔婚這等事咱如何能說得出口?父母意下如何?”

                        王弘化:“既然你不嫌棄人家,我們還有何話可講?”

                        王編站起來緊握住弟的手道:“此乃方為我王家有信義有擔當之男人,日后弟若有困難,兄可助你一臂之力。”

                         王弘化:快遣媒婆通知楊家,擇日完婚。(淡入)

                        75、楊府   日    內

                         李三汝把王家要完婚之事通知楊家。

                      楊家人似信非信,終不解其意!

                      楊光前:王家真乃君子之家!

                         楊婉:進士入朝為官,前程遠大,而我一個殘疾之女,何能與人家相配,日后不但幫不了忙,反而給他增添累贅,我寧死也不愿連累人家。

                         眾人百般勸慰,楊女主意堅定,

                         楊光前:我女生性頑強,認定之事九頭牛也拉不回來!

                         李氏:你還是回去如實告該王家吧!

                         李三汝:我做媒多少年也沒遇過這種事,真讓我開眼見了!

                        76、王府   內   外

                         王家聽了媒人的回話,個個感動不已。

                         王縉道:“如此善良之品格,實為罕見,我更不能失信于她啊!如此一來,我只有親自登門去一趟,與她當面表明心跡了。

                        77、楊府   日    內

                         丫鬟:小姐,公子已在外恭候多時了,你還是見一下他吧!

                         楊婉:你別管,我怕一見他就心軟,這樣會害他一輩的,我于心何忍?出去告他一聲,不要讓他白等了,我是不會見他的!

                         丫鬟唉了一聲出去了

                        78、楊府后花園   日    外

                         王縉聽見屋門響動,以為是楊婉出來了,卻見是丫鬟。

                         丫鬟:王公子你不用等了,小姐是不會見你的!

                         王縉:你回去告給你家小姐,我并非怕遭別人非議才勉強娶小姐,我王家從祖祖輩輩把“信義”二字作為家訓,如在我頭上背信棄義,做出違背家訓的事情,我寧肯終生不娶!而況我從內心底里真心愛慕小姐的才華和學識以及人品呢?

                         丫鬟:我真拿你們倆沒辦法,我會把公子的話傳給小姐的!

                        79、楊婉閨房    日    內

                         丫鬟在向楊婉稟報王縉的意思:你聽他說的句句真情,都被感動了!

                         楊婉:不管他說什么,就讓他空等一會,自然離去。

                         丫鬟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軟切換)

                         王縉在后花園遠景、近景、特寫互切畫面

                      楊婉在閨房里彈古箏的的各個角度、各個景別的畫面(音樂配詩詞)

                       

                                         鷗鷺鴛鴦作一池,

                      須知羽翼不相宜。

                      東君不與花為主,

                      何似休生連理枝。

                              王縉聽著琴聲,與楊婉初見面的情景又涌現在眼前......

                       

                          天色漸漸的黑下來了……

                         楊婉對丫鬟說:王公子應該早走了吧!

                         丫鬟開門出去,突然打了一個寒顫,大叫一聲:誰?

                         只見王縉站起身來道:咋呢,不認識了?

                         丫鬟這才借著月光幾乎喊起來:好你個王公子,我以為你早走了!

                         王縉:我哪能走,小姐將我拒之門外,看來今晚只能在門外呆一晚上了!

                         王縉說著抬頭向屋內望去,只見楊婉姍姍步至門口,兩眼淚汪汪。

                         丫鬟:王公子還不進去嗎?

                         王縉這才緩過神來。

                         楊婉轉身從屋內走去。

                         丫鬟推了一把王縉:快進去吧!

                        80、楊婉屋內  夜   內

                         王縉借著燭光看到楊氏雙目深陷,面容憔悴,已失去昔日嬌媚姿色。

                         王縉又回想起第一次見楊女的情景,與眼前相比判若兩人,不禁心如刀絞,他極力克制自己痛苦的心情,凝視著楊女,動情地說:讓你受苦了!說完眼淚不住地滾落下來。

                         王縉的行為深深感動了楊女,兩人激動萬分,王縉牽起楊婉的雙手正要上前擁抱楊婉......

                         門開了,王楊兩家父母進來了,看著這對年輕人,王弘化激動地說:擇個良辰吉日,迎娶新娘吧!

                        81、王家大院 日  外

                         王家里外張燈結彩,一片喜慶的樣子。上門道喜的賓客絡繹不絕,紛紛對著王弘化作揖道喜。樂隊賣力地吹奏著。

                         王縉身穿官服胸挎大紅花準備迎娶新娘。

                         親戚朋友各個豎起大拇指對王縉及第進士,官節不變,恪守婚約的美德頗為贊揚!高魁也不遠千里來到王家參加婚禮,王家象接待貴賓規格一樣接待了王魁。

                      客廳里早已變成了喜堂,大紅的喜字掛在上方,

                      82、楊府  日  外

                         楊府也貼著大紅喜字,張燈結彩的一片喜慶氣氛

                         親戚朋友前來賀禮,與楊光前相互道喜。

                         楊婉在閨房,喜娘正在為她精心梳頭打扮。

                      喜娘:楊小姐命真好,能碰上王家這么守誠信、講德行的人家,是你前世修來的福報啊!

                      王光前感慨道:是王家家風、家教嚴明,誠信守約,注重德行的行為感化了我女啊!

                         喜樂高奏著,眾賓客笑逐顏開,迎娶新娘的隊伍開到了楊家門前。

                         王縉騎著高頭大馬,身穿進士大紅官服,胸帶著大紅花。

                            鞭炮齊鳴,鑼鼓齊鳴,楊婉在喜娘的攙扶下蓋著蓋頭上了轎,轎夫們

                      在媒婆李三汝一聲“起轎”下抬起了花轎在街上顛起來......

                      迎親隊伍整齊地在古寧鄉縣城行走著。

                            喜樂高奏,鞭炮齊鳴,一片熱鬧場面……

                          83、王府 日  內   

                           屋子里到處洋溢著歡樂和喜悅的氣氛。

                           新郎和新娘在司儀的主持下通過古時中式婚禮的程序舉行:

                           一拜天地;二拜父母;夫妻對拜;入洞房……

                          84、洞房   夜    內

                           新婚之夜,王縉攙著夫人進入洞房,夫妻倆相互感激涕零。

                           楊婉蓋著蓋頭坐在床邊。

                         王縉挑起蓋頭道:賢妻今天真漂亮呀!

                         兩人相擁在一塊。

                         楊婉對王縉深情的說:“妾看不見夫君進士模樣,讓我來摸摸你進士長啥模樣了?

                        于是雙手在王縉臉上疼愛的摸了起來。

                        王縉:你摸的為夫如何?和原先有所變化嗎?

                        楊婉打趣的道:和未成進士一般模樣啊,為妻也可以給你生一個進士!

                        話音剛落,窗外傳來爽朗的笑聲。

                        原來窗外俏皮聽房人聽到了這話,不久就傳揚出去,成了一段洞房佳話。

                       85、京城 日 內 

                        萬歷皇帝寢宮

                        公公:陛下,張尚書與范大人求見

                        張尚書對范大人怒氣沖沖地道:見到陛下看你還怎么為你敗類學生袒護!

                        張尚書:啟奏陛下,范大人的學生新中進士王縉與我女已有婚約,請假回去家鄉卻與其他女子成親,如此敗類居然混在我大明王朝進士當中深感恥辱,請陛下明察!

                      萬歷皇帝:有這等事?

                          范大人:啟奏陛下,王縉乃為臣門生,我斗膽敢保證他不會做出如此不恥之事,王縉在做臣學生時在家就早有婚約,大人有所不知,趙宦官為了巴結張尚書,居然在其中做了手腳,王縉本來想說清,無奈趙宦官不給他機會,無奈才回去與原婚約之女成了親,更可貴的是此女子訂婚后突然雙目失明,王縉卻恪守誠信,依然迎娶了她。

                        萬歷皇帝:我大明尚有如此品德高尚君子,應大力提倡這種守誠信,不忘義的行為,楊家女既為后天成疾,何不命朝中最好御醫前往醫治,或許醫好,豈不為妙?

                        范大人:萬歲英明,臣立即派人前往。

                        張尚書氣急了,又不敢在皇帝面前說什么,也憤然離去。

                        86、寧鄉王府   日    內

                         御醫為楊婉醫治眼睛

                         御醫對王縉說:楊女士幸得圣上之恩及時醫治,此病若再往后推,華佗在世也無回天之力!我不妨采用恩師李時珍藥方試療。

                         御醫在楊婉雙目上涂了一些中藥材,用白布條纏了起來道:每日一換,再加湯藥疏通腦血管,內外并進,十日后方可奏效。

                         王縉:萬分感謝,您就是神醫啊!

                      不要謝我,要謝就謝圣上!

                      (楊婉經過一段治療,雙目稍微見光,不久眼疾痊愈。)

                        全家人大喜,街巷傳民謠:

                      好心女子天有眼,

                      誠信之士得善報,

                      王家忠誠守信義,

                      成就百年美姻緣!

                        字幕:一年后

                        (楊婉果然生了胖小子,全家皆大歡喜,取名守履。意為:守信履約)

                        87、王府  日   內

                      楊婉抱著嬰兒,頭扎布巾的畫面,

                      88、古京城畫面

                      翰林院  夜  內

                      王縉靈堂

                       (字幕)王縉忠為報答圣恩,為朝廷日夜操勞,忠勤報國,由于操勞過度,身染惡疾,醫治無效,病故于京城,年僅39歲,楊婉一路扶棺回寧鄉入葬。

                       

                      (各種畫面旁白)

                      楊婉含悲獨自帶養兒子,侍奉公婆如親生父母,以王家祖訓和獨特的傳統家風教育兒子,時刻提醒王守履道:你父親的家業就靠你來振興,你可要不負重托呀!大明天啟(1622年),王守履高中壬戍年進士,二甲十五名,成就了輝煌一時的一門三進士。

                      皇帝下詔書:子為父貴,父為子榮,王守履因政績突出,授階奉直大夫,其母楊氏扶子成人為舉士,封贈楊太宜夫人;為旌表王家一門三進士忠勤報國、世守家風的品德,傳旨在家鄉寧鄉縣修筑石牌坊一座,賜書匾為:“父子承恩、兄弟進士”。

                       (結尾字幕)王守履秉承家風,侍母至孝,為國盡忠,初為許州知州,一心為民,懲惡不貸,脊硬如鐵,心清如水,持兩袖清風為眾人,許州大治,把老母楊太宜夫人接到許州,侍奉入微。王守履后升遷入京,披肝瀝膽,不顧死生,反對閹黨,官至湖廣巡按,深得當地百姓愛戴流傳下了許多感人故事......(劇終)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本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datingch.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代寫微電影劇本
                      中國國際劇本網微電影劇本頻道(www.datingch.com/wdy)只要有文化娛樂活動的地方,就有中國國際劇本網的身影。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小品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代寫小品 |編劇招聘 |投稿須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聲明 |聯系我們 |網站大記事 |廣告服務 |網站地圖 |劇本創作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多宝娱乐平台 {$UserData} {$CompanyData}